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神箓1917 黑衣斗篷

轟隆!
  可怖的撕扯之力裹挾著陳汐,不受控制地極速下墜,由于速度太快,眼前的景象都扭曲模糊一片。
  這一剎,陳汐渾身緊繃到了極致,也不知哪里來的力量,猛地掙扎起來,試圖掙脫。
  可最終還是徒勞。
  這一股吞吸力量太可怖了,根本非現如今的陳汐能夠抗衡。
  可即便如此,陳汐兀自已做好了拼命的準備。
  嗚嗚嗚~~
  急促的破空聲不絕于耳,逐漸地,陳汐卻是愕然發現,視野中竟出現了一顆顆璀璨的星辰!
  這地底深淵之下,怎會出現星辰?
  陳汐差點都以為自己眼花了,但很快,隨著靠近,陳汐終于斷定那的確是一片星空!
  億萬星辰閃爍其中,幽邃而無垠,浩瀚空闊。
  可陳汐兀自有些怔然,這混亂遺地的陸地表面之下,怎會存在這樣一片所在?
  幾乎是同時,陳汐也發現,那一股吞吸力量已逐漸變弱,相信用不了多久,便會自動消失。
  這讓陳汐暗松一口氣。
  “師叔祖——!”
  忽然,耳畔傳來一聲透著焦急的大喝。
  顧言!
  陳汐霍然扭頭,頓時就看見,顧言的身影不受控制地從自己一側掠過,像一枚隕落的流星似的。
  最要命的是,在顧言前方的一片虛空中,赫然涌動著一片正在不斷洶涌的禁道劫力,猶如透明的星空潮汐,美麗而致命。
  若是不及時阻攔,顧言用不了片刻,就會一頭撞入那禁道劫力所分布的區域!
  不好!
  這一剎,陳汐眼瞳眼瞳驟然一縮,幾乎下意識地閃身沖出,嘭地一聲,撞開時空束縛,一瞬便搶在顧言身前,一把就將他拽住。
  唰!
  同時,陳汐身影暴掠,帶著顧言朝遠處飛遁而去,這才險之又險地化解了這一場危機。
  而此刻,顧言早已被嚇得一身冷汗,剛才若再差上一線,他這輩子可就徹底交代這里了。
  陳汐同樣暗松一口氣,不過更讓他意外的是,那一股裹挾他們的吞吸之力,竟是已消失得無影無蹤。
  轟!
  便在此時,頭頂極遠處區域中,驟然響徹一陣轟鳴。
  陳汐霍然抬頭,頓時就看見,自己剛才進入這片星域的入口,竟是徹底不見了!
  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陳汐皺眉,有些驚疑不定。
  從那一座古老而奇異的“神巫祭臺”坍塌,再到地面上裂開一道巨大若淵的裂縫,直至他們二人被一股吞吸之力裹挾卷入那裂縫中,最后來到這神秘的星空中,一切都發生太快,快得讓陳汐都來不及反應!
  可此時想來,陳汐唯一敢確定的是,或許正因為那“神巫祭臺”的坍塌,才導致了這一系列異變的發生。
  而這其中究竟藏著何等玄虛,陳汐卻是根本推演不出來。
  但這些對眼下的陳汐和顧言而言,顯得都已不再重要,重要的是——此地究竟是哪里?又該如何脫困而出?
  嘩啦啦~~
  不等陳汐想清楚這些,遠處星空中,忽然泛起一陣無形的力量波動,朝這邊擴散而來。
  “不好!是禁道劫力!”
  陳汐心中一震,憑借禁道秘紋的感知,讓他一瞬就查探到,這一片星空中的禁道劫力極其之多,超乎想象。
  它們就像無形的潮汐漣漪般,不斷在星空中呼嘯,又像一群又一群嗅到血腥味的鯊魚,在虛空中巡弋著,試圖殺死一切外來者。
  這和陳汐之前所見的禁道劫力完全不同,一個是被動懸浮,靜止不動,一個是主動出擊,宛如擁有生命一般。
  唰!
  幾乎是沒有任何遲疑,陳汐就帶著顧言連連閃避,在這片無垠星空中挪移飛遁。
  可還不等他們佇足,在那四面八方,再次有一片又一片禁道劫力呼嘯而至。
  太多了!
  密密麻麻,猶如潮汐漣漪,更像一張張大網,而陳汐他們就像墜入陷阱的魚兒,只能不斷在夾縫中穿梭,顯得尤為狼狽。
  陳汐的臉色開始變得凝重,敏銳意識到,這片宙宇太過不尋常,禁道劫力的分布也太過詭秘,堪稱是步步殺機,令人心悸。
  “顧言,看來只有先委屈你躲藏一下了。”
  半響后,當判斷出自身處境的危險,陳汐神色決然道。
  這一刻連陳汐都感到棘手,再帶上顧言,就未免有些吃力了,畢竟他可以憑借禁道秘紋去感知危險,提前一步挪移。
  可顧言就不一樣了,他甚至無法感知到那些無形無色的禁道劫力,故而顯得極為狼狽。
  “師叔祖,我聽您的。”
  顧言也知道,再這樣下去,自己只會成為陳汐的累贅。
  唰!
