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1915 炎冰帝君

那是什么?
  陳汐心中一震,雖隔著極遠距離,依舊能夠感受到一股撲面而至的殺伐之氣,冰寒徹骨,令人心顫。
  冰柱沖霄,擎天而立,釋放出無匹滔天殺氣,將這片冰寒雪原都籠罩,顯得懾人無比。
  “師叔祖,那里氣息太過兇險,我們是離開,還是繼續上前?”
  顧言神色凝重。
  這片雪原上颶風怒卷,寒潮撲面,不止充斥太陰煞氣,更有著一股殺伐氣,令人望而卻步,心生忌憚。
  “上前。”
  陳汐沉默許久,如淵黑眸中閃過一抹決然。
  他有一種直覺,那擎天冰柱附近,定然藏著什么秘密,若不前往一探,自己必會錯過一些什么。
  鏘!
  顧言祭出神劍,道:“我聽師叔祖的。”
  唰!唰!
  當下,兩人迎著呼嘯寒風,朝遠處雪原挪移而去。
  一路上,不時會遭受颶風席卷、雪花襲擊,但都被他們一一化解,倒是并未傷害到他們。
  不過隨著一路前進,這天地間的殺伐之氣卻是越來越重,宛如實質,刺得人渾身肌膚生疼,神魂都遭受到壓抑。
  這讓陳汐和顧言的神色皆都變得凝重,從進入混亂遺地以來,他們還是頭一次碰到如此兇險懾人的區域,也由不得他們不警惕。
  很快,距離那擎天冰柱萬丈距離時,陳汐終于看清楚,那冰柱底部,竟堆砌著一方古老的黑色祭臺!
  祭臺外圍呈詭異的六角形,每一角上皆都烙印篆刻著奇異而扭曲的符號紋理,鮮紅如血,詭秘得令人心悸。
  而祭臺內部,則呈現渾圓之狀,那一道擎天冰柱,正屹立在其中!
  遠遠一望,黑色的祭臺、血色的奇異符文、擎天而起的冰柱……渾然一體,造型怪異而古老,釋放出一股滔天殺伐氣。
  陳汐甚至都無法確定,這究竟是否是一座祭臺,因為和他以往所見過的祭臺完全不一樣。
  連他那超然無比的符道造詣,都竟是無法認出那祭臺六角上所烙印的奇異血色符號。
  未知,才是最讓人心悸的。
  眼下這一幕,就超乎了陳汐想象,感到無比的陌生,又有一種難以言喻的心悸。
  這究竟是什么東西?
  顧言也不清楚,阿涼也驚疑無語。最新章節全文閱讀
  “這混亂遺地可真夠神秘的……”
  陳汐禁不住又在心中感慨了一句,他能夠判斷出,這一座神秘而奇異的祭臺屹立在此已有很久歲月,充滿古老意蘊。
  但旋即,他眼瞳驟然一縮,震驚發現,在那祭臺四周,竟覆蓋著一股禁道劫力!
  那禁道劫力無形無色,無蘊無光,但此刻卻像漣漪般,不斷從黑色祭臺中涌出,纏繞著那擎天冰柱扶搖而上,直沖九霄。
  換而言之,那禁道劫力不止籠罩了那黑色的奇異祭臺,連那一道擎天冰柱也被覆蓋其中!
  “難道說,這祭臺冰柱中還有什么秘密不成?”
  陳汐此刻的神色已是凝重一片,禁道劫力,絕對稱得上是一種可怖無比的力量。
  威勢之強,連鯤鵬道主這等人物都無法化解,最終落了個身隕道消的下場。
  如今陳汐雖已清楚,憑借自己的禁道秘紋已不必畏懼這等力量,可這并不代表禁道劫力不可怕!
  而眼下,這一座屹立在雪原上的古老奇異祭臺四周,卻覆蓋著禁道劫力,這可就太不尋常了。
  “又來了,多少年了,你們這些異端竟還不死心!著實可笑!想要剝取本座的神道法則?簡直癡心妄想!”
  猛地,一聲驚雷般的大喝從那冰柱中傳達而出,攝人心魄,震蕩天地間。
  陳汐和顧言皆都眼瞳一縮,渾身緊繃,心中驚詫不已,那冰柱內竟還有人?
  “嗯?不對!你們是……”
  忽然,那冰柱中的聲音似察覺到什么,同樣疑惑出聲,旋即就禁不住叫道,“兩個來自上古神域的小家伙?怎么可能?是誰讓你們前來混亂遺地的,難道不要命了?”
  聲音中透著激動,情緒起伏不定。
  這一剎,陳汐赫然看清楚,在那冰柱表面,隱約浮現出一道身影,全身都被禁錮在其中,但卻無法看清容顏。
  “還愣著做什么,快走!這混亂遺地絕不像你們想象那般簡單,這是災禍之源,是上個紀元延存下來的異端盤踞之地!若再不走,這輩子就會和本座一樣,予殺予奪,永生不得脫困!”
  那聲音大喝,透著焦急。
  這一段話落入陳汐和顧言耳中,卻不亞于一道驚雷,讓得他們皆都震動莫名。
  災禍之源!
