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1934 疑竇重重

何止是陳汐,當聽到這個交換條件,連冷星魂都禁不住一愣,似有些難以置信。
  但不管如何,這個提議還是讓冷星魂心中一振,原本絕望的心境中憑生出一絲希望來。
  他不想死!
  更不想死在陳汐手中!
  這一刻,陳汐沉默了。
  趙青瑤是真凰神宮傳人,和趙太慈之間頗有淵源,剛才更是協助自己殺死了東皇胤軒。
  于情于理,陳汐都不會眼睜睜看著她被害了。
  可若讓他就如此放過冷星魂,心中卻有些不甘。
  氣氛沉寂。
  沒有人說話,所有的目光都落在陳汐身上,靜靜等待著。
  許久之后,陳汐似最終做出決定,目光淡漠地看著遠處的王鐘,道:“上次你逃跑時,曾說要尋找你的真身,當第二次相見時,便是我的死期,這句話你可曾記得?”
  王鐘笑道:“我當然記得,但是現在我改變主意了,殺死你并不急于一時,只要你還在混亂遺地中,什么時候都可以將你抹除了。”
  言辭平淡,透著一股睥睨,顯得極為自信。
  陳汐點頭道:“我和你想的一樣,遲早要殺了你,倒是的確不必太過急切了。”
  說著,他深吸一口氣,道:“放了她,我答應你的條件。”
  王鐘瞇了瞇眼眸,笑道:“也好,實不相瞞,我最欣賞的便是你這一點,有情、有義、有擔當,相信你也不會讓我失望了。”
  說話時,他隨手一丟,就將趙青瑤拋飛出去。
  唰!
  趙青瑤恢復自由,身影一閃,就端立虛空中,神色冰冷中透著一股恨意,冷冷鎖定王鐘。
  對于此,王鐘卻像渾然不覺,目光一直望著陳汐,道:“現在,該你履行承諾了。”
  “難道你就不擔心我出爾反爾,現在就殺了他?”
  陳汐卻并未就此放了冷星魂,反而神色淡然地看著王鐘,輕聲開口。
  “我相信你不會這么做的。”
  王鐘略一沉默,就再次笑出聲,“甚至我敢說,你若真這么做了,后悔的必定是你。”
  “哦,何以見得?”
  陳汐眼眸微瞇,平靜道。
  他手中兀自緊緊攥著冷星魂的咽喉,讓得他臉色憋得醬紫,青筋爆綻,根本說不出一句話來。
  見此,王鐘又沉默了片刻,搖頭嘆息道:“看來,是我看錯人了,你陳汐并不像你表現那般言出必行,也只不過和這蕓蕓眾生一樣,是個虛偽之輩罷了。最新章節全文閱讀”
  “你錯了,對待朋友和對待敵人是有區別的,你是敵人,我自然會不忌使用任何手段。”
  陳汐漠然道。
  “你說的不錯,換做我是你,肯定也不甘心就此認栽了。”
  王鐘竟是毫不動怒,反而一副深以為然的模樣,贊嘆道,“若不是確定你我之間注定只能是敵人,我都忍不住想和你交個朋友了。”
  言辭認真,顯然并非是在說笑。
  只不過陳汐對此卻是不屑之極,這個王鐘來歷蹊蹺,只怕和那從上上個紀元中延存下來的異族有著不小關系了。
  在這等情況下,陳汐不殺死對方已經是仁慈了。
  “若你再拖延下去,這家伙只怕就要因你而死了。”
  陳汐平靜道,掌指發力,冷星魂咽喉處發出咔嚓咔嚓的聲音,似快要被扭斷。
  見此,王鐘神色終于變得認真,他掌心一翻,忽然多出一塊殘破古老的獸皮,彌漫著晦澀的力量波動,讓人看不清楚其中內容。
  “這件寶物,你應該認識吧?”
  王鐘悠悠開口。
  陳汐心中一震,若他猜測不錯,那一塊殘破獸皮,赫然和自己手中的五塊獸皮一樣,皆都是牽扯到了這混亂遺地某個神秘區域的一場機緣!
  甚至這一場機緣,極有可能和終極道途的真正奧義有關。
  “把他放了,我可以和你再做個交換,這一卷神秘的獸皮便是交換之物。”
  王鐘輕笑出聲,一臉自信,似很確定陳汐決不會拒絕這個條件了。
  “你說,我現在若殺了你,再奪走這一塊獸皮會如何?”
  陳汐淡然問道。
  王鐘大笑:“你若真這么做,這塊獸皮必將被毀,最重要的是……你可沒多少希望能夠殺死我,如若不信,你盡可以來試試。”
  陳汐沉默了。
  此刻的王鐘表現的很自信,并非是在虛張聲勢,這讓陳汐隱隱有一種錯覺,就好像這家伙手中還拿捏著某種殺手锏沒有展現出來一樣。
  所以,陳汐最終還是強自忍耐住心中殺機,道:“你拿出此物要交換什么?”
  “先把他放了。”
  王鐘指著陳汐手中的冷星魂。
  陳汐看了看手中的冷星魂,后者神色扭曲而鐵青,眼眸中卻帶著一抹得意,仿似確認,在這等時刻,陳汐根本不敢拿自己怎么樣。
  最終,陳汐像丟垃圾似的將冷星魂拋了出去。
  王鐘輕笑一聲,似早已預料到陳汐會這么做,他探手一抓,就將冷星魂拎在手中。
  “動手!”
