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1930 局勢詭譎

當身軀炸碎,只剩下靈魂之火的那一剎那,陳汐感覺自己的意識宛如剝離,再感知不到任何痛苦、興奮,再沒有任何一絲的情緒波動。
  意識中,只剩下一股如冰雪般的冷靜。
  這一刻的他就像一個旁觀者,以一種漠然而冷靜的角度,在審視自己的一切。
  他看到自己那爆碎的血肉、筋骨、軀殼化為細碎的光雨,但卻并未消散,反而以一種獨特而奇妙的方式在重組,不斷蠕動,不斷融合……
  他看到一股股狂暴的域境本源力量此刻卻像孕養萬物的泉水,涌入那些血肉、筋骨、軀殼所化的光雨中,不斷錘煉,不斷促使其中所蘊含的力量進行蛻變……
  他看到……
  各種奇特的景象此刻都纖毫畢現地呈現在意念中,但卻引不起情緒的一絲波動。
  到了后來,他甚至看見在自己的靈魂之火中,冉冉升起一顆燦然的紫金色星辰!
  那星辰純凈而剔透,不染一絲塵埃,有一種神圣般的威嚴氣息。
  它懸浮在靈魂之火上空,釋放出夢幻般的紫金色神輝,將自己整個靈魂都照亮!
  這一剎,靈魂猶如升華,通透而明凈,宛如世間最完美的一塊玉石,正在熠熠生輝。
  轟!
  但僅僅片刻,陳汐只覺整個意識如遭雷擊,瞬間就從那一種極致的冷靜狀態中脫離出來。
  然后,他就感受到,自己的血肉、筋骨、軀殼開始重組、恢復,很快就融合為一。
  而在他體內,則有一片浩瀚星域正在不斷擴張!
  那一片星域原本僅僅只有他在祖神境時的那一方體內宙宇大小,可僅僅眨眼間,就擴張了一倍!
  已經可以容納兩座宙宇運轉其中。
  轟!
  可怖無比的域境本源力量在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擴張,讓得陳汐的體內星域也隨之不斷擴展,不斷蔓延……
  兩倍!
  三倍!
  四倍!
  五倍!
  ……
  這一刻的陳汐,體內宛如擁有無垠空間,不斷被擴展出新的宙宇,顯得不可思議之極。
  要知道,其他修道者在晉級域主境時,也僅僅只不過是將自身體內宙宇突破,將其化為了一方星域,可是能夠承載的宙宇范圍,卻依舊和以往沒什么區別。
  只不過相比以往,多出了一股域界之力而已。
  隨著修行加深,憑借這一股域界之力,自然可以在自身體內星域中開辟出更多的宙宇。
  可陳汐卻顯得完全不一樣!
  這一刻的他,不止憑借域境本源的力量將粉碎的身軀重組,并且連體內星域的范圍也在以一種駭人聽聞的速度飛快擴展!
  僅僅幾個呼吸之間,體內星域的范圍就比最初足足變大了九倍!
  換而言之,這一刻陳汐體內的星域,根本不必修煉,便擁有了遠超其他域主九倍的范圍!
  這若傳出去,只怕非引起一場滔天轟動不可。
  因為對于域主而言,體內星域的范圍越大,可容納的神力就越多,戰斗時所發揮出的威能就越強!
  在這等情況下,遠超其他域主九倍的體內星域,可想而知能夠發揮出多么驚世駭俗的戰斗力了。
  也就是在這一刻,陳汐體內星域在擴張到九倍范圍時,一道道清色神鏈蔓延而開,化為結界,籠罩在了星域四面八方……
  域之結界!
  當初在剛抵達域境本源時,陳汐曾有一種夢境般的體悟,夢中他就曾見識過這等神異的力量。
  而此時,這一股神異力量則遍布了他體內星域的每一個角落!
  這意味著什么?
  意味著他已徹底掌握完整的域界本源力量,擁有了踏足域主境最扎實的根基!
  轟!
  這一刻,陳汐的確破境晉級了,自熱而然就發生,如水到渠成,渾然沒有一絲滯澀。
  幾乎是同時,天地異象涌現,道音若天籟響徹,直抵人心,響徹九天十地!
  而在陳汐靈魂中,一顆紫金色的星辰燦然生輝,大放光明,將識海照亮。
  帝星照靈!
  域主,本就是帝君境的一種特殊存在,同樣分為九重境界,一星為一境,也就是通常意義上的一星帝君、二星帝君、三星帝君……直至九星帝君。
  這個“星”便指代的是靈魂中懸掛的帝星!
  但很顯然,陳汐所凝聚的靈魂帝星,和其他修道者皆不同,呈現出紫金之色,剔透純凈,威嚴至高!
  這便是傳說中的“紫金帝皇星,顆顆若烈日,普照靈魂海”!
  ……
  陳汐周身的一系列變化看似緩慢,實則都在短短幾個呼吸之間,便已完成。
  當他邁出跨入域主之境的那一步時,這一片神秘星空中,道音飄蕩,振聾發聵,一道道恢弘紫金氣從天而降,照亮十方。
  這一剎,虛空皆都被一股神圣、威嚴、無量的氣息籠罩!
