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1939 黑幕遮星

殘破而古老的獸皮彌漫著晦澀的神秘波動,令人無法看清楚其中內容。
  孔悠然他們都認得,這些獸皮卷中牽扯到這混亂遺地中的一處神秘區域,甚至極有可能從中尋覓到有關終極道途的真正奧義!
  只不過讓他們怔然的是,這些獸皮卷中,除了那五塊來自帝域五極的,又多出了一塊。
  “這一塊獸皮,便是從王鐘手中奪來。”
  陳汐隨口解釋了一句,就將這一塊獸皮卷打開。
  這一塊獸皮卷明顯要比陳汐手中其他五塊獸皮要大上許多,且形狀極為奇怪,明顯是被人拼湊起來的。
  就好像由七八塊原本就殘碎的獸皮,拼湊成了一個更大的殘破獸皮,形狀極為奇特。
  可當看到這一幕時,陳汐頓時心中一震,清楚當初王鐘獲得這一塊古老獸皮時,絕對不是現如今的模樣。
  他明顯也是搜集到了七八塊殘破的獸皮,然后把它們一一拼湊在了一起,這才拼湊成了眼前這般模樣!
  這讓陳汐意外之余,心中也不禁有些驚疑,這王鐘又是從哪里搜羅來這么多獸皮卷?
  “阿涼,快看看上邊寫著一些什么。”
  顧言在一旁出聲。
  “噢。”
  阿涼從陳汐耳廓中一蹦而起,來到那一塊獸皮卷前。
  和陳汐之前獲得的五塊獸皮卷一樣,這一塊獸皮卷上同樣篆刻著許許多多神秘而扭曲的文字,奇異而陌生,迥異于常。
  這種神秘文字,場中也只有阿涼才認得,那是屬于他們太古菌族王者才能參悟的一眾秘文。
  孔悠然他們皆都驚奇,渾然沒想到陳汐身邊還跟隨著一名太古菌族的后裔。
  更讓他們沒想到的是,連帝域五極都參悟不出的文字,對這名叫阿涼的小姑娘而言,卻似乎并不是什么難題。
  “陳汐這家伙,準備的可真夠充分的!”
  眾人心中不約而同浮現同一個感慨。
  “極而空,空而無,無中生有,眾玄之始……”
  阿涼已開始念出獸皮卷上的秘文,音調清脆,字字清晰,一下子把眾人的注意力都吸引過來。
  “極而空!”
  這一刻,石禹、雨九岳、秦心蕙、趙青瑤心中齊齊一震,這三個字很尋常,可此時聽來,卻仿佛帶著一股奇異的魔力,讓他們一剎那道心震動,腦海中涌現出一股難以言說的微妙感覺。
  甚至因為這三個字,他們一下子忘了阿涼接下來所說的其他秘文!
  但其他人卻像渾然不覺,并未有任何觸動,也根本不知道,這一刻因為著寥寥三個字,讓得石禹四人心中震動,若被當頭棒喝。
  “空而無!”
  但很快,當阿涼念出這三個字時,孔悠然和夜辰兩人也如遭雷擊般,心生一種晦澀體悟。
  唯獨陳汐、顧言對此卻像渾然不覺。
  這顯得很神異,明明只是尋尋常常的字節,可此時被阿涼念出,就像帶上一股神秘的力量,可以直抵人心,振聾發聵,讓在場不同的傳人產生出不同的反應。
  “無中生有,眾玄之始!”
  當阿涼念出這八個字時,陳汐同樣心生一股震動,感受到一股陌生而神秘氣息。
  但僅僅一剎那,陳汐識海中猛地產生一股奇異的嗡鳴,原本一直沉寂的河圖碎片就在此刻蘇醒!
  仿似這“無中生有,眾玄之始”所蘊含的神秘氣息,隱隱契合了河圖碎片內的某種力量般,產生一種契合般的奇妙反應。
  但這種反應,卻讓陳汐心生一股莫名的悸動感,幾乎下意識地,他猛地收起手中的獸皮卷,喝道:“阿涼,莫要再念了!”
  阿涼對這一切都渾然不覺,也根本沒感受到任何異常,被陳汐突然大喝打斷,頓時讓她渾身一顫,面露一抹驚色,像是被嚇到了。
  這一刻,陳汐也頓時反應過來,自己剛才舉動有些反常,連忙道:“阿涼,不怪你,是我自己的原因。”
  阿涼似放松,吐著舌頭道:“公子剛才的模樣好嚇人。”
  “剛才怎么了?”
