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7-0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7-0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7-05)     

神箓1909 禁道劫力

一片血色沼澤,天地陰暗,煞霧繚繞,氣氛死寂中透著一股令人心悸的森寒氣息。
  嘭!
  忽然,一道血色身影從天而降,宛如一顆墜落的隕石般狠狠砸在沼澤中,濺起一片濃稠的血色泥水。
  嘩啦~
  那身影甫一墜落,便猛地起身,猩紅的眼瞳一掃四周,發現并無危險之后,頓時放松下來。
  他開始大口喘息。
  能夠清楚看見,他衣衫染血,面頰煞白透明,眼眸猩紅若血,尤其是胸腔前,赫然有著一道深可見骨的傷口,觸目驚心。
  這人,正是那死里逃生的王鐘。
  只不過此刻的他,卻顯得異常狼狽,身受重傷,氣息紊亂,渾身上下被血色的泥水沾染,遠遠望去,簡直像個泥巴捏成的血人似的。
  “可惡!該死的紀元應劫者!等本座找回真身,便是你斃命之時!”
  王鐘咬牙,神色扭曲猙獰,寫滿了怨毒和恨意。
  他實在被氣壞了,剛才差點就一命嗚呼,而今死里逃生,想起剛才所遭遇的一切,讓他簡直把陳汐恨到了骨子里。
  片刻后。
  王鐘停止喘息,神色已稍稍恢復正常,他低頭看了看胸前的那一道劍傷,清楚一時半刻自己的傷勢根本無法愈合。
  “若是能夠找到真身,何至于讓本座淪落到這般凄慘的地步……”
  也不知想起了什么,王鐘發出一聲嘆息,猩紅的眼眸中泛起一抹追憶之色。
  他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回來過了,當年為了從這里離開,前往那上古神域中執行任務,他不得不將真身留在此地。
  原因就在于,混亂遺地和上古神域之間,有著一道天然壁障——禁道劫力!
  想要出入,簡直比登天還難。
  就好比此次進入混亂遺地時,唯有帝域五極聯手,方才能開辟出一條通道來。
  當年王鐘從混亂遺地離開,也是用了一種秘法,分解真身,方才進入到了上古神域中。
  可如今返回時,他卻愕然發現,如今的混亂遺地早已變得面目全非,再不是他所熟悉的一切。
  時過境遷,一切都變了。
  這就是混亂遺地,混亂不堪,時時刻刻都在發生變化,想要再尋覓到當年所熟悉的痕跡,已是不可能。(800小說網www.booksrc.net提供Txt免費下載)
  “也不知這一切究竟是對是錯,像我這等人物,卻是生而為奴,死則不存,還真夠諷刺的……”
  王鐘又發出一聲幽幽嘆息,充滿了不甘和失落。
  但很快,王鐘就不再多想,一切都發生變化,但他卻敢肯定,自己的真身依舊存在這混亂遺地中!
  嘩啦~~
  忽然,這片血色沼澤所籠罩的煞霧深處,傳出一陣滔天破空聲,驚動風云。
  王鐘臉色頓時一變,霍然抬頭望去,就看見一只巨大無比的血色大鳥劃破時空,從遠處呼嘯而至。
  這大鳥眼瞳如血,尖嘴如鉤,雙翼一展,足有千丈范圍,通體血光流溢,釋放出可怖滔天的血腥氣息。
  單純以氣息判斷,這大鳥竟渾然不遜色于帝君境存在!
  血嬰鸞鳥?
  不過,當看清楚這頭血色巨鳥的模樣時,王鐘唇角卻是泛起一抹詭秘的笑容。
  “多摩真星……”
  下一刻,他唇中就發出一陣晦澀無比的音節,奇異無比,和上古神域中的語言完全不同,但卻透著一股宏大莊肅的味道。
  這一刻的王鐘,神色也變得睥睨而強勢,若一位王者般,傲視那一頭從遠處掠來的血色巨鳥。
  “唳!”
  那血色巨鳥渾身一顫,一對血瞳中驟然泛起一抹疑惑,停留在半空中,竟將渾身煞氣收斂。
  見此,王鐘神色愈發威嚴,唇中語速加快,晦澀而宏大,似在命令一些什么。
  片刻后,那血色巨鳥的眼神中竟是流露出一絲敬畏,似是臣服了般。
  王鐘見此,忽然笑了,喃喃道:“還好,這些蠢物還沒忘了當年的誓言。”
  說話時,他身影一閃,就來到了那血色巨鳥背上,而后遙遙指了一個方向,低聲說了一句什么。
  嗖~
  下一刻,血色巨鳥一展雙翼,便載著王鐘破空消失不見。
  “陳汐,你給本座等著!”
  王鐘心中發出一聲冷笑。
  ……
  三天后。
  一片空寂而遼闊的宙宇中,正在挪移飛遁的陳汐三人似察覺到什么,齊齊倏然佇足,眼眸霍然望向遠處。
  只見遠處虛空中,懸浮著一顆巨大無比的混沌光球,萬千星辰圍拱在它四周,猶如眾星拱月,在捍衛一位王者。
  那混沌光球實在太過巨大,彌漫著厚重無比的本源力量氣息,讓人一眼望去,就仿佛目睹了一個“小混沌”世界般!
