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7)     

神箓1913 爾虞我詐

冷星魂的聲音透著驕傲、自信。
  顯然,他剛才不止看破了陳汐是在演戲,他同樣將計就計,上演了一場好戲!
  否則,面對剛才突如其來的刺殺,以他的能耐也斷無法躲避的如此輕松了。
  對于此,遠處的陳汐卻是淡然一笑:“若你猜不到這點,那才是愚蠢。”
  一句話,令冷星魂眼眸一瞇,旋即就冷冷道:“都到了這等時候,你還故弄玄虛!”
  說話時,他揮了揮手,示意其他五名太上教傳人做好準備,儼然一副要將陳汐徹底留下的架勢。
  這一刻,其他那些太上教傳人總算反應過來,原來剛才的一切,都是在演戲!
  這讓他們皆都不禁由衷欽佩起冷星魂,這等手腕可端的是詭譎老辣,翻手為云覆手為雨。
  唰!唰!唰!
  他們沒有遲疑,依照冷星魂的示意,閃身沖出,要形成圍困之勢,徹底堵住陳汐退路。
  “嗯?”
  忽然,冷星魂似察覺到什么,禁不住側目一看,卻發現只有三人聽從吩咐上前,尚有兩名同伴卻是佇足原地沒動。
  “午影,允琨!你們二人速速上前!”
  冷星魂皺眉喝斥,都什么時候了,這倆家伙還掉鏈子,簡直是不可饒恕。
  不止是冷星魂,其他三名太上教傳人也都發現這一幕,皆都不禁眉頭一皺。
  “他們只怕不會聽從你的吩咐了。”
  這一刻,陳汐忽然笑著開口,“你能猜到我躲在暗處,我又何嘗不知道,再去刺殺你只是徒勞?”
  一番話,讓冷星魂等人臉色皆都微微一變,又上當了?
  他們猶自不信。
  噗!噗!
  可就在此時,在那被冷星魂稱作午影、允琨的兩名太上教傳人咽喉處,驀地浮現出兩道血痕,旋即驟然血痕破開,噴涌出兩道血泉,染透虛空!
  他們的咽喉,赫然早已被割斷,只不過速度太快,以至于直至此時,那咽喉處的傷口才承受不住壓迫,驟然破裂!
  然后,兩顆血淋淋的頭顱斷落,兩人的身軀也隨之轟然倒下。
  這一幅幅血腥畫面,平靜之極,無聲無息,可卻顯得尤其血腥滲人,給人視野造成一種強烈的沖擊力。
  “該死!”
  “怎么會這樣?”
  “兩位師弟——!”
  其他太上教傳人皆都眼瞳收縮,失聲驚呼,臉色變幻不定,猶自不敢相信似的。
  誰能想到,自己身邊的兩位同伴,忽然之間就暴斃而亡了?
  這太不可思議!也太嚇人了!
  一想到自己剛才就在那兩名同伴身邊,但卻對他們的死毫無察覺,那三名太上教傳人就渾身直冒寒氣,如墜冰窟。
  而此時,冷星魂也終于明白了陳汐話中的意思,他之前要對付的根本不是自己,而是午影和允琨兩人!
  而他之所以會對自己動手,完全就是為了混淆視聽。
  可冷星魂卻兀自想不明白一點,陳汐他……究竟是如何辦到這一步的?
  這一切說來緩慢,實則皆都在剎那之間便完成。
  唰!
  當他們還都沒有從震驚中回過神來,陳汐已悍然出動,劍箓掠空,劍鋒直指冷星魂而去。
  玄心劍術——解牛式!
  咚!
  幾乎同時,一聲鼓音震蕩,宛如驚世之音,擴散出一股可怖音波,席卷而去。
  伴隨鼓音,更有著另一道宏大劍氣,從遠處星空中暴掠而至,籠罩向其他三名太上教傳人。
  一瞬間,陳汐、阿涼、顧言相繼動手,配合默契,甫一出擊,便是最強大的絕殺之術!
  “快走!”
  冷星魂厲聲大喝,掌中鴻蒙鏡一照,轟然擊潰陳汐的劍氣,而后袖袍一揮,裹挾住被殺死的兩名同伴的尸骸,身影猛地一閃,竟是找遠處遁去!
  這一刻,冷星魂已清楚自己上了陳汐的當,因為兩名同伴的死,更是讓他們的優勢徹底蕩然無存。
  在這等情況下,冷星魂哪怕再不甘心,也不得不暫時閃避。
  轟隆!
  一片神輝碰撞中,那三名太上教傳人也無心戀戰,幾乎在冷星魂逃遁的同時,他們也緊隨而去。
  “想走?”
