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1936 獸皮異變

唰!
  下一瞬,陳汐袖袍一揮,帶著趙青瑤一行人已消失在原地。
  ……
  怎么會是他?
  難道冷星魂和東皇胤軒要對付的是陳汐?
  可他們兩人呢?
  為何徹底失去了消息?
  李盧峰心中驚疑不定,他全速挪移星空中,不敢有任何一絲怠慢。
  這座神秘的星域,原本充斥著無數可怖的兇險和殺劫,最為顯著就是那近乎如同實質的禁道劫力,像潮水般蔓延在這片星域中。
  不過如今,隨著陳汐將那九道域境本源徹底煉化,這些混亂而動蕩的殺機已是趨于穩定,變得經緯分明,井然有序,甚至已很難尋覓到那無所不在的禁道劫力。
  這一切都意味著,這一方神秘域境,如今已被徹底煉化,不再是混亂而無序。
  也正因如此,李盧峰才能夠全速在其中挪移,否則擱在陳汐最初抵達這片星域時的情況中,李盧峰這等做法無疑跟找死沒什么區別。
  呼呼~~~
  劇烈的時空波動發出尖銳刺耳的轟震,李盧峰晉級域主之境后,挪移時空的速度也得到一種蛻變,一步跨出便能過越過萬千星辰覆蓋的區域,其速度之快,根本不是祖神境存在能夠相提并論。
  可即便如此,李盧峰心中依舊隱隱有著一絲揮之不去的不踏實感覺,這讓他根本不敢有一絲放松。
  他敢確定,如今的陳汐必然已晉級域主境無疑,面對這個近乎逆天般的家伙,李盧峰可絕對不敢有任何小覷了。
  畢竟,當初在論道大比時,連冷星魂、東皇胤軒這等人物都不是陳汐對手。
  可想而知如今晉級域主境后的他,戰斗力又發生了何等駭人的變化。
  李盧峰能夠擁有今天這般成就,自然不是愚鈍之輩,相反,他甚至比其他道院傳人都要聰明一些,很清楚什么叫權衡局勢。
  這次他之所以前來這一片神秘星域,完全是因為收到了來自東皇胤軒和冷星魂的求助消息。
  可如今,當真正抵達這里時,卻愕然發現,非但徹底失去了東皇胤軒和冷星魂的消息,甚至還碰到了陳汐這個殺星!
  這一切都讓李盧峰嗅到了一股危險的氣息。
  甚至他都懷疑如今的冷星魂和東皇胤軒,只怕已遭遇不測!
  當然,他也僅僅只是懷疑,若真如此的話,恐怕連他自己也都不相信了,畢竟,這太過駭人聽聞。
  可是,冷星魂和東皇胤軒他們二人究竟去了哪里?
  李盧峰心中的憂慮不減反增,越來越感覺不踏實。
  嗯?
  猛地,李盧峰意念中不經意閃過一道身影,驚得他眼瞳驟然一縮,頓時從紛雜思緒中清醒過來。
  唰!
  幾乎下意識地,他身影一閃,改變了一個方向繼續逃遁。
  嘩啦~~
  一片清色神鏈從天而降,宛如瀑布般,將那一片區域堵死,也徹底封住了李盧峰的前路。
  這讓他臉色又是一變,一咬牙再次改變了一個逃遁方向,而心中則已愈發感到不妙起來。
  果然,不等他再次逃遁,一道峻拔的身影已是憑空出現在了他的面前,距離他已不足千丈!
  “道友,為何要逃,莫非做了什么虧心事不成?”
  那一道峻拔身影正是陳汐,他神色淡然平靜地看著李盧峰,心中卻縈繞著一抹殺機。
  他曾聽圖蒙說過,當初圖蒙晉級域主之后,曾在找尋自己的路途上,遭遇到了來自李盧峰的劫殺,當時圖蒙也是一頭霧水,搞不懂李盧峰為何會這么做。
  但當時局勢已不容圖蒙多想,因為戰斗爆發沒多久,東皇胤軒便突兀殺來,一舉重創圖蒙。
  若非圖蒙逃得快,差點就遭劫而亡。
  故而在剛才意外見到李盧峰時,陳汐頓時就想起了此時,尤其當看見對方竟還未和自己謀面,就扭頭逃遁時,愈發讓陳汐確定,這家伙必然是做賊心虛。
  “原來是陳汐道友,我還當是誰呢。”
  這一刻,李盧峰反而冷靜下來,一副如釋重負的模樣,輕笑出聲。
  若非早已聽圖蒙說過那次事情,單憑李盧峰現在的表現,連陳汐都不會懷疑什么了。
  不過現在,李盧峰這般做派卻讓陳汐感到有些可笑,這家伙還真當自己什么也不知道?
  “哦?那你剛才以為我是誰?”
  陳汐淡然問道。
  李盧峰神色一滯,就一副凝重模樣地開口道:“實不相瞞,剛才我差點把道友你當做了棲居在這混亂遺地中的異端。”
  “異端?”
  陳汐饒有興趣地看著對方,也不戳破他的謊言。
  “對!”
