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1938 佛祖讖語

陳汐并非危言聳聽。
  這一刻,其他人皆都察覺到一股蹊蹺的味道。
  混亂遺地何其之大,堪稱廣袤無垠,可他們這些分散在各地的傳人卻在同一天匯聚在了這里,這若說是巧合,傻子都不會相信了。
  “這是一場陰謀!”
  陳汐這一刻顯得極為冷靜,“若我猜測不錯,之前引誘你們前來的黑衣斗篷人,必然是那些從上個紀元中延存下來的異端!”
  上個紀元的異端?
  眾人心中又是一凜,神色各異。
  令陳汐意外的是,無論是孔悠然他們,還是夜辰和雨九岳二人,甚至是趙青瑤,皆都似乎聽說過有關這些異端的事情,神情并不顯得多意外。
  “原來如此。”
  下一刻,孔悠然就若有所思道,“我們之前曾遇到過一座神秘而奇異的古老祭臺,也正是在那里,我們碰到了那一個黑衣斗篷人!”
  “不錯,我們也是如此。”
  夜辰和雨九岳齊齊點頭。
  “那你們可知道,對方為何要把你們引誘到這里?”
  陳汐禁不住問道。
  眾人面面相覷,皆都搖頭,表示不知道,若非陳汐提醒,他們這一刻還都被蒙在鼓里。
  氣氛一時有些沉寂,無人開口。
  他們每一個皆都是天賦超絕,智慧超然之輩,經過陳汐的點醒,自是一瞬就判斷出,他們如今極有可能落入到了一場算計中!
  可對手究竟要圖謀什么,他們卻是一無所知。
  陳汐同樣對此一無所知,但他當年曾和炎冰帝君有過一面之緣,從其口中得知了一些極有價值的消息。
  他很清楚,無論那些上個紀元的異端要圖謀什么,一旦他們這些人落入對方手中,絕對會生不如死!
  “當你們成就域主,便會像獵物一般,被那些異端所抓捕!”
  “你們身上的神道法則,會被他們剝取!”
  “你們身上的精氣神,會被他們所豢養的巫獸所吞噬!”
  “甚至就連你們的軀殼,也會被他們所利用,成為不人不鬼,不神不魔的怪物,永生永世無法徹底死去!”
  沒來由地,陳汐腦海中再次回想起了炎冰帝君的這一番警告,心中逐漸變得沉重。
  當成為域主境之后,就會被那些異端抓捕!
  這句話陳汐之前不懂,可此時看一看在場其他人,陳汐卻隱約有些明白了。
  因為無論是孔悠然他們,還是夜辰和雨九岳,甚至是趙青瑤,如今都已晉級域主之境!
  他們之前都曾碰到過一位黑衣斗篷人,都被在同一天中引誘到了這里……
  這是否意味著,那些上個紀元的異端,如今已經展開行動,要對他們進行抓捕?
  陳汐神色陰晴不定,他甚至懷疑圖蒙、冷星魂、東皇胤軒、李盧峰、王鐘等人抵達這片神秘星域時,暗中必然也有那些上個紀元的異端推波助瀾!
  陳汐算了算,此次進入混亂遺地中的三十名傳人,除了早已死去的那些傳人,如今尚且存活下來的,幾乎都匯聚在了這里!
  若這一切都是一場陰謀,那些上個紀元的異端又為何要把他們都引誘到這片星域中?
  難道這片星域中還藏著什么秘密?
  或者說,那些異端這么做,還另有其他目的?
  最關鍵的是,在煉化了那九道域境本源之后,這一片神秘的星域,如今可是陳汐的地盤。
  這讓陳汐總有一種錯覺,認為眼前發生的一切,似乎都是針對自己而來!
  當然,這只是陳汐的感覺,他沒辦法確定這是否是真的,更找不到任何證據證明這一點。
  但他敢肯定,從今天開始,他們這些從上古神域前來的傳人,處境只怕要變得更為兇險了!
  “陳汐,你……可是猜到了一些什么?”
  見陳汐神色變幻不定,遲遲不開口,石禹禁不住問出聲來。
  此話一出,其他人的目光也都紛紛看向陳汐。
  陳汐頓時從紛亂思緒中清醒過來,略一沉吟,也不再隱瞞,將自己所知的一切和所推斷出的一些猜測一一說了出來。
  當陳汐的聲音落下,場中氣氛已是變得死一般的寂靜,所有人的臉色都變得凝重,沉思不語。
  陰謀!
  這絕對是一場陰謀!
  他們已不敢再心存任何一絲僥幸,開始正面這個問題。
  “這么說,只有晉級為域主境,才對他們有利用價值了?像獵物般被抓捕,被剝奪神道法則、被吞噬精氣神、被侵占軀殼……最終淪為一個不人不鬼,不神不魔的怪物,永生永世不得徹底死去……”
  夜辰喃喃,說到最后,聲音中已帶上一抹冰冷的味道,“這些早該湮滅在上個紀元的異端,還真夠狠的!”
