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1910 秘紋妙用

氣氛死寂。
  眼看這一場無上機緣近在咫尺,卻無法靠近一步,簡直能把人煎熬到無以復加的地步。
  “阿涼,你可有化解之法?”
  顧言忍不住問道。
  趙青瑤也忍不住扭頭,她剛才心思紊亂,直至此時才注意到阿涼的存在,禁不住星眸一凝,太古菌族?
  她可是萬沒想到,這種早已絕跡在歲月長河中的古老族群,竟還會有族人延存在世。
  “沒有。”
  阿涼搖頭:“若是有化解之法,當初鯤鵬道主也不至于遭劫而亡了。”
  聽到這個回答,趙青瑤原本生出的一絲希望頓時又破滅掉,神色涌上一抹暗淡。
  難道此次自己將徹底和域境本源之力無緣么?
  “或許,我們可以嘗試著探尋一番,或許可以找出一些破綻,可以避開禁道劫力,從而達到靠近那域境本源力量的目的。”
  顧言沉吟道。
  “也好。”
  趙青瑤想了想,決定去試一試,若讓她就此放棄,注定會后悔一輩子。
  “不必了。”
  忽然,一直沉默不語的陳汐出聲,他眼眸凝視著遠處,道,“我剛才觀察過,禁道劫力密布在那一片域境本源力量的每一寸空間,根本沒有任何破綻可尋。”
  頓了頓,他繼續道:“哪怕去攻擊,或許最終可以找出一些破綻,但絕對會消耗太多精力和時間,時間一長,只怕會引起其他人窺伺了。”
  一席話,讓得顧言和趙青瑤皆都陷入沉默,心情沉重,這也不行,那也不行,這可怎么辦?
  “我們必須抓緊時間行動。”
  陳汐神色鄭重,“不能再耽擱下去了。”
  行動?
  在這等情況下,又該如何行動?難道要拿命去賭一賭?
  顧言和趙青瑤皆都疑惑。
  “趙姑娘,你做好準備,待會我會破開那禁道劫力的防御,你可得抓住此次機會。”
  陳汐卻似并不愿解釋什么,直接說出自己的計劃。
  “什么?師叔祖你要去攻擊禁道劫力?這可萬萬不行,萬一被那等力量侵襲纏身,豈不是……豈不是……”
  顧言臉色微變,焦急勸阻。
  他可不愿為了幫助趙青瑤,而讓陳汐受到什么危險了。
  “陳汐道友,此舉太過兇險,還是算了吧。txt小說下載”
  趙青瑤也在一旁勸阻,陳汐已救過她一次,若再讓他為自己去拼命,這等恩情,她可承受不住。
  “放心,我可不會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
  陳汐笑了笑,旋即神色變得莊肅,眸光湛然而幽邃,“趙姑娘,可千萬留心了!”
  嗡~~
  話音還未落下,一股晦澀而神秘的波動倏然從陳汐體內擴散而出,猶如漣漪般,悄無聲息地擴散而去。
  一切都來不及阻攔,顧言見此,只能干瞪著眼睛,又是焦急又是緊張,打破腦袋也想不明白,師叔祖他為何要這么做,至于嗎?
  趙青瑤同樣如此,想不明白,但心中卻是感動得無以復加,這一刻陳汐就是讓她去赴湯蹈火,她只怕都會在所不辭了。
  轟!
  驀地,一股低沉的碰撞聲響徹,能夠清楚看見,在那一團巨大的域境本源力量四周,倏然泛起一片無形的力量漣漪,劇烈洶涌,波瀾起伏。
  遠遠望去,就好像一艘極速飛馳的小船,沖進了平靜的湖面,產生出一圈圈漣漪浪潮。
  那小船便是陳汐的力量,那湖面就是無形無色的禁道劫力!
  當看見這一幕,顧言和趙青瑤皆都心中狠狠一震,有些難以置信,那禁道劫力,居然真的被陳汐撼動了!
  他……究竟是怎么辦到的?
  要知道,當初的鯤鵬道主,面對這等力量可也是束手無策!
  “快,做好行動!”
  來不及反應,陳汐便沉聲開口,這一刻他神色同樣莊肅凝重到了極致,眼眸深處,更有著一抹熾烈的異色在涌動。
  趙青瑤頓時收斂心神,摒棄所有雜念,不敢多想。
  她神色決然,運轉全身氣機,猶如一張被拉滿的弓,蓄勢以待。陳汐已幫到做到這一步了,若再抓不住機會,連她自己都無法原諒自己!
  轟!
  最終,一聲刺耳的碎裂聲響徹,只見遠處那不斷洶涌的禁道劫力,猛地被震碎出一道裂縫。
  裂縫的盡頭,便是那一團宛如巨大混沌光球般的域境本源力量!
  唰!
  幾乎是同時,趙青瑤的身影一閃,猶如一道閃電,剎那之間就沿著那一道裂縫,倏然沖了過去。
  轟隆!
  當那一道裂縫驟然崩塌,徹底消失時,趙青瑤的身影堪堪沖了過去,消失不見。
  若是稍晚一步,那后果簡直不堪設想!