  李盧峰神色認真而嚴峻,道,“大概陳汐道友你還不清楚,這混亂遺地中可棲居著不少從上個紀元延存下來的異類,一個個戰斗力強大無比。”
  這一番話,倒是讓陳汐有些意外,因為他也沒想到,李盧峰這家伙居然也知道這個消息。
  甚至看情況,李盧峰似乎還碰到過對方。
  這可就有些不同尋常了。
  因為陳汐之所以知道這些事情,還是來自那被困在“神巫祭臺”中的炎冰帝君。
  至于陳汐自己,也僅僅知道上個紀元那些異端的存在,而沒有真正見過對方。
  “這么說,剛才道友你是把我也當做那些異端了?”
  陳汐眼眸幽邃,似能勘破內心深處最隱蔽的秘密,看得李盧峰心中也直發毛。
  “實不相瞞,的確如此。”
  李盧峰苦笑嘆息道,“也不怪道友你笑話,我如今雖早已晉級域主境,可依舊頗為忌憚那些異端,若是落入他們手中,下場可是會生不如死,痛不欲生。”
  頓了頓,他繼續道,“道友你可別多起疑心,若早知是你,我哪還會如此沒膽氣地逃掉。”
  說到最后,他一臉的慚愧。
  這讓陳汐不禁心中感慨,這家伙演戲也演得如此入骨,倒也算是一個人物,可惜就是走上了歧路。
  陳汐不再繞圈子,直接道:“你對圖蒙做了什么,我如今早已一清二楚,所以,你還是收起你那一套,直接告訴我你和冷星魂、東皇胤軒的關系,或許我會給你一個贖罪的機會,饒你不死。”
  李盧峰眼瞳驟然一縮,兀自硬著頭皮笑道:“陳汐道友說的哪里話,我……怎么有些聽不明白?”
  陳汐不再多言,只是靜靜看著對方,黑眸幽邃,似通往地獄的一對門戶,讓得李盧峰渾身都緊繃僵硬起來,臉色也隨之變得越來越不自然。
  最終,他神色頹然,一副愧疚無比的低落模樣,道:“原來道友你早已清楚,實不相瞞,在下那次對圖蒙道友動手,也是出于一場誤會……”
  陳汐眼眸中驟然泛起一抹凜冽殺機,透著一股迫人的力量:“記住,這可是你最后的機會,可千萬要珍惜!”
  一瞬間,李盧峰臉色變幻不定,沉默許久,最終他忽然冷冷一哼,看著陳汐道:“不錯,我的確曾攔截過圖蒙,但陳汐你若依次就誣陷我和冷星魂、東皇胤軒勾結,那可就是冤枉好人了!”
  儼然一副打算死不認賬的模樣。
  陳汐瞇著眼睛,凝視對方,道:“看在夜辰的面子上,我已經給過你一次機會了,可惜你卻不珍惜。”
  “哈,莫非你以為能夠殺了我?笑話,別忘了,我李盧峰如今可也是域主!哪怕不是你的對手,想要逃走可是易如反掌!”
  李盧峰大笑,聲音中盡是傲然。
  擱在祖神境時,他絕對不敢跟陳汐說這般大話了,有此也可以看出,晉級域主境之后,李盧峰心態已變得何等之驕傲自信,和以往的他簡直判若兩人。
  “既然如此……”
  陳汐眼眸逐漸冰冷,殺機一點點彌漫而開。
  “且慢!”
  就在陳汐要動手時,遠處星空中忽然傳來一道身影,伴隨聲音,夜辰和雨九岳并肩而至。
  兩人身影如電,氣息和以往判如兩人,赫然也都已晉級域主之境!
  陳汐眼眸瞇了瞇,心中卻是嘆了口氣,知道身為道院傳人,夜辰哪怕和自己關系再好,只怕也不會眼睜睜看著自己殺了李盧峰。
  不過,他這個舉動看在李盧峰眼中,卻讓后者以為陳汐投鼠忌器,不敢亂來。
  這讓李盧峰懸著的一顆心終于放回肚中,旋即就憤然道:“兩位師弟來的正好,陳汐此子竟要殺害于我,這簡直是對我們道院傳人的莫大挑釁!”
  他竟是倒打一耙!
  陳汐原本按捺住的殺機又隱隱有沸騰爆發的征兆。
  “李師兄,莫要再挑撥離間了!”
  夜辰冷冷喝斥,“你是什么人,在場誰不清楚?你若再這樣,可別怪我和九岳師弟離開了!”
  李盧峰神色一滯,似老羞成怒,道:“夜辰師弟,剛才的一幕你可都看到了,難道你還想幫著陳汐這個外人欺辱師兄我?你可知道這若是被咱們道院那些老古董知道,后果會如何?”
  他已吃定在這等情況下,陳汐根本不敢擅自動手,至于夜辰和雨九岳,看在同門之誼上,也絕對不會袖手旁觀了。
  故而他此刻言辭毫不客氣,以師兄自居,不止斥責夜辰和雨九岳,連帶著把陳汐化為了對立的敵人。
  夜辰和雨九岳聞言,臉色都是齊齊一沉,心中惱恨之余,也不禁有些無奈,正如李盧峰所推測那般,在這等時候,他們也決不會丟下李盧峰不管了。
  畢竟,大家都是道院傳人!
  ——
  ps:投月票的好少,好打擊積極性……不管如何,今晚會有第三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