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7)     

神箓1923 等待


  快要突破了!
  陳汐敏銳察覺到,自己的周身的氣機已達到了祖神境前所未有的圓滿地步,甚至隱隱已有些蠢蠢欲動,快要控制不住。
  這是晉級帝君境的征兆。
  不止如此,就連他的劍道修為,在這一刻都已僅僅差上一線,就能抵達劍皇四重天地步!
  而道心修為,同樣得到了顯著提高,若陳汐預估不錯,當自己真正踏足域主境那一刻,自己的道心修為必然能晉級至原始心經第四鍛層次。
  這就是實戰所帶來的好處。
  自打晉級祖神后期,陳汐便一直在苦修、參悟,周身力量幾乎都已臻至圓滿。
  后來參加論道大比時,因為礙于規矩,他一直未能徹底發揮出屬于自己的戰斗力,難免有些束手束腳的感覺。
  而就在剛才,他丟掉了這一切條條框框,徹底釋放本我,徹底將自己的潛能全部施展出來。
  在這等情況下,無論是他的心境,還是戰斗力,都得到了一場可遇不可求的錘煉和磨礪。
  若非為了晉級域主境的目標,憑借陳汐現在的狀態,都足可以輕松跨過晉級門檻,一舉成就帝君之威能!
  ……
  最終,陳汐還是把這一股蠢蠢欲動的晉級契機壓制住,他還沒有煉化域境本源力量,自是不愿就此破境。
  “阿涼,你沒事吧?”
  陳汐忽然注意到,阿涼氣息有些萎靡,俏臉煞白,禁不住心中一緊,問出聲來。
  “公子不必緊張,阿涼只是有些累了,歇息一番就會恢復過來。”
  阿涼輕松說道。
  “阿涼,多謝了。”
  陳汐很清楚,此次若非這小姑娘出手,這一場戰斗自己必敗無疑。
  因為當那些巫獸操縱起修道者的尸骸戰斗時,所發揮出的戰斗力可是堪比帝君境存在。
  并且,是相當于上千個帝君存在!
  若不是阿涼手中的擂神鼓、焚焱神杖神妙無雙,將那些巫獸徹底逼迫出來,這一戰注定將不可能以勝利告終。
  “公子,您……您可莫要再跟阿涼客氣了。”
  阿涼低下螓首,似羞赧又似不好意思。
  陳汐笑了笑:“阿涼,那你就好好休息吧,其他一切交給我了。”
  “嗯。”
  阿涼狠狠點頭,然后便盤膝坐在陳汐耳廓內,靜心調息起來。
  而此時,陳汐的目光已是望向了極遠處星空中,那里有著一片宛如遮天之幕般的陰影,透著說不出的神秘色彩。
  唰!
  沒有遲疑,陳汐身影閃爍,朝那邊掠去。
  之前,他闖過了一片禁道劫力所化的狂暴汪洋,滅殺了無數巫獸組成的大軍,終于順利抵達于此。
  在這等情況下,陳汐自是愈發好奇,那一片陰影中究竟藏著什么,竟會存在這么多兇險阻擋在前?
  陳汐很清楚,換做其他任何一人,甚至換做道主境存在前來,只怕都無法像自己這樣,輕松闖過這一重重險關了。
  甚至,單單是那禁道劫力所化的狂暴區域,都足以讓絕大多數人望而卻步,不敢越雷池半步。
  而越是這樣,就越發顯得那一片陰影區域不同尋常起來。
  ……
  很快,陳汐視野中逐漸勾勒出那一片星空陰影,越來越清晰。
  那是?
  片刻后,陳汐倏然佇足,眼眸驟然一瞇,爆射出一縷神芒。
  只見那一片星空陰影中,赫然分布著一個又一個宛如混沌光球般的域境本源。
  攏共九個。
  每一個都彌漫出渾厚純凈無比的域界氣息,濃郁得宛如實質,讓人一眼望去,就仿佛目睹了一座“小混沌”世界般!
  不,是九座!
  它們懸浮在那里,靜止不動,可卻充滿了生機,似萬物本源,域境的核心。
  那星空中的巨大陰影,正是這九個域境本源所投射下的影子!
  這一刻,陳汐內心也不免泛起一抹震撼。
  九個域境本源,彼此遙相呼應,宛如一體,這是怎樣一方域境,才會誕生這么多本源力量?
  實在是匪夷所思!
  誰能想象,在這殺機四伏,兇險無比的域境中,竟會隱藏著這樣一場無上機緣?
  最重要的是,連陳汐都沒想到,這次因為地面塌陷,而無意之間被卷入的一片星空域境,卻在機緣巧合之下,給了自己這么大一個驚喜。
  這的確太出乎意料了。
  “若是將它們徹底煉化,有會產生何等驚人的域界之力?”
  陳汐心中喃喃,一對黑眸卻是愈發明亮。
  嗖!
  陳汐將顧言召喚了出來。
  “老天!這是……”
  甫一看清遠處那一幕景象,顧言也禁不住目瞪口呆,心生震撼,這一切同樣超出了他的想象。
  “待會我們一起進入其中,能煉化多少是多少。”
  陳汐深呼吸一口氣,緩緩出聲。
  但還不等聲音落下,他就似察覺到什么,頓時怔住,眉頭緊鎖,似遇到了極大的難題。
  “師叔祖,怎么了?”