  陳汐沒有遲疑,探手一招,便將顧言收進了自己體內宙宇中,至此,陳汐這才長松了一口氣。
  他神色變得沉靜而漠然,一對黑眸中涌動著駭人的光澤,不斷掃視四周。
  “我倒要看看,這鬼地方究竟是怎樣一方所在了!”
  陳汐眸子中劃過一抹電光,下一刻他便選擇了一個方向,閃身挪移而去。
  嘩啦啦~~
  片刻后,一片若浪潮般的禁道劫力洶涌,擋在前路上。
  “給我開!”
  陳汐大喝一聲,不再閃避,釋放出神魂中的禁道秘紋,狠狠沖撞而去,硬生生碾壓出一條路徑。
  就這樣,他一路前行,一路破開禁道劫力的襲擊攔截,不斷飛遁,身影很快消失在那茫茫宙宇深處。
  ……
  與此同時,在那一片雪原上,颶風呼嘯,蒲扇大小的雪花狂舞,一片肅殺。
  這里原本矗立著一座古老而奇異的“神巫祭臺”,屹立著一道擎天冰柱。
  可如今,這一切都消失得干干凈凈,再找不到任何痕跡。
  就連那地面上塌陷出的一道若淵裂縫,也仿佛徹底消失,再也尋覓不到。
  唰!唰!
  片刻后,兩道黑色閃電般的身影破空而至,倏然佇足在這片雪原上。
  這兩人皆都身穿黑衣,頭戴斗篷,渾身被一片黑色而冰冷的霧靄籠罩,讓人看不清楚其面容。
  可他們的氣息,卻是冰寒肅殺、冷厲中透著一股古老而奇異的波動,竟隱隱和這混亂遺地中的天道氣息融為一體,遙相呼應,顯得頗為神秘。
  在這等情況下,那不斷呼嘯的颶風、那如利刃般不斷狂舞的雪花,竟是無法靠近他們絲毫!
  就仿佛,他們便是這片天地的主人,萬物都只能在他們面前俯首稱臣,而不敢有一絲冒犯。
  “有人破壞了‘神巫祭臺’。”
  “可惜,按照圣巫大人的推算,被禁錮在此的那家伙已堅持不了一年,便會徹底被‘圣祭’掉,如今卻偏偏發生這等事情,可著實遺憾。”
  “遺憾么?倒不至于,那破壞‘神巫祭臺’的家伙,如今只怕已墜入‘災劫星域’中,用不了多久,必會被圣巫大人所豢養的‘巫獸’給徹底吞噬掉。”
  “那你說,此事是否要通報圣巫大人?”
  “不必了,這只是一件小事而已,我聽說此次那上古神域中最頂尖的五大勢力一起聯手,將他們門下的傳人送入了進來,這對我們而言,可是一場千載難逢的機會,圣巫大人正在籌謀計劃,若是能夠成功,我們‘天巫’一族便可從此脫困,再不必遭受這等東躲西藏的生活了。”
  “唉,躲過了上個紀元之劫,卻發現依舊不是大道終極,也不知那終極道途究竟在哪里……”
  “或許,存在于下個紀元中。”
  “下個紀元?呵呵,那可太漫長了。我聽圣巫大人說,這個紀元中可有人已經踏上了終極道途的無上境地,也不知是真是假。”
  “我也聽說了,圣巫大人應該不會無的放矢,或許這個紀元……真的和以往不同吧。”
  兩名黑衣斗篷人一邊交談,一邊巡弋四周,似是在探尋什么,可最終卻是一無所獲。
  “走吧,我敢肯定,那破壞‘神巫祭臺’的家伙,如今已被困在了那‘災劫’星域中。”
  “走!”
  聲音還在天地間回蕩,那兩名黑衣斗篷人已是倏然消失原地,徹底不見了蹤跡。
  ……
  兩天后。
  那一片無垠星空中,陳汐的身影不斷閃爍,像一個孤獨的過客,轉瞬便消失。
  “這究竟是哪里?”
  隨著深處,陳汐也不禁心生一絲惘然,這片星空域境太大了,茫茫無垠。
  行進至此,他竟是未曾找到這片星空域境的邊界在哪里。
  這一刻的他,就仿佛迷失在無垠星空中的一個路人,孤零零一人,找不到方向,找不到出路。
  但很快,陳汐便深呼吸一口氣,將心中這一絲迷惘壓制住。
  雖無法判斷自己究竟在哪里,出路又是在何方,可這一路上上所經歷的一切,卻讓他斷定,自己一直在前行者,并未原地踏步。
  這就足夠了。
  只要前進,總歸有一天能找到其盡頭!
  做出這個判斷的依據也很簡單,那就是隨著一路上前行,他所遇到的禁道劫力也隨之越來越多,也越來越密集了。
  直至如今,他甚至都就像在禁道劫力所化的虛空中前行,不得不以禁道秘紋來不斷開辟出一條通行之路!
  這若是換做其他修道者來此,哪怕是道主境那等存在,只怕都寸步難行,早已被禁道劫力纏身,從而遭劫而亡了。
  畢竟,這世上可不是誰都像陳汐那般,擁有“禁道秘紋”這等天地間第一無二的神秘力量。
  手機請訪問:http:m.feisu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