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1935 異端圖謀

很快,陳汐便把注意力集中在遠處的王鐘身上。.
  他能夠看出,王鐘連遭失利之下,此刻已徹底被激怒,臉色都變得陰沉而鐵青。
  但出人意料的是,王鐘并未含怒出手,只是漠然佇立在那里,眸子冰冷懾人,也不知在想一些什么。
  陳汐朝趙青瑤使了一個眼神,打算趁此機會一舉將王鐘留下。
  這王鐘不止對混亂遺地熟悉無比,并且還能夠獲得一份獸皮卷,讓得他顯得愈發不尋常了。
  若能擒獲王鐘,說不定就能夠從其口中獲得一些有價值的東西。
  “呵呵,呵呵呵……”
  不過,還不等陳汐他們動手,那遠處的王鐘竟然忽然發笑,笑聲若夜梟般陰森滲人,顯得極為詭秘。
  “可惜啊,現在還不是分出勝負的時候。”
  王鐘嘆了口氣,“這次本座認栽了,不過用不了多久,咱們便會再次相見,到那時……本座可不會再忍氣吞聲了!”
  聲音淡漠而平靜,竟似不再動怒,顯得愈發反常。
  “動手;!”
  在王鐘開口說話時,陳汐便察覺到有些不妥,故而不等王鐘說完,他便和趙青瑤一起悍然出擊。
  可這次卻撲了個空!
  原因就在于,王鐘的身影詭異般的倏然憑空消失,仿似蒸發了般,再尋覓不到一絲蹤跡!
  唯獨王鐘那淡漠而冰冷的聲音在星空中飄蕩著,透著一份詭異而滲人的味道。
  這讓陳汐和趙青瑤齊齊心中一凜,太詭異了,兩人如今可都已晉級域主境,且還是在全身戒備的狀態中,可卻竟沒能發現王鐘是如何離開的,這如何不讓人吃驚?
  這家伙,究竟是誰?
  為何要在此刻突兀離開?
  他之前突然而至,欲要救下素不相識的冷星魂,又是為了什么?
  陳汐想不通。
  這也讓他愈發感覺到,這王鐘來歷叵測,所作所為無不帶著一股詭秘的色彩。
  這感覺,就好像他早已洞察自己的一切,而自己卻對他的行動一無所知!
  嗖~
  這時候,圖蒙從一側掠來,手中拎著一串神寶,神輝流溢,燦然熾盛,刺眼之極。
  “師叔祖,這是殺死冷星魂之后,所遺留下的寶貝。.”
  圖蒙雖重傷在身,此刻卻是難掩興奮,今日陳汐大發神威,讓他心中的憤怒和仇恨也得以宣泄,暢快淋漓。
  陳汐收攏思緒,目光一掃那些神寶,竟足足有六七件之多,且無一不是先天靈寶!
  殛空斷刃。
  奕天棋盤。
  鎖魂寶盆;
  ……
  一件件,無不是那些太上教傳人所用的神寶,品相之佳,堪稱是先天靈寶中的珍品!
  “我倒是忘了,這東皇胤軒身上可也帶著不少好寶貝。”
  趙青瑤見此,忽然微微一笑,袖袍一翻,東皇胤軒的尸骸就憑空浮現而出。
  嘩啦~
  趙青瑤明顯也不是第一次搜刮戰利品,手法嫻熟,短短幾個呼吸,就從東皇胤軒的尸體上摸出四五件神寶來。
  其中最為引人注目的,當屬御道筆和太玄神書無疑!
  擱在外界,若被人看到這么多神寶堆積在一起,非大打出手不可,但趙青瑤卻是看也不看,直接就將這些神寶遞給了陳汐。
  她微笑說道“陳汐道友,此人是你所擊敗,我只不過順手將其滅殺,這些戰利品還是你收下為妥。”
  頓時之間,一堆先天神寶擱在陳汐面前,寶光流溢,各具神妙,讓陳汐這等見慣大風大浪大機緣的過來人,也不禁看得一陣眼花繚亂。
  這些神寶分別來自太上教和神院的傳人手中,焉可能會是尋常寶貝了,論及價值,每一件都堪稱是曠世瑰寶。
  而如今,這些寶物就這樣擺在了陳汐面前,換做其他修道者,只怕都非欣喜無比,為之癲狂不可。
  但陳汐只是掃了一眼,就將其中兩件神寶劃給趙青瑤,道“既然是戰利品,自然也有你的一份,畢竟我們剛才曾并肩戰斗過,可莫要推辭。”
  說著,也不容趙青瑤拒絕,就隨手挑選出御道筆、太玄神書、殛空斷刃、鎖魂寶盆四件神寶收起,然后將剩下的四件神寶遞給圖蒙。
  “這四件神寶你和顧言一人兩件,這混亂遺地太過兇險,多一些神寶防身絕對有利無弊。”
  陳汐同樣不等圖蒙拒絕,就將那些神寶塞了過去。
  “師叔祖……”
  圖蒙心中又是感動,又是激動,竟是說不出話來,這時候陳汐就是讓他去死,只怕都不會皺一下眉頭了;
  陳汐拍了拍他的肩膀,笑了笑,沒有多說什么,自家人哪需要那么多客套。
  “那好,這兩件神寶我便收下了,等返回真凰神宮,會將其中一件贈予趙太慈師妹的。”
  趙青瑤笑了笑,倒也爽利地收下陳汐的饋贈。
  她很清楚,從第一次陳汐救助自己,再到此時分給自己戰利品,陳汐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看在了趙太慈的情面上。
  陳汐點頭笑道“寶物已經是你的了,隨你怎么處置。”
  “對了,圖蒙你是如何來到這里的?”
