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1944 末法之門

殺!
  劍影幢幢,紫金道氣彌漫,殺伐十方,碾碎一頭又一頭兇物,端的是凌厲無雙。.
  征戰到此時,陳汐已不眠不休戰斗半個月時間,帶領眾人在敵人大軍殺出了一條鋪滿白骨的血路。
  體內星域的神力雖擁有蒼梧神樹的支撐,不至于消耗太甚,但他的道心力量卻已經快要瀕臨枯竭。
  道心力量,便是心之秘力,關系到修道者持久戰斗的強弱。
  如今以陳汐那原始心經第三鍛的道心修為,都隱隱有些吃不消,可想而知在這十五天的征戰,局勢是何等之慘烈。
  按照這種架勢持續下去,若不出意外,用不了多久,陳汐便很難再持續戰斗下去。
  不過此時,陳汐并未理會這些。
  多日的殺伐,讓得他的劍道修為,終于出現了一股晉級契機,他必須好好抓住此次機會了!
  其實從進入混亂遺地開始,隨著戰斗次數的增多,他的劍道修為早已被錘煉得近乎圓滿,快要晉級。
  而今又歷經半個月的持續戰斗,歷經血與火的洗練,讓得他的劍道修為終于達到劍皇三重境的巔峰圓滿地步,抓住到了一絲晉級契機。
  在這等情況下,陳汐自不會浪費這次難得無比的機會。
  他可是很清楚,劍道修為臻至如今這般地步,想要更上一層樓會有多么的艱澀和不容易。
  簡直比登天還難!
  畢竟,劍皇三重境,已等于是在終極劍途上達到了初窺門徑層次,想要往更高處走,無疑要困難太多。
  甚至毫不夸張地說,放眼整個上古神域,即便是在帝君境層次,也極少有把劍道臻至這般地步者。
  當初陳汐在論道大比上展露出劍皇三重境的戰斗力時,就震驚在場一眾大人物,原因就在于,別說是劍皇四重境,就是劍皇三重境這等層次,都很少有人能夠達到。
  有此便可以知道,想要跨入劍皇四重境這等境界,是何等之艱澀和困難。
  除了需要在劍道上有超然無比的悟性,更需要一場契機!
  契機,往往意味著可遇不可求。
  如今,陳汐在這無休止的戰斗不斷殺伐,令得自身劍道修為也得到不斷錘煉,方才最終才抓住了這一個晉級契機。
  而現在,便是陳汐抓住契機,開始突破的時刻了!
  ……
  嗡~
  一縷猶如天籟般的劍吟響起耳畔,正在戰斗的孔悠然一行人忽然渾身一顫,道心泛起一抹難以言喻的驚悸。
  他們臉上微變,齊齊抬頭望去,就看見一道紫金色劍芒閃現虛空。
  這一剎那,他們眼睛一陣刺痛,渾身毛孔都禁不住倒豎起來,心那一抹驚悸愈發強烈。
  誰也沒有察覺,同樣是在這一剎那,這片天地猶如陷入停滯,萬物死寂,唯獨只有那一抹宛如天籟般的劍吟在響徹。
  那些沖殺在陳汐身前的兇物,此刻更像是被凍結的雕塑般,保持著各種奇怪的沖殺動作,一動不動,說不出的怪異。
  再然后——
  咔嚓!
  距離陳汐最近的一頭兇獸猶如易碎的琉璃,那龐大的身軀轟然炸碎成無數片。
  這就像一個信號,附近其他猶如雕塑版一動不動的兇物,身軀也在一瞬間轟然炸碎!
  遠遠望去,就好像一片風暴席卷,將一座座冰雕摧垮、撕碎,揉成粉末飛灑,畫面震撼人心。
  咔嚓咔嚓……
  很快,這種毀滅般的力量便沿著一條直線以一種不可思議的度蔓延下去。
  沿途所過,寸草不生!
  硬生生碾壓出一條足有萬丈長的空白地帶來!
  嘶~
  目睹這驚世駭俗的一幕,孔悠然等人哪怕如今已晉級域主之境,也不禁齊齊倒吸一口涼氣,面露驚色。
  太可怖了!
  這一劍的威勢之強,簡直無法度量!
  這超乎他們想象,心不可抑制升起一股驚艷無比的沖擊力。
  而這,便是劍皇四重境的力量!
  這一刻,陳汐的劍道修為順利晉級,一劍斬出,造成萬丈空白地帶,在這一片范圍內佇足的那些兇物,此刻皆都化為粉末,慘死當場,消弭無蹤!
  這一刻,陳汐修為雖依舊是一星帝君層次,可整個人卻宛如脫胎換骨般,自身戰斗力再次蛻變,達到一種駭人的高度。
  這就是劍道之力,當世第一殺伐之道!
  “殺!”
  甫一晉級,陳汐沒有任何遲疑,趁此機會破殺而去,整個人氣勢如虹,力若奔雷,所造成的殺傷力比之以往強大了太多。
  孔悠然等人頓時清醒過來,沒有遲疑,連忙追隨陳汐身后,繼續戰斗。
  這時候哪怕他們內心再如何驚艷,也不敢懈怠了,畢竟這是在戰斗,不容任何閃失!
