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1914 風暴雪原

陳汐心中一震,霍然抬頭。
  只見極遠處的一片星空中,不知何時充盈著一股神圣道光,耀眼若烈日,醒目之極。
  由于距離實在太過遙遠,哪怕憑借意念之力,陳汐也根本無法看清楚那邊究竟發生了什么。
  但這一剎,陳汐腦海中卻是下意識地浮現出一個念頭——有人晉級帝君境,成就域主之位了!
  那宏大的道音,神圣的道光,或許正是晉級時所引動的天地異象!
  究竟是誰?
  才進入混亂遺地不足數月時間而已,就已辦到了這一步?
  陳汐心中震動,久久無法平息。
  他很清楚,若自己的判斷正確的話,也就意味著,在他們這些進入混亂遺地的弟子中,已有人邁出了一大步,遠遠超出了其余所有人!
  若是朋友,自不必緊張。
  可若是敵人……
  那后果簡直不堪設想!
  陳汐有信心去對抗尋常的帝君境存在,可面對掌控“域界之力”的域主,卻是感到無比的忌憚,甚至沒有多少自信能夠與之對抗!
  帝君境,本就已佇足在了上古神域修行界的巔峰行列,宛如一方巨擘,威勢滔天。
  而域主,比之帝君更可怕,他們掌控著獨有的“域界力量”,可以御用一域之力,儼然就如同帝君境中的主宰!
  面對這等存在,放眼全天下的祖神境強者,誰敢妄言能夠與之對抗?
  域主究竟有多可怖,連陳汐都無法說清楚,但他卻很清楚,整個上古神域一千多域境中,擁有數以億萬計的生靈,可能夠成為域主的,卻僅僅只不過上千余人!
  的確,這個數目看似并不少,可是放眼整個上古神域無數個宙宇,無數個修道勢力中,就顯得罕見稀少之極了。
  物以稀為貴。
  修道者同樣如此,越是高深的境界,越是難以抵達的境界,能夠踏足其上的,就愈發稀少。[800]
  毋庸置疑,這等人物必然擁有超乎想象的威能!
  “沒想到,此時此刻竟有人提前一步辦到了……”
  這一刻,顧言也禁不住嘆了口氣,和陳汐一樣,意識到有人在這一刻已踏足域主地步。
  “倒不必太過在意,這混亂遺地充滿未知和兇險,可不見得晉級域主境之后,便可以橫行無忌,無法無天了。”
  陳汐深呼吸一口氣,淡然說道,“走吧,我們繼續行動,時間拖得越久,對我們便越不利。”
  顧言點了點頭,神色嚴峻。
  “有人晉級了!”
  這一刻,不止是陳汐他們,分布在混亂遺地其他區域的那些來自不同勢力的傳人,也都察覺到這一幕。
  ……
  “怎么會如此快,又究竟是誰辦到這一步的?”
  神院燭千羽雙手負背,喃喃自語。
  在他們后方,東皇胤軒正在那一片域境本源中閉關。
  包括燭千羽在內的其他四名神院傳人并未離去,而是守護在了這里。
  在他們看來,現在若離開去行動,失去了東皇胤軒這個依仗,對他們的處境極為不利。倒不如等東皇胤軒晉級域主境之后,再由東皇胤軒來帶隊行動。
  到那時,有東皇胤軒這位域主境存在坐鎮,對他們尋覓更多的星空域境足可以產生極大的優勢。
  不過此時,當目睹到這一幕天地異象時,燭千羽他們的神色皆都變得凝重,有些驚疑不定。
  他們和陳汐一樣,同樣無法判斷,那此刻晉級域主境的究竟是誰,又究竟是敵是友。
  “只希望,東皇師兄他能夠早早出關吧。”
  燭千羽嘆了口氣,此時此刻,他們對此也束手無策,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東皇胤軒身上。
  ……
  “不可能是陳汐,也不可能是東皇胤軒,拋開他們,就只剩下女媧宮和道院的傳人了。”
  冷星魂臉色陰沉,心中有著一股莫名的煩躁和怒意。
  之前,他們一行人遭受算計,當場被陳汐害死兩人,如今加上冷星魂在內也只剩下四人。
  甚至到最后,他們不得不放棄那一片域境本源之力,狼狽而逃,這一切都讓得冷星魂這等人物,也被氣得方寸大亂,空有一腔憤懣而無處發泄。
  而在這一刻,當目睹竟有人提前晉級,一舉證道域主境,讓得冷星魂簡直郁悶到了極致,心情糟糕了極致。
  不管是道院傳人晉級域主境,還是女媧宮傳人辦到了這一步,對冷星魂而言,都算不得什么好消息。
  “大師兄,那您說我們接下來該怎么辦?”
  有人咬牙切齒開口,同樣憤懣無比。
  “怎么辦?當然是抓緊一切時間,不惜一切代價爭取搶在陳汐之前,一舉晉級域主境!”
  冷星魂厲聲道,“難道你們以為,就憑咱們現在的力量,還能奈何得了誰?嗯?”
