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193 清霧百靈茶


  感謝兄弟“紅南京哥”投出的寶貴月票!
  天寶樓的貴賓雅室,裝飾得美輪美奐,富麗堂皇,畫梁雕棟,寶燈盞盞,甚至那靜修所用的床榻,都是由最上等的冰凝靈光玉打磨而成,坐在上邊修煉,不僅能驅除雜念,清凈心神,還能溫養體魄,調理生機,神妙之極。
  并且,空氣中還飄渺著一縷清新香味,如雨后泥土中散發出的芳香,蘊含著沛然生機,令人一聞,感覺身心通透,四肢百骸也像輕了二兩,整個人仿似被無上神水洗滌了一遍,不染塵埃,神清氣爽。
  這縷香氣是由一盞青銅燈內的油脂上散發出來的。
  這塊油脂色呈青碧,似琥珀玉石一般,蘊含著濃郁到極致的青靈之氣,名為碧魄靈脂,是由萬年玄松的樹心煉制而成,一顆萬年玄松,也只能煉制出指甲蓋大小的一塊碧魄靈脂。天寶樓拿它來充當香料,的確是大手筆,豪奢闊綽之極。
  “好地方啊,一千斤靈液居住一天,倒也物有所值。”陳汐進入貴賓雅室,打量了一番四周裝飾,心中也是驚嘆不已。
  水華夫人帶著陳汐進入貴賓雅室之后,并沒有離開,而是盤膝坐在一處案牘前,儀態優雅地開始煮茶。
  那鑒寶師樂啟,則自覺地離開了房間。
  陳汐見此,倒也并不覺得驚訝,走至案牘前,與水月夫人面對面坐下,也不說話,靜靜欣賞著她那行云流水一樣充滿韻律感的煮茶手法。
  紅泥小爐、釉色茶壺,兩只古樸厚重的黃柳木茶杯,待水燒開,水華夫人朝陳汐微微一笑,說道:“老茶宜沏,新茶宜泡,這一撮清霧百靈茶葉,是我從皇宮中帶出的珍藏老茶,尋常人可是喝不到的。”
  說著,她青蔥玉手拎著茶壺,一手挽袖,一手沏茶,動作輕舒柔緩,汩汩沸水似銀漿涌泉,注入黃柳木茶杯中。頓時,茶杯底部的茶葉舒展開來,仿似億萬銀針盛開成了裊娜碎花,起伏跌宕,隨即一蓬清霧倏然彌散而出,旋繞在茶杯口,化作游龍、奔虎、飛鶴、靈猿等形狀,其中更散發出一股醇厚、清靈的香味。
  只輕輕嗅上一口,陳汐就感覺渾身清流運轉,氣機活潑奔行,體內真元竟似在瞬間變得凝練許多。
  “趕緊趁熱喝了,否則靈力就消散了。”水華夫人端起盞茶,遙遙舉杯,紅唇輕啟,一飲而盡。
  陳汐也是端起茶杯,一口飲盡,連茶葉都吞了,然后只感覺一股沛然熱流涌入四肢百骸,渾身每一個毛孔都打開了一樣,忍不住發出一聲舒服的嘆息,這種無上美妙的感覺,比泡進溫泉中還舒服,令他整個身心都是一片清明、疏朗、豁達。
  嘩啦啦!
  丹田內的真元猛地翻騰起來,滔滔如海,生機勃勃,愈發精純凝練,好半響才恢復如初。
  “好茶!”陳汐贊嘆道,這清霧百靈茶不僅能夠凝練真元,更對神魂有著極大的補益,妙不可言。
  水華夫人放下茶杯,鳳眸流轉,盈盈笑道:“這可比不得白家的九竅紫芙茶,那才是世上頂尖的茶水,飲上一口,抵得上十年苦修。”
  白家?
  陳汐心中一凜,笑問道:“敢問夫人所言,是哪個白家?”
  “你這小家伙還在我面前耍滑頭?”水華夫人瞪著星眸,嗔道:“白婉晴為了你,屠滅龍淵蘇家,你以為我不知道?”
  陳汐笑了笑,卻笑得很勉強,這件事的確震動整個南疆,但白婉晴的名字,卻罕有人知道,如今被水華夫人一語道破,他頓時明白,面前這位傾國傾城的夫人,恐怕也是對白婉晴熟稔之極,甚至不排除之前就已認識。
  不過,是敵是友,卻是令人難以琢磨了。
  水華夫人瞟了陳汐一眼,突然話鋒一轉,問道:“你這次來瀚海城,莫非也是要去那瀚海沙漠中歷練?或者說……是為了乾元寶庫?”
  “的確是。”陳汐點點頭。
  “歷練之后,就要去參加群星大會?”水華夫人繼續問道。
  陳汐再次點點頭,
  水華夫人絲毫不見怒,語笑嫣然道:“我明白了,白婉晴一定告訴你了一些玄寰域的事情,希望你去玄寰域白家找她對不對?”
  “這女人不但漂亮異常,智謀也是厲害之極,再這么下去,自己的底細恐怕都被她一絲絲盤問出來了……”心中如此一想,陳汐頓時面露苦笑,攤手道:“夫人,您今日來找我,該不會就是為了這些事情吧?”
