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1946 巫靈戰境

大淵深不可測,無垠廣袤。
  陳汐一行人飛遁其中,沿途所見,盡是黑暗,根本看不到任何東西,空蕩蕩一片。
  這里也很寂靜,像來到了另一個陌生世界。
  這個世界只有一個特點——空。
  仿似沒有界限、沒有經緯、也沒有任何可供參考的對象,空洞而死寂。
  當一切成空,便是無量!
  陳汐他們還是第一次來到如此怪異的地方,沿途雖沒有遭遇什么危險,可心中卻不敢有任何一絲放松。
  相反,隨著時間流逝,隨著他們越往大淵深處挪移,心中莫名其妙涌出一抹悸動氣息。
  就好像在那大淵最深處,藏著某種極度危險的存在般。
  換做其他修道者,在這等未知而詭秘的地方,只怕早已嚇得扭頭返回了。
  但陳汐他們沒有。
  這里的一切,還不足以讓他們心生恐懼,倉皇而逃。
  正經這里越是顯得神秘和未知,反倒越激發起他們心中的好奇,這里究竟是否真的存在那終極道途的真正奧秘?
  嘩啦啦~~
  陳汐他們不斷飛遁,碾壓虛空,產生一陣破空聲,在這寂靜中的氣氛中顯得尤為刺耳。
  足足一盞茶時間后。
  在前邊帶路的陳汐倏然佇足,道:“小心!”
  眾人心中一凜,抬眼望去,就看見在那極深處的虛空中,不知何時縈繞起一縷縷灰濛濛的霧靄。
  那些霧靄如絲般細密,如夢般迷離,在那虛空中不斷裊娜,輕柔曼妙。
  可他眾人看到這些灰濛濛霧靄的第一眼,就嗅到了一股難以形容的恐怖危險氣息。
  禁道劫力!
  衍化為實質的禁道劫力!
  之前他們每一個人在煉化域境本源之前,也曾識破禁道劫力的存在,但那都是無形五色、無蘊無光的存在,肉眼幾乎看不見。
  然而眼前呈現的這些禁道劫力,卻化為了實質般的霧靄,灰濛濛如絲如夢,看似輕柔,可卻是極端的兇險!
  眾人神色嚴峻,誰也沒想到,在進入這一口神秘大淵之后所碰到第一場危險,便是一片煙霧般的禁道劫力。
  別看它們輕柔安靜,可每一縷的力量,只怕都足以當場把他們抹殺,身隕道消!
  這一刻,連陳汐都感到有些棘手,他以禁道秘紋的力量試探了一下,雖勉強可以撼動那些灰濛濛的禁道劫力,可若是想要帶著其他人一起闖過去,卻是很難辦到。
  他甚至都可以判斷,眼前這些禁道劫力,比自己當初在煉化那九道域境本源之前,所遇到那一道宛如銅墻鐵壁般的一片禁道劫力還要強大!
  “嗯?”
  正當陳汐皺眉時,他眼眸不經意一瞥,卻忽然發現,在那極遠處的一片灰暗區域中,那猶如煙霧般籠罩的一片禁道劫力中間,竟裂開著一道縫隙!
  那一道縫隙曲曲折折,遮掩在灰暗煙霧中,若不仔細查看,還真難以發現了。
  唰!
  陳汐身影一閃,就來到了那一道裂縫前,仔細端詳許久,眼瞳最終不可抑制地一縮,面露一抹凝重。
  這時候,察覺到陳汐的異常,孔悠然他們也都紛紛趕來,當看見那一道出現在灰濛濛煙霧中的裂縫時,禁不住也都是面露一抹吃驚。
  “諸位想必也看出,有人早在我們之前,已經闖過這一片禁道劫力籠罩的區域了。”
  陳汐深吸一口氣,沉聲開口。
  “該不會是那些異端吧?”
  夜辰若有所思道。
  “不會!”
  陳汐回答的毫不猶豫,按照他的推測,那些異端只會躲在暗中伺機行動,絕不可能替他們這些人充當開路先鋒了。
  “哪還能是誰?”
  其他人皆都疑惑。
  “不管是誰,去看一看便清楚了。”
  陳汐飛快道,“剛才我已觀察過,我們只需沿著這一道裂縫前行,便可以安然闖過這一片區域。”
  “那就行動吧。”
  其他人見此,也都再無意見,只不過卻是變得比之前愈發小心,這些煙霧不斷裊繞飄動,雖說有一道可供同行的裂縫,但小心一些絕對不會有錯了。
  當下在陳汐帶領下,一行人沿著那一道裂縫小心前行。
  一路上,眾人皆都緊繃了神經,警惕到了極致,唯恐被那一絲絲如夢如幻般的灰濛濛煙霧給沾染到了。
  幸好,這一片禁道劫力覆蓋的范圍并不大,僅僅片刻后,他們便安然橫跨過去。
  當脫離這一片兇險之極的區域,許多人都忍不住暗松了一口氣,就像剛從鬼門關走了一遭般。
  嗡~~
  嗡~~
  一陣縹緲而莊肅的佛音,倏然從極深處傳來,若隱若現,忽遠忽近,透著一股悲憫的味道。
  嗯?
  一剎那,陳汐等人皆都心中一凜,佛音?
