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7)     

神箓1912 將計就計

聞言,顧言和阿涼皆都眼眸一瞇,暗中已蓄勢以待,表面上則依舊一副無所察覺的模樣。
  “原來是他們……”
  片刻后,陳汐黑眸深處閃過一抹不易察覺的冷冽光澤,一閃即逝。
  “不好!沒想到這域境本源四周,竟籠罩著一股禁道劫力!這可怎么辦?”
  陳汐皺眉,狀似第一次發現禁道劫力般,一副糾結為難的模樣。
  顧言和阿涼頓時心領神會,知道陳汐在演戲。
  “師叔祖,不就是禁道劫力,面對這等無上機緣,哪怕豁出去性命,也要拼一拼!”
  顧言咬牙說道,望向遠處那域境本源的目光中盡是貪婪熾熱之色。
  “萬萬不可!”
  陳汐臉色一繃,厲聲呵斥道,“你不要命了?域境本源何其之多,不見得都有禁道劫力覆蓋著,而你的命卻只有一條,萬一發生不測,后果可不是你能夠承擔得起的!”
  顧言神色變幻不定,似極為為難和猶豫,最終頹然一聲長嘆,道“師叔祖,那您說該怎么辦?難道就眼睜睜看著這一場無上機緣失之交臂?”
  見此,連陳汐心中都不禁暗贊,渾然沒想到,顧言這小子尋常沉默寡言,演起戲來竟如此惟妙惟肖。
  “還能如何?只能放棄了。”
  陳汐沉默片刻,也喟然一嘆,語氣中充滿了不甘。
  旋即,他就強作精神,拍著顧言肩膀,道“沒事,失去了這一場機緣,還有下一個,人活著才最重要。”
  顧言點了點頭,神色陰郁。
  “走吧。”
  陳汐再次凝視了遠處星空中那域境本源力量一眼,似是極為不舍,但最終還是一咬牙,轉身而去。
  見此,顧言又發出一聲嘆息,連忙追了上去。
  很快,兩人的身影就消失在茫茫星空中。
  ……
  嘩啦~
  就在陳汐和顧言的身影消失片刻后,這片星空中忽然泛起一陣虛空波動,浮現出一行身影來。
  “嘿,沒想到陳汐那家伙還真是膽小,居然就這么逃走了,不過這樣也好,倒是把這一場無上機緣白白便宜了咱們。”
  有人冷笑,發出不屑的笑聲。
  顯然,剛才陳汐和顧言的交談和行動都被他們看在了眼中。
  “這家伙倒也明智,清楚那禁道劫力不是他能夠抗衡的,為了保命而采取這種行動,也在情理之中。r.想看的書幾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穩定很多更新還快,的沒有廣告。”
  有人沉吟,冷靜分析。
  其他人皆都深以為然。
  唯獨冷星魂皺眉,沉默許久,這才說道“你們感覺,陳汐像那種知難而退的人?”
  一句話,讓其他五名太上教傳人皆都皆都一怔,腦海中不自覺回憶起陳汐在論道大比上的一場場表現。
  很快,他們的神色皆都變得有些凝重,的確,像陳汐這等人物,焉可能就此放棄了?
  “大師兄,那依您看來,陳汐那家伙又是在打什么鬼主意?”
  有人驚疑出聲。
  冷星魂目光一掃四周,漠然道“去搜尋一下,看一看這家伙是否藏在了暗處。”
  顯然,他同樣懷疑陳汐二人并沒有離去,而是躲藏在了暗處,正在窺伺他們!
  “走!”
  很快,其他五名太上教傳人分頭掠出,朝這片星空四面方仔細搜尋而去。
  而冷星魂則端立在原地,血瞳若電,凝視著遠處的那一片域境本源,沉默不語。
  自從在論道大比最后一場對決中敗在陳汐手下之后,他就清楚認知到,陳汐絕對不是一個尋常之輩,甚至這家伙戰斗力之強,手腕之老辣,心機之深沉,讓冷星魂都自認有些不如。
  面對這等宛如逆天妖孽般不可揣度的對手,哪怕冷星魂再驕傲自負,也不敢有任何一絲大意。
  “可惜啊,上次在進入混亂遺地時,沒能一舉將他殺死。”
  冷星魂心中嘆了口氣。
  他們剛才躲藏在暗處之所以遲遲不動手,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沒有絕對的把握能夠將陳汐和顧言徹底留下!
  倒并非是他太過忌憚陳汐,而是他很清楚,憑借他們這些人,或許可以重傷陳汐,但想要殺死陳汐只怕卻有些困難。
  最重要的是,一旦這么做了,甚至會讓他們太上教這邊遭受一些不可預料的傷害。
  這可是冷星魂無法接受的。
  畢竟,一場無上機緣就近在咫尺,在這等情況下,冷星魂絕不愿意去和陳汐拼個兩敗俱傷了。
  若說不忌憚陳汐,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冷星魂很清楚,單論戰斗力,自己的確差了陳汐一籌,但憑借他們這邊人數的優勢,足可以彌補這個不足。
  真正讓冷星魂忌憚的,反而是陳汐那自爆先天靈寶的手段,這才是最讓冷星魂頭疼的。
  他實在無法想象,這世上竟會有人能夠辦到這一步,同樣也無法想象,陳汐怎么如此豁出去,毫不心疼。
  那可是先天靈寶啊!
