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1929

在煉化第八道域境本源力量時,陳汐的確遇到了困難——
  他已快要壓制不住體內的鼓脹力量,有一種快要被撐破、撕裂、炸開的強烈感覺!
  一旦發生這樣的事情,他的體內宙宇便會化為一片混亂不堪的星域,而無法再擁有域界之力。
  這也就意味著,他雖不會遭遇走火入魔的危險,但也僅僅只能成為一尊帝君,一輩子再和域主無緣!
  是故,在這一刻陳汐哪敢有一絲分心?
  可當察覺到外界一切變故,聽到圖蒙和冷星魂、東皇胤軒戰斗產生的巨響,以及那冷星魂二人那帶著無比羞辱味道的歹毒言辭時,陳汐心中也不禁涌出一抹無法克制的慍怒!
  又是這兩個該死的家伙!
  尤其當察覺到,兩人正在用殘忍而狠辣的手段在一點點折磨圖蒙,要將圖蒙徹底抹殺時,陳汐已根本無法控制自己。
  他的怒火猶如燃燒,涌遍全身,整個人都像沸騰了一般,殺機縈繞,透著無盡恨意。
  正如那冷星魂所言,陳汐重信諾,重情義,當同伴遭遇到兇險和災難時,他哪可能會無動于衷?
  怒了!
  徹底的怒了!
  可陳汐的意識卻并未被怒火沖昏,相反卻愈發顯得冷靜。
  他很清楚,這一刻自己即便沖出去,也根本于事無補,相反還會害了圖蒙和自己一起殞命。
  但若是此時不作出行動,用不了多久,圖蒙便會因此而亡!
  怎么辦?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難道真要眼睜睜看著一場慘絕發生,看著圖蒙他們橫死自己眼前?
  不!
  陳汐是絕不會允許這樣的情況發生的。
  幾乎是一瞬間,他就把注意力落在了自己身上,腦海中全力推演著各種可能。
  最終,他只想到了一個辦法——破境晉級域主境,才能徹底瓦解這一場慘劇發生!
  現如今的他,只差煉化掉最后兩道域境本源,便可一句破境而上,跨入域主境門檻。
  可是以他如今的狀況,想要按照之前的辦法辦到這一步,起碼還需要兩年的時間。
  顯然,這個方法根本行不通!
  可若是不這樣,又該如何徹底解決這個難題?
  轟隆隆~~~
  在陳汐心中瘋狂推演時,體內宙宇內的力量變得愈發洶涌,宛如沸騰的汪洋,讓得那一股膨脹爆炸般的感覺愈發強烈。
  這也讓得陳汐渾身都禁不住顫粟起來,似在承受著一股莫大的痛苦。
  在閉關時碰到如此棘手的危局,對任何人而言,簡直就是一場無與倫比的折磨和災難!
  陳汐也不例外。
  此刻的他,由內而外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煎熬。
  不止是煉化域境本源遇到了一個艱辛兇險無比的難題,更是還要去思考如何化解外界那一場快要發生的慘劇。
  換做尋常人,面對這等處境只怕早就崩潰了!
  陳汐雖然沒有崩潰,但距離崩潰也沒多遠了,這一場突如其來的變故,絕對是他修行以來所遇到的最兇險的劫難。
  一個處置不好,就可能會讓陳汐抱恨終生!
  一個小小的差錯,都可能會釀下一場大禍!
  “呵呵,看來相對比你的性命,你家師叔祖更看重的是他晉級域主境的機會,這等狠心腸之輩,還有什么資格當你的師叔祖?”
  “也罷,東皇兄,再折磨這家伙已沒有什么意義,不如你和我聯手,趁此機會將這家伙徹底抹除如何?”
  “如此最好,以免夜長夢多。”
  外界忽然再次傳來一陣冷星魂和東皇胤軒的交談聲,尤其當聽到兩人已流露出殺機,要徹底抹除圖蒙時,陳汐只感覺渾身都仿似要爆炸般,涌出一抹無法言喻的憤怒。
  下一刻,他仿似做出了某個極為冒險的決定,猛地一咬牙,不再去壓制體內宙宇的膨脹感。
  轟!
  一瞬間,陳汐的體內宙宇炸開!
  體內有一股難以言喻的磅礴力量猶如決堤洪水般,轟然朝四面八方擴散。
  能夠清楚看見,隨著這一股力量的擴張,一片混亂不堪的狂暴星域,逐漸在陳汐體內顯露出雛形。
  若是這一切徹底成型穩固下來,陳汐這輩子就再無法成就域主,而只能成為一名帝君境存在!
  因為他如今尚缺少一股完整的域界之力。
  這一股域界之力,就藏在那兩道還未被煉化的域境本源中。
  轟!
  就在這十萬火急般的一刻,陳汐竟猛地起身,雙手舉起,如抱烈日,徹底釋放自我。
  然后,億萬晦澀而符文從他體內涌出,瞬息匯聚為一道巨大無比的漩渦,轟然運轉。
  一剎那,一股可怖無比的吞噬力量,橫掃十方!