  顧言冷哼,面對這等機會,他焉可能眼睜睜錯過了,當下身影一閃,就要追上去。
  但卻被陳汐攔住,道:“不必追了,以免狗急跳墻。”
  顧言皺眉,想了想,也認可了陳汐的決定,的確,在這等時候,想要殺死冷星魂一行人,他們這邊也必然要付出一定的代價。
  “師叔祖,萬一他們再殺回來的話……”
  顧言沉吟開口。
  這時候,冷星魂一行人早已逃得無影無蹤。
  “殺回來正好,但依我看來,他們肯定不敢再冒險,畢竟,他們可是死了兩名同伴。”
  陳汐平靜道,在內心深處,他也恨不得將冷星魂一行人徹底留下,但理智告訴他,不能這么做。
  一是因為沒有十全把握,二是因為一場無上機緣近在咫尺,這時候去和敵人拼命,明顯弊大于利。
  在陳汐看來,只要還在這混亂遺地中,以后有的機會是殺死冷星魂他們,倒是不必急于一時。
  “此次太上教共有六人進入這混亂遺地中,如今損失了兩個,這對他們而言,絕對是一個沉重的打擊。”
  顧言深呼吸一口氣,笑道,“這也算幫圖蒙師弟出了一口惡氣。”
  說到這,他忽然想起什么,問陳汐:“師叔祖,您剛才是如何殺死那兩人的?”
  陳汐想了想,并未隱瞞:“用了一種名為流光式的劍道,在突襲狙殺敵人時,最是讓人防不勝防,只是機會不夠,否則死的可不止是那兩個人。”
  “原來如此。”
  顧言點頭,心中卻是愈發驚嘆陳汐的劍道手段。
  其實仔細想一想,剛才所發生的一系列戰斗,并不激烈,也沒有引起多驚世的場景,但卻足可以用“爾虞我詐,變化萬端”來形容。
  當察覺到冷星魂一行人靠近時,陳汐他們在演戲。
  當察覺到陳汐他們在演戲時,冷星魂他們將計就計,也上演了一場戲。
  而這一切,又被陳汐所窺破,于是又展開一場將計就計的行動,最終一舉滅殺對方兩人。
  自始至終,彼此都在算計,考驗的已不僅僅只是戰斗力,還有智慧、心機、手段、以及臨場應變的能耐。
  若僅僅只是一場正面對決,或許陳汐也很難在一瞬間就殺死對方兩人,結果難以預料。
  畢竟,那兩人可不是尋常人物,乃是歷經論道大比,選拔出來的頂尖巔峰存在,每一個都堪稱是絕世翹楚,擁有傲視同輩絕大多數強者的威能。
  像這等人物,每損失一個,對整個修行界而言,都足以引起一場滔天震動,對太上教這等帝域五極之一的無上宗門而言,同樣是一種沉重的打擊。
  而如今,卻一瞬間就死掉兩名太上教傳人,這若是傳出外界,也不知會引起何等驚世的軒然大波了。
  ……
  接下來,陳汐沒有耽擱,將圖蒙召喚出來,告訴他有關域境本源的一切。圖蒙本欲要拒絕,但卻拗不過陳汐的意志,也不再推辭。
  嘩啦~~
  當下,陳汐施展出禁道秘紋,硬生生將那禁道劫力震碎出一道裂縫。
  圖蒙趁此機會,身影一閃便沖入其中,一切都進展得極為順利,并未再發生任何意外。
  這也讓陳汐徹底松了口氣。
  “等這家伙破關而出時,可就成為帝君境存在了,還是掌控一域之力的域主。”
  顧言感慨,聲音中倒并沒有嫉妒,有的只是由衷的祝福。
  陳汐笑了笑,沒有多說什么。
  兩人并未就此離去,而是守在此地足足七天時間。
  “看來,圖蒙想要將這片域境本源徹底煉化,起碼需要兩年之久,我們已完全沒必要再守候于此了。”
  陳汐沉吟開口,這七天時間中,他一直在觀察那一片域境本源的變化,發現隨著圖蒙不斷煉化,不止是域境本源的力量在以一種極為緩慢的速度被獲取,連那籠罩在四周的禁道劫力,也在逐漸消失。
  按照這種勢頭進行下去,起碼得兩年時間,圖蒙才能一舉破境晉級。
  “師叔祖,我之前已和圖蒙囑咐過,當他出關時,自會用秘法和我們取得聯系。”
  顧言在一旁說道。
  “既然如此,我們這就離開吧。”
  陳汐點了點頭,他并不擔心圖蒙,在這等時候,也根本沒人能夠打擾到圖蒙,除非有某種力量能夠破開那域界本源,但很顯然,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畢竟,那域境本源代表著一域之力,而如今正在煉化域境本源的圖蒙,就如同正在掌管這片域境的主人,在這等情況下,也只有道主境存在親臨,才能破壞這一切了。
  當然,著僅僅只是陳汐的推斷,他也不敢萬分肯定,圖蒙的處境會是絕對安全的。
  不過,這世上之事,哪可能都是十全十美的?
  眼下這種情況,起碼已經不至于讓陳汐再去擔心。
  “走!”
  當下,陳汐和顧言沒有遲疑,身影一閃,便離開了這片域境,重返混亂遺地大陸上。
  不過,就在兩人剛剛站穩腳步,整片天地之間,倏然響徹起一道宏大無比的道音。
  若龍吟虎嘯,似天籟共振。
  這一刻,整個混亂遺地上,萬物沉寂,唯有那一聲道音在回蕩,振聾發聵!
  ——
  PS:解釋一下,這周末金魚的親哥結婚,金魚這個當弟弟的這陣子一直在忙著操辦各種瑣屑事情,拼盡全力更新也只能保持2更水準,大家體諒一下。過了這周,更新會好起來的。手機請訪問:target=_blank>http:m.feisuzw.com(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