  聲音中充斥著無法控制的憤怒,甚至有些氣急敗壞的味道。
  其他人皆都噤若寒蟬,知道冷星魂已怒到了極致,這些年冷星魂可很少像現在這般失態過。
  冷星魂急促深呼吸了幾口氣,終于恢復冷靜,這才默然道:“開始行動吧。”
  說罷,他轉身而去。
  其他人一怔,皆都敏銳從冷星魂身上察覺到一股難以形容的決然之意。
  ……
  “不管是誰晉級,皆都會上混亂遺地中的局勢更為緊張,在這等情況下,我們要做的,就是盡快找到一處成型的星空域境!”
  孔悠然渾身散發著一股迫人的威勢,再沒有了以往的慵懶模樣。
  她星眸如電,掃視眾人,聲音中透著一股不容置疑的味道,“接下來的行動,再不允許有任何人擅自行動,你們可明白?”
  其他人皆都肅然領命。
  孔悠然見此,心中卻是嘆了口氣,在這些天的行動中,他們這邊一名同伴因為一場突發的災禍,意外身亡。
  這讓他們心中皆都有些不好受。
  但事情已經發生,再無法挽回,眼下孔悠然要做的,便是繼續行動,盡快尋找到一處成型的星空域境。
  只要他們中出現一名域主,或許就能夠極大地改變他們的處境。
  “走!”
  沒有耽擱,孔悠然率先展開行動。
  ……
  “竟然是李師兄……”
  另一處區域,夜辰和雨九岳對視了一眼,皆都禁不住一陣無語,甚至感覺有些荒謬。
  就在昨天,他們道院一行人一起發現了那一片域境本源,經過一番商議之后,最終還是夜辰和雨九岳做出讓步,把這個無上機緣讓給了李盧峰。
  然后,夜辰和雨九岳便帶著其他兩名道院弟子一起離開,繼續去尋覓新的星空域境。
  誰曾想,短短一天時間不到,李盧峰居然煉化了那一片域境本源,一舉破境晉級了!
  這絕對沒錯。
  夜辰他們可清楚記得那片星空域境的位置,而剛才那宏大的天地異象,也正是從那片星空域境中所產生。
  在這等情況下,只怕不是傻子就知道,李盧峰的確晉級了!
  只是誰也無法想象,他竟會晉級的如此之快,短短一天啊,這若傳出去,誰又敢相信了?
  最重要的是,在夜辰他們看來,李盧峰的資質和根骨的確極為優秀,但卻談不上多逆天,甚至沒發和夜辰和雨九岳兩人中的任何一人對比。
  可偏偏地,他成功了!
  并且還是在短短一天之中,便一躍從祖神境中跨入了域主行列!
  這讓夜辰和雨九岳都大感不可思議,難以相信。
  “這天道氣運還真是無常,也無法揣測。”
  雨九岳感慨了一句。
  “這樣也好,我唯一擔心的反而是李師兄晉級之后,便忘了以前的警告,再干出一些違背道院意志的事情。”
  夜辰雙手負背,沉吟出聲,言辭意味深長。
  其他人皆都心中一凜,默然不語。
  ……
  “呵呵,居然有人晉級了,可惜啊,那些蠢物可不知道,這域界本源力量可不是那么容易好消受的!”
  一頭血色大鳥背上,王鐘發出一聲冷笑,透著無盡的嘲諷和不屑。
  旋即,他似又意識到什么,猛地一皺眉,陷入沉思中。
  “情況似乎有些不對,擱在以往歲月,若有人晉級域主,只怕早引起了那些怪物出動,可如今……怎么沒有一絲動靜了?難道在這些年里,混亂遺地中又發生了什么變故不成?”
  “看來,我也得小心一些,這混亂遺地終究是個禍亂之地,不可控的災禍實在太多了……”
  王鐘深吸一口氣,目光遙遙望向遠處,而在他唇中,則再次發出一陣奇異而晦澀的聲音,頗為急促,似是在催促那血色大鳥加快速度。
  ……
  一場天地異象,引發了一連串的反應,讓得每個進入混亂遺地中的修道者皆都感到一種莫名壓力。
  沒人敢怠慢,全都抓緊了一切時間去行動。
  七天后。
  陳汐和顧言來到了一片燦然如銀,冷風呼嘯的雪原上,寒潮怒卷,颶風橫掃,漫天雪花狂舞。
  甫一抵達這里,以陳汐的修為都禁不住激靈靈打了個寒顫,這天地之間,竟充斥著一股無法形容的陰煞之氣,刺人骨髓,浸透神魂!
  那每一片雪花,都大如蒲扇,邊緣鋒利如刃,蘊含著可怖的冰魄之力,密匝匝呼嘯在天地間,猶如萬千把明晃晃的利刃在席卷,將天地都撕裂出一道道可怖的裂縫,紊亂一片。
  但真正讓陳汐動容的,卻不是這些,而是在那雪原極深處,赫然有著一道白龍似的冰柱,直沖九霄之上,竟釋放出一股可怖滔天的殺伐之氣,驚擾八方風云!
  手機請訪問: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