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4)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4)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4)     

神箓1911 災禍之源

混亂遺地中究竟有多少已成型的星空域境?
  誰也不清楚。
  陳汐同樣無法做出判斷,但他很清楚,若自己不主動去尋找,哪怕有無數個已成型的星空域境,也和自己無緣。
  可讓陳汐皺眉的是,從那天和趙青瑤分別之后,足足半個月時間過去,一路上竟是再沒有發現任何一個成型的星空域境。
  運氣似乎有些背。
  若僅僅如此,陳汐倒也并不著急,真正讓他擔心的是,隨著行動的深入,一路上所遇到的危險越來越多了!
  不止是天災不斷,一路上還碰到了許多稀奇古怪的生靈,戰斗力皆都強大無比,甚至都幾乎碰不到一個遜色于帝君境的!
  若非一路上有阿涼手中的擂神鼓和焚焱神杖充當殺手锏,陳汐都懷疑自己能否堅持到現在。
  就像此時,他們便被困在一片伸手不見五指的灰白色霧霾區域中,濃煙滾滾,煞霧騰騰。
  那些煞霧充斥著一股可怖的力量,能夠在無聲無息之間,侵蝕修道者的神魂,玷污道心,輕則走火入魔,重則身隕道消。
  在這里,意念感知之力也僅僅只能探索方圓千丈的距離,這對神境存在而言,絕對是一個威脅極大的距離。
  也幸好,陳汐所掌握的禁道秘紋力量,并未受到影響,否則行走在這茫茫煞霧中,極容易找不到出路,迷失其中。
  不止如此,這煞霧中更藏匿著許多可怖的生靈,有許多甚至連阿涼都叫不出名字。
  它們潛伏在這里,猶如躲在暗處的刺客,一不小心,就會遭受到它們的兇悍偷襲。
  一路行進至此,陳汐他們已碰到了七次偷襲,每一次都險之又險,方才化險為夷。
  這讓陳汐他們也不得不放慢前進速度,一路警惕而行。
  不過經歷了這一場場的襲擊和戰斗,卻是讓陳汐劍道得到了一種磨礪和錘煉,正在逐漸朝劍皇四重境靠近,速度雖然緩慢之極,可畢竟是一種進步,也算是因禍得福。
  顧言也同樣如此。
  甚至就連阿涼,戰斗力都在這一場場實戰中得到了一種錘煉和提升。
  這一切歸根究底都是被逼的。
  處境越是兇險,潛力就越容易被激發出來,每一次戰斗都宛如一場歷練,讓人在不自覺中產生蛻變。r.更新快,網站頁面清爽,廣告少,,最喜歡這種網站了,一定要好評
  同樣,在這種磨礪下,陳汐他們三人之間的配合也是越來越默契,甚至不用說話,就可以展開一場完美的配合。
  ……
  霧靄重重,陳汐他們不斷前進。
  為了防御煞霧中充斥的侵蝕力量,他們不得不運轉全身修為去化解和防御。
  在這等情況下,陳汐他們也根本不可能再隱匿身上的氣息。
  換而言之,如今穿梭在這茫茫霧靄中,陳汐他們就像夜色中的螢火蟲,顯得異常惹眼。
  這樣的處境也最容易招惹到潛藏于此的兇物襲擊。
  可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陳汐他們對此,也早已見怪不怪。
  唰!
  倏然,一道閃電似的血影從一側沖出,劃破時空,狠狠朝為首的陳汐撲殺而去。
  嘭!
  幾乎下意識地,陳汐舉起劍箓,劈殺而下,硬生生擋住了這一擊,不過他人卻被震得踉蹌倒退不止。
  有此可見,那偷襲的身影戰斗力是何等可怕。
  嗖!
  在陳汐倒退的同時,一側的顧言也展開攻擊,沖殺而上,將一柄神劍運轉到了極致。
  咚~~~
  與之伴隨的,還有一道驚雷般的鼓聲,那是擂神鼓的力量,顯然阿涼在此刻也動手了。
  能夠清楚看見,那一道血色身影正欲和顧言交鋒,可當擂神鼓響起時,它渾身卻是猛地一僵,動作為之一緩。
  噗的一聲,抓住這個機會,顧言一劍硬生生斬在那血色身影上,掀起一片腥臭無比的血水。
  “吼~~”
  遭受重擊,那血色身影因痛苦而發出怒吼,暴怒出擊,要殺死眼前的顧言。
  可就在此時,一道清冽若星輝般的大網從天而降,將它的身影一股腦給兜住。
  “焚!”
  趁此機會,一側的阿涼早已祭出焚焱神杖,潑灑出滾滾圣潔的白色神焰,將那一道血色身影徹底覆蓋。
  幾個呼吸之間,那血色身影就在一陣凄厲無比的慘叫聲中焚化而亡!
  這一切都發生太快,從那血色身影偷襲,到陳汐、顧言、阿涼三人相繼出手,一系列動作皆都發生在電光石火之間。
  而那血色身影甚至都來不及反應,就被滅殺當場!
