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1948 不滅火巫

十萬丈門戶拔地而起,累累白骨堆砌其表面,它屹立在那里,讓人只能像螻蟻般仰視。
  實在太過巍峨崇高,鎮壓此地,無形中透著一股懾人的威壓。
  哧!
  虛空中,忽然風雷大作,銀蛇亂舞,那是一道又一道粗大如龍的閃電,纏繞在門戶四周,那是末法劫雷,威勢不可測。
  一時之間,這片天地每一寸空間中,都仿佛充斥著一股難以言喻的毀滅氣息,令人心顫。
  末法之門!
  根本不必思索,陳汐等人就斷定,那一座十萬丈高大的神秘門戶,便是傳說中的末法之門!
  它很神秘,藏在禁劫大淵之下,已不知延存多少歲月。
  末法!
  便是萬法皆滅,萬道崩殂之意!
  一旦末法之劫降臨,這世間所有的道和法,都將湮滅一空,修真者也將徹底失去其生存的根基!
  而在傳聞中,這座末法之門內,便藏著這樣一股足以毀滅一個紀元的劫難之力。
  這一刻,陳汐等人神色凝重,遙望那一座神秘高大的末法之門,渾身都有些發寒。
  “之前,我曾試圖以自身之力鎮壓這一切,可惜,直至此時我才發現,自己太過不自量力了……”
  迦南咳血,面色慘白,眼眸暗淡無光,聲音中透著一股濃濃的悲愴和無奈。
  眾人這才意識到原來在這之前,迦南盤膝坐于此,口誦佛音,竟是為了阻止末法之門出現!
  可遺憾的是,他最終還是失敗了,咳血不止,模樣憔悴暗淡。
  “諸位同道,我已再幫不上什么忙了。”
  迦南苦笑嘆息。
  “迦南,你已幫了我們不少忙,起碼若不是你,我們根本就不會清楚這里的一切了。”
  陳汐深吸一口氣,道,“剩下的就交給我們吧,無論如何,我必當傾盡全力帶大家一起重返上古神域!”
  言辭平靜,擲地有聲。
  可只有陳汐自己清楚,若是真如迦南之前所言,他們想要離開這里,唯一的希望便是打開這一扇末法之門。
  那樣的話……
  后果簡直不敢想象!
  怎么辦?
  陳汐心中沉重,目光凝視著遠處那一座十萬丈高的末法之門,一時沉默無言。
  那末法之門表面上,堆砌著累累白骨,完全被覆蓋,讓人根本看不清楚其真實面目。
  迦南之前曾說,只有他陳汐能夠打開這一扇神秘門戶,可是此刻陳汐自己卻是一點頭緒也無。
  “陳汐,我們不如趁現在離開這里?”
  石禹沉聲道。
  “不可能的。”
  不等陳汐開口,迦南便搖頭道,“這禁劫大淵只能進不能出,一旦如此做,只會遭劫而亡。”
  “不試一試怎么知道?”
  石禹皺眉道。
  “你看到那些白骨尸骸了么,當初他們之中也曾這么做過,可最終都落了個身隕道消的下場。”
  迦南嘆息,“這就是一個死局,唯一的出路,就是打開這末法之門。”
  聞言,眾人心境變得愈發沉重,退路沒了,唯一的出路也在那末法之門內,這簡直讓人進退兩難。
  畢竟,一旦打開末法之門,那后果之嚴重,又有誰能夠承擔得起?
  更何況,自古至今不知有多少人試圖打開這一扇門,可幾乎都以失敗告終,換做他們這些人,可不見得便真的能夠辦到這一步了!
  “迦南說的不錯,來了這禁劫大淵,可就再無任何退路可選了。”
  就在此時,一道輕笑聲悠悠從那大淵上空傳來,伴隨聲音,一行身影腳踏虛空,踱步而至。
  那為首的一襲血袍,氣息狂暴而冰冷,正是王鐘!
  在王鐘身后,還跟隨著十多名黑袍人,他們頭戴斗篷,渾身遮掩在濃濃黑霧中,氣息冰冷而無一絲感情波動。
  一瞬間,陳汐等人眼眸皆都一縮。
  雖明知道這些上個紀元延存下來的古巫后裔會抵達,可當這一幕真正發生時,陳汐他們心中依舊不免有些沉重。
  尤為讓他們意外的是,王鐘竟成為了那些古巫的領首!
