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1937 禁劫大淵

夜辰和雨九岳的心情很矛盾。.
  他們很了解李盧峰是一個怎樣的人,也清楚他在很早之前就在暗和太上教、神院傳人聯系過。
  只不過大家畢竟都是同門,再加上李盧峰資歷極老,天賦雖不如他們,可一直是他們這一輩的師兄。
  在這等情況下,夜辰和雨九岳哪怕很不齒李盧峰的做法,可也不會袖手旁觀,任由陳汐處置李盧峰了。
  對于李盧峰的挑釁,陳汐并不放在心上,對于這種品行不一的家伙,他都懶得和對方生氣。
  陳汐只是看著夜辰和雨九岳,道:“看在兩位的面子上,我可以不去計較他曾劫殺我那同門圖蒙的事情,但我只想問一句,兩位可知道,此人極有可能早已暗投靠太上教和神院?”
  “笑話!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投靠他們的?陳汐你可莫要血口噴人!你神衍山雖厲害,可我道院也不會怕了你們!”
  李盧峰大喝,這一刻似乎因為夜辰和雨九岳的到來,讓他底氣十足,言辭頗為不客氣,就差指著陳汐的鼻子破口大罵了。
  陳汐直接無視了李盧峰,目光依舊看著夜辰和雨九岳,他只想確認一個答案。
  “這個……”
  雨九岳有些猶豫。
  夜辰見此,卻是嘆息道:“誰都會犯下一些糊涂事,陳汐,給我個面子,不要再計較此事了,以后若再發生這樣的事情,我親自給你一個交代就是。”
  言辭之,已是間接承認了此事。
  這讓夜辰臉色也有些掛不住,畢竟,他們道院奉行的可是立態度,李盧峰卻是干出這等事情,讓他也感覺顏面無光。
  “好,我明白了。”
  陳汐點頭,神色淡漠。
  “夜辰師弟,你這是什么話!”
  李盧峰臉色一沉,萬沒想到,這一刻夜辰竟會這樣做。
  “李師兄!”
  夜辰的臉色變得冰冷,一字一頓道,“看在同門之情上,我已經幫你爭取了一次機會,你可莫要浪費我的感情!”
  李盧峰頓時神色一滯,目光閃爍許久,最終沉默不語。
  “你走吧,我不想再看見你。”
  陳汐目光忽然落在李盧峰身上,毫不掩飾自己的厭憎,“你最好祈禱下次別再落入我手。”
  “哼!”
  李盧峰冷笑,“下次相見時,可不一定是誰輸誰贏!”
  說罷,他便要轉身而去。
  可就在此時,一道急促的聲音從極遠處星空響起——“陳汐!不能放了他!”
  石禹!
  一剎那,陳汐就判斷出那聲音的主人,禁不住眼眸一瞇。
  唰!
  李盧峰顯然也聽出來人身份,臉色猛地一變,渾身神輝澎湃,轟然朝遠處暴掠而去。
  那副模樣,竟似在逃避著什么般。
  “先別走!”
  陳汐在這一剎,選擇了相信石禹,身影一掠,就朝李盧峰抓去。
  “陳汐!你剛才可是答應放過李師兄一馬的!”
  然而在這關鍵的一刻,夜辰和雨九岳齊齊出動,竟是悍然出手,要攔住陳汐的行動。
  轟!
  陳汐眼眸一寒,袖袍一揮,一股洶涌無匹的紫金色神輝噴薄而出,竟是硬生生震得夜辰和雨九岳齊齊倒飛出去!
  換而言之,在這一拂袖之間,夜辰和雨九岳這兩位新晉級的域主被硬生生震飛了!
  兩人頓時駭然,滿臉不可思議,簡直不敢相信這一切。
  趁此間隙,星空早已不見了陳汐蹤影。
  唰!唰!唰!
  與此同時,極遠處星空,掠來一道道身影,赫然正是女媧宮的孔悠然、石禹和秦心蕙三人。
  域主之境!
  一剎那,夜辰和雨九岳眼瞳又禁不住一縮,看出孔悠然、石禹、秦心蕙三人皆都已踏足域主境!
  “這次……李師兄終究還是難逃一劫。”
  夜辰心深深一嘆。
  數年前,為了爭奪一處域境本源,李盧峰曾悍然殺死了女媧宮一名傳人,甚至差點殺死孔悠然他們。
  也正因為這件事,夜辰和雨九岳才會和李盧峰分道揚鑣,獨自展開行動。
  一切都因為,李盧峰這等做法,完全違背了道院的宗旨,更是和女媧宮結下了仇恨!
  倒并非是他們道院傳人怕事,而是他們自始至終,都被院老古董警告,決不允許卷入帝域五極其他四大勢力的爭斗。
  可很顯然,李盧峰的做法已觸逆了這個底線!
  這時候,夜辰和雨九岳想要再去阻攔,也都來之不及,因為場不止有孔悠然他們,還有一個陳汐!
