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194 進階契機


  感謝兄弟“滄龍as”投出的寶貴月票!
  ——
  “陳汐,以你如今的實力,若能把煉體修為臻至黃庭境界,那咱們進入瀚海沙漠,生存下去的把握應該會更大,別忘了,你還有一尊神秘的洞府,遇到生死危險時完全可以躲避進去。”靈白突然道。
  陳汐一怔,靈白說的的確不假,他的煉體、煉氣修為皆達到黃庭境界時,就可以再次進入洞府,還可以闖一闖天峰第二重試煉,只要通過天峰第二重試煉,那好處就多了,不僅可以再次獲得一些洞府主人的獎勵,并且在其中修煉九天,外界才過去一天,修煉四十五年,外界過去五年。如此一來,他完全可以在群星大會開始之前,輕輕松松地沖擊到兩儀金丹境界。
  “你說的的確不錯,不過我如今的煉體修為已達到一個瓶頸,單靠汲取星魄石內的星煞之力,遠遠不夠,我需要一個契機,一個令身體蛻變的契機,遺憾的是,直至如今我也沒有碰到。”陳汐搖頭苦笑道。
  靈白微微一笑:“把殺戮之鐮給我。”
  “做什么?”陳汐愣了愣,還是把殺戮之鐮取了出來,遞給他。
  嗡!
  靈白甫一抓住殺戮之鐮,頓時之間,一股恐怖的殺戮之意,蜂擁而出,席卷天地,整個貴賓雅室頓時陷入了深沉的黑暗中。
  “殺!”
  “殺!”
  “殺!”
  一聲聲怒吼仿似來更古以前的殺戮神靈發出,交織成天地間最凜冽的殺戮之音,那澎湃的殺意化作滾滾黑霧,翻滾、咆哮。只一剎那,整個貴賓雅室仿似化作了殺戮戰場,人間地獄。
  “這小家伙竟然也能施展出殺戮道域,恐怕也是借助了殺戮之鐮的力量……”陳汐暗自驚嘆不已。
  “陳汐,你不是要契機嗎?你就在這殺戮道域內,讓那殺戮之意好好淬煉一下身軀,然后我以寂滅劍意令你的身軀處于不死不亡,非生非滅的狀態,我就不信你進階不了!”
  靈白手握殺戮之鐮,殺氣騰騰,“放心,你肯定死不了,只不過痛苦是難免的,注意,我要開始了!”
  咻咻咻……
  靈白話音剛落,無數道殺戮之意凝聚的黑芒,爆射而出,化作重錘、利劍、大斧、長戟……暴雨般從四面八方朝陳汐攻去。
  滿天滿地都是殺戮武器,滿天滿地都是沛然殺機,猶如陷入金戈鐵馬血流成河的戰場中,那股滔天殺戮之意,讓人呼吸都感到困難,靈魂都顫粟,換做其他任何人,恐怕早已被這一幕嚇得肝膽俱裂、屁滾尿流了。
  不過陳汐卻是眼睛一亮,深吸一口氣,盤坐在地,也不抵抗,神色平靜,雙眸緊閉,仿似已忘了周圍轟然本來的無數攻擊。
  噗噗噗!噗噗噗!
  只一瞬間,陳汐的頭顱、脖頸、胸膛、背脊、四肢……全身的肌膚被撕裂出一道道血淋淋的傷疤,森森白骨暴露在空氣中,整個人就像一個血肉模糊的骷髏,模樣可怖之極,讓人遠遠一望就感覺頭皮發麻,寒氣直冒。
  “這殺戮之意堪比兩儀金丹修士的攻擊,我的身軀的確太差,若不運轉巫力,連一招都抗不下……”無邊無際的痛苦中,陳汐努力保持識海的一絲清明,深吸一口氣,雙手各握一枚星魄石,瘋狂運轉巫力。
  嘩啦啦!
  就像枯木發新芽,陳汐身上所有的傷勢都在以一種緩慢的速度恢復,而在其背脊的巫紋中,混沌息壤、無名神木、金屬、火晶、水滴……仿似受到刺激一樣,噴涌出一股股五行之氣,與陳汐一同修補身軀。
  這一幕是陳汐完全沒有料到的,不過他清晰發現,自己的血肉皮膜在汲取了五行之氣之后,變得更加柔韌,更加強悍,每一寸肌膚都像在熔爐中千錘百煉狠狠熬打了一遍,沒有一絲雜質,沒有一絲污垢,散發出一層晶石一樣柔和的光澤。
  并且,他驚喜發現,自己血肉內能夠容納的巫力更多,也更寬闊,如果說以前的身軀只是一個茶壺,那現在就是一個水桶,容納巫力的空間足足暴漲了數倍!
  這一切,都歸功于混沌息壤等神秘的五件寶貝。可以說,陳汐如今的血肉,已蘊含了混沌息壤的特質,包容萬物,又歷經其他四種五行之氣的淬煉,已堪比一些天生靈體,跟其弟弟陳昊用火靈蓮果重塑的體魄,也是不差多少。
  咻咻咻……
  見陳汐恢復如初,靈白再次揮動殺戮之鐮,釋放出數千數萬道殺戮之意,跟上一次不同,這次的殺戮之意猶如活物一樣,化作仿似傳說中只有冥域中才擁有的冥魂戰士,身披漆黑鎧甲,手持殺戮之刃,氣息凝練,殺意凌厲,威力暴漲一倍有余!