  氣氛沉寂肅殺,劍拔弩張,令人直喘不過氣來。
  這一刻,陳汐他們一行人立在虛空中,身后便是那一座足有十萬丈高的末法之門。
  而在他們對面千丈之地,便是王鐘一行人,隱隱形成了遙遙對峙之架勢。
  “對方共計十六人,是我們這邊的兩倍還多,這倒并非是重點,重點是我懷疑他們每一個的實力只怕都不會弱于我們了。”
  這一剎,孔悠然清眸涌動,飛快傳達意念給眾人,“若真如此的話,想要殺死他們,必當會有一場血戰了。”
  其他人也意識到這一點,對方既然敢如此大搖大擺地現身,必然是有恃無恐,準備了完全手段。
  “諸位莫要擔憂,先靜觀其變。”
  陳汐這一刻顯得極為冷靜,神色沉靜而從容,傳音給眾人,“如今那末法之門還未開啟,他們只怕不會著急動手了。”
  一番話,讓得孔悠然心中皆都踏實不少。
  這一切說來緩慢,實則皆都發生在短短幾個眨眼間,達到陳汐他們這等境界,用意念交流也不過是電光石火之間的事情。
  “諸位道友,我們又見面了。”
  甫一抵達,王鐘雙手負背,佇足虛空,一襲血袍在風中妖艷詭異。
  他唇角含笑,目光掃視陳汐一行人,猶如一位獵人在審視自己的獵物般,透著一股高高在上的睥睨之姿。
  唯獨當看見迦南時,王鐘微微一怔,旋即就若有所思道:“看來,本座已經不必再介紹我們的身份了。”
  一句話,就讓陳汐他們進一步確定,這“王鐘”果然就是來自上個紀元的一個古巫!
  “王鐘,少在那里裝腔作勢!”
  王鐘很看不慣對方那驕傲睥睨,處處流露出的傲岸姿態,禁不住冷喝出聲。
  “蠢貨,本座名叫阿律耶,可不是王鐘那種廢物可比的。”
  曾喬裝“王鐘”的阿律耶輕笑,聲音中透著不屑。
  阿律耶!
  顯然,這才是“王鐘”真正的名字。
  被阿律耶譏諷為蠢貨,頓時令石禹臉色一沉,正待說些什么,卻被陳汐攔住。
  “我很奇怪,那一扇末法之門還未曾打開,為何你們卻如此迫不及待地跳出來了?”
  陳汐神色淡然,眼眸鎖定對面的阿律耶。
  “實不相瞞,當你們抵達這里之后,一切都已成定局,早晚出現都是一樣。”
  阿律耶慢條斯理開口,透著一股絕對掌控的味道,正如陳汐猜測那般,他這時候似乎根本不著急動手。
  “哦,那你們又是如何斷定,這一次一定可以打開這一扇末法之門?”
  陳汐神色波瀾不驚。
  對方不著急動手,他同樣也不著急,若能從對方口中獲知一些消息,那就更好不過了。
  阿律耶唇角忽然泛起一抹古怪的弧度,凝視著陳汐,道:“陳汐啊陳汐,沒想到你直到現在還不明白,打開這一扇末法之門的關鍵便在于你么?”
  此話一出,孔悠然他們心中皆都狠狠一震,終于敢確信,原來迦南之前所說的話竟是真的!
  陳汐竟是開啟這一扇末法之門的關鍵!
  這一刻,陳汐瞇了瞇眼眸,聲音依舊波瀾不驚,道:“為何會是我?”
  這個問題他曾問過迦南,迦南卻搖頭不言。
  而阿律耶聽到這個問題,卻同樣也是搖頭不言,他只是輕笑道:“既然你不知道,那就一輩子不要知道為好。”
  陳汐皺了皺眉,道:“難道你不擔心,我不會這么做?”
  阿律耶笑了,大笑,似感覺陳汐這個問題很幼稚,好半響才收住笑聲,道:“看來,你們直到現在還沒好清楚你們的命運,早已不由你們自己來掌控了!”
  說到最后,聲音中已帶上一抹勝券在握的味道。
  “笑話!”
  “危言聳聽,只會虛張聲勢,看來你們這些古巫后裔也不過如此。”
  孔悠然他們皆都嗤之以鼻,掌握自己的命運,這等狂妄之言對方還真敢說得出口。
  阿律耶見此,笑得愈發歡暢,指著眾人道:“看看你們這些上古神域的天之驕子,帝域五極年輕一代中的領軍人物,如今一個個卻像愚蠢之極的白癡般,偌大的古神域居然會被你們這些白癡占據,簡直是上天無眼!”
  言辭辛辣,跟辱罵也沒什么區別了。
  孔悠然他們哪曾受到過這等誣蔑了,一個個登時臉色一沉,心中升起一抹慍怒。
  這該死的異端,還真把他們當做任其宰割的獵物看待了!
  “諸位小心有詐,這家伙只怕是在故意激怒我們。”
  陳汐眼眸冷冽,提醒眾人。
  也就在此時,阿律耶神色忽然變得平靜,甚至有些淡漠,道,“看在你們馬上就將死去的份兒上,本座可以坦白告訴你們,這一次行動,我們古巫一脈已籌謀了太久,也等待了太久,單憑你們這些人的力量,是絕對無法反抗的。”
  頓了頓,他繼續道:“或許你們不相信,但這一切都已不再重要。”
  說到這,阿律耶唇角忽然泛起一抹詭秘的笑容,目光一一從陳汐他們身上掃過,這才繼續說道:“當然,為了表達我古巫一脈的誠意,你們死亡的方式,卻是可以選擇的。”(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