  “我感覺,這次他們所圖謀的只怕不會如此簡單了。若想抓捕我們,他們大可不必把我們全部都引誘到這里。”
  孔悠然清眸瑩瑩,泛著智慧般的光澤。
  此話一出,頓時得到其他人的認同,他們也感覺,此次那些異端所圖謀的,必然不同尋常了!
  可他們究竟是要圖謀什么?
  沒有人猜得到。
  這才是最讓他們忌憚和驚心的地方。
  對于上個紀元,他們所知甚少,因為那太過久遠,早已湮滅在無垠歲月中。
  甚至他們都無法得知,那些從上個紀元延存下來的異端,如今還有多少人,他們的戰斗力究竟有多恐怖了。
  “若是能抓住王鐘那家伙,只怕這一切都不會是問題了,可惜……最終還是被他給逃掉了。”
  陳汐忽然嘆了口氣,有些后悔當時沒有全力出擊,徹底將王鐘留下。
  在陳汐看來,王鐘這家伙必然和這些異端大有關聯,甚至不排除他本身便是那些異端中的一員!
  “我早就看出這王鐘來歷詭秘,根本不是什么金蟾神島的傳人,如今看來,這家伙比我們所猜測的來歷還要神秘一些。”
  “這王鐘,該不會便是那些棲居在這混亂遺地的異端,派往上古神域中的一個奸細吧?”
  “極有可能是的。”
  “若真如此,這一場陰謀可有些滲人了,說不定到最后還會波及到上古神域中!”
  其他人紛紛開口,但大都是揣測,無法做出確鑿的判斷。
  對于此,陳汐沉默許久,最終目光一掃眾人,道:“諸位,且拋開這一切不談,我們當務之急,還是做好準備,以便應對接下來有可能發生的危機。”
  頓了頓,他繼續道:“如今距離十年之約,尚有將近三年時間,換而言之,在這一段時間中,我們根本沒有任何返回上古神域的可能!”
  所謂十年之約,便是在他們在進入混亂遺地之前,曾被囑咐,十年之后,帝域五極會再次一起出手,打通一道從混亂遺地中返回上古神域的通道。
  最多也只能延遲三年時間!
  一旦錯過這個時間,想要重返上古神域已是幾乎沒有任何希望。
  如今距離這個期限,還有三年時間,這對陳汐他們而言,同樣也意味著,在這一段時間中,他們也沒機會重返上古神域!
  在這等情況下,他們首先要考慮的,自然是該如何扛過這三年,而不發生任何意外。
  “陳汐,你說該怎么辦?”
  孔悠然目光望向陳汐。
  其他人也都將目光望過去,如今他們都已清楚,如今的陳汐,絕對是他們之中戰斗力最強的一個。
  也都知道,連冷星魂、東皇胤軒這等人物,哪怕是聯手一起出動,最終也都慘死陳汐手中。
  可想而知,如今的陳汐戰斗力是何等之駭人。
  孔悠然他們雖未曾親眼目睹這一切,可他們剛才卻看見了在短短片刻時間,李盧峰便被陳汐一舉抹除。
  故而,他們此時已根本不會懷疑陳汐的強大。
  讓他們真正感到好奇的是,如今的陳汐,究竟強大到了哪種地步?
  沒有人清楚。
  但這一切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當前情況下,陳汐不止是戰斗力強大,且對這一切來自那些異端的陰謀要了解的更多。
  在這等情況下,他們自然要尊重陳汐的意見,儼然如同已開始以陳汐馬首是瞻。
  包括夜辰和雨九岳,此刻也已做出決斷,打算和陳汐他們一起行動,因為在眼前局勢下,他們這些來自上古神域的修道者必須抱團在一起,或許才能化解眼下的危局,覓得一線生機!
  陳汐顯然也察覺到了眾人對他態度的變化,這讓他欣然之余,也不禁感到一種沉甸甸的壓力。
  “我只有一個建議。”
  深呼吸一口氣,陳汐唇中輕輕吐出一句話,“以不變應萬變!”
  說著,他身影一閃,便朝遠處一顆星辰上掠去,“諸位且隨我來,如今我尚有一事急需解決,或許對我們接下來的行動有所幫助。”
  眾人一怔,毫不遲疑跟隨了過去。
  嘩啦~
  那一顆星辰陸地上,陳汐袖袍一揮,一座座神箓圖案憑空浮現,組建成一座神陣,將他們所有人都籠罩其中。
  然后,陳汐又釋放出自己的禁道秘紋力量,將神陣每一寸空間都覆蓋,如此一來,只要有任何風吹草動,就會被他第一時間察覺到。
  做完這一切,在眾人好奇目光注視下,陳汐拿出了六卷殘破而古老的獸皮和一柄黃銅鑰匙。
  ——
  ps:汗~今兒回家有些晚,更新壓力好大,但不管如何,會全力奮戰到凌晨,繼續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