  這就是默契的力量,歷經一路的廝殺,早已讓陳汐、顧言、阿涼三人培養出了最佳的聯手戰斗方式,故而才能游刃有余地辦到這一步。
  否則,依這血色身影那堪比帝君三重境的戰斗力,陳汐就是施展爆氣弒神功,只怕都根本不是其對手。
  而之所以能夠如此快殺死對方,一方面是三者配合極為默契,另一方面也是因為阿涼手中的兩件神寶,天生克制這混亂遺地中的各種生靈力量。
  那血色身影死后,陳汐見怪不怪,小心警惕著四周,帶著顧言、阿涼二人繼續前行。
  “咦,公子等等。”
  阿涼忽然驚咦出聲,“你看那里。”她指著剛才那血色身影死亡的地方。
  陳汐瞥眼望去,登時就看見,地面上擱置著一塊斑駁的青銅碎片,約莫巴掌大小,通體暗淡,毫無任何氣息,就像尋常的土石沙礫般,若非仔細感知,極容易就把它忽略了。
  青銅片?
  陳汐湊上前,仔細一看,竟從那青銅片上看到一行字跡——“災禍之源,不可留!速去!速去!”
  字跡潦草,充斥著一股絕望恐懼的味道,讓人觸目驚心。
  “災禍之源?這是在提醒我們速速離開此地么?”
  顧言神色凝重道。
  “此物銹跡斑駁,延存至今只怕已有很長時間,倒是不必過多在意,或許只是危言聳聽也說不準。”
  陳汐沉吟道,“我們還是繼續前行吧。”
  顧言點頭道“也對,這混亂遺地中本就充斥太多未知和兇險,一塊殘破的青銅片而已,根本算不得什么。”
  當下,陳汐他們沒有再遲疑,繼續前行。
  可這一路上,陳汐心中卻不時浮現出那一塊殘破青銅片,災禍之源?這又意味著什么?
  當初,又是誰留下了這一塊青銅片?
  他又遭遇了何等可怖的變故,才會留下此言,來警醒后世人?
  這一切都像個謎,讓陳汐愈發謹慎起來,這混亂遺地的確太過神秘,充滿未知,連帝域五極都對它知之甚少,如今又碰到這等事情,也容不得陳汐不小心。
  ……
  三天后。
  陳汐一行人終于走出這片煞霧覆蓋的區域,來到了一片山巒起伏的區域中。
  這一刻,三人皆都長松了一口氣,這一路上實在太過兇險,感知之力受到局限不說,還要時刻防備著被襲擊,這滋味可絕對不好受。
  不過經此一場歷練后,無論是陳汐,還是顧言、阿涼二人,自身戰斗力皆都顯著提高不少,尤其是阿涼,竟隱隱已有破境晉級祖神中期的跡象!
  這等晉級速度,讓得陳汐都驚訝不已。
  “我們先找個地方……”
  陳汐打算休整一番,再做行動。
  看還不等他聲音落下,顧言霍然抬頭,望著遠處星空,激動道“師叔祖快看,那一片星空域境分布著結界的氣息!”
  嗯?
  陳汐心中也是一震,遠眺過去,果然就發現,那赫然是一個已成型的星空域界!
  “這么多天過去,總算又找到一個!”
  顧言振奮道,喜形于色,這一路上他們歷經了太多兇險,卻遲遲找不到目標,讓得他心中也焦灼起來,故而當此刻看見這一幕時,才會顯得如此激動。
  “走,過去看看!”
  沒有遲疑,陳汐率先朝那一片星空沖去。
  這的確是一片成型的域境,宙宇星空中充盈著一股獨特的結界力量,令得分布在這片星空中的萬物都處于一種穩定的狀態中,經緯分明。
  尤為讓陳汐欣喜的是,這片域境中明顯還沒有人踏足。
  又花費了將其三個時辰,陳汐三人終于找打了這片域境中的本源力量!
  那一片混沌光球般的本源力量,泛著渾厚無比的混沌氣息,周圍星辰拱衛,神圣而宏大。
  “師叔祖,快行動吧,這一場機緣可得來不易,您可一定要抓此次時機,一舉將它煉化了!”
  顧言深呼吸一口氣,催促陳汐道。
  “不。”
  陳汐搖頭,“這個機會讓給圖蒙吧,他受傷在身,借助此次機會或許可以一舉晉級,徹底產生一場翻天覆地的蛻變。”
  顧言頓時一怔,想要再勸,卻被陳汐揮手制止“就這么決定了,你也莫要介懷,等下次再找到一片域境本源,便由你來煉化。”
  “師叔祖……”
  顧言心中涌出一抹難以言喻的感動。
  “別廢話了,幫我護法。”
  陳汐笑了笑,正待把圖蒙召喚出來,將此事告之圖蒙,讓后者做好準備。
  可就在此時,他似察覺到什么,唇角的笑意頓時僵固,手上的動作停頓下來。
  “師叔祖,怎么了?”
  顧言一怔,疑惑道。
  “不要聲張,有人正在從暗中靠近過!”
  陳汐神色不動,卻是用意念飛快提醒顧言和阿涼,做好戰斗的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