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1932 恪心帝君

恭喜冥棲漾妹紙晉級盟主,撒花~~~
  ——
  輕描淡寫一掌,便將冷星魂震飛!
  當目睹這一幕,無論是圖蒙,還是東皇胤軒,皆都禁不住心中一震,這簡直讓人難以相信。
  冷星魂早在祖神境時,便擁有了“帝域一絕”的稱號,天賦和根骨之卓然,足可傲視絕大多數修道者。
  為了證道完整的域主境,他甚至不惜隱忍壓制境界將近萬年之久,而今他終于證道成功,可想而知威勢何等之強大,絕對尋常域主可比擬了。
  然而此時,他卻一掌便被陳汐擊飛!
  這若被外界修行者看到,非驚掉一地的眼球不可。
  轟!
  戰斗在持續,也根本不容東皇胤軒多想,在冷星魂被震退的那一剎,陳汐霍然轉身,朝他沖殺而至。
  這一刻的陳汐,猶如駕臨天下的帝皇,紫金‘色’神輝流溢,威勢睥睨而漠然。
  嘭!
  東皇胤軒大吼,竭力與之硬撼,但僅僅一剎那,他整個人也被陳汐一掌震飛,渾身骨頭都差點斷掉。
  “這怎么可能?”
  “不可能!”
  冷星魂和東皇胤軒的臉‘色’變了,難以置信,透著驚怒。
  他們根本無法想象,他們都已晉級域主境,并且還是聯手出擊,可竟然根本不是陳汐的一招之敵!
  這未免太可怖了!
  兩人差點都無法接受,為什么?為什么彼此皆都是域主境存在,可差距卻如此之大?
  轟!
  不等兩人反應,陳汐再次殺來。
  這片星空宛如塌陷,而陳汐則像這一片星空的主宰,有一種無可匹敵的神威,每一步跨出,都將虛空踏滅。
  “‘混’賬——!”
  冷星魂徹底被‘激’怒,眼瞳血紅。
  他祭出奕天棋盤,衍化一座座黑白光柱,剎那衍化天地為棋局,要將陳汐困住,狠狠挫一挫后者銳氣。
  嘭!
  陳汐袖袍一揮,也不見多大聲勢,便轟隆一聲將這一方棋局破滅,整個奕天棋盤都發出哀鳴,震‘蕩’不休。
  而冷星魂整個人再次被震退,‘唇’咳血。
  唰!
  另一側,太玄神書翻開,涌出一行行神妙道,釋放神圣之力,匯聚成篇章,被御道筆牽引著,要將陳汐鎮殺。
  “又想偷襲?滾!”
  陳汐皺眉,霍然轉身,猛地探手一抓,竟是將那一篇由神秘道所化的篇章硬生生撕碎,光雨飛灑。
  東皇胤軒眼珠都驚得差點爆掉!
  他哪能想到,陳汐竟可以徒手對抗太玄神書和御道筆的力量?這也太兇殘了吧?
  轟!
  下一刻,東皇胤軒整個人也遭受反噬,被震得踉蹌倒退,整個人氣血翻滾。
  這一刻,無論是冷星魂,還是東皇胤軒,簡直就像不堪一擊般,被陳汐信手碾壓!
  不是他們不強,而是他們和陳汐相差太遠!
  像他們這等存在,擱在上古神域,也足可以稱得上是一方域境的霸主巨擘,可以主宰億萬眾生的‘性’命,威勢無量。
  可是和陳汐一比,就顯得黯淡無光了。
  畢竟,不是哪個域主都能夠像陳汐這也,一舉煉化九道域境本源,所開辟出的體內星域范圍,也足足是其他域主的九倍之廣!
  九倍!
  這看似不起眼的數字,換算為修為的話,那可就駭人聽聞了,起碼放眼整個上古神域,縱觀古往今來的歷史,只怕都找不出像陳汐這樣的存在了。
  堪稱是獨步古今,亙古罕見!
  “可惡!實在是可惡!”
  冷星魂心憋屈而不甘,如若癲狂,瘋狂殺向陳汐。
  這一刻的他,將自身所學的各種無上道法、所掌握的各種神寶都寄出,全力而戰,毫無保留。
  他不甘心就這樣被壓制!
  晉級域主之境后,他原本以為可以彌補和陳汐之間的差距,可誰曾想,這個差距非但沒有彌補,反而越來越大了……
  這讓一直驕傲自信的冷星魂如何能接受得了?
  “殺!”
  東皇胤軒同樣如此,神‘色’鐵青‘陰’沉,眼眸透著無比的憤怒,一個陳汐,卻把他們兩人‘逼’迫得如此狼狽,這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轟隆隆~~~
  這片星域陷入大動‘蕩’,星辰齏粉湮滅,時空紊‘亂’崩壞,熾盛而可怖的道法流竄,神寶碰撞‘交’織在一起,演繹出一重重宛如末日般的異象。
  這是三位域主之間的‘交’鋒,揮手投足之間,都足以滅殺日月,攪‘亂’乾坤經緯!
  像這等曠世對決若是發生在上古神域,都不知會引起一場何等驚世的災禍了。
  也幸好是在這‘混’‘亂’遺地一座神秘的星域,這才避免了一場大劫擴散出去。
  轟!
  場,神光滔滔,天崩地裂,血雨傾盆,呈現出各種可怖的異象。
  這是屬于陳汐的威勢,舉手投足之間,飛沙走石,鬼哭神嚎,伴隨著諸多神佛隕落的可怕景象。
  他依舊赤手空拳,但每一掌拍出,卻宛如山崩海嘯般,星空都劇烈顫抖,茫茫紫金神輝滾滾擴散,撕開長空,照亮十方,讓人心神皆顫。
  “啊——!”