  在這等情況下,就是全面開戰,都不見得他們能夠贏了。
  為今之計,他們也只能寄希望李盧峰能夠從陳汐手安然脫身,如此或許能化解一場危難。
  至于其他的,他們已不敢有任何奢望。
  其實話說回來,夜辰和雨九岳也都是驕傲之輩,但如今卻因為一個李盧峰,卻讓他們的處境變得頗為尷尬,讓得他們心也惱怒無比,憋屈之極。
  “你們留在這里,好好陪一陪道院的兩位道友,我去援助陳汐。”
  孔悠然甫一抵達,清眸便如冷電般,掃了夜辰和雨九岳一眼,然后吩咐石禹和秦心蕙留下。
  唰!
  不過還不等孔悠然展開行動,虛空忽然一閃,就映現出陳汐的身影來,身邊跟隨著趙青瑤和顧言,卻并沒有李盧峰。
  這讓孔悠然不禁一怔。
  “讓他逃了?”
  一側的石禹愕然問道。
  見此,夜辰和石禹心雖暗松一口氣,卻感覺有些顏面無光,眼睜睜看著其他勢力的傳人追捕他們的同門,這感覺總歸不會很好受了。
  “沒有。”
  出乎所有人意料,陳汐搖了搖頭,掌心一翻,就多出一件儲物神寶,遞給夜辰,道:“抱歉,我殺了他。”
  什么!?
  眾人狠狠一震,皆都無言。
  這才過去多長時間,李盧峰便已被陳汐解決了?
  要知道,李盧峰可是已晉級為域主境,怎會如此容易就被殺了?
  孔悠然、石禹、秦心蕙皆都神色怔然,心震動不已,似乎在消化這個聳人聽聞的消息。
  而夜辰和雨九岳的神色已是變得復雜之極,那一件儲物神寶他們很熟悉,正是李盧峰隨身佩戴。
  僅僅從這一點,他們就判斷出,陳汐并未說謊,李盧峰恐怕的確已遭劫而亡了……
  這一刻,他們都不知道該不該去恨陳汐,心緒復雜到了極致。
  “你這家伙,真的殺了他?”
  石禹怔怔問道。
  “不錯。”
  陳汐點頭,相對比殺死冷星魂和東皇胤軒,殺死李盧峰簡直是易如反掌。
  這家伙在剛進入混亂遺地的第一年時,便第一個晉級為域主境存在,顯得不可思議之極。
  可陳汐如今卻已清楚,這李盧峰所煉化的域境本源力量,只怕也不會太強了,否則決不會表現得如此不堪。
  “這就是命啊!”
  夜辰忽然嘆了口氣,“早就跟他說過,再做這些的事情,就會落得和贏秦帝君一樣的下場,可他卻偏偏不聽,執迷不悟,也怨不得誰。”
  雨九岳默默點頭:“死了也好,起碼還可以保留一些氣節。”
  “這可不見得,我們女媧宮,可是有一位同伴被他所殺死,這次他能夠死在陳汐手,已經算便宜他了。”
  孔悠然冷淡說道,聲音依舊帶著一絲恨意。
  直至如今,他們女媧宮進入混亂遺地的六名傳人,已損失一半,只剩下他們三人,這讓孔悠然心也憋了一肚子怒火無處發泄。
  夜辰和雨九岳沒有辯駁,冤有頭債有主,他們哪怕心再不舒服,也不會這時候和孔悠然他們徹底撕破臉皮了。
  “不對!”
  就在此時,陳汐忽然意識到什么,皺眉道,“怎么你們都來到了這一片星域?”
  此話一出,讓得其他人的注意力頓時轉移,被吸引過來,彼此互相打量著,皆都感到有些驚疑不定。
  這的確很不尋常!
  對陳汐而言,今天發生的一切都帶著一股蹊蹺的味道。
  首先是圖蒙被追殺,引來了冷星魂、東皇胤軒,然后趙青瑤、王鐘又陸續而至。
  直至后來,李盧峰出現了、夜辰和雨九岳出現了、最后甚至女媧宮的孔悠然他們也齊齊趕來……
  這一切未免也太巧了!
  短短一天之內,帝域五極的傳人都匯聚在了同一片神秘的星域,這如何不讓人驚疑?
  混亂遺地何其之大,何其之兇險,為何他們會陸續出現在這里?
  “我們是偶然碰到了一名黑衣斗篷人,一路追殺他,誤打誤撞就來到了這里。可惜,最后卻丟失了這家伙的蹤跡。”
  孔悠然皺眉,緩緩出聲。
  “咦!”
  此話一出,夜辰、雨九岳、趙青瑤竟是齊齊驚異出聲!
  “該不會……你們也一樣吧?”
  見此,孔悠然也察覺到一股不妙的感覺,禁不住凝聲問道。
  夜辰等人齊齊點頭:“不錯,我們同樣也是在追殺一名黑衣斗篷人時,被帶入到了這里。”
  這一下,就連陳汐的神色也變得嚴肅,喃喃道:“看來,我們所有人的行動,似乎都早已被別人看在眼!”
  此話一出,眾人皆都沒來由地心生一絲寒意,渾身一陣不自在,竟是渾然把李盧峰的死都忘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