  這些殺戮之意所化的活物,步伐似馬蹄踐踏,似戰鼓擂動,整齊劃一,暴喝著,吶喊著,沖向陳汐,仿似已把陳汐當做了十惡不赦,不容生存于世間的惡靈、厲鬼、冤魂……
  噗噗噗……
  陳汐周身肌膚上,再次多出一道道可怖的傷痕,不過相較于上次,這次出現的傷痕,明顯要淺得多,不過隨著那無盡的攻擊廝殺而至,他的身軀頓時再次化作了血肉模糊的骷髏模樣。
  這次不等陳汐運功,那混沌息壤等物件神異的寶物就像被激怒了一樣,噴涌出浩浩蕩蕩的五行之氣,狠狠修復著周身血肉皮膜,哪里破損,就沖到哪里,就像個補鍋匠一樣,忙得不可開交。
  “厲害!”
  靈白眼眸一亮,手中卻不怠慢,殺戮之鐮被他施展到極致,整個殺戮道域嗡鳴顫抖,殺意激射,像下了一場暴雨,又像嗅到血腥的鯊魚群,氣勢洶洶,都是朝陳汐蜂擁而去。
  一瞬間,陳汐的身軀顯現出一副奇異的湖面,無盡毀滅之力和無盡生機之力在碰撞,一會血肉模糊,一會恢復如初,就像天地萬物的生命歷程,一枯一榮,循環往復,而生命就在這種歷練中得到升華,得到壯大……
  毀滅,再生。
  一枯,一榮。
  這種奇妙的景象,隱隱蘊含著一股說不出的無上道意,在陳汐身上流轉著,醞釀著,玄妙莫測。
  當靈白看到陳汐身上的景象,頓時就呆住了,他所修煉的寂滅劍道,非生非死,不亡不滅,需要對生、死、毀滅、再生等天道有著極高領悟,如今略一觀摩陳汐身上所涌現的奇異畫面,靈白頓時也是陷入了一種渾渾噩噩的明悟中,悟道境界也是在飛快地增長著。
  轟!
  也不知過了多久,殺戮道域轟然碎裂消散,而靈白也驚醒過來,頓時就感覺身心涌出無盡的疲憊,英俊的小臉也是蒼白起來。
  “殺戮道域雖透支了我所有的力量,但卻讓我對寂滅劍道的領悟更深,用不了多久,我一定可以凝聚出寂滅劍域!”靈白雖疲憊不堪,眼眸卻是異常明亮,有一種大徹大悟的感覺。
  “呼!吸!”
  吐氣如龍,吸氣如渦,貴賓雅室里,猛地響起陳汐的呼吸聲,那聲音就跟雷鳴轟動一樣,震得四周空氣都是嗡嗡作響。
  “要沖擊黃庭境界了嗎?”靈白頓時把注意力,全都聚集在陳汐身上。
  不錯,陳汐的確是在沖擊黃庭境界,如今他的身軀歷經五行之氣的改造,已經強大到了一種不可思議的地步,那筋骨、血肉、皮膜甚至都有一種晶化的痕跡,堅硬柔韌,內藏乾坤,仿似能包容萬物,涵蓋八極。
  并且,此刻他的氣機正是巔峰狀態,不趁此機會沖擊黃庭境界,更待何時?
  砰!砰!砰!……
  一塊塊星魄石被抽空力量,化作粉末,而在陳汐體內,磅礴的巫力瘋狂運轉,不斷朝背脊上的九個巫紋沖刷。
  這九個巫紋,分別是戍土、青木、庚金、丙火、壬水、太陰、太陽、風、雷霆,在陳汐的沖擊下,這九個巫紋驀地開始顫抖起來,巫紋核心部位,正在形成一個裂開的黑洞,就像穴竅一樣,而巫紋在背脊上的位置也開始在移動。
  那“穴竅”就是星竅。
  沖擊黃庭境界,就是要在巫紋中開啟星竅,并且令九道巫紋重新排列,形成九宮之狀,彼此相連,又稱作通星橋。
  開星竅,通星橋,這就是《周天星戮鍛體之術》達到黃庭境界之后,才能顯現的特征。
  當然,換做其他煉體修士,那“星竅”可能被稱呼為“火竅”、“水竅”等等,那”星橋”也可能被稱作“火橋”、”水橋”,但萬變不離其宗,煉體功法達到黃庭境界,其實都是在巫紋內開啟一種神秘的穴竅,以獨特方式溝通九個巫紋之間的聯系。
  煉體達到黃庭境界,除了巫力暴漲之外,整個身軀的柔韌性、協調性都能達到一種極限,發揮出更為恐怖的力量,如果說之前的身軀是一盤散沙,那么臻至黃庭境界之后,整個身體的各個部位就如同一支訓練有素的軍隊,雷厲風行,筋骨血肉之中,巫力滾滾,血氣如虹、氣機如潮,一聲吶喊,都能震碎人的三魂六魄!
  而此刻,陳汐就在向此境界一點點蛻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