  陳汐忽然意識到一個問題,禁不住問道。
  圖蒙便把自己一路所經歷的事情和盤托出,包括這些年發生在混亂遺地中的一些變故,也事無巨細地一一說出。
  最后,他這才苦笑道“其實若不是冷星魂和東皇胤軒這倆家伙,我只怕也見不到師叔祖您了。”
  陳汐點了點頭,略一沉吟,便即說道“看來在我閉關的這些年,外界也發生了許多變故,不過如今已不必擔心這些,我們當務之急便是幫顧言尋覓一處域境本源。”
  說到這,他目光望向趙青瑤,道“趙姑娘,接下來你有何打算?”
  趙青瑤自嘲一笑,聳肩道“自從太叔弘被王鐘偷襲殺死之后,我就徹底沒了同伴,如今也算是孤魂野鬼一只,去哪里都無妨。”
  說到這,她清眸一轉,凝視向陳汐,笑道“陳汐道友,若你不嫌棄,讓我跟隨在你身邊如何?”
  言辭看似輕松,實則已帶上一抹期待。
  這混亂遺地太過兇險,步步殺機,而今哪怕她晉級域主境,孤身一人也感到有些危險,若是能夠跟隨陳汐一起行動,那無疑要安全許多;
  “自然是歡迎至極。”
  陳汐也笑了,能夠讓趙青瑤這個新晉級的域主加入自己的隊伍,那無疑是極好的。
  “哈,能夠和神衍山伏羲前輩一脈的親傳弟子合作,我也是倍感榮幸。”
  趙青瑤露出一個發自內心的笑容。
  “既然如此,那我們便立刻出發吧。”
  陳汐說到這,目光重新望向圖蒙,道,“把顧言和阿涼交給我吧,你就先暫時藏在我的體內星域中養傷,其他的事情已不必再擔心。”
  圖蒙知道自己如今身負重傷,非但幫不上陳汐什么忙,反而可能會成為陳汐的累贅。
  當下,他就按照陳汐的囑咐,將顧言和阿涼召喚出來,然后自己則乖乖地躲進了陳汐體內星域中。
  “師叔祖,您沒事吧?”
  “公子!”
  當看見陳汐完好無損地立在自己身前,顧言和阿涼皆都頗為高興。
  陳汐簡略把剛才的事情敘述了一遍,就帶著顧言和阿涼,和趙青瑤一起轉身離開了這片星域。
  晉級域主之境后,陳汐已和以往判若兩人。
  首先便是體內宙宇,被開辟成為了體內星域,并且星域覆蓋范圍之大,足足是其他域主的九倍之多!
  堪稱是驚世駭俗,曠古爍今。
  其次便是在靈魂之火上空,浮現出了一顆燦然若烈日般的紫金帝皇星,將整個神魂都照亮,釋放出威嚴而至高的氣息。
  這是帝君境的標志,哪怕陳汐如今已是一名實至名歸的域主,可輪境界的話,依舊是帝君境存在。
  嚴格而言,還是一星帝君的水準,只不過陳汐這種一星帝君顯然不是其他人可以比擬的;
  同樣,像帝君境等存在,一般皆都擁有著屬于自己的稱號。
  像真武帝君、紫薇帝君這等存在,“真武”、“紫薇”便代表著一種稱號,代表著一種榮譽,更是身為一名帝君的符號。
  畢竟,達到這等境界,別人再去直呼他們的姓名,已算是冒犯了。
  陳汐自然不會特立獨行,那顯得太惹眼,不符合他的性情,故而他也給自己命名了一個稱號——恪心。
  恪守本心!
  很早很早之前,在大楚王朝南疆流云劍宗修行時,陳汐便給自己所修行的山峰命名為恪心峰。
  而今,在思索自己的帝君稱號時,他幾乎想也不想,腦海中就浮現出了這兩個字。
  看起來很平淡普通,可其中卻代表著陳汐對求索大道的一種堅定態度——
  那就是無論什么時候,無論遭遇什么事情,都要遵循自己的道心!
  此時,陳汐正帶著趙青瑤、顧言、阿涼一起飛遁在茫茫星空中。
  不過,就在他打算把自己所命名的帝君稱號告訴趙青瑤他們時,卻忽然瞇了瞇眼睛,似察覺到了什么,停下腳步,若有所思。
  “嗯?陳汐!”
  幾乎是同時,極遠處的星空中,忽然響徹一道略帶驚疑的聲音,下一刻就消失不見。
  “還想逃?”
  陳汐唇角泛起一抹耐人尋味的弧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