  然而,就在這一剎那,陳汐忽然暴起,鏘的一聲祭出劍箓,如閃電般朝王鐘劈殺而去。
  轟!
  幾乎是同時,一側的趙青瑤也悍然出動,從一側夾擊王鐘。
  這一切都發生極快,更出人意料,讓王鐘都不敢相信,在此時此刻,陳汐竟敢動手了。
  難道他真不打算交換自己手中那一塊獸皮了?
  不等王鐘想明白,滔天的殺機已撲面而至。
  “哼,看來不戰斗一場,你這家伙是絕對不會死心了,既然如此,我就讓你看一看,你我之間的差距究竟有多大!”
  森然的冷笑聲中,王鐘早已騰空而起,渾身沐浴萬丈血色光芒,整個人氣勢暴漲,宛如魔主臨世。
  “不——!”
  然而,就在這戰斗爆發的一剎那,原本本拎在王鐘手中的冷星魂忽然發出一聲凄厲而絕望的慘叫。
  一剎,冷星魂整個身軀驟然崩塌、爆碎、化為光雨,然后那些光雨又瞬息湮滅,徹底化為虛無!
  換而言之,僅僅一剎,冷星魂這個域主境存在,太上教年輕一代領袖般的絕世人物,就這樣憑空蒸發,消失不見了!
  這也太滲人!
  一個大活人,不見一絲征兆地化為虛無,那等情景,卻比任何血腥殘忍的死法更讓人心寒。
  這個突然的變故,頓時讓王鐘有些措手不及,眼瞳收縮,閃過一絲慌亂。
  轟!
  也就在此時,一抹通天粗大劍氣已是破殺而至,硬生生將王鐘整個人震飛出去。
  唰!
  于此同時,趙青瑤的身影在王鐘身前一閃,便即消失,宛如流光一閃,驚鴻一瞥般,快的不可思議。
  當王鐘再次站穩腳步時,頓時就發現,握在手中的那一卷獸皮,此刻竟已落在了那遠處的趙青瑤手中!
  “混賬!”
  王鐘的臉色一下子陰沉下來。
  這一切都發生太快,從陳汐交出冷星魂,再到他和趙青瑤一起悍然出動,直至冷星魂突兀而死、那一卷獸皮被奪走,一系列動作皆都太過突然,充滿了變數。
  令得王鐘這等人物都始料不及,最終被動抵抗,不止沒能救下冷星魂,更是痛失了手中的獸皮卷。
  這讓王鐘如何能不怒了?
  簡直是欺人太甚!
  他目光森然冰冷,猶如刀刃般鎖定陳汐和趙青瑤,一字一頓道:“你們……已經激怒本座了!”
  陳汐此刻卻是微微一笑,道:“過分不過分,這次你已經徹底輸了,唯一讓我意外的是,你的確變得比以往強大了,剛才那一擊沒能殺死你,著實有些遺憾。”
  剛才,他看似一直在和王鐘對話,實則暗地里早已傳音給趙青瑤,讓后者做好戰斗的準備。
  然后又不著痕跡地將一股終結力量打入到了冷星魂體內,拋給了遠處的王鐘。
  正是在這等情況下,他們這一次行動才能完成的如此漂亮和順利。
  歸根究底,能夠做到這一切,無非是兩個字——“變數”。
  首先,王鐘絕對想不到,在這等情況下,陳汐居然敢動手。
  其次,冷星魂的死,對王鐘而言同樣也是一個意外。
  最后,陳汐和趙青瑤一起出動,時機把握的太過精準,讓王鐘同樣始料不及,反應不過來。
  在這一系列的變數之下,才取得了現如今的效果,不止殺死了冷星魂,更是一舉奪得了那一卷殘破獸皮!
  只是陳汐絕對沒想到,他這次以終結道意殺死冷星魂,也間接殺死了太上教其他幾個傳人。
  因為和東皇胤軒一樣,冷星魂同樣把他的同伴藏在了體內星域中,而伴隨著他被終結力量抹殺,他那些同伴也隨之湮滅,就這樣悄無聲息,而又憋屈無比的死了。
  這種死法,甚至比燭千羽、公孫慕、拓跋川他們三人更窩囊,更荒謬。
  但這就是現實,往往要比想象更離奇和詭譎。
  至此,進入混亂遺地的太上教傳人和神院傳人全部覆滅,再無一個活口!
  這一切若被上古神域修道者知道,也不知會掀起多大的震動了,因為這個結果,無論是對太上教,還是對神院而言,絕對是一個沉重無比的打擊!
  一眾宛如蓋世天驕般的傳人,竟在混亂遺地中全部遇難,無一活口!
  這個結果換做哪個勢力,只怕都難以承受了。
  但是敵人并未就此徹底消失。
  因為眼前,還有一個來歷蹊蹺,身份神秘的王鐘!
  ——
  ps:冷星魂和東皇胤軒都死了,不知道大家高興不,反正我是有點小失落的……另外,今晚沒了。
  手機請訪問: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