  水華夫人吃吃笑道:“誰讓你不老實,像個不解風情的悶葫蘆,我自己不去猜,你大概什么都不會告訴我吧?”
  這女人,一顰一笑都帶著無上魅惑,調戲起人來,配上她那沙啞充滿磁性的聲音,換做其他人,只怕早被撩撥得心神搖曳,目眩神迷,臣服在其石榴裙下了。
  不過這些對陳汐都無用,他的心智早已被磨礪得堅如磐石,一旦心生警惕,哪怕有天大的誘惑在眼前,也不會引起絲毫漣漪,亂了心神。
  誘惑是什么?
  是心魔、雜念、欲望、產生的根源所在,有時候比真刀真槍的戰斗更為可怕,一旦心神防線被摧毀,再高的修為也只能淪為被人肆意擺布的對象,任人宰割。
  “精騖八級,念頭練達,怪不得白婉晴甘心在松煙城那個小地方一直照看他呢,擁有如此心智,倒的確是前途不可限量。”看到陳汐眸光澄凈清澈,氣機不動如山,水華夫人心中不由暗贊不已。
  這些年來,她憑借自己的手腕和美貌不知征服了多少強者,像陳汐這樣的毛頭小子,更是有不知多少個被她迷得神魂顛倒,可以說只要她樂意,隨時隨刻都能憑借漂亮的外貌和不著痕跡的手段,讓一大群替自己賣命。
  但顯然,陳汐是個例外。
  “我這次找你來,目的很簡單,就是為了見你一面,你的表現很不錯,贏得了我的尊重。”水華夫人笑了笑,不再拐彎抹角,目光灼灼盯著陳汐,說道,“等你取得群星大會前十名的時候,我會再來看你,到時候,我會跟你做一件你無法拒絕的交易。”
  “無法拒絕的交易?”陳汐一怔,若有所思。
  “安心在這里修煉吧,在天寶樓中,沒有誰敢打擾你。不過,你如果進入瀚海沙漠,那可一定要小心,待會我會讓樂啟把一些消息送過來,你看一看自然就明白。”水華夫人說罷,深深看了陳汐一眼,起身離開。
  “這女人神神秘秘的,所謀恐怕不會小了……”在白婉晴離開之后,陳汐獨坐案牘前,陷入沉思之中。
  “陳汐,那女人恐怕有冥化境的修為,厲害之極,害得我都不敢冒頭。”靈白鉆出浮屠塔,嘀咕了一句,旋即好奇道,“她找你什么事情?”
  “誰知道呢。”陳汐搖了搖頭,他隱隱約約感覺到,這水華夫人接近自己,只怕是為了接近白婉晴,再多他也推測不出來了。
  沒過多久,樂啟送來了一堆資料,便即自覺離開,似是生怕打擾到陳汐清修。
  這些資料大多是有關瀚海沙漠的事情,瀚海沙漠的環境、氣候、范圍……等等,甚至其中還特別注明了一些兇險可怖的地方,可謂是事無巨細,不過那瀚海沙漠廣袤無垠,又是萬年前的神魔戰場,這些資料中的內容,也只描述不到其千分之一。
  不過,即便如此,陳汐也是看得一陣心驚。
  五行廢墟!
  煞魔墳場!
  雷暴之域!
  陰靈死海!
  ……
  這些地方,無不是瀚海沙漠中可怖之極的存在,危機四伏,步步殺機。像那雷暴之域,乃是一片覆蓋不知多少里范圍的絕域,充斥著無窮無盡的雷霆電爆,那浩瀚恐怖的力量,足以齏粉天地萬物,令天地色變。
  而那蘊生九陽玄炁的地方,就在雷暴之域之側的一個火山口上!
  “嗯?這些兇煞之地本就極為恐怖了,那乾元寶庫竟然還在這些兇煞之地更深處,也不知又該有多恐怖……不過,這瀚海沙漠也太大,太深了,竟似沒有盡頭一樣,也不知更深處又有怎樣的恐怖地方。”陳汐從資料上收回目光,皺眉不已。
  “不過也好,越是兇險,就越能磨礪修煉,我的時間只剩五年,五年內達不到兩儀金丹境界,還談什么去玄寰域,只怕連群星大會都無法參加。”如此一想,陳汐眼眸里已是一片堅定決然之色。
  “陳汐,你看,這份資料上說,三天之后瀚海沙漠就會進入一個短暫的蟄伏期,到時候那瀚海沙漠中的颶風、沙暴都會處于一種沉寂狀態,若是在那時候進入,應該會安全許多。”靈白抬起頭,突然道。
  陳汐點點頭,若有所思道:“如此一來,那些來自北蠻、東海、中原的年輕一代金丹高手,恐怕也是會選擇在三天后進入其中,磨礪實力,尋找寶藏,如此多的高手匯聚一堂,也不知會發生多少血腥殺戮之事……”
  “嘿嘿,我倒巴不得多發生戰斗呢,這樣就可以殺人奪寶,大發橫財了。”靈白眉飛色舞道。
  陳汐啞然。
  ——
  PS:這些天兩更也是沒辦法,我在存稿,因為中旬要外出十天左右,沒時間碼字,存的稿子就是在那些天發的,不斷更已經是我的極限了,大家諒解一下,這段時間過去,以后肯定還是天天萬字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