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1916 地底深淵

被困一萬八千年!
  陳汐和顧言皆都一怔,其實從確定對方身份是應龍域域主炎冰帝君那一刻起,兩人皆都有些意想不到。
  畢竟,這里可是混亂遺地,宛如禁地,這些年來極少有人能夠踏足其中,哪怕是他們,也是憑借帝域五極聯手的力量,硬生生打通一條通道,方才闖入了進來。
  而這炎冰帝君,當年又是如何辦到這一步的?
  “既然是大先生同門,那你們便聽本座一言,現在便離開這里,永遠不要踏足此地一步!”
  不等陳汐和顧言反應過來,被困在冰柱中的炎冰帝君便再次開口,聲音低沉而莊肅,“這里,可是連道主來了都無力回天。”
  陳汐并未被這一番話勸退,而是略一沉吟,開口道:“前輩,您大概還不知道,此次不止是我神衍山,帝域五極中的其他四大勢力傳人,也都來到了這混亂遺地中,目的便是為了開辟新的域界,為沖擊域主境做準備……”
  “這么說,無論本座說什么,你們也不會就此離開了?”
  炎冰帝君沉聲道。
  “不錯。”
  陳汐神色沉靜而認真:“為了所追求的道途,這個機會絕不容錯過,哪怕付出多少代價。”
  炎冰帝君忽然嘆了口氣,有些意興闌珊。
  “那你們可知道,等晉級域主之后,會遭遇到何等危險?”
  片刻后,炎冰帝君發出兩聲質問,聲音沉凝,直抵人心,“你們可又知道,若一旦被那些從上個紀元延存下來的異端抓住,又將要面臨何等處境?”
  不等回答,炎冰帝君便沉聲道:“就讓本座來告訴你們。”
  “當你們成就域主,便會像獵物一般,被那些異端所抓捕!”
  “你們身上的神道法則,會被他們剝取!”
  “你們身上的精氣神,會被他們所豢養的巫獸所吞噬!”
  “甚至就連你們的軀殼,也會被他們所利用,成為不人不鬼,不神不魔的怪物,永生永世無法徹底死去!”
  聲音沉凝、透著無比的恨意和憤怒,讓得陳汐和顧言皆都悚然,心中震動不已。
  “你們可以不相信,但看一看本座,你們就明白了,被那些異端抓住,便會被禁錮在這該死的‘神巫祭壇’上,無法掙扎,無法逃脫!”
  炎冰帝君沉聲道,“本座已被困在此一萬八千年歲月,若非掌握一門秘法,能夠阻擋這‘神巫祭壇’力量的侵襲,只怕早已堅持不住,被他們奪走神道法則、乃至于精、氣、神、軀殼!”
  說到這,他聲音中又泛起一抹濃濃的悲涼和不甘。
  “但可惜,本座如今的確已快要扛不住了……到那時,本座的神道法則、精、氣、神、乃至于軀殼,皆都會被剝取,徹底成為一個非人非妖、非神非魔的怪物!”
  顧言臉色驟變,忍不住道:“前輩,那些上個紀元延存下來的異端究竟有多厲害?”
  炎冰帝君沉默片刻,道:“本座也說不清楚,但可以確定的是,哪怕成就域主之位,也無法和他們抗衡。”
  顧言神色愈發凝重,道:“那為何我們一路上從未碰到過像這樣的存在?”
  炎冰帝君回答的毫不猶豫:“只有成就域主之境,才對他們有利用價值。”
  言外之意就是,你們這些祖神境的存在,可引不起那些異端的注意。
  這話看似有些傷自尊,可卻是實情。
  讓顧言怔怔了許久,也找不出一句話去辯駁。
  “走吧,趁真正的危險還沒來臨,趕快離開這片災禍之源,永遠不要再來了,這里……根本不是上古神域修行界能夠染指的!”
  炎冰帝君再次出聲相勸。
  這一刻,顧言的信心也不禁有些動搖,忍不住把目光望向了陳汐。
  也就在此時,一直沉默的陳汐忽然抬頭,黑眸若淵,泛著幽邃的光澤,直視著那祭臺擎天冰柱上,道:“暫且不管其他,等我把先您救出來再說。”
  “什么?”
  炎冰帝君道,“萬萬不可!這神巫祭臺四周籠罩禁道劫力,稍一沾染,別說是你,就是道主境存在,也得身隕道消!”
  “我知道。”
  陳汐點了點頭,這一刻的他顯得異常平靜和從容。
  “不可!”
  然而,面對陳汐這種決定,炎冰帝君卻顯得異常激動,寥寥兩個字,透著一股不容置疑的味道。
  這讓陳汐一怔,道:“前輩,相信我,一定可以把您救出的。”
  炎冰帝君沉默許久,道:“你……真的可以辦到的?”