  這深不可測的神秘大淵中,怎會有佛音傳達而出?
  這一刻,他們腦海中皆都齊齊浮現出同一道身影來——該不會是那佛宗迦南吧?
  沒有交談,他們繼續朝大淵深處飛遁。
  一路上,倒是再沒有碰到任何兇險,唯獨那一道莊肅而悲憫的佛音越來越清晰,越來越宏大。
  直至后來,竟宛如晨鐘暮鼓,敲叩在心靈深處!
  這時候,在陳汐他們的視野中,也是逐漸浮現出一幅驚心動魄的畫面來——
  那是一片白骨尸骸地,白花花如雪,覆蓋一地,密密麻麻得仿似看不見盡頭。
  太多了!
  那里就仿佛是一片白骨尸骸所化的汪洋,浮沉的皆都是森森白骨。更像一片浩大的煉獄戰場,埋骨了無數英靈!
  誰能想象,在這一口大淵深處,竟會堆砌著如此多的尸骸?那些尸骸生前又是何方神圣?
  他們……又是遭遇何等不測,才會埋骨于此?
  觸目驚心!
  這等景象,完全超出了陳汐他們的想象,原本以為這是一片埋藏著有關終極道途真正奧秘的機緣之地,如今看來,卻仿佛是一片煉獄屠宰場!
  而此時,在那白骨尸骸鋪滿的盡頭,正盤膝坐著一道身影,他一襲月白色僧衣,腰脊筆直,渾身彌漫著圣凈宏大的佛光,赫然正是那佛宗圣子迦南!
  只不過此時他,跏趺而坐,雙眸緊閉,口中誦讀佛音,整個人散發出一股悲天憫人的氣息。
  陳汐等人頓時怔住。
  誰也沒想到,迦南竟搶在他們之前,來到了這神秘大淵之下。
  更讓他們沒想到的是,迦南此刻盤膝坐在白骨之海上,口誦佛音,竟似在為那隕落于此的無數英靈超生般。
  這一切都顯得有些不可思議,讓陳汐他們都有些反應不過來。
  就在此時,不斷響起的宏大佛音倏然消失,遠處坐在白骨堆上的迦南睜開了眼眸。
  當看見陳汐他們的身影,迦南似乎并不奇怪,神色依舊恬靜中透著莊肅悲憫。
  “終究還是來了。”
  迦南輕嘆了一聲,長身而起,雙手合十,朝陳汐一行人宣了一聲佛號。
  他這才說道,“諸位同道一路來此,心中想必有許多疑惑,小僧雖所知有限,但也愿為諸位解惑釋疑。”
  見此,陳汐等人皆都稍稍放松,迦南還是從前那個迦南,性情并未有任何改變。
  “這是哪里?”
  石禹第一個忍不住問道。
  “禁劫之淵。”
  迦南果然開始一絲不茍回答,“傳聞,這里埋藏著終極道途的真正奧秘,也封印著可以覆滅這個紀元的災禍。”
  禁劫之淵!
  當聽到迦南口中所言的傳聞,陳汐等人心中皆都一震,還都是第一次聽說,這里除了終極道途的真正奧秘,竟還存在著足可以覆滅這一紀元的災禍!
  這讓他們皆都感到有些荒謬。
  覆滅一個紀元?
  這豈不是連帶著上古之域的一起都會被毀滅?
  這簡直就是笑話!
  上古神域從誕生到延存至今,不知歷經了多少歲月變遷,號稱永恒之域,不朽而長存,怎可能會說滅就滅?
  “果然傳聞就是傳聞,太過荒誕,當不得真。”
  夜辰曬然,搖頭不已。
  對于此,迦南并未反駁,默然不語。
  “那這一片白骨尸骸之地又是怎么回事,你又為何會在這里?”
  孔悠然出聲問道。
  一下子,眾人皆都豎起耳朵,他們也對此感到驚心和疑惑。
  “這里,便是‘末法之門’所在之地。”
  迦南指著那些白骨尸骸,聲音低沉而平靜。
  “這些白骨尸骸,大半都是來自上個紀元的古巫后裔,還有一小部分是來自上古神域的修道者。”
  頓了頓,他繼續道:“無論是那些古巫后裔,還是上古神域的修道者,皆都是為開啟末法之門而來,企圖從中獲得一些莫可名狀的紀元,但他們幾乎都沒能辦到,最終含恨而亡。”
  末法之門!
  上個紀元的古巫后裔!
  看著那一眼望不到盡頭的白骨尸骸,聽著迦南娓娓道來的秘聞,陳汐等人心中皆都有些無法平靜。
  為開啟末法之門而來,卻最終含恨而亡于此,那末法之門內,究竟藏著什么驚世秘密?
  這時候,陳汐忽然抬頭,望著遠處的迦南,道:“迦南,能否把你知道的都告訴我們?”
  他和迦南之間頗有淵源,雖未深交,但關系卻非比尋常,甚至算起來,他還欠了迦南一個天大的人情。
  因為當初正是迦南出手,祭出佛宗秘寶,才保住了甄流晴一命!
  故而在這等時刻,陳汐絕對不會相信迦南會故意蒙騙他們這些人了。
  手機請訪問: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