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1942 眾寶異動

這一口“禁劫大淵”很大,無法想象的大。
  在佛宗圣子迦南心生憂慮的時候,渾然不清楚,就在這一口大淵對面,此時也早已屹立著不少身影。
  這些身影約莫十多個,為首的赫然是身披血袍,渾身氣息狂暴中彌漫著滄桑氣息的王鐘。
  在他身后那些身影,則皆都身披黑袍,都戴斗笠,一個個氣息冰冷死寂,宛如沒有情感的怪物,懾人心魄。
  此時,王鐘佇足在大淵之畔,衣衫獵獵,一頭長發飛揚,眼眸凝視著大淵深處,陷入沉思。
  轟隆隆~~
  這里的蒼穹之上,同樣有億萬火雨傾瀉而下,若從九天降落的火海瀑布,燃燒虛空,奔騰洶涌,聲勢浩瀚。
  仔細看去,那傾瀉而下的火海中,赫然還有一顆顆巨大星辰夾雜其中,墜落大淵中。
  這般場景,恰是“火海落九天,星辰墜大淵”!
  連一顆顆星辰都墜入其中,眨眼被吞沒消失不見,可想而知這“禁劫大淵”何其之大。
  大,故而無量!
  “這次,只要能夠成功開啟它,屬于上古神域的末法時代就要來臨了……”
  沉默許久,王鐘禁不住喃喃出聲,望向那禁劫大淵的目光中不可抑制地帶上一抹狂熱。
  旋即,王鐘便霍然轉身,目光掃視那些黑袍人,道:“為了此次機會,我族已經等待了太久,如今機會終于來臨,你們應該清楚接下來應該怎么做。”
  他的聲音低沉而冰冷,透著一股冷峻。
  “謹遵大人教誨!”
  那些黑袍人肅然應聲。
  “這次行動若是出現差錯,你們也清楚會遭受何等后果,我也懶得再多說什么。”
  王鐘重新轉過身,望著那禁劫大淵,忽然一皺眉,道,“為何還沒有消息傳來?”
  那些黑袍人皆都沉默,同樣心中疑惑不已。
  嗚~~
  就在此時,一道黑色煙霧倏然從極遠處虛空中涌來,發出急促尖利的嗚嗚聲。
  僅僅一剎,黑色煙霧就來到王鐘身前,嘭的一聲炸開,一縷縷黑色霧靄竟衍化為了一道光幕。
  光幕上,此時赫然映現著之前陳汐一行人圍攻那一名黑袍人的場景。
  嘭~
  最終,當光幕映現出那名黑袍人自爆的場景之后,便轟然碎裂,消弭無蹤。
  而目睹了這一切,王鐘臉色一下子陰沉下來,整個人氣息變得迫人無比。熱門小說
  那些黑袍人一陣躁動之后,又恢復那一副冰冷沉默的模樣。
  氣氛沉寂,壓抑得讓人幾欲窒息。
  許久,王鐘才長長吐了一口濁氣,喃喃道:“看來,他們已察覺到了我們的行動……”
  這一剎,他想起了那烙印在“圣獸之皮”上被破壞掉的“圣巫之禁”,也想起了陳汐。
  直覺告訴王鐘,無論是那被破壞掉的“圣巫之禁”,還是眼前發生的這一幕,只怕都和陳汐有關了。
  “陳汐啊陳汐,本座還真是小覷了你的手段!”
  王鐘眼眸中泛起一抹狠戾,“你以為這樣就可以逃得出本座的手掌心?妄想!”
  “聽令!”
  王鐘轉身,眸光幽邃,冰冷徹骨,掃視那些黑袍人。
  “從此刻起,發動‘逆道域力’!調動分布在混亂遺地中的所有力量,開始我們的計劃!”
  “我要讓他們逃無可逃,只能落入我們的枷鎖中!”
  “快去!”
  ……
  這一天,整個混亂遺地每個區域中,忽然涌現出一縷縷奇異而神秘的黑色神光,宛如夜幕般,將那漫天星斗都遮蔽。
  整個混亂遺地,陷入一種黑暗中。
  與此同時,這片天地間的天道力量開始變得紊亂,令一切都陷入一種無序動蕩的場景中。
  經緯崩滅。
  時空逆轉。
  萬象混淆。
  甚至連東南西北方向都無法再被辨認。
  一切都開始動蕩、混亂,宛如進入一場大災變中!
  ……
  夜幕遮空,黑暗降臨。
  佛宗圣子迦南猛地抬頭,當看見那漫天星斗消失在黑暗中,原本恬靜堅毅的容顏上已是變得凝重之極。
  “終究是不可避免要開始了……”
  迦南這一刻,像最終做出了某個決斷,渾身彌漫出一股決然悲憫的氣息。
  下一刻,他身影一閃,便一躍跳入了那一口深不可測的“禁劫大淵”中!
