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7)     

神箓1931 變數頻發

陳汐!
  當看清楚陳汐的身影,冷星魂和東皇胤軒的眼瞳皆都驟然一縮,神色中帶上一抹陰沉。
  他們已看出,這一刻的陳汐已成功晉級域主之境,成為了和他們一樣的存在!
  只是,兩人兀自有些想不通,明明剛才陳汐肉身盡毀,只剩下一道靈魂神火,怎會在最后關頭,竟晉級成功了?
  這簡直就是沒有天理了!
  但不管如何,這一切都已發生,冷星魂和東皇胤軒皆都清楚,這一刻想要再殺死圖蒙等人已是不可能。
  不過還好,那個圖蒙如今已氣息奄奄,顧言和阿涼畢竟不是域主境存在,同樣不具備威脅。
  當下最棘手的,自然當屬陳汐無疑!
  早在祖神境時,無論是冷星魂,還是東皇胤軒,便都曾慘敗在陳汐手中,這被兩人視為奇恥大辱。
  此次兩人原本以為,不必動手,陳汐也必將殞命,可誰曾想,陳汐竟以一種不可思議的方式晉級域主境,一下子又給兩人帶來了莫大威脅。
  幸運的是,這一次,他們不是一人,而是兩位域主境一起出動,故而并不多忌憚陳汐。
  哪怕殺不死這家伙,難道還能被他擊敗不成?
  這就是眼下冷星河和東皇胤軒的觀點。
  所以僅僅剎那,兩人看向陳汐的目光中皆都重新帶上一抹睥睨、漠然之色。
  “沒想到,你這家伙的命可真夠硬的,不過很遺憾,你這次又碰上了我們兩人,注定沒什么好下場。”
  東皇胤軒微微一笑,聲音中帶著一抹自信,更有一種挑釁的味道。
  說話時,他已和冷星河一起,分立星空兩側,呈現夾擊之勢,隱隱和遠處的陳汐對峙起來。
  氣氛死寂中透著一股令人窒息的肅殺味道。
  域主境層次的對峙,單單是那一股威勢,都足以驚擾乾坤,逆亂經緯!
  對于此,陳汐卻像渾然不覺。
  他袖袍一揮,將剛救下的圖蒙放了出來,看著傷痕累累,血染衣衫的圖蒙,道:“好好看著,師叔祖幫你報仇。”
  聲音平靜,不含一絲情緒波動。
  不知為何,當聽到這一句話,圖蒙忽然心中一暖,眼眶變得通紅,竟忍不住想要落淚。
  這個秉性暴躁,直來直往的莽漢,此次經歷了一場殘忍無比的折磨,身心受到了無比的摧殘和打擊,已奄奄一息,心生絕望。[看本書最新章節請到800]
  誰曾想,就在臨死關頭,卻是獲得了救助,一下子轉危為安,這讓他簡直像從生死邊緣地帶輪回了一場,心緒早已是激動得快要無法控制。課外書閱讀網
  故而才會在聽到陳汐這一句話時,流露出如此神情。
  看到這一幕,陳汐心中壓抑的殺機愈發濃烈,神色卻是愈發漠然和平靜。
  他拍了拍圖蒙肩膀,沒有多說什么,便轉身把目光望向了遠處的冷星魂和東皇胤軒二人。
  一剎那,陳汐像變成另外一個人,渾身彌漫出一股無形的肅殺,眼眸幽邃而冰冷,再無一絲情緒波動。
  “咱們的仇恨,今天便做個了斷吧!”
  聲音淡漠,一字字飄蕩星空之間。
  冷星魂眼瞳微微一瞇,旋即忽然大笑起來:“了斷?拿你的命來了斷嗎?這個建議倒是不錯。”
  “或許這家伙認為,晉級域主境之后,便可以無法無天,目空一切了。”
  東皇胤軒也不屑笑出聲來。
  做個了斷?
  陳汐這家伙還真敢說出口!
  冷星魂笑了。
  東皇胤軒笑了。
  但陳汐沒有笑,他神色愈發淡漠沉靜,像個局外人,用一種不帶感情的目光鎖定兩人。
  不知覺地,被陳汐這種目光盯著,冷星魂和東皇胤軒心中皆都有些不舒服,那感覺就仿佛自己在陳汐眼中成了死人一般。
  “笑完了,也該上路了……”
  淡漠而冰冷的聲音中,陳汐衣衫獵獵,腳跨虛空而至,步伐不疾不徐,像一尊帝皇在巡弋自己的領地。
  “混賬!我倒要看看,誰給你的膽子,竟敢如此囂張!”
  森然大喝聲中,冷星魂渾身殺機沸騰,搶先動手。
  轟!
  冷星魂血發飛舞,雄姿偉岸,掌中浮現出殛空斷刃,黑色的鋒刃流溢著清色的域界力量,騰空而起,將時空都震碎。
  狠狠一刀劈殺而下!
  頓時之間,這里風雷大作,狂風怒嗥,乾坤瞬間變了顏色,宛如末日來臨。
  咔嚓!
  虛空徹底崩塌,裂開無數縫隙,大到無邊,密密麻麻,蔓延擴散,動蕩不安。
  而這一刻的冷星魂,頭頂三尺之地,浮現著一方渾圓光幕,光幕清瑩瑩發光,其中宛如浮沉著一方星域,匯聚億萬星辰,映襯得他威勢傲岸威嚴,睥睨之極。
  這就是域主境的威勢!
