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7)     

神箓191 楚天駒


  天寶樓背景雄厚,勢力強大,匯聚天下奇珍異物,能夠在天寶樓消費的,都是一些非富即貴的人物,是大楚王朝內赫赫有名的銷金窟。
  瀚海城這座天寶樓,雖比不得龍淵城聚仙樓那么恢弘大氣,但也是當地一流的享樂消費之地,再加上近端時間,有許多來自北蠻、東海、中原等地的年輕俊杰涌入瀚海城中,天寶樓的聲音可謂是極其火爆。
  像陳汐剛進來時,那百丈范圍的豪奢大廳內已聚攏了不少修士,皆都是錦衣華服,儀態十足,舉手投足之間流露出一股矜持自傲的氣息,沒有誰喧嘩惹事,都是安靜地各做各的的事情,顯得很有修養。
  但現在,隨著那名黑衣仆從的一聲尖叫,頓時破壞了這種靜謐的氛圍,令周圍的目光全都聚攏在這邊,他們的目光在陳汐身上一掃,很快就落在了那黑衣仆從身后的一男兩女身上。
  那兩個妙齡女子沒什么好關注的,讓他們感興趣的是那青年。
  這青年高大英俊,頭戴平天冠,身穿蟒袍銀衣,腳踏鎏金云紋靴,頭發微微帶著紫色光澤,飄揚在腦后,顯示出尊貴的氣息。
  “咦,中原青華門的楚天駒,他怎么也來了?”
  “楚天駒?那個青華門年輕一代杰出弟子,聽聞他如今才只二十三歲,便已修煉至金丹中期的修為,并且悟出了九種道意,厲害之極,在中原地區也是聲名遠揚的年輕俊杰啊。”
  “的確是他,此子是青華門核心弟子,想不到也來到了這瀚海城中,恐怕也是要進入瀚海沙漠中歷練,為五年后的群星大會做準備。”
  “這下有好戲看了,不過那個黃庭境小子實力有點差,恐怕會畏懼楚天駒威勢,主動讓出那貴賓雅室吧?”
  周圍議論聲雖然低微,卻是絲毫不漏地鉆進了陳汐的耳朵,他心中也是一陣感慨,二十三歲的金丹修士,的確有狂傲的資本啊。
  并且以他的眼力,自然也看出,楚天駒身邊的四個黑衣仆從,也各個都有著黃庭境界的修為,愈發襯得這楚天駒身份不凡了。
  “小子,還傻愣著干什么?趕緊走人,否則別怪我親手把你丟出去!”見陳汐呆頭呆腦立在那里,那名黑衣仆從再次開口了,聲音中的不屑愈發濃了。
  這家伙臉頰狹長,三角眼,名叫黃良,雖是一個仆從,但眉宇間卻充斥著一抹趾高氣揚的味道,仿似感覺自己身為楚天駒的仆從,是一件尊貴無比的事情。
  而楚天駒好整以暇地打量著四周,不時還跟身邊的兩名妙齡女子逗笑兩句,自始至終都沒看陳汐一眼,這種目中無人的態度,甚至比那黑衣仆從更為囂張、跋扈、驕橫。
  “前輩,這位楚天駒公子背景極為深厚,不僅是青陽門核心弟子,還同時是中原大族楚家的繼承人之一,依我看,您看不如就把這貴賓雅間讓給他吧?”一名女侍者戰戰兢兢傳音道。
  “前輩,您看……不如換個房間?”另一名女侍者也小心建議道。
  “好像是我先來的,哪有后來居上的道理?不用多說,今天誰來我都不讓,管他是什么公子不公子的。”陳汐搖了搖頭,淡然道:“走吧,我之所以選擇居住在天寶樓,就是為安全考慮,若你們連這一點都保證不了,那可就是在砸自己的招牌。”
  “什么?”
  聽見陳汐這話,那些女侍者都是變色,她們知道陳汐不甘心,但卻沒想到,竟會如此堅決,一時不由呆住了,難道這家伙就不怕得罪楚天駒,除了天寶樓被殺害了?
  “找死!”那名叫黃良的黑衣仆從也臉色一下大變,雙目一閃,殺機深深:“你這話,已經犯了大忌,跪下,受死!”
  他一步踏出,氣息陡漲,身上的氣息,山一般的碾壓過去,如天降巨山,當頭鎮壓,他的雙手沒有什么變化,僅僅是跨前一步,就造成了一股如山如岳的逼迫氣息,好像要把四周空氣都齏粉一樣。
  “青陽門絕學,太乙鎮山氣!”
  那幾名女侍者臉色一變,立刻后退。
  “一個蚍蜉一樣的惡奴,三番兩次惹我,真是找打!”陳汐紋絲不動,所有氣勁,到達他面前,一切都全部消失,化為了無形。
  下一刻,他的身影就消失在原地。
  咔嚓!
  在周圍眾人驚異的目光中,就看到陳汐出現在那黃良身前,大手伸出,直接抓住了黃良的脖子,提了起來,然后狠狠朝地面按去。
  砰!
  黃良上一刻,還趾高氣揚不可一世,下一刻,就變成了軟腳蝦,雙膝跪地,毫無反抗的余地。
  “不——”黃良剛要奮起反擊,就看到自己居然被在一瞬間被對方狠狠按在地上跪下,不由得肝膽俱裂,發出一聲暴怒大吼。
  之所以會如此,還是因為陳汐的速度太快了,從動手到令黃良下跪,只發生在一眨眼之間,出人意料,讓人根本就反應不過來。
  “竟敢偷襲,找死!”
  “這小子太可惡!”
  “殺了他!”
  楚天駒身邊的其他三個黑衣仆從,見黃良跪地磕頭,頓時大怒,跨步上前,掌夾勁風,朝陳汐圍攻而去。
  這三人皆是黃庭境修為,這一出手,不止是要群毆,招式也是狠辣迅捷,無不朝陳汐周身要害擊去,明顯是要置陳汐于死地。
  “好狠辣的惡奴走狗!”
  陳汐眼眸一寒,不退反進,駢指為劍,連續刺出雷火劍道的力量,直接把三人的六只手,洞穿出六個血淋淋的窟窿,而后袖袍一揮,三個黑衣仆從頓時像被萬鈞巨錘轟了一記,口噴鮮血,倒飛出十幾丈外的地上,再也爬不起來。
  嘶!
  陳汐的出擊,可謂是勢如奔雷,迅若閃電,摧枯拉朽,只一瞬間便已一己之力擊敗三人,這一幕看在周圍眾人眼中,皆是暗自吸了一口涼氣。
  誰都沒有想到,一個黃庭境的青年,竟然能以一敵四,還能如此干脆利落地解決對手,這簡直超出了他們的所有想象。
  莫非……這家伙并不是黃庭境修為,而是隱藏了自己的實力?
  “哼,竟敢欺壓我的仆從,給我死來!”便在這時,那一直在一旁,逗弄身邊兩名妙齡少女的楚天駒,冷哼一聲,一步跨出,便即來到陳汐身前,雙手掄起,磅礴青光凝聚如球,如舉起一輪青色太陽,狠狠壓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