  “該死,像魔怔了一般!這玩意好詭異。”
  陳汐的大喝,同樣也驚醒了孔悠然他們,一個個從那一種奇異的狀態中清醒過來,旋即他們的臉色皆都有些變了,察覺到剛才自己反應有些蹊蹺。
  “沒什么,這一塊獸皮來自那王鐘手中,且其中內容神秘陌生,或許藏著什么我們皆都不清楚的東西。”
  陳汐深呼吸一口氣,沉吟道。
  眾人心中凜然,要知道他們如今可早已晉級域主境,實力比以往強大了不知多少。
  可在剛才那一剎那,他們卻因為寥寥幾個字而產生各種奇怪反應,這可有些滲人了。
  “等我先把這些獸皮拼湊在一起再說。”
  陳汐飛快說了一句,就將手中獸皮卷和其他五塊獸皮放在一起,一一拼湊起來。
  這就好比拼圖游戲般,對陳汐這等人物而言,自然是易如反掌。
  在眾人的目光注視下,僅僅片刻,陳汐就拼湊完畢,呈現在他掌中的,已是一塊完整的獸皮!
  它呈現六角之狀,約莫蒲扇大小,通體漆黑古老,上邊密密麻麻盡是那奇異而扭曲的秘文。
  讓人根本辨認不出,這獸皮是來自哪一種生靈身上。
  可當陳汐看到它的第一眼,頓時就生出一股似曾相識的熟悉感,就好像在哪里見到過一樣。
  “這獸皮的形狀……似乎和我之前所見的那一座奇異祭臺的模樣如出一轍!”
  孔悠然秀眉一挑,驚訝出聲。
  “不錯,不錯,怪不得我也感到如此熟悉,原來是和那奇異的祭臺形狀類似。”
  石禹、夜辰、雨九岳等人也都紛紛點頭。
  這一下,陳汐也終于明白過來,想起了曾囚禁過炎冰帝君的那一道“神巫祭臺”!
  那一座奇異而神秘的祭臺形狀,正是呈現出六角之狀!
  “神巫祭臺、完整的古老獸皮……難道這兩者之間還有某種關聯不成?”
  陳汐驚異。
  據他所知,那神巫祭臺必然是那些上個紀元的異端所筑就,而據帝域五極那些大人物所言,這一副完整的古老獸皮可是鯤鵬道主的遺物,上邊篆刻的文字,更是來自太古菌族的一種秘文。
  若是這兩者之間真有某種關聯,那可就太不尋常了!
  陳汐這一剎甚至都有些懷疑,這一塊獸皮究竟是否是鯤鵬道主當年隕落時所留下的遺物。
  ……
  嗡~
  不等陳汐想明白,他掌中的那一副獸皮驟然泛起一股奇異的波動,彌漫而開。
  眾人震驚看到,那獸皮上原本密密麻麻的神秘扭曲文字,此刻就像活了過來,不斷在獸皮上蠕動,速度奇快無比。
  僅僅剎那,那些秘文竟是重新組合,衍化為了一道道曲折不一,繁密復雜的圖案!
  再看不到任何一個秘文!
  反而像一副真真正正的地圖般,曲折繁密的線條宛如路經,在指引著某個方向。
  “這是……通往那一片神秘區域的線索?”
  眾人驚疑,完全沒想到,當這一幅古老的獸皮卷被拼湊完整,竟會發生如此翻天覆地的變化。
  別說是他們,就連陳汐自己都始料不及。
  在從王鐘手中獲得那第六塊獸皮卷之前,陳汐已經從那早已掌握在手的五塊獸皮卷上參悟出一些線索出來。
  那是一些晦澀的秘文,分別是“太、紀、壇、道極、神主元、無上而空、真無而無上。”
  其中的“神、紀、元、主、極”五字恰好對應河圖碎片中曾浮現出過的一些字跡。
  當時陳汐就懷疑,河圖碎片、混亂遺地、神秘之區、終極道途真正奧義……這幾者之間說不定存在著某種關聯!
  甚至在陳汐看來,只要能夠尋覓到那一片神秘之區,說不定就能夠將這一切答案揭開。
  然而此時,當看見這一幅完整獸皮上發生的變化,看到那些晦澀秘文竟都消失不見,頓時就有些措手不及的感覺。
  難道那些秘文并非像自己之前所猜測那般,而僅僅只是一種象征,是為最終衍化出這一幅類似地圖般的線索而準備?
  一時之間,陳汐都有些惘然了。
  許久他才深呼吸一口氣,摒棄掉腦海雜念,心中卻是很清楚,自己想要搞清楚這一切,只怕非得先找到那一片神秘之區了。
  “陳汐,依你看來這獸皮上的圖案究竟代表著什么?”
  孔悠然問道。
  “若我猜測不錯,應該是指向那一片神秘之區的路線圖。”
  陳汐不假思索道,這個其實很好猜,因為按照之前的諸多線索推斷,就能輕易判斷出來。
  眾人頓時眼睛一亮,神秘之區!那其中可極有可能藏著有關終極道途的真正奧義!
  “我們暫時還不能依照此獸皮上的線索行動。”
  陳汐忽然出聲,目光掃視眾人,“我總感覺這一次那異端把你們引誘到這里,所圖謀的必然非同小可,這時候若采取行動,只怕一切都會被他們看在眼中。”
  頓了頓,他神色忽然變得凝重,斟詞酌句道,“并且我現在忽然有些懷疑,之前那王鐘……似乎是故意讓我搶到的這最后一塊獸皮!”
  ——
  PS:第三章凌晨12點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