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1940 破境契機

沓、沓、沓……
  王鐘孤身一人,行走在一座恢弘、空曠的古老殿宇中,腳步踏在堅硬漆黑的地面,發出低沉的回音,在大殿中飄蕩著。
  他一襲血衣,眼眸冰冷如電,渾身彌漫著一股睥睨而深沉的氣魄,比之從前,此刻的他多了一種滄桑氣息,仿似歷經無垠歲月的洗禮。
  這座殿宇很古老,漆黑若永夜,唯獨只有極深處,有著一縷如血般嫣紅的火焰。
  像兇獸的一只血眸,蟄伏在這黑暗而寂靜的殿宇中。
  氣氛沉寂中,帶著一股令人心悸的氣息。
  越往前行,王鐘神色就愈平靜,也愈從容,他似乎對此地很熟悉,渾然不見一絲情緒波動。
  “你回來了。”
  也不知過了多久,忽然一道淡漠、蒼老、沙啞而低沉的聲音悠悠響起,回蕩在大殿中,渺渺冥冥,忽遠忽近。
  王鐘倏然佇足,沉默片刻,道:“我回來了。”
  嘩啦~
  伴隨著聲音落下,這片空曠而漆黑的大殿兩側,忽然亮起一點點金燦燦的神焰,像一個個躍動的火把,將黑暗驅散。
  一瞬間,大殿通亮,染上一層神圣般的金色,一切景物也變得清晰無比。
  這座大殿的確很空曠,也很輝煌,大而無量,一條黑色磚石筑就的通道筆直鋪展大殿中央,延續到大殿盡頭。
  在通道兩側,分別屹立著一座座古老的石柱,每一座石柱都宛如一頭巨龍擎空而懸。
  王鐘立足通道中,和兩側石柱相比,和整個大殿相比,就宛如一只螻蟻般渺小!
  仔細看去,那一座座石柱上,分別篆刻著一幅幅血色神秘圖案。
  有身生八臂,體若磐石,雙眸若日月,踏星斗而長嘯的魔神。
  有身軀足有萬丈,黑羽若夜,生著九個猙獰頭顱的怪鳥,口銜神尸而舞。
  有掌握山河,耳掛雷霆,端坐九霄之上,俯瞰億萬眾生的偉岸身影,眉心浮道光,照亮乾坤萬物。
  有乘滄浪之舟,駕周虛之流,扶搖青冥的綽約女子,青絲如瀑,飄落萬丈道光,朦朧若夢幻。
  ……一幅幅血色圖案,充盈著古老蒼茫的味道,和上古神域中完全不一樣,完全不像這一世應有之物。
  圖案中的一道道身影,也都充滿各種神秘色彩,更像縱橫在另一個陌生世界的古老存在。
  這些血色圖案被烙印在石柱上,就像古老的圖騰,映現出萬千氣象,為這座大殿平添一股無形的神圣氣息。
  王鐘佇足在通道上,不再前行,目光穿過虛空,遙遙望向了大殿盡頭。
  盡頭處,有著一縷嫣紅的血色神焰,神焰下方,則是一張白骨座椅,座椅上,則端坐著一道血色身影,像神焰般在扭動,像煙霧般在變幻,讓人根本看不清楚其模樣。
  神秘大殿。
  金色神焰。
  圖騰石柱。
  白骨王座。
  血色身影。
  這樣的一幅幅畫面組合在一起,讓整個場景變得神圣中帶著一股詭秘而令人心悸的色彩。
  而遠遠望著那一道端坐在白骨王座上的身影,雖看不清楚其面容,可卻讓人宛如看見一位主宰,威勢無上!
  “事情辦完了?”
  那一道蒼老沙啞的聲音再次響起,從大殿盡頭的白骨王座上傳達而來。
  “剩下的圣獸之皮,如今已落入紀元應劫者的手中,不出意外,他們現在應該已被種下‘圣巫之禁’。”
  王鐘點頭,相隔極遠距離,和那一道端坐白骨王座上的血色身影對話。
  他沒有再前行,仿佛頗為忌憚,一旦再靠前就會遭受殺身之禍般。
  “不錯,不錯。”
  那一道血色身影發出贊嘆,“利用鯤鵬之主的身份來掩飾‘圣獸之皮’中的奧秘,也只有你能夠想出如此奇特的妙法了。”
  王鐘神色不動,道:“這也多虧了那紀元應劫者身邊跟隨著一個太古菌族的后裔,否則只怕是無法開啟其中的‘圣巫之禁’的。”
  “不必謙遜,你辦事,我從不會擔心什么。”
  那血色身影聲音變得低沉,感慨道,“我唯獨沒想到,時隔三萬六千年歲月,這次你還記得從上古神域中返回,這可有些超乎我的預料。”
  聞言,王鐘霍然抬頭,原本淡漠平靜的面容上泛起一抹冷笑,道:“生而為奴,死則不存,像我這種存在,哪敢不回來!”
  聲音中,已透著一股無比的怨毒,在這空曠的大殿中不斷回蕩著。
  “放心,等這次事成,我不止會還你自由,還會把這‘圣王’的位置交給你來坐。”
  那一道血色身影毫不動怒。
  “哦?”
