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1926 肉身破滅

距離陳汐閉關,已經兩年過去了。
  顧言和阿涼在這一片域境本源外也等候了兩年。
  擱在尋常,對他們這等境界的存在而言,兩年時間也不過彈指一揮間,根本算不得什么。
  可在這混亂遺地中,兩年的時間卻顯得極為重要和珍貴,其意義之大遠非尋常可比。
  因為在前來混亂遺地時,他們就被告誡,此次行動只有十年時間,最遲只能再拖延三年時間,若逾期無法從中返回,將再無任何機會重返上古神域!
  而細算一下,從進入混亂遺地到現在,可不僅僅只過去了兩年,而是將近三年!
  換而言之,再過七年,無論他們此次行動是否達成所愿,都只能考慮返回的問題了。
  但顧言和阿涼并不擔心什么。
  如今他們這邊,圖蒙早已尋覓到一片域境本源,正在閉關,而陳汐此時同樣在閉關中,阿涼因為修為的原因,故而根本不需要考慮域境本源的問題。
  也就剩下了顧言一人尚未辦到這一步,并不算多大的問題。
  此時,顧言和阿涼皆都默默躲藏在暗處,屏息凝神,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遠處的那一片域境本源。
  能夠清楚看見,他們神色中皆都充盈上一抹期待,眼神也是越發明亮,隱隱有著一股難以抑制的激動。
  因為隨著時間推移,他們清楚看見,那一道域境本源,正在不斷縮小,不斷被煉化,時至如今,已是所剩無幾,甚至都能夠隱約看到陳汐的身影了!
  當這一道域境本源被徹底煉化那一刻,陳汐能否晉級域主之境呢?
  顧言和阿涼都在期待著。
  “嗯?”
  但僅僅片刻,顧言就禁不住眉頭一皺,有些錯愕,“情況似乎有些不對。”
  “你也看出來了么,那一道域境本源已被煉化了九成左右,可公子他竟渾然沒有一絲晉級破境的征兆。”
  阿涼也一蹙秀眉,喃喃道,“難道公子他在煉化時,發生了什么意外嗎?”
  顧言心中有些驚疑不定,有些緊張,默然不語。
  阿涼也禁不住緊緊抿著櫻唇,不知所措。
  很快,在兩人目光的注視下,那一道域境本源被徹底煉化,但是……陳汐卻并未顯現出任何一絲晉級的征兆!
  這怎么可能?
  兩人心中狠狠一震,難以置信。
  按照常理而言,煉化一方域境本源,十之九皆都可以趁此契機一躍邁入域主境中,這是常識,上古神域中許多域主晉級時,便都是如此情況。.b.好看的
  可陳汐他……卻似乎發生了意外?
  唰!
  還不等兩人回過神,只見盤膝坐著的陳汐猛地起身,而后一閃身,便沖向了另一側星空中的一片域境本源中。
  轉瞬只見,就不見了身影。
  “我明白了!”
  當看見這一幕,顧言猶如被當頭棒喝,心中振奮起來,“這一方神秘的域境中,攏共有九道域境本源,如今師叔祖他才煉化一道域境本源而已,自然無法徹底掌握這一方域境的域界之力!”
  “原來如此。”
  阿涼星眸一亮,也是長長松了一口氣,“我只是沒想到,別人只煉化一道域境本源,便能夠踏足域主境,而對公子他而言,一道域境本源的力量竟無法滿足他的需求,著實出人意料。”
  “哈哈。”
  顧言笑起來,語氣中透著自豪,“我家小師叔可不是尋常之輩可比,正因為他道基扎實無比,方才能夠辦到這一步,若是換做其他修道者前來,只怕僅僅煉化一道域境本源,都已是他們的極限了。”
  “可是……”
  阿涼似想起什么,星眸猛地一凝,“按你所言,豈不是意味著公子他必須把這九道域境本源全部煉化,方才可以掌握這一方域境的域界之力?”
  九道域境本源!
  那是何等龐大的一股力量?
  以陳汐的道基和修為,又是否能徹底將它們全部煉化?
  縱觀古今,遍數整個上古神域的修行歷史,幾乎都根本找不到一個類似這樣的例子!
  太罕見了。
  堪稱是前所未有,史無前例!
