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7)     

神箓1908 探尋本源

混亂遺地中的天空沒有穹頂,放眼望去,便是滿天星斗,浩瀚星空,仿若無垠。
  但這并不意味著,修道者可以無拘無束地挪移馳騁在星空之上。
  原因只有一個,相較于陸地,混亂遺地的星空中更為兇險,更為可怖!
  修道者一旦進入其中,不止會遇到星渦、星暴的襲擊,甚至還會被卷入星空黑洞中,橫死其中。
  最重要的是,混亂遺地中的星空雜亂無章,在其中挪移前進,極容易迷失方向,永生永世尋覓不到出路!
  當然,這一切僅僅只是針對那些尚未成型的星空域境而言。
  那些已經成型的星空域境,因為擁有了屬于自己的獨特域界之力,令得經緯分明、秩序井然,一切宙宇都出于穩定中,修道者進入其中,哪怕依舊會遇到諸多兇險,可危險程度已相對降低太多,大致和在陸地上行動沒什么區別。
  故而,在尚未發現已成型的星空域境之前,陳汐一行人也只能選擇在陸地上行動。
  ……
  “我們去看看。”
  當察覺到極遠處存在著一片已成型的星空域境,并且其中極可能正在發生著一場戰斗時,陳汐略一沉吟,便做出決斷。
  不管是敵是友,他都必須抓住此次機會,去具體感受一下那已成型的星空域境究竟是怎樣一番景象,去看一看那“域界本源”之力又是怎樣一種存在。
  這對陳汐接下來的行動將會起到重要作用。
  “師叔祖,若是敵人,我們是否壓動手?”
  顧言眸光冷冽道。
  “先看看情況。”
  陳汐瞇了瞇眼眸,“若是有機會,自當不惜一切代價將那域界之力煉化了。”
  唰!唰!唰!
  沒有再耽擱,陳汐三人當下便挪移時空,朝那邊星空掠去。
  ……
  “不——!”
  趙青瑤俏臉鐵青,發出一聲悲憤之極的嘶叫,她那修長曼妙的嬌軀因憤怒而顫粟。
  這位來自真凰神宮的傳人,此刻竟是無法控制自己情緒!
  嘭!
  可還不等她聲音落下,王鐘手起刀落,一顆血淋淋的頭顱拋空,頭顱怒目圓睜,兀自透著不甘和恨意。
  但僅僅一剎,這顆頭顱就爆碎。
  讓人悚然的是,王鐘一把抓住那一具無頭尸體,對著那不斷噴血的脖頸大口吮吸起來。
  就好像一頭野獸在啃食獵物的血肉!
  “唔,多少年了,終于再次品嘗到了屬于巔峰祖神的血漿,這味道可真讓人懷念啊。”
  片刻后,王鐘仰起頭,發出一聲滿足的嘆息,唇角兀自有一行血水在流淌,讓得他那張俊美的面容顯得異常詭秘嚇人。
  而趙青瑤早已看呆住,眼瞳擴張,渾身發寒。
  被王鐘殺死的是來自造化神山的傳人太叔弘,和趙青瑤一樣,皆都是在論道大比第一輪對決中脫穎而出的蓋世天驕。
  可現在,太叔弘卻死了!
  不是死在混亂遺地存在的殺機中,而是死在了王鐘之手!
  這讓趙青瑤一時都有些無法接受。
  要知道,就在剛才她和太叔弘、王鐘三人還是聯手的盟友關系,還在商議著由誰來煉化這一座星空域界的本源之力……
  可誰曾想,眨眼之間,王鐘竟是突下狠手,一舉將太叔弘偷襲為重傷,并最終殺死了太叔弘!
  甚至……
  王鐘連太叔弘的尸骸都不放過,將尸骸中的血水都吞吸一空,顯得尤為殘忍變態。
  這一系列的變故,讓得趙青瑤內心也是受到了極為強烈的沖擊,無法置信。
  為什么?
  按照趙青瑤原本的打算,此次進入混亂遺地中的三十名傳人,其中二十五個都是來自帝域五極中的弟子,唯獨她和太叔弘、王鐘、圣子迦南、以及一個來自抱樸觀的傳人荀晉五人,是來自不同的五個古老道統中。
  圣子迦南習慣了獨來獨往。
  荀晉則進入混亂遺地之后,就不見了蹤跡。
  原本,趙青瑤是和太叔弘一起行動的,后來王鐘才加入他們的結盟一起行動,誰曾想這次結盟的同伴中,竟出了一個心狠手辣,變態無情的叛徒!
  這一切說來緩慢,實則皆都在一剎完成,而趙青瑤此刻已是出離憤怒,清眸中直欲噴出火來。
  “王鐘,沒想到你竟是這種人!”
  趙青瑤冷冷開口,恨得牙都快咬碎。
  “我原本就是這種人,只是你不知道罷了。”
  王鐘隨手一拋,就將早已被他吸干血漿的太叔弘的尸骸丟掉,擦了擦唇角,這才慢條斯理微笑開口。
  此刻的他,依舊一襲錦袍,腰纏玉帶,頭戴羽冠,腳踏云履靴,儀態軒昂,風度卓然。
  若不是方才目睹了殘忍吞吸掉太叔弘血漿的一幕,實在很難讓人想象,這樣一個在論道大比上被無數人稱贊為黑馬般的耀眼人物,竟會干出這等變態的事情來。
  “趙青瑤,你的姿色不錯,若是答應充當我的女婢,這次便饒你一命,如何?”