  陳汐斬釘截鐵道:“可以。”
  “也好,也好……”
  炎冰帝君聲音中透著一抹如釋重負般的解脫味道。
  嗡~
  下一刻,陳汐便施展禁道秘紋,化為無形的漣漪倏然擴散而去。
  如今再對抗這禁道劫力,陳汐可謂是駕輕就熟,僅僅片刻時間,就將那覆蓋嚴密的禁道劫力硬生生破開一道裂縫。
  轟!
  幾乎是同時,一側的顧言悍然出動,仗劍劈斬而下,劍意通天,將那冰柱一斬為二。
  嘭嘭一陣刺耳爆碎聲響徹,一道身影幾乎同時從那冰柱中沖出,赫然正是那被困一萬八千年歲月的炎冰帝君。
  他一襲墨綠長衫,須發灰白,面龐溫潤雍容。
  噗~
  然而,還不等陳汐和顧言來得及反應,甫一脫困的炎冰帝君猛地渾身一僵,張口噴出一口血來。
  那血漬漆黑無比,散發出一股惡臭死氣,觸目驚心。
  下一刻,炎冰帝君竟是癱坐倒地,面龐慘白,黯淡無光,整個人就像一下子被奪走了力量般。
  “前輩——!”
  陳汐心中一緊,哪會想到在這等時刻竟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不必緊張,能夠脫困而死,對本座而言已是邀天之幸。”
  炎冰帝君沙啞開口,聲音中透著一股虛弱的味道,能夠清楚看見,他的皮膚開始龜裂,灰白長發逐漸剝落,面龐上覆蓋上一層灰色死氣。
  “怎么會這樣?”
  陳汐心中涌出一抹悔意,早知如此,他定然不會貿然出手。
  “這就是命,被困在這神巫祭臺中,必然被剝取全身力量,成為不人不鬼,不神不魔的怪物,永生永世不得好死,可一旦離開了這神巫祭臺,又會暴斃而亡……”
  炎冰帝君這一刻竟笑起來,“兩相對比,后一種死法對本座而言,已經是莫大的幸事。所以,你們都不必因此而介懷愧疚,說起來,本座還要感謝你們才對。”
  陳汐抿嘴,心緒復雜,一時不知該說些什么。
  “前輩,斗膽問您一句……可還有什么遺言?”
  顧言深呼吸一口氣,沉聲道。
  “遺言?”
  炎冰帝君搖了搖頭,唇角泛起一抹自嘲,“死便已是最大之幸事,再無遺憾了。”
  說著,他忽然張嘴,竟噴出一枚黃銅鑰匙,遞給陳汐,道,“這是本座當年闖蕩混亂遺地時,偶然發現的一件寶物,可惜當時來不及去探索其中奧妙,便被那些異端給抓住……”
  頓了頓,他喘息幾口,這才道:“這東西,就當是本座的一片心意,還望你們收下,至于其中究竟藏著何等秘密,也只有靠你們自己去解開了,記住,一定要盡快離開……”
  話音逐漸低沉,越來越微弱,直至悄不可聞。
  而炎冰帝君整個人此刻已是徹底失去了生機,溘然長逝,一代域主帝君大人物,被困一萬八千載之后,就此逝去。
  握著那一柄黃銅色鑰匙,看著炎冰帝君臨死前那解脫般的平靜面容,陳汐心中堵得慌,壓抑無比。
  雖初次見面,可炎冰帝君自始至終都展現出身為長輩的胸襟,不斷勸他們離開,言辭無不發自內心。
  這讓陳汐心中也是感動莫名,本以為將炎冰帝君救出,也算一樁善舉,誰曾想,竟會發生這等事情!
  一時之間,陳汐心中也是難受之極,臉色陰郁。
  “師叔祖……”
  顧言有些擔憂地看著陳汐。
  “我沒事。”
  陳汐深呼吸一口氣,強自按捺住心中的情緒,道,“我只是在想,有機會的話,一定要去看一看,那些從上個紀元延存下來的異端,究竟有多大能耐了!”
  聲音肅殺,透著一股決然。
  顧言心中也悲憤莫名,堂堂一位域主境大人物,卻被困在此,苦苦遭受一萬八千年歲月的折磨,即便最終脫困,也只能落了個身隕道消的下場。
  這等殘忍的折磨人的手段簡直令人發指,卑劣血腥之極!
  轟!
  這時候,那遠處奇異而古老的黑色“神巫祭臺”驟然發出一聲轟震,竟是開始驟然坍塌。
  大地龜裂,方圓十萬里之地,竟都在這一刻塌陷,露出一個深不可測宛如深淵般的窟窿。
  轟隆~~
  幾乎是同時,一股難以抗拒的吞吸之力,倏然從那地面塌陷出的窟窿中涌出,一瞬間就將陳汐他們籠罩,根本來不及去閃避。
  不好!
  陳汐和顧言齊齊臉色一變,正待奮力掙扎,但整個人卻不受控制般,身軀被那一股可怖的力量卷住,被拖進了那塌陷出的深淵窟窿中,瞬息就不見了蹤跡。
  ——
  ps:我單身,不過節,我是單身魚。
  手機請訪問:http:m.feisu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