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1947 羞辱

聞言,其他人皆都點頭附和不已。
  的確,他們每個人心中都藏著無數疑問,若一一去問詢,也太過麻煩,倒不如由迦南親自來講出。
  對于陳汐的要求,迦南并沒有拒絕,不過在這之前,他卻是說道:“諸位同道,還請到這邊來,我預計不用多久,那些古巫后裔只怕就會趕來。”
  他口中的古蠻后裔,便是從上個紀元中延存下來的那些異端。
  如今陳汐他們已清楚這一點,聞言皆都心中凜然,沒有拒絕迦南的提議,閃身來到了那一片白骨海上。
  轟~
  甫一抵達,陳汐他們頓時感受到,一股令人幾欲窒息般的死氣從腳下白骨尸骸中蒸騰而起,令得他們渾身一陣不自在,心中愈發謹慎小心起來。
  “早在論道大比時,我便察覺到那個王鐘有問題,但卻不敢確定他的真正身份……”
  迦南眼眸中涌現一抹追憶之色,開始將自己所知道的一切和盤托出。
  “直至進入這混亂遺地,我已大致可以判斷,那王鐘并非是真正的王鐘,而是棲居在此的古巫后裔!”
  “在我晉級為域主,徹底掌握了天眼通秘法之后,愈發確定了這個判斷。”
  “諸位同道如今或許已清楚,古巫便是對生存于上個紀元的修道者一種稱呼,我們叫‘修道者’,他們則叫‘巫’。”
  “這種巫,和我們修行界中的神魔煉體者不同,也和誕生于三界中的太古十巫祖也不同,僅僅只是一個稱謂罷了。不過,他們倒的確是真真正正的煉體者。”
  “總之,在我佛宗的典籍記載中,‘古巫’便是對上個紀元修行者的一種統稱。”
  “那王鐘,便是一位古巫后裔。”
  “他們從上個紀元的覆滅中幸存下來,卻因為無法抗衡這一紀元的天道之力,而最終被困在這混亂遺地中。對我們這些修道者而言,他們……自然就是異端般的存在。”
  “以往,我也不敢確定,這混亂遺地中會存在古巫了,直至看見這一口‘禁劫大淵’,終于確信,我佛宗之祖所留下的那一句讖語竟然是真的……”
  “什么讖語?”
  石禹忍不住問道。
  “末法臨大淵,輪回業劫生!”
  被打斷說話,迦南并未在意,相反當他說起這一句讖語時,神色中已是帶上一抹無法揮去的憂慮。
  “末法,便是萬法皆滅,萬道崩殂之意!若真發生這樣的事情,這世間所有修道者所掌握的道和法,便將統統被剝奪!”
  “一旦發生這樣的事情,修道者便不再是修道者,徹底失去了存在的意義。”
  “而輪回,在我佛宗看來,則代表著一種因果更迭,對這一個紀元而言,若是末法降臨,注定會走向覆滅之路,這便是所謂的輪回業劫!”
  說到這,佛子迦南的聲音已變得有些沉重。
  “如今諸位想必都已看到,這禁劫大淵之下,便藏著末法之門,開啟它,便可能意味著這一場輪回業劫就將誕生……”
  聽到這,眾人已不可抑制心生一抹寒意,毛骨悚然,難道迦南剛才所說的那個傳聞是真的?
  開啟那一扇末法之門后,現存的這一個紀元就將覆滅?
  這也太駭人聽聞了!
  若這是迦南自己所推測,眾人必然會嗤之以鼻了,可當這一切有佛宗之祖那一句讖語加以證明時,就容不得人不去認真對待。
  不過陳汐卻是皺了皺眉,有些不認同迦南對輪回的定義。
  因為他從獲得誅邪筆和幽冥錄那一刻起,就開始接觸有關輪回的真諦!
  什么是輪回?
  它既是一種力量,又是一種秩序!
  它的力量可以審判世間之罪,它的秩序還天地清濁,還世間黑白,還天下一個朗朗乾坤!
  輪回,最終便是讓為善有善報,為惡的有惡報,讓一切混亂和動蕩納入一種井然有序的循環中。
  正因為這種力量太過禁忌,才會令第三任幽冥大帝遭受諸天大能者聯手鎮壓,最終隕落。
  而當陳汐掌握構成輪回之力的彼岸、沉淪、終結三大核心道意之后,也愈發清楚了輪回的可怖之處。
  它已不僅僅只是一種力量和秩序那么簡單。
  這便是陳汐對輪回的理解,故而當聽到迦南對輪回的認知,僅僅只是一個“因果更迭”時,自然不會認同了。
  不過陳汐并沒有反駁,這種力量終究太過禁忌,一旦說出口,必然會被泄露出去,后果難料。
  “那些從上個紀元延存下來的古巫,早在很久之前便一直在試圖開啟末法之門,因為只有這樣,他們才能夠從這混亂遺地脫困,也才能夠覆滅這一個紀元的一切。”
  佛子迦南已繼續開口,“為了達到這個目的,他們已籌謀了不知多少歲月,而如今,便是他們開始施展計劃的時候了!”