  顧言禁不住問道。
  “那一片域境本源四周所密布的禁道劫力,似乎有些不好對付。”
  陳汐略一沉吟,最終一咬牙,道,“你先等著,我去試試。”
  唰!
  陳汐縱身上前,距離那一片陰影星空千丈距離時,這才止步,而后神色一肅。
  嘩啦~~
  靈魂中的禁道秘紋被運轉,釋放出晦澀的力量波動,倏然擴散而出,劃破時空,朝那遠處虛空中狠狠沖去。
  嘭!
  讓人心驚的是,在那域境本源四周,竟仿似有著一道銅墻鐵壁,禁道秘紋與之發生碰撞,產生一聲劇烈震動,但卻并未被破開!
  確切而言,那并非銅墻鐵壁,而是宛如實質般的禁道劫力!
  和之前所見完全不同,這一次覆蓋在這里的禁道劫力,充斥著一股凝練、厚重、堅固無匹的氣息。
  就像一道牢不可破的關卡,擋在了那域境本源之前!
  以陳汐禁道秘紋的威能,竟是難以將其破開。
  “怎會這樣……”
  陳汐緊皺眉頭,又再次試探了幾次,發現依舊沒有任何一絲進展,這讓他心情頓時一沉。
  若破不開這禁道劫力,也別妄想著去煉化那域境本源了!
  “師叔祖……”
  顧言靠近過來,正待說些什么,卻被陳汐揮手制止:“讓我再試一試。”
  說話時,他深呼吸一口氣,鏘的一聲祭出劍箓,而后運轉自身的禁道秘紋之力,涌入劍箓之中。
  嗡~~
  劍箓發出清吟,表面泛起晦澀而神秘的力量波動,令人心悸。
  顧言這還是第一次見識到禁道秘紋的力量,這一剎只覺自身掌握的道意竟變得滯澀,仿似被壓制般。
  這讓他心中一震,下意識倒退出兩步,周身的異常這才消失,心中不禁暗自吃驚,師叔祖所掌握的力量可真夠神秘的!
  唰!
  陳汐持劍,劈殺而去。
  咔嚓咔嚓……
  只聽一陣劇烈的碰撞摩擦,那固若金湯般的禁道劫力被一點點破開一道裂縫,顯得很艱難。
  陳汐的神色頓時一凝,咬牙運轉力量,狠狠一震劍箓,劍鋒再次推進出一段距離。
  可依舊顯得很不起眼。
  那禁道劫力所覆蓋的區域,足足有千丈遙遠,按照這種速度推進,也不知什么時候才能破開一道通道。
  最為重要的是,劍氣推進的同時,那原本被劈開的裂縫沒多久又彌合如初。
  這感覺就好像一劍斬入湖水中,剛劈開一道裂縫,水波便又重新彌合起來。
  在這等情況下,根本沒辦法通過。
  這讓陳汐的臉色又是一沉,鏘的一聲收回劍箓,不再一味硬拼。
  怎么辦?
  陳汐皺眉,心中推演起各種方法,最終卻是無奈發現,若是想帶上顧言一起闖過去,幾乎沒有任何希望。
  “師叔祖,若是您一人的話,是否可以硬闖過去?”
  顧言忽然開口問道。
  陳汐正自思忖,聞言隨口答道:“自然可以。”
  話音剛落,他頓時明白了顧言的意思,不禁皺眉道:“不要瞎想,遠處足足有九道域境本源,若是把你留在這里,可未免太過可惜了。”
  這一次,顧言卻沒有聽從陳汐的吩咐,而是直視著陳汐,說道:“師叔祖,這個機會的確千載難逢,但若是因為我,而讓您也錯失此次機會,那我可是會后悔一輩子。”
  頓了頓,他繼續道:“而若是您抓住此次機會,成就域主之境,以后也可以再幫我尋覓另一處域境本源,根本不必在此進退維谷。”
  陳汐沉默,他很清楚顧言所說的不假,可就讓他就這樣將顧言丟下,卻是有些不忍心。
  忽然,他心中一動,道:“我將你收進體內宙宇中,再試一試是否可行。”
  顧言一怔,來不及反應,就被一股力量席卷,進入到了陳汐的體內宙宇中。
  鏘!
  劍箓清吟,表面流溢著神秘而晦澀的禁道秘紋之力。
  陳汐持劍上前,再次沖殺。
  咔嚓咔嚓~~
  一道裂縫很快出現在禁道劫力中。
  可就當陳汐身影一閃,欲要沖入其中時,只覺一股澎湃至高的力量轟然撞在身上。
  然后,他便不受控制地倒飛出去,體內宙宇一陣震蕩,再忍不住張口一噴,下一刻,顧言的身影踉蹌飛了出來。
  幾乎是同時,正在陳汐耳廓中靜心調息的阿涼也發出一聲尖叫,狼狽地倒飛出來。
  陳汐悚然,驟然色變,目光霍然望向遠處那域境本源,似有些難以置信。<
  ... 《神箓》僅代表作者蕭瑾瑜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