  禁道劫力重新恢復如初,陳汐長長松了口氣,眸光泛著一抹異色,唇中喃喃道:“果然如此……”
  而此時,顧言和阿涼早已看呆住,居然真的成功了!?
  “陳汐道友,多謝了!來日若有任何差遣,必當全力以赴,萬死不辭!”
  在那一團混沌光球似的域境本源內,響徹起趙青瑤的聲音,無比的莊重,更有著一股發自內心的感激。
  旋即,聲音就消失不見。
  能夠清楚感知到,那一片原本靜止的域界本源力量,在這一刻忽然開始嗡鳴旋轉起來,就好像從沉寂中蘇醒過來。
  顯然,此刻的趙青瑤已經開始著手煉化這域境本源力量!
  真的成功了!
  顧言感慨萬千,望向一側陳汐的目光中,更是透著一抹難以言喻的敬服味道。
  這個師叔祖的所作所為,可總是出人意料,一切不可能的事情在他手中仿佛都不再是難題。
  “公子,您是如何辦到的?”
  阿涼忍不住好奇出聲。
  這時候,陳汐才微微一笑,道:“我掌握著一種力量,好像恰好能夠對抗這禁道劫力。”
  陳汐所言,便是那來自靈魂中的禁道秘紋。
  這種力量來自河圖碎片中,擱在以往,陳汐也僅僅知道憑借這等力量,可以隱匿自己的氣息,可以感知捕捉到敵人的意念波動,甚至可以窺破對手的一切隱匿手段。
  而如今經過試探,陳汐卻是再次發現,禁道秘紋的力量之神妙,絕不僅僅如此簡單了。
  起碼在對付這些禁道劫力時,竟可以發揮出不可思議的作用!
  這讓陳汐自己也沒想到,絕對算得上是一個意外的發現和驚喜,讓得他甚至可以確定,以后再碰上這禁道劫力時,起碼可以保證自己不至于遭劫而亡!
  聽了陳汐的話,顧言和阿涼也禁不住心中震動,可以抗衡禁道劫力的力量,這可太匪夷所思了。
  要知道,當初的鯤鵬道主何等強大,可卻依舊無法抗衡禁道劫力,但陳汐如今卻辦到了!
  這如何不讓人驚奇?
  “太好了,以后若再遇到這種情況,我們也不至于再像剛才那般束手無策了。”
  阿涼歡喜出聲。
  顧言也是點頭不已,深以為然,他甚至可以想象出,哪怕陳汐如今被困在這混亂遺地中無人接應,憑借這等手段,也足可以從此地脫困了!
  “現在那趙姑娘已徹底安全,若有外人前來,想要從她手中奪取這一股域境本源力量,已經是完全不可能。”
  陳汐凝視著遠處,觀察許久,又做出了一個判斷,在煉化域境本源力量時,不必擔心被外敵打擾了。
  因為那域境本源力量四周,不止密布著禁道劫力,并且當趙青瑤開始煉化這片域境本源力量時,儼然已開始掌握這片域境星空的力量,讓得她正在逐漸成為這片星空域境的主人。
  在這等情況下,誰還能夠打擾到她?
  陳汐甚至可以敢確定,當趙青瑤徹底煉化這一場無上機緣之后,必然已踏足帝君境,成為一尊真正的域主大人物。
  “好了,我們離開吧。”
  陳汐深呼吸一口氣,轉身而去。
  對于趙青瑤此次獲得的機緣,他倒是談不上羨慕,相反通過這件事,讓他徹底認知到了那域境本源之力是什么,又該如何煉化,以及煉化時會遇到的各種情況。
  這一切對他接下來的行動,都有著莫大的裨益。
  更何況,通過此次出手,結交了趙青瑤這個朋友,也算不虛此行。
  甚至可以說,以后陳汐若有困難,趙青瑤必然不會袖手旁觀了。
  對于此,顧言倒也并未說什么,雖然他頗為羨慕趙青瑤的際遇,但他更清楚,這是師叔祖的決定,肯定不會有錯了。
  嘩啦~
  很快,陳汐三人便離開這片域境,重返混亂遺地大陸上,展開了繼續探尋星空域境的行動。
  ……
  幾乎是同時,冷星魂和東皇胤軒一行人出現在一片宙宇中。
  在他們身前萬丈之外,赫然懸浮著一個域境本源!
  “冷兄放心,我等雖無法對抗那禁道劫力,但卻有辦法避開它,雖然僅僅只是幾個呼吸的時間,但也足夠沖入那域境本源中了。”
  沉默許久,東皇胤軒輕笑開口,自信滿滿。
  “既然如此,那我們就從這里分開吧,以后行動若遇到棘手事情,就按照我們之前約定的方式聯系。”
  冷星魂神色淡然,隨口說了一句,便帶著太上教一行人轉身而去。
  “還好,這家伙并未見利忘義……”
  東皇胤軒望著冷星魂一行人離開,似暗松了一口氣,旋即,他的目光便望向了那遠處的域境本源,心中涌起一抹難掩的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