  上個紀元延存下來的異端盤踞之地!
  怎么會這樣?
  這又是真的嗎?
  陳汐心潮澎湃,思緒如飛。
  早些年在南海域的時候,陳汐便從老白口中聽說過一些有關上個紀元的事情。
  當時是在珍瓏寶市一個規格空前盛大的拍賣會上,最后一個壓軸寶物便是一尊從上個紀元延存下來的石質爐鼎。
  此鼎三足兩耳,爐鼎周身渾圓,鼎口內蒸騰晦澀霧靄,幽邃宏大,仿佛可以吞沒一方宙宇!
  陳汐至今猶自記得,那爐鼎的氣息古老無比,猶如從無垠歲月盡頭擴散而來,橫跨了時間壁障,重臨世間。
  他甚至從此鼎上看到一幅幅神秘的畫面——
  無垠無涯的浩瀚星空,一道綽約的身影盤膝坐在那石質爐鼎上,在時空中穿梭,橫跨一座座宙宇壁障,渡過一個又一個混沌域境,一晃,就是千萬年光陰流逝。
  她似是在追尋什么,一直在幽邃的黑暗虛空中前行。
  又像是在躲避什么,不得不一路向前,若是稍慢一步,就會遭遇滅頂之災一樣。
  歲月不斷流逝,那一道綽約身影也變得越來越模糊,越來越縹緲,仿似就要湮滅。
  然后,她發出了一道透著無盡落寞的嘆息:“真的……無法超脫么?”
  這一剎,陳汐甚至再次感受到了那一種被孤獨籠罩,被天地遺棄,萬念俱焚,心死如灰的情緒……
  當時,老白目睹此鼎,也是臉色驟變,根本不等拍賣會結束,便帶著他匆匆而去。
  后來,陳汐總算從老白口中知道,此鼎便是一件從上個機緣延存下來的神物,又被叫做紀元神寶!
  按照老白的說法,這等寶物皆都被劫數纏身,擁有逆天禁忌之威,一旦被今世天道察覺,注定是寶毀人亡的下場。
  當時,老白從拍賣會上獲得了一塊圣巫頭骨,同樣也是從上個紀元延存下來的寶物,價值無量。
  但這都不是重點,重點是每當世間開始出現這等上個紀元延存下來的寶物,也就意味著……災難!
  老白甚至認出,那一尊石質爐鼎,乃是上個紀元中的一尊至寶,可以匯聚一個紀元的氣運,無可替代,誰擁有它,就等于受到了天道庇佑,想死都不可能。
  可是擱在如今,這氣運爐鼎就是災禍之征兆!
  當時聽聞這一切,讓得陳汐甚至都懷疑,用不了多久,天下就將大亂,陷入無盡災難中。
  不過老白對此卻并不敢肯定,按照它的觀點,上個紀元的氣運爐鼎出現,也僅僅只是一個災禍的征兆,至于何時爆發災禍,誰也無法說清楚。
  更何況上古神域延存至今,早已歷經了不知多少大劫,至今依舊能夠不朽而長存,想要一下子覆滅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也正因如此,當時的陳汐這才放松心情,沒有過多關注此事。
  可是如今,當看到眼前這一座奇異而古老的祭臺,聽到那冰柱中聲音所警告出的內容時,陳汐頓時就無法保持平靜了。
  混亂遺地之中,竟蟄伏著從上個紀元延存下來的異端?這里,更是災禍爆發的源頭?
  陳汐佇足原地,怔怔不語,心中久久無法平靜,他也說不出什么緣由,但卻感到一種難以言喻的壓抑。
  混亂遺地,未知而神秘,他們此次前來的根本目的,也僅僅只是為了開辟一方域境,為晉級域主之境做準備。
  誰曾想到,這里竟還藏著如此驚人的秘密?
  這若是傳出外界,恐怕非引起整個上古神域的震蕩不可!
  “兩個白癡!還愣著作甚,速速離開!快!”
  那一道大喝聲再次從冰柱中傳出,透著無比的嚴厲。
  陳汐心中一驚,從沉思中清醒過來。
  “敢問前輩可是應龍域境的炎冰帝君?”
  這一刻,顧言卻是忽然出聲問詢道。
  “咦?你認得本座?你是誰家子弟?”
  那一道聲音驚奇道,承認了顧言的推測。
  “在下神衍山三代弟子顧言,旁邊的是我家師叔祖,神衍山伏羲祖師一脈親傳弟子陳汐。”
  確認了對方身份,顧言似乎輕松不少,飛快把自己和陳汐的身份也介紹了一遍。
  說話時,他同時傳音給陳汐:“師叔祖,這位便是應龍域的域主炎冰帝君,當年曾受到過巫雪禪師伯祖的指點,和我們神衍山之間也算頗有淵源。”
  陳汐這才恍然過來。
  “神衍山弟子!哈哈哈,沒想到本座被困在此一萬八千年之后,臨死之前,竟還能夠見到大先生的同門,死而無憾了!”
  炎冰帝君忽然大笑起來,似頗為高興,又透著一股解脫般的悲愴味道。
  手機請訪問: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