  不是大白菜!
  怎能隨隨便便就爆掉?
  真是個不可理喻的家伙!
  冷星魂心中禁不住又嘆了口氣,旋即便搖了搖頭,不再想這些,而是將心思放在了眼前這一場無上機緣上。
  “若是此次可以順利煉化這一片域境本源力量,我便可以一舉踏足帝君境,擁有域主的威能,到那時候……陳汐你又拿什么跟我斗?”
  冷星魂一想到這,心中也不禁火熱起來,甚至可以想象出,當自己成為域主,再對付祖神境的陳汐時,那簡直比捏死一只螞蟻還輕松!
  “大師兄,已經仔細搜尋過了,沒有發現異常。”
  這時候,那些太上教傳人已陸續返回,皆都沒有發現任何異常,神色也是隨之變得輕松起來。
  “哦?”
  冷星魂沉吟,得知這一切非但沒讓他心中踏實,反而讓他愈發有些驚疑不定了。
  那家伙難道真的就這樣放棄了?
  “大師兄,不必再顧慮,等您破開那禁道劫力,進入那域境本源中的時候,即便陳汐那家伙返回來,也是無濟于事。”
  有人出聲,冷笑道,“正經是陳汐該擔心,等您踏足域主之境時,他的處境會變得何等嚴重!”
  “對,大師兄,我們幫你護法,趁此時機,您還是立刻展開行動,莫要再耽擱。”
  其他人也紛紛開口。
  冷星魂見此,深呼吸一口氣,俊美而冷厲的容顏上泛起一抹決然之色,道“既然如此,那就這么辦吧!”
  嗡!
  話音還未落下,冷星魂手掌一翻,浮現出一面青銅鏡,此鏡外圓內方,鏡面涌動著縷縷燦然鴻蒙氣,甫一出現,便發出一道奇異的轟鳴,響徹九天十地。
  一剎那,天地間竟浮現一朵朵大道青蓮,競相綻放,將冷星魂整個人拱衛中央,映襯得他宛如一尊誕生于大道中的先天神祗,神威無匹,睥睨十方!
  鴻蒙鏡!
  太上教鎮教重寶之一,傳聞此境可逆轉陰陽,顛倒五行,令歲月回溯,將乾坤易改,神威驚世,擁有諸多不可思議的妙用。
  見此,太上教其他五名傳人皆都神色肅然,分立四周,運轉修為,開始幫冷星魂護法。
  唰!
  冷星魂沒有遲疑,將手中鴻蒙鏡一揮,鏡面中倏然噴涌出一道匹練,燦然如朝霞,耀眼熾盛,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橫掃而去。
  轟!
  遠處那一片域境本源四周,驟然泛起一圈劇烈的力量漣漪,那便是禁道劫力,而今被這鴻蒙鏡的力量沖擊,猛地開始劇烈翻滾起來。
  “給我開!”
  冷星魂大喝,又是一道匹練神光從鴻蒙鏡中掠出,只聽轟的一聲巨響,硬生生將那一片禁道劫力沖開一道裂縫!
  唰!
  幾乎是同時,冷星魂身影一閃,便朝那一道裂縫挪移而去,要趁此機會,一舉沖入那一片域境本源中。
  這一剎,其他五名太上教傳人皆都緊張到了極致,那畢竟是禁道劫力,由不得他們不替冷星魂擔心。
  唰!
  眼見冷星魂就要靠近那一道裂縫區域,虛空中猛地浮現出一道劍氣,堪堪出現在冷星魂身前,一斬而下!
  這一擊,簡直像早已蓄勢已久,等待在那里,太過不可思議,發生的也太快。
  在這等情況下,別說冷星魂,只怕就是帝君境存在,只怕也會被打一個措手不及了。
  然而,這一刻的冷星魂卻似早已預料到這一幕般,唇角泛起一抹冷酷無比的弧度。
  幾乎是同時,他的身影倏然消失不見,險之又險地避開了那一道突如其來的劍氣。
  “陳汐,給我滾出來!”
  下一刻,冷星魂已挪移時空,一掌朝遠處虛空狠狠拍去。
  轟隆~~
  神輝轟震,璀璨無匹,那片虛空硬生生被碾碎,化為虛空。
  能夠清楚看見,一道身影在這一場轟震之前,像一道影子般搶先閃避到了一側。
  那一道身影,赫然正是陳汐!
  “哼,在論道大比時,我仔細觀摩了你所有的戰斗,甚至在論道大比結束后,打探了一切有關你的事跡,豈會不知道,你這家伙還掌握著一門潛行匿蹤的秘法?”
  “如今,你竟還敢故技重施,可未免太小覷我冷星魂了!”
  冷星魂神色冷酷而無情,目光如電般冷冷鎖定陳汐,唇角泛起一抹嘲弄。
  手機請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