  “難道他們生存的目的,便是為了毀滅這個紀元?”
  孔悠然有些難以置信。
  “不,這只是他們的目的之一,因為只有這樣,他們便可以在下個紀元中,成為主宰一切的存在。”
  “更何況,這末法之門中,可極有可能存在終極道途的奧秘,這對那些古巫而言,可是有著致命般的誘惑。”
  “若是上個紀元存在終極道途的奧秘,或許……他們也不至于遭受紀元大劫,來到這個紀元了……”
  迦南說到這,忽然自嘲一笑,“當然,這僅僅只是我的推斷,最終是否會這樣,誰也說不清楚。”
  這個話題顯得很沉重,讓得陳汐他們聽到心緒起伏,竟一時不知該說一些什么才好。
  原本僅僅只是一場進入混亂遺地的行動,目的也很簡單,就是為晉級域主境而來。
  可誰曾想,當真正抵達這里之后,一切都變得不簡單了。
  在這之前,他們可沒想到,這里會存在著從上個紀元中延存下來的古巫。
  同樣不會想到,這混亂遺地中名叫‘禁劫大淵’的神秘之區,不僅僅有可能存在著終極道途的真正奧秘,還牽扯到了一場可能毀掉這個紀元的災難力量!
  這一切對陳汐他們而言,都顯得太過匪夷所思,甚至充滿了荒謬離奇的色彩,一時也難以徹底消化這些消息了。
  “呵,哪怕是真正發生這種事情,帝域五極中那些老怪物們,哪可能會坐視不理了?”
  夜辰曬笑搖頭,對這一切持懷疑態度。
  陳汐卻是問道:“迦南,這些躺在此地的白骨尸骸,每一個生前都欲要打開這一扇末法之門,最終都未能成功,為何這一次那些古巫卻認為,必定可以成功?”
  話音剛落,頓時吸引了其他人的注意力。
  是啊,以往都幾乎沒有成功的事情,為何這一次就會成功?
  那些古巫又是憑什么開始了這一場等待許久的行動?
  這一刻,迦南陷入了沉默,許久才抬起頭,看了看陳汐,最終說道:“因為你。”
  寥寥三個字,徹底讓陳汐怔住。
  其他人也都錯愕,睜大了眼睛,因為陳汐?這理由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迦南此刻的神色卻是嚴肅之極,并不像在開玩笑。
  “為什么是我?”
  陳汐皺眉問道。
  “因為在他們看來,只有你才能打開末法之門。”
  迦南一字一頓道。
  這個理由同樣很牽強,甚至不能夠叫理由,因為他并沒有說出,那些古巫為何會認定陳汐能夠辦到這一步,而不是其他人。
  其他人都怔然,有些難以置信,望向陳汐的目光中,更是帶上一抹驚異之色。
  “為什么?”
  陳汐眉頭皺的愈發厲害,繼續追問。
  迦南卻是搖頭不言。
  這讓眾人皆都有些莫名的失望。
  “既然如此,我如果不去打開這一扇末法之門,那些古巫的計劃豈不是就此功虧一簣了?”
  陳汐忽然道。
  “不,從你出現在這一口禁劫大淵的那一刻起,你已經無法置身事外,除非你打開這一扇大門,否則……我們所有人都會成為這一地白骨尸骸中的一員。”
  迦南搖頭,說出的一番話驚得其他人渾身都有些發寒。
  噗!
  還不等陳汐他們反應過來,眼前的迦南臉色驟然一白,猛地噴出一口血水來。
  下一刻,他渾身一陣搖晃,雙眸頓時變得暗淡無光,整個人似乎要支撐不住般。
  “快走!”
  迦南聲音沙啞,袖袍一揮,便帶著陳汐一行人倏然離開這一片白骨如海的區域,浮現在遠處半空中。
  嘩啦啦~~~
  幾乎是同時,那一片仿若無垠般的白骨尸骸之區域,竟如同浪濤般,開始劇烈翻滾起來。
  一股難以形容的可怖氣息也是隨之蔓延而開,充斥在每一寸虛空中。
  陳汐等人心中狠狠一震,臉色驟變。
  這是要發生什么?
  轟!
  下一刻,一道驚天動地的聲音響徹,在那白骨海洋中央,倏然涌現出一道巨大無比的古老門戶,不斷拔高,沖霄而起!
  那密密麻麻的白骨尸骸,也在這一刻像被一只無形大手牽引,齊齊涌入到了那一道神秘古老門戶上。
  短短幾個呼吸之間,場中那如海般一望無垠的白骨尸骸都消失不見,呈現在眾人眼前的,是一座足有十萬丈高,表面鋪滿了白骨尸骸的門戶!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