  不過他們此時已清楚,陳汐的劍道修為再次突破了,達到了一種足以讓他們望而卻步的高度。
  甚至,他們連嫉妒都生不起來,這差距著實太大了。
  原本晉級域主境之后,他們就已經發現和陳汐的差距再次拉大,此刻陳汐再次蛻變,這讓他們哪還有心思去和陳汐對比。
  這家伙根本就是個逆天般的妖孽,也沒法比!
  ……
  嘩啦啦~~
  劍箓縱橫,釋放出一點點紫金色劍氣,熾盛煌煌,磅礴無量,映襯得陳汐神威浩瀚,大有天下之大舍我其誰的睥睨雄姿。
  一頭頭兇獸相繼倒下,化為亡魂。
  而在這個過程,陳汐則正在適應全新的劍道力量。
  眾所周知,劍皇一重境,號稱劍如帝皇,御用天下萬劍。
  劍皇二重境,則已達到返璞歸真,造化自然,蘊大美而不言的層次,抵達此境,已算是邁入到了終極劍途的門檻。
  劍皇三重境,則是在終極劍途初窺門徑,參悟出了“見即是道,道即是劍,劍道如一,道劍不離”的地步。
  能夠抵達這一步,已可以稱得上是古往今來難得一見的絕世翹楚,震爍古今。
  而這劍皇四重境,則是在劍皇三重境的基礎上更上一層樓,開始真正掌握屬于終極劍途的道諦,登堂入室!
  簡而言之,劍皇二重境,便是邁入了終極劍途的門檻。
  劍皇三重境,就是在門檻初窺奧秘。
  劍皇四重境,便是已邁過門檻,進入門檻后方的世界,也就是所謂的登堂入室!
  和以往境界相比,劍皇四重境無疑要更可怖,更罕見,所造成的毀滅力也更強大。
  擁有這般劍道境界,已絕對堪稱是絕世劍皇了!
  ……
  轟隆隆~~~
  這一場戰斗出乎意料的持久,并非對手太強,而是數目實在太多,難以想象的多。
  足足一個月后。
  孔悠然他們也由內而外感到了一種難言的疲憊,不眠不休,持續不間斷地殺了一個月,這感覺他們從前可從沒有體會過。
  不過,就在他們快要瀕臨崩潰的邊緣時,忽然聽到前方的陳汐出聲道:“諸位!馬上就要突出重圍了!”
  眾人頓時精神一振,放眼望去,果然就能夠看見,在極遠處的地方,一掛火海瀑布從天而降,將山河都照亮,惹眼之極。
  仔細看去,還能夠看見一顆顆巨大星辰夾雜其,紛紛墜落,場景壯闊,驚心動魄。
  “那是?”
  孔悠然怔然。
  火海落九天,星辰墜大淵,這等畫面可顯得太不尋常了。
  “先別管那么多,突出重圍再說。”
  石禹飛快道,他可著實受夠了這些殺之不盡的兇物。
  “諸位先莫要放松,等到了那里一探究竟才能確定是否安全。”
  陳汐囑咐了一句,就帶著一行人奮力沖殺過去。
  其實陳汐他們皆都不清楚,從這一場戰斗開始,他們便已身不由己卷入到了一場算計。
  那遮蔽星空的黑幕、那源源不斷殺之不盡的兇物皆都來自一場預謀已久的行動。
  關鍵是,陳汐他們渾然不清楚,這一場戰斗,無論他們從哪個方向沖殺,最終都會被帶來到這一片神秘之區了!
  一盞茶時間后。
  陳汐一行人終于殺出重圍,來到了那一片區域,然后就看見了一口巨大無比,仿似無垠的深淵!
  火海從天而降,星辰在此墜落,悉數被那一口大淵吞沒,沒有掀起一絲的浪花。
  陳汐他們并未就此放松,開始警惕探尋四周。
  讓他們吃驚的是,那后方密密麻麻的兇獸大軍,卻似極為懼怕此地,追殺到這里,它們便不敢往前,發出一陣陣不甘的嘶吼。
  見此,不少人皆都暗松了一口氣,雖搞不清楚眼下情況,可只要能擺脫那些兇物的圍困,已經讓他們感到一種難得的輕松。
  “這是哪里?”
  孔悠然清眸掃視四周,最終落在了遠處那一口神秘若無垠般的大淵,神色帶著一抹凝重。
  她感受到了一種難以形容的危險氣息,但仔細去查探,卻查探不出所以然來,顯得很莫名其妙。
  這一刻,陳汐同樣似察覺到什么,原本沉靜的神色上,竟泛起一抹驚疑。
  唰!
  下一刻,他掌心一翻,就拿出了那一卷完整的古老獸皮。
  讓陳汐悚然的是,不知何時起,這一塊獸皮上烙印的繁密路線圖,竟是再次發生了變化,化為了一口大淵的形狀!
  而這一切,他自始至終都一無所知!
  ——
  p:第三更送上,距離凌晨不足一個小時了,金魚知道這個月更新不給力,現在臨時抱佛腳也晚了,但還是很感謝兄弟姐妹們的投票,這讓金魚很慚愧,也很感動,拜謝了大家~哪怕最終沒有進入前20,也是金魚自己造成的,不怪任何人。手機: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