  那一方渾圓光幕,便是域主所掌握的“域界之力”!
  轟!
  幾乎是同時,陳汐也動手了,他屹立原地不動,只輕輕拍出一掌,燦然的紫金色神輝彌漫。
  一剎那,冷星魂這威勢可怖的一擊,便被一掌齏粉,化解于無形!
  “殺!”
  冷星魂眼瞳一縮,掌中殛空斷刃再次斬殺而出,無匹的域界之力化為燃燒的光,匯聚在鋒刃之中,如不可阻擋的汪洋一般席卷,向陳汐那里奔騰而去。
  “殺!”
  不等這一擊落下,冷星魂又是一聲大吼,殛空斷刃在一剎那斬出千百次。
  他血發亂舞,雙目射出兩道血色的電芒,長達千丈,整個人在神輝中顯得神秘而可怖。
  域主之威,在這一刻被他全力釋放,那等氣勢,充斥星空十方,壓制萬物,有一種凜然威嚴。
  毫無疑問,這一刻的冷星魂并沒有任何小覷陳汐,相反,甫一動手他已動用了真正力量!
  轟!
  幾乎是同時,一側的東皇胤軒也悍然出動。
  他掌握御道筆,祭出太玄神書,一筆一書宛如大道化身,演繹出萬千大道秘文,釋放燦然道光,威勢無量。
  這一刻的東皇胤軒,同樣也動用全力,氣息恐怖,雄姿懾人,渾身被磅礴的域界之力彌漫,與大道溝通,仿似挾天地之威,可以所向披靡!
  轟隆隆~~~
  兩位域主境一起動手,這樣恐怖的一擊發出,這片星空都仿似要崩塌毀滅,發出劇烈的轟鳴。
  這太可怖!
  超乎想象,祖神境所具備的威能與之一比,簡直像米粒之珠和日月爭輝般。
  極遠處的圖蒙心中劇顫,這一擊太可怖,換做是他,別說抵擋,一瞬間只怕都會湮滅其中。
  師叔祖他……能抵擋住嗎?
  ……
  一瞬間,陳汐整個人便被無盡神輝覆蓋,整個人被淹沒在各種可怖的曠世殺招中。
  讓人都難以再尋覓到他的身影。
  咯噔!
  圖蒙臉色驟變,怎么會這樣?
  “看來這家伙剛晉級,明顯還未徹底掌握住域主境的力量,哈哈哈……”
  冷星魂仰天大笑,聲動山河,滿頭血發飛揚,目光如烈日般,懾人無匹。
  “這很正常,換做任何一位域主境存在,只怕也難以擋住你我二人的聯手鎮壓了。”
  東皇胤軒冷笑。
  話雖如此說,兩人心中卻隱隱有些不踏實,因為在他們的認知中,陳汐決不會表現得如此不堪了。
  哧!
  果然,下一刻,一道燦然紫金神輝倏然沖霄,顯得如此耀眼。
  它衍化為一道渾圓光幕,光幕中有著一方龐大無比的星域運轉其中,一座座宙宇循環,億萬星辰閃爍,與整個天地溝通,簡直宛如真實存在般,釋放出一股足以令眾生臣服的至高威嚴!
  這是?
  冷星魂和東皇胤軒心中狠狠一震,難以置信。
  在兩人頭頂,同樣涌現著一道渾圓光幕,那便是“域界之力”,可是和眼前這一道“域界之力”一比,簡直像小巫見大巫般!
  甚至,根本就沒法比!
  冷星魂兩人差點都懷疑,這究竟是不是“域界之力”,未免也太過宏大浩瀚了。
  “就這點能耐?”
  淡漠的聲音中,陳汐的身影出現在那一片熾烈的神輝中,峻拔而偉岸,渾身沐浴紫金神輝,宛如一尊蓋世帝皇,無上霸主!
  而伴隨著他出現,那一道恢弘無比的“域界之力”也隨著他的氣機在運轉,一呼一應,讓陳汐威勢顯得愈發無量。
  “該死!”
  冷星魂和東皇胤軒臉色齊齊一變,終于敢確信,陳汐這家伙非但沒有被擊傷,且擁有的力量,完全超出了他們的預估!
  “殺!”
  “此子棘手,必須全力以赴!”
  幾乎下意識地,冷星魂和東皇胤軒便再次悍然出動,運轉全部修為,宛如兩尊遠古戰神,釋放出滔天威能。
  這一刻兩人徹底明白,陳汐這家伙根本不是他們所猜測那般弱,而是強大到了一種讓他們都忌憚無比的高度!
  那一道渾圓光幕所映現出的一片恢弘到不可思議的“域界之力”便是最好的證明。
  轟!
  冷星魂手持殛空斷刃,渾身纏繞著一道道清色神鏈,破空殺至,威勢運轉到了一種巔峰,精氣神宛如在燃燒。
  這一擊比之剛才,明顯又強大了太多,簡直如同在拼命一般。
  嘭!
  可僅僅一瞬,就聽一聲震耳欲聾的碰撞聲響徹,一只帶著紫金色神輝的大手,徑直穿透那一重重清色神鏈,拍在了那一柄殛空斷刃上!
  然后——
  冷星魂渾身如遭雷擊,劇烈一震,整個人狠狠倒飛出去。
  ——
  ps:思緒有些亂,第二更可能稍晚一些。
  手機請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