  顧言臉上的笑容也逐漸消失,心中莫名其妙的緊張起來。
  若說憑借陳汐的威能,可以煉化一道、兩道、三道、甚至是四道域境本源,顧言絕對不會有任何一絲的懷疑了。
  可若是煉化九道域境本源的話……顧言的信心也不禁產生了動搖,有些拿捏不準。
  “若是無法辦到這一步,或者公子他竭盡所有,也只能煉化一部分域境本源力量,這豈不是意味著,他無法徹底掌握這一方域境的域界之力?若是這樣的話,他想要晉級域主之境豈不是……豈不是……”
  阿涼越說心中就越是擔憂,說到最后甚至都不敢再說下去。
  這是一個極為殘酷的現實。
  想要晉級域主之境,就必須完整地掌握這一方域境的本源力量,這是最關鍵的。
  擱在其他星空域境,或許只有一道域境本源,但只要煉化掉,便足可以掌握完整的域界之力。
  眼下的這一片神秘域境中,雖足足擁有九道域境本源,堪稱是難得一見的曠世機緣,可想要徹底將它們全部煉化,掌握完整的域界之力,相對而言卻要明顯困難太多太多。
  甚至毫不夸張地說,一旦辦不到這一步,只怕就將失去晉級域主之境的契機!
  而這樣的情況一旦發生,也就意味著,陳汐在這兩年中的一切付出,可就前功盡棄了!
  這才是顧言和阿涼在此時最為擔憂的。
  “阿涼,你說師叔祖究竟是怎樣一個人?”
  顧言忽然問道。
  阿涼一怔,歪著小腦袋思索許久,這才認真說道“公子他自然不是尋常人!”
  這是她思來想去,總結出的最簡練的一個評價,若是細說,她都不知道要說到什么時候。
  因為在她看來,陳汐身上的閃光點實在太多了。
  不過顧言卻似乎很滿意這個答案,眼眸灼灼道“不錯,非常人必有非常之處,能做非常之事,故而常出人之意料,令人始料不及!”
  這一刻,顧言仿似又回想起了發生在陳汐身上的一件件堪稱奇跡般的事情。
  這樣一位堪稱絕世無雙的存在,這一次又能否再創造一個前所未有,史無前例的奇跡?
  顧言在期待著。
  仿似受到顧言情緒的感染,阿涼心中也變得平靜踏實起來,喃喃道“公子他肯定可以的……”
  ……
  當煉化掉第一道域境本源力量,幾乎下意識地,陳汐沖入到了第二道域境本源中。
  當感受到那一股熟悉的域境本源力量再次源源不斷地涌入體內,陳汐整個人都有一種要羽化蛻變的飄然感覺。
  他深呼吸一口氣,心凝形釋,保持識海一點空靈,再次全力運轉修為,開始專心煉化這一股力量。
  很快,體內宙宇再次產生了鼓脹飽滿的感覺。
  但很快,就被陳汐控制住。
  鼓脹。
  控制。
  鼓脹。
  控制。
  ……又進入到了一種循序往復的循環中。
  只不過這一次,隨著體內掌握的域境本源力量越來越多,陳汐煉化的力量也隨之不斷提升,所汲取到的域境本源力量也是隨之變得越來越多。
  這一切,都讓他煉化這第二道域境本源的速度驟然變快!
  一年后。
  這第二道域境本源被徹底煉化!
  唰!
  沒有遲疑,陳汐進入到第三道域境本源中。
  “速度加快了一倍,煉化第一道域境本源時,師叔祖他用了兩年時間,而這一次,則用了一年時間,只要師叔祖他能夠堅持住,以后煉化域境本源的速度只會越來越快!”
  一直關注著這一切的顧言飛快說道,心中則是越發期待了,他有一種預感,哪怕師叔祖遇到困難,也決不會是現在!
  “公子他一定可以的!”
  阿涼喃喃,這一年時間中,她都不知道重復了多少次這句話,可她卻像渾然不覺,一切心思都放在了陳汐身上。
  又是半年過去。
  這已經是陳汐閉關煉化域境本源的第三年半。
  在這半年時間中,第三道域境本源被徹底煉化!
  相較于煉化那第二道域境本源所用的時間,速度無疑又提升了將近一倍。
  三個月后。
  第四道域境本源被煉化。
  一個月后。
  第五道域境本源被煉化。
  但從開始煉化第六道域境本源時,陳汐的速度反而放緩下來,仿似遇到了什么困難般。
  這一次,他用了半年時間。
  當煉化第七道域境本源時,陳汐的速度愈發緩慢了,足足一年過去,方才將那第七道域境本源徹底煉化。
  也是在這一年,顧言和阿涼皆都默然不語,心中涌上一抹無法揮去的緊張。
  兩人都看出,并非是陳汐煉化手段變弱了,而是因為已快達到了身軀所能承受的極限,已快要無法容納更多的域境本源力量!
  “如今已緊緊只剩下第道和第九道域境本源,師叔祖他只要堅持住,一定可以成功的!”
  顧言心中默默祈禱。
  “距離公子進入閉關時,已經過去了五年零五個月時間,距離我們進入混亂遺地,也已過去將近六年半時間,距離返回的時間,也只剩下三年多一些的時間了……”
  阿涼在默默推算時間,因為對于現如今的陳汐而言,時間的多少實在太關鍵,也太重要了!
  手機請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