  它懸浮在那里,靜止不動,可卻充滿了力量,充滿了生機,似萬物的本源,宙宇的核心。
  “那是?”
  “必然是這片域境的本源之力無疑!”
  陳汐顧言趙青瑤三人心中震撼,就連坐在陳汐耳廓上的阿涼都忍不住探出腦袋,好奇地打量著一切。
  “只要煉化此物,便可獲得‘域界之力’,一舉沖擊帝君境,成就域主之威能!”
  趙青瑤眸光灼灼,透著一抹發自內心的渴望。
  域界之力,一種神奇莫測的力量,可以讓帝君境存在擁有駕馭域境,掌控乾坤經緯的威能!
  像上古神域那上千域境中,每一座域境皆都有一位域主,和這等存在對敵,就仿佛和一方域境對敵般,可想而知有多恐怖。
  “趙姑娘,不必遲疑,現在你便去煉化此物吧。”
  陳汐一眼就看出,趙青瑤對自己還是有所顧忌,否則只怕早已不顧一切沖過去,展開行動了。
  “多謝了。”
  趙青瑤深呼吸一口氣,似想要感謝陳汐的成全,可最終一切感激都化為了這三個字。
  說罷,她轉身就欲要行動。
  可就在此時,陳汐忽然察覺到什么,眉頭一皺,頓時叫出聲:“趙姑娘且慢!”
  趙青瑤渾身一僵,眼眸中變幻不定,還以為陳汐改變主意了。
  “趙姑娘不必誤會,你先看那邊。”
  陳汐指著遠處的“域界本源”四周,神色罕見地凝重,“有一股神秘的力量籠罩在那域界本源四周,你一旦冒然前往,后果可是不堪設想。”
  趙青瑤一呆,頓時知道自己誤會了陳汐,心中不禁一陣愧疚,低聲道:“多謝陳汐道友提醒。”
  說著,她抬眼望過去,但最終卻是疑惑不已,喃喃道:“什么力量?為何我竟感知不到?”
  是的,在趙青瑤眼中,那一團巨大的混沌光球般的域界本源四周,除了萬千星辰之外,再無其他東西。
  甚至,她都感受不到一絲危險的氣息。
  “師叔祖,那究竟是什么力量?”
  這一刻,顧言也有些疑惑,他同樣沒有察覺到。
  兩人的反應讓陳汐的眉頭一挑,旋即就恍然過來,知道自己是憑借靈魂中的禁道秘紋,才察覺到的這一切。
  而若是單純依靠感知之力,同樣也察覺不到那一股神秘力量的存在。
  唰!
  沒有遲疑,陳汐彈指射出一道劍氣,倏然劃破時空,朝那遠處的混沌光球爆射而去。
  嘩啦~~
  下一刻,在趙青瑤和顧言吃驚的目光注視下,就看見那一抹劍氣還未靠近過去,就像陷入一片不可撼動的水面中,掀起一片無形漣漪,而后便消失不見。
  這一刻,他們也終于看清楚,原來在那混沌光球四周籠罩的萬千星辰四周,果然籠罩著一股無形的神秘力量。
  這一股力量無形無色,渺渺冥冥,可卻無所不在,顯得神秘之極!
  尤其當察覺到這一股力量時,讓得趙青瑤和顧言也是臉色一變,心中升起一股不可抑制的寒意。
  就好像只要稍微一碰觸那一股神秘的無形力量,就會身隕道消,徹底隕落般!
  “這是什么力量?”
  顧言和趙青瑤齊齊出聲道。
  陳汐也皺眉,似已有了答案,但卻不敢確定。
  “這是禁道劫力!”
  就在此時,一直未曾出聲的阿涼開口了,“無形無色,無蘊無光,劫難化禁,禁可滅道!這和傳聞中有關禁道劫力的描述一模一樣!”
  頓了頓,阿涼繼續道:“婆婆曾言,鯤鵬道主當年,便是不小心沾染上了禁道劫力,雖最終逃出這混亂遺地,可卻依舊無法化解這一股力量,落了個身隕道消的小廠。”
  禁道劫力!
  得知這個答案,陳汐也禁不住瞇了瞇眼眸,暗道果然如此。
  這一刻,趙青瑤更是后怕不已,清楚剛才若不是陳汐叫住自己,此刻的自己只怕早已遭劫!
  “誰能想到,在這域境本源力量四周,竟籠罩著禁道劫力……想要煉化它,只怕就有些難了。”
  顧言皺眉沉吟。
  何止是困難,簡直是兇險之極!
  連鯤鵬道主這等人物,都被禁道劫力纏身,最終身隕道消,可想而知這等神秘力量是何等可怖。
  而陳汐他們才不過是祖神境界,和鯤鵬道主這等人物差了十萬八千里,在這等情況下,誰還敢妄言去煉化那域界本源力量?
  “這可怎么辦……”
  頓時之間,趙青瑤徹底束手無策,糾結得無以復加。
  一場無上機緣就在眼前,垂手可得,可偏偏卻有一股莫大殺機擋在身前,簡直就是折磨人。
  ——
  ps:第二更10點左右,第三更凌晨12點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