  王鐘眼眸驟然一瞇,冷冷道,“這可是你說的!到時候你若辦不到,可別怪我去找‘圣靈’合作!你應該清楚,憑我擁有的手段,只要圣靈愿意,我可以把她扶持為新的圣王!”
  “圣靈……你竟找到了圣靈的下落?”
  那一道血色身影似有些激動,又似有些震驚。
  “不錯,她如今還未覺醒意識,依舊寄存在那氣運爐鼎中,我甚至可以告訴你,她現在已出現在上古神域中!”
  王鐘冷冷出聲,似為了要證明一些什么,他的聲音堅定而鏗鏘。
  “呵呵。”
  那一道血色身影卻忽然笑起來,“還未覺醒意識,不代表無法覺醒,當她覺醒時,她第一個要殺的恐怕就是你了。若我猜測不錯,你如今并未真正獲得她所藏身的氣運爐鼎,所以,你也只能回來和我合作。”
  王鐘臉色一沉,陷入沉默。
  “好了,不談這些,我們的計劃只差一步,便可以順利進行,我當年對你做出的允諾,也決不會更改,這圣王之位可以交給你,但你也必須幫我踏上真正的無上終極之境!”
  那一道血色身影聲音變得莊肅,透著一股不容置疑的味道。
  “好!”
  沉默許久,王鐘最終點頭,唇中輕輕吐出一個字。
  那一道血色身影見此,不禁大笑起來,聲若雷霆,震蕩大殿。
  但旋即,他的笑聲便戛然而止。
  “不對!”
  血色身影似察覺到什么,聲音中已帶上一抹怒意,“圣巫之禁消失了!阿律耶!你竟敢欺騙本王!”
  轟!
  一片可怖若潮水般的殺機從那一道血色身影上擴散而出,壓迫得整座大殿都發出哀鳴,顫抖不已。
  “什么?”
  王鐘臉色一變,“這不可能!像他們這些域主境存在,絕對無法抗衡住圣巫之禁!”
  “可是圣巫之禁的氣息的確消失了!”
  血色身影一字一頓,伴隨聲音,他渾身彌漫出的殺機猶如實質般,愈發可怖。
  “你不相信我?”
  王鐘厲聲道,他感到一股無比的壓力。
  “相信。”
  那一道血色身影沉默片刻,身上那如潮殺機忽然收斂,消失得一干二凈。
  這讓王鐘暗松一口氣,神色卻是有些難看,冷冷道:“圣獸之皮上的圣巫之禁可是你種下的,如今失敗了卻怪在我頭上,你不覺得這種行為很無恥?”
  “好了,事情已經發生了,就不必再提了。”
  那一道血色身影漠然道,“圣巫之禁消失,他們必然已獲得了通往‘禁劫大淵’的秘圖,你感覺接下來該如何做才好?”
  王鐘冷冷道:“當然只有改變計劃了!”
  說著,他轉身朝大殿外行去。
  “你要如何做?”
  那血色身影追問。
  “帶著你一手培養的那些鬼東西一起等候在‘禁劫大淵’外邊。”
  “守株待兔?”
  “莫非你以為我們可以像他們那般,闖入禁劫大淵中?”
  “也好,只是……”
  “沒有只是,別忘了,只有他們才能開啟禁劫大淵中的力量,也只有利用他們的軀殼,才能帶我們破開混亂遺地的壁障,不再受這一世的天道之力所阻!”
  “好!一切按你所言的去做,不過,阿律耶,本王不得不警告你,這一次機會我們已經等待太久了,決不允許在最后關頭出現任何差池,若是失敗了……”
  “若失敗了,我的命隨你拿去!”
  交談聲不斷回蕩在這神秘空曠的大殿中,而王鐘的身影已是消失在大殿外。
  很快,大殿中再次恢復沉寂。
  那一道血色身影孤零零一人端坐在白骨王座上,沉默不語。
  “阿律耶,你這次可千萬別讓本王失望……”
  許久之后,一道喃喃聲響起,透著一股冷然的味道。
  ……
  陳汐并不清楚,他手中那一塊完整的古老獸皮,便是王鐘口中的“圣獸之皮”。
  他也不清楚,在阿涼念出“極而空,空而無,無中生有,眾玄之始……”這一番秘文時,他們所遭受的奇異反應,乃是來自一種名為“圣巫之禁”的秘法。
  他同樣也不清楚,他意外打斷阿涼念出這一番話之后,無形中已幫他們所有人化解了一場臨身大劫。
  至于這一卷古老獸皮上秘圖所指的“禁劫大淵”,他就更不可能知道了。
  不過,這時候的他,早已將那一塊完整古老的獸皮收起,哪怕不知道“禁劫大淵”這個名字,他也不打算按照獸皮上的秘圖去行動。
  因為正如他之前所猜忌的那樣,他懷疑這一卷獸皮是王鐘故意讓他奪走的!
  此刻,陳汐的目光望向了手中的那一柄黃銅鑰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