  這一刻的陳汐,渾身紫金神輝彌漫,猶如實質,大放光明,清俊面龐上的盡是瘋狂而決然的意味。
  遠遠望去,就仿佛傲立在混沌中的一輪紫金大日,正在瘋狂燃燒,將這一片星域都染成燦然紫金色。
  轟隆隆~~~
  那第八道和第九道域境本源,此刻也紊亂,化為狂暴無比的力量,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瘋狂涌入那一道巨大吞噬漩渦中,然后狠狠沖入陳汐體內。
  “這家伙果然坐不住了嗎?”
  外界,冷星魂霍然扭頭,目睹了這一切發生,禁不住仰天大笑起來,知道陳汐已徹底被逼得走投無路了。
  “居然敢用如此過激的手段來吞噬域境本源,若是他無法煉化,別說晉級域主境,能保下性命的希望都不大!”
  東皇胤軒也注意到這一切,禁不住嗤笑出聲,陳汐此刻所表現出的瘋狂行動,正是他最巴不得看到的。
  無論是冷星魂,還是東皇胤軒,皆都曾煉化過域境本源,故而都很清楚,陳汐這一刻的做法,何止是過激,簡直就是不要命了,顯得愚蠢白癡之極。
  不過這也從側面證明,這一刻的陳汐的確被逼急了,被怒火沖昏了頭腦。
  否則他斷然不會干出如此瘋狂而白癡的事情了。
  當然,這一切都是冷星河和東皇胤軒最樂意看到的結果。
  “師叔祖——!”
  這一刻,渾身血漬淋漓,傷痕累累,已負傷極為慘重的圖蒙禁不住發出一聲大吼,憤怒到了極致,眼眶都在淌血。
  他最不愿意看到的一幕,還是發生了,這讓他悔恨交加,內心遭受到一種前所未有的折磨。
  他寧愿死!
  也不愿意陳汐為此而放棄一場莫大的機緣!
  “哈哈哈……”
  耳畔傳來冷星魂和東皇胤軒的笑聲,說不出的刺耳,就像尖刀般,狠狠戳在圖蒙心上。
  ……
  嘭!
  正如冷星魂和東皇胤軒所說那般,域境本源之力很可怖,陳汐這么做,簡直和不要命沒什么區別。
  僅僅一剎那,他渾身血肉就炸開,白骨顯現,鮮血飛灑,無法承受這一股涌入體內的域境本源力量的沖擊。
  嘭!
  很快,他渾身骨頭也都開始崩裂,整個人都再無法看到一絲原先的模樣,反而像一具破碎的骨骸架子。
  “好!好!好!”
  這一刻,看見陳汐一副即將暴斃而亡的模樣,讓得冷星魂興奮得難以自已,忍不住撫掌大笑起來。
  甚至,他都懶得去理會早已奄奄一息的圖蒙。
  東皇胤軒也同樣如此,不肯錯過眼前陳汐重傷垂死的畫面。
  嘭!
  很快,陳汐全身骨骼都炸裂,只剩下一團靈魂之火在燃燒,觸目驚心。
  這一刻,圖蒙呼吸宛如停滯,僵硬在那里,腦海一片空白,師叔祖他……難道真要就此遭劫而亡嗎?
  而看到這一幕,冷星魂和東皇胤軒心中簡直暢快到了極致,直恨不得仰天長嘯一番。
  從論道大比至今,兩人在陳汐手中吃了太多暗虧,早已將陳汐恨之入骨。再加上陳汐無論是資質,還是戰斗力皆都遠超他們一頭,讓得二人心中也早已憋屈無比。
  故而這一刻當看見陳汐這個可恨的逆天妖孽就將遭劫,兩人心中焉可能不愉悅了?
  “就剩下一條神魂了,敗局一定!這一次你陳汐必死無疑,哈哈哈!”
  冷星魂喃喃,說到最后竟是忍不住大笑起來。
  “或許從此以后,神衍山就將失去一名親傳弟子,這消息若傳入上古神域,也不知世人會作何感想。”
  東皇胤軒也是笑吟吟開口,儼然一副勝券在握,指點江山的模樣。
  可很快,冷星魂就察覺不對,禁不住驚異出聲:“按道理而言,單憑神魂,是斷無法帝域域境本源力量的沖擊的,為何這家伙的神魂依舊存活著……”
  在他的視野中,陳汐的那一道靈魂之火洶洶燃燒,熾盛耀眼,非但毫無一絲熄滅的征兆,甚至還愈發熾盛起來,竟刺得他的眼眸都一陣生疼。
  “的確有些不對勁,那兩道域境本源的力量依舊在朝他匯聚,這是發生了什么?”
  東皇胤軒同樣也察覺到一絲不妥,唇角的笑容僵固。
  轟!
  還不等兩人反應過來,一股難以形容的恐怖氣息倏然從陳汐那一道靈魂神火中涌出,擴散九天十地!
  一剎那,那兩道域境本源就被吞入那靈魂神火中!
  嗡~~~
  嗡~~~
  不知何時起,這片幽邃而灰暗的星空中,忽然響徹起一陣又一陣宛如天籟般振聾發聵的道音,飄蕩四野,直抵人心。
  宛如太古圣賢在誦經!
  與此同時,一股神圣、威嚴、無量的氣息,彌漫而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