  場不時傳出冷星魂和東皇胤軒的慘叫,透著憤怒、不甘、震驚、惘然、仇恨。
  他們此刻根本無法阻擋,不斷咳血,難以力敵陳汐的無匹威勢。
  陳汐的動作并不是很快,一步步前行,如同巡弋山河的帝君。
  但他的每一個動作都是恐怖的,因為蘊含著域主境的至高力量,所向披靡!
  同樣,從戰斗開始至今,陳汐的神‘色’就一直漠然而沉靜,黑眸冰冷毫無情緒‘波’動。
  冷星魂二人在慘叫,他卻仿若充耳不聞。
  因為——
  陳汐早已恨到了極致!
  從在論道大比時,兩人便一直不斷挑釁他,羞辱他,一次次用盡卑劣的手段要將他淘汰出局。
  而在剛進入這‘混’‘亂’遺地之初,兩人更帶領著太上教和神院的一眾傳人是埋伏在那里,對他們展開狙殺,若非陳汐反應極快,當時圖‘蒙’就必將遭劫!
  直至剛才在煉化域境本源時,兩人更是以殘忍手段去折磨和羞辱圖‘蒙’……
  這一系列的仇恨,都早已積攢在陳汐心,猶如熔漿般不斷發酵,不斷蒸騰,早已無法化解。
  在這等情況下,陳汐動起手來,哪可能會留情了。
  他已恨到了骨子里!
  今日若不殺冷星魂和東皇胤軒,他感覺自己都會無法控制自己的怒火!
  ……
  咚!
  陳汐神‘色’冷漠,不斷推進,壓迫得虛空爆鳴,無匹紫金神輝若洪水傾瀉,擴散八方。
  這種力量太可怖了,冷星魂都來不及閃避,就如同斷了線的風箏似的,被狠狠撞擊,渾身溢血,骨頭都不知道斷了多少根。
  這一刻的冷星魂,再不復之前睥睨傲岸,被不斷震飛,不斷咳血,披頭散發,渾身浴血,模樣凄慘之極。
  他身為太上教川一代年輕領軍人物,何曾如此狼狽過,可今日卻遭遇了人生最大的挫折!
  他不是陳汐的對手,根本無法招架!
  甚至,面對陳汐時,他都有一種無助而渺小的感覺,無法撼動。
  這讓冷星魂憤怒,充斥太多不甘!
  “啊——!”
  冷星魂大吼,竭盡所能對抗,但是被陳汐一掌‘洞’穿‘胸’膛,破開一道血淋淋的大‘洞’,險些就此喪命。
  “快走!這家伙掌握的域界之力足足是我們的九倍,根本不可力敵!”
  在這緊要關頭,東皇胤軒從一側沖來,救下被震飛的冷星魂,就要閃避逃遁。
  “想走?這一片域境,可是我的地盤。”
  陳汐眸子如電,漠然俯視二人,高高在上,不可比擬。
  他并非夸口,在煉化了這一方神秘星域的九道域境本源之后,這一片星域的力量便被他所掌握。
  在這等情況下,他自不會就此眼睜睜看著仇人逃遁。
  轟!
  說話時,陳汐雙手輕輕在虛空一按,這片星空的四面八方,忽然垂落下一道道清‘色’神鏈,宛如秩序枷鎖,將這片天地徹底封死。
  “不——!”
  東皇胤軒神‘色’劇變,像是瘋了,渾身‘精’氣神沸騰,洶洶燃燒,他開始拼命,‘欲’要破開那籠罩身前的清‘色’神鏈。
  可最終,卻是徒勞無力。
  轟!
  就在此時,陳汐再次殺來,掌指揮動,不含一絲煙火氣息。
  東皇胤軒發出一聲慘叫,渾身骨頭發出斷裂聲音,七竅溢血,原本俊美無比的容顏此刻已變得扭曲而猙獰。
  逃無可逃,避無可避!
  這一刻,東皇胤軒終于第一次體會到什么叫絕望,什么叫無助,這種感覺刺‘激’得他差點瘋掉。
  他才剛晉級域主境而已,正是躊躇滿志的階段,哪會甘心就此斃命在這‘混’‘亂’遺地?
  “陳汐!放過我們這次,我們發誓以后不再與你為敵如何?難道你這次非要趕盡殺絕?”
  “給個機會,咱們帝域五極傳人此次聯手進入‘混’‘亂’遺地,可絕不是為了互相廝殺!”
  東皇胤軒和冷星魂一邊后退,一邊大叫,聲音已帶上一抹慌‘亂’和恐懼。
  像他們這等天之驕子,曠世人物,何其之驕傲自負,可此事此刻面對這一場殺劫,他們為求保命,卻不惜出口求饒,可想而知此刻兩人心是何等之絕望和無助。
  這世上有不怕死的人嗎?
  當然有!
  但絕對不會是冷星魂和東皇胤軒二人。
  他們是帝域五極的傳人,是年輕一代的領軍人物,擁有著滔天的權柄和威名,如今更是已邁入域主境,堪稱是前途耀眼,不可限量。
  像他們這樣的存在,自然不愿意就此死去了!
  對于此,陳汐從開戰以來終于第一次開口,他的目光冰冷而漠然,掃視著冷星魂二人,但卻是用手指著遠處的圖‘蒙’,道:“之前,你們可曾給他機會?”
  頓了頓,在冷星魂和東皇胤軒絕望般的神情,陳汐聲音忽然變得低沉而溫柔,“別慫,我正在報仇呢,也請你們尊重我這個仇人,好么?”手機請訪問: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