  王鐘并未著急動手,而是笑吟吟看著遠處的趙青瑤,提出了一個過分而充滿羞辱味道的提議。
  趙青瑤直氣得渾身哆嗦,厲聲道:“癡心妄想!”
  王鐘笑得愈發燦爛,道:“別生氣,在這混亂遺地中,可沒人能救得了你,你或許應該冷靜考慮考慮我的提議,若是答應,我甚至可以把這片域境中的本源力量送給你。”
  趙青瑤也不知想起了什么,神色竟是瞬間就冷靜下來,目光如電般冷冷鎖定王鐘,道:“你絕對不是王鐘!更不是金蟾神島的傳人!”
  若是圣子迦南在此,只怕會極為贊同趙青瑤的判斷。
  可惜,這句話對王鐘而言,根本沒有讓他神情發生一絲變化,依舊一副笑吟吟的模樣。
  他伸手指了指頭頂,又指了指腳下,最后指了指自己,這才認真說道:“在這里,我是無所不能的,你要記住這句話,然后回答我,究竟答不答應充當我的女婢?”
  聲音中,已帶上一抹迫人的味道。
  一剎那,王鐘身上已帶上一抹森然肅殺的氣息,顯然,他已有些不耐煩了。
  “無所不能?”
  趙青瑤嗤地一聲笑出來,充斥不屑,“就你這種卑劣無恥的東西,也敢妄言無所不能?我趙青瑤寧可死,也根本不會淪為你之奴婢!”
  “找死!”
  王鐘眼眸一冷,殺機暴涌,掌指如簸箕張開,纏繞著可怖的大道力量,狠狠撕裂時空,朝趙青瑤鎮殺而去。
  轟隆~~
  這片虛空爆碎,產生驚雷般的轟震,顯得駭人無比。
  這一剎,趙青瑤深呼吸一口氣,清眸中閃過一抹決然,她清楚自己不是王鐘對手,但是此次她寧可拼死一戰!
  鏘!
  一對青色彎刀浮現掌中,被趙青瑤揮手劈斬,迸射出億萬真凰神焰,呼嘯而去。
  驚天動地的爆音響起,這里時空紊亂,可怖的力量肆虐,將方圓十萬里的星辰震動,紛紛墜落。
  嘭的一聲,趙青瑤被震得踉蹌倒退,俏臉一白,她猛地意識到,此刻王鐘所展現出的力量,竟似是比論道大比時還要可怖三分!
  “不自量力!”
  王鐘輕笑一聲,身影一縱,再次朝趙青瑤殺去,“論道大比時,若非我隱藏了一些手段,你以為陳汐可以贏了我?”
  轟隆!
  聲音還未落下,王鐘赤手空拳,掌力若遮天之幕,籠罩而下,蒸騰起億萬黑色神輝。
  寥寥一擊,卻將趙青瑤四面八方全部封死,讓其無所逃遁。
  顯然,王鐘打算速戰速決,不愿糾纏下去。
  “可畢竟是你敗了!”
  趙青瑤一聲清嘯,陡然化身位一頭高貴神駿無比的真凰,羽翼流火,大放光明,周身威勢暴漲動了極致。
  嘭!
  可出乎意料地,哪怕趙青瑤動用了壓箱底手段,竟是不敵王鐘這一掌之力,身軀被震得猛地一顫,猛地噴出一口血來,重新化為了人形,俏臉已是煞白之極。
  “給我過來吧!這世上可不是誰都有資格充當本座的女婢!這等無上榮譽,難道你不想體會一下嗎?”
  王鐘大笑一聲,掌指再次發力,隔空朝趙青瑤抓去。
  這一擊若被他得逞,那趙青瑤可就徹底喪失了一切優勢,逃無可逃。
  一剎那,趙青瑤臉色驟變,清眸中涌出一抹濃濃的不甘,難道今天……真的要遭劫么?
  唰!
  也就在這一剎那,一聲凌厲無匹的劍嘯驟然響徹星空,震蕩九天十地。
  旋即,趙青瑤眼睛一陣刺痛,只能隱約看見一道極其耀眼、極其熾烈、極其浩大的劍氣朝那王鐘劈斬而下!
  “陳汐——!”
  然后,星空中便響起王鐘那震怒無比的聲音,“你這該死的東西,上次論道大比時,我讓了你一次,你還真當我怕了你?”
  轟隆隆!
  不等王鐘聲音落下,一陣激烈無比的戰斗時響徹。
  而此時,趙青瑤的視野也終于恢復清明,赫然看見,遠處的王鐘已被陳汐攔住,二者正在激烈廝殺。
  他……怎會前來救我?
  趙青瑤一呆,她渾然沒想到,之前素不相識,毫無瓜葛的陳汐,卻在此刻成為了自己的救星,對比如今已叛變的同伴王鐘,兩者差距一目了然。
  這讓趙青瑤心中忽然生出一股極為復雜的情緒來。!!(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