  嗯?
  原本悔恨交加,陷入濃濃絕望中的圖蒙猛地抬頭,當看見這一幕時,原本暗淡的目光中驟然涌現出一抹亮澤,師叔祖他……沒死!
  幾乎是同時,冷星魂和東皇胤軒心中狠狠一震,臉色驟變,心中原本暢快無比的情緒,瞬間被一抹驚悸所取代。
  不好!
  兩人一剎那就看出,陳汐那一道靈魂之火非但沒有被抹滅,反而竟重塑了身軀,產生了一種驚世蛻變!
  甚至,這一場蛻變還引起了一場浩大神圣無比的天地異象!
  這是怎么回事?
  這該死的家伙難道又化危為安了?
  冷星魂和東皇胤軒的臉色一下子變得奇差無比,目光中盡是驚疑和不可思議之色。
  之前,他們還都在幸災樂禍,冷嘲熱諷,認為陳汐此次必死無疑,這世上必將會少一個絕世妖孽。
  誰曾想,幾個呼吸之間,這一切竟發生了驚天大逆轉!
  這讓冷星魂和東皇胤軒差點都無法接受。
  該死!
  為什么?
  為什么會這樣?
  兩人神色陰晴不定,按照常理而言,像他們這等人物,哪怕碰到再棘手的事情,也可以保持心智的絕對鎮定。
  可這一刻卻顯然非尋常可比,在陳汐身上上演的一幕幕,也著實太過駭人聽聞,簡直是匪夷所思,讓得兩人也一時根本無法想清楚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可眼下的局勢已容不得他們再多想。
  幾乎下意識地,冷星魂便暴喝出聲:“快!快殺了那圖蒙!否則等陳汐這家伙出來,一切都將前功盡棄!”
  大喝聲中,他身影一閃,猶如一道耀眼的雷霆,轟然朝一側的圖蒙破殺而去。
  這一刻,冷星魂猶如一尊冷酷而漠然的殺神,全力出動,再不敢有一絲怠慢。
  他很清楚,局勢已徹底改變,留給自己的機會,已經所剩無幾!
  這時候若不將圖蒙殺死,等陳汐出現,一切就徹底晚了!
  “殺!”
  東皇胤軒顯然也意識到了這一點,幾乎在冷星魂出動的同時,他也悍然出手。
  唰!
  御道筆當空一斬,一道足足千丈長的青色鋒芒撕裂時空,朝遠處的圖蒙破殺而去。
  一剎那,氣氛肅殺到了極致,殺機鋪天蓋地。
  圖蒙臉色驟然一變,再不敢胡思亂想,身影一閃,就要遠遠避開。
  可此時暴怒出擊的冷星魂豈會讓他如愿了,手中一抓,便有億萬血色神鏈傾瀉而出,將圖蒙四面八方的退路徹底封鎖,逃無可逃,避無可避。
  轟隆!
  也就在同時,那一道蘊含著東皇胤軒無匹殺機的青色鋒芒已破殺而至……
  圖蒙避無可避!
  他原本便已負傷極重,若非意志力驚人,只怕早已被冷星魂二人折磨至死。
  而今,退路又被冷星魂徹底封死,面對這樣一擊,他又哪可能有希望躲避過去?
  但圖蒙已經不在乎這些,確定陳汐還活著之后,他已經感覺哪怕此時死去,也可無憾了!
  “殺!”
  圖蒙大吼一聲,面露瘋狂決然,即便是在這等十萬火急的關頭,他也不惜全力搏命,若能拉上一人墊背,那就更好了。
  嘭!
  可還不等圖蒙行動,只見那遠處暴掠而至的青色鋒刃,仿似被一只無形的大手攥住,驟然爆碎,化為光雨湮滅。
  嗯?
  圖蒙一怔。
  嘭嘭嘭……
  還不等圖蒙反應過來,圍困在他四面八方的那些血色神鏈,也在這一刻像不堪重負般,一寸寸崩裂,轟然消散。
  僅僅一瞬間而已,圖蒙所遭受的困境就被瓦解,煙消云散!
  “嗯?”
  這一幕,讓冷星魂和東皇胤軒齊齊色變,下意識就要再動手,可他們只覺眼前一花,場中就失去了圖蒙的蹤跡!
  咯噔!
  一下子,冷星魂和東皇胤軒的心沉入谷底,臉色變幻不定,似是已猜到什么。
  不約而同地,兩人齊齊扭頭。
  就看見極遠處那域境本源所在的區域,此刻已是空蕩蕩一片,而在籠罩在這片區域四周的禁道劫力前方,則有著一道峻拔的身影,孑然端立在那里。
  他面龐清俊,一頭濃密黑發披肩,身穿一襲青衫,眼眸幽邃若無垠星空般。
  他就那樣立在那里,卻像化身為這一片星域的主宰,淡然出塵的氣質中,更有著一股睥睨萬物、執掌乾坤的威嚴,睥睨天下!
  這人,赫然就是陳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