  ……
  呼呼~~
  陳汐帶著一行人挪移時空,很快就離開了那一片神秘星域,出現在混亂遺地陸地上。
  和以往一樣,混亂遺地中依舊是步步殺機,兇險四伏。
  可陳汐他們一行人如今都和以往不同,大都已晉級域主之境,自身實力無不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實力的蛻變,所帶來的好處便是在化解兇險時,比以往要輕松不少。
  但這并不意味著他們便可以安枕無憂了。
  混亂遺地中有太多不可預料的殺劫,甚至有些兇險之所在,他們至今也不敢越雷池一步。
  一路上,陳汐一邊觀察沿途環境,帶著一行人飛遁,一邊搜索著蒼穹之上的星域。
  如今在他們一行人中,唯獨只有顧言一人還未晉級域主之境,這讓陳汐這個當師叔祖的,自不會坐視不理了。
  哪怕眼下他們的處境比以往甚至要更為兇險,但陳汐并不認為在這等情況下,就無法幫顧言獲得一片域境本源了。
  畢竟,距離重返上古神域的時間,還有將近三年,已足夠做很多事情了。
  “嗯?”
  但很快,陳汐眼眸便驟然一瞇,停下飛遁的身影來。
  “怎么了?”
  其他人見此,皆都心中一凜。
  “看那邊。”
  陳汐目光遙遙望著極遠處星穹,“你們有沒有發現,從剛才開始,這混亂遺地中的氣息似乎開始發生變化了……”
  眾人此時也都看見,在那極遠處星穹上,一抹黑色正在逐漸擴大,不斷蔓延,像墨汁般,很快就遮蔽了一片星空,并且這種黑色正在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在擴散!
  這就像夜幕降臨般,擱在外界很尋常的一幕,可擱在這混亂遺地中,卻變得太過反常和詭秘。
  再結合陳汐的話,眾人頓時都察覺到,的確,這混亂遺地中的氣息正在發生劇變!
  混亂。
  無序。
  動蕩。
  萬事萬物都陷入一場錯亂復雜的變化中,那種感覺,就好像天旋地轉,景象頻頻變幻,讓人都難以分辨出方向。
  僅僅片刻時間,那星穹之上,已是黑暗一片,所有的星辰都被一片黑幕所覆蓋。
  這讓眾人神色皆都變得凝重,嗅到了一股危險的氣息。
  轟!
  陳汐彈指,迸射出一道通天劍氣,筆直沖霄而上,試圖破開那一道遮蔽星空的黑幕。
  可令人駭人的一幕發生了,那劍氣何其之凌厲,可在進入那一片黑幕之后,就像泥牛入海般,消失得無影無蹤,沒有掀起任何一絲的漣漪!
  這讓眾人心中又是一沉,陳汐如今的戰斗力何其強大,竟不能取得任何一絲效果,那黑幕中所充斥的力量又該是何等恐怖?
  “看來,我們已無法進入到星域中,只能在這混亂遺地中行動了。”
  陳汐皺眉,隱約猜到了什么。
  “該不會是那些上個紀元的異端搞出來的動靜吧?”
  夜辰沉聲道。
  “必然如此。”
  陳汐點頭,“這混亂遺地中的一切都在發生變化,混亂而無序,比之以往兇險了太多,若我猜測不錯,那些異端只怕已察覺到一些什么,如今已開始針對我們開始行動了。”
  此話一出,令眾人心中皆都一緊。
  “諸位,從現在開始,我們便要做好戰斗的準備了!”
  陳汐深吸一口氣,黑眸中涌出一抹冷冽光澤,殺機縈繞。
  鏘!
  說話時,他祭出了劍箓。
  早在對付冷星魂、東皇胤軒時,陳汐也根本未曾動用神寶,此刻還未戰斗,便已將劍箓祭出,可見他對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也是警惕之極,不敢有任何一絲的大意。
  其他人見此,也都不敢怠慢,運轉修為,祭出各種神寶,全神戒備起來。
  轟!轟!轟!轟!
  幾乎就在他們剛準備妥當,大地猛地震動起來,附近山岳崩碎,時空轟鳴。
  仿似有千軍萬馬正在從極遠處地方奔騰而來,氣勢磅礴,撼動天地,令萬物色變。
  “那是?”
  孔悠然吃驚,望著遠方。
  只見那極遠處的天邊,忽然出現一片密密麻麻的身影,猶如潮水般,朝這邊快速蔓延而來。
  那些身影中,有身高萬丈,威勢滔天的神魔;有成千上萬,成群出動的羅剎血蜂;有白骨森然,形如骷髏的尸骸;有血光沖霄、模樣猙獰而奇特的可怖生靈……
  太多了!
  簡直像一支由混亂遺地中的生靈組成的浩蕩大軍,鋪天蓋地從遠方沖來。
  他們身上所彌漫出的殺機匯聚在一起,簡直猶如實質般,轟隆隆碾碎時空,驚擾八方風云,懾人無比。
  “不好!那些家伙似乎都是奔著我們來的!”
  石禹飛快道。
  “走!”
  陳汐幾乎一瞬間就判斷出,不能再前進,必須改變飛遁方向了,因為那遠處前來的兇物實在太多,仿似潮水般無窮無盡,讓人遠遠一望都禁不住頭皮發麻。
  然而——
  就在他們剛轉過身,在這個方向的極遠處,忽然響徹起一道響徹九霄的尖利啼鳴。
  “唳!”
  一頭身軀足足有十萬丈范圍,通體漆黑,生著九個猙獰頭顱的巨大兇禽,從遠處顯現出來,兇威震世!
  ——
  ps:第二更10點前,第三更凌晨12點前,第四更凌晨以后,月末最后幾個小時,雖然月票又被爆掉在21名,但還是請大家多多投票,努力爭奪一下,奮戰到凌晨不留遺憾。
  手機請訪問: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