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1949 陳汐出場

選擇死亡方式?
  眾人都差點懷疑自己是否聽錯了,誰給這阿律耶如此大的信心,竟敢說出如此大話?
  “可笑嗎?”
  阿律耶神色淡漠,反問道。
  “不止是可笑,還很荒謬。”
  陳汐平靜道。
  “若非為了我古巫一脈以后的計劃順利施展,你們早在進入混亂遺地時,便應該死去了。”
  阿律耶神色愈發淡漠,這一刻的他,竟是顯得威嚴睥睨之極,有一種迫人的威勢。
  他沉默片刻,這才說道:“到了這時候,本座也懶得再和你們遮掩,此次之所以大費周折把你們帶入此地,只有一個目的。”
  “那就是用一種特別的方式,剝奪你們的命運!”
  一字一頓,肅殺之氣四溢而出。
  剝奪命運!
  陳汐他們皆都眼眸一凝。
  嗡~~
  忽然,阿律耶掌心一翻,一張古老獸皮騰空,彌漫噴薄黑白二氣,在虛空中衍化出一圈圈迷離夢幻的光暈。
  陳汐等人頓時警惕起來,蓄勢以待,做好了戰斗準備。
  嘩啦~
  古老獸皮忽然劇烈翻滾,那黑白二氣沖霄而起,瞬息之間,一股難以形容的力量擴散全場。
  不好!
  下一刻,陳汐等人只覺一陣天搖地動,頭暈目眩,眼前景物竟開始扭曲變幻。
  不過僅僅一瞬,他們便清醒過來,可是當看清四周景象,頓時臉色一變。
  這是一片奇異的世界,只有黑白二色。
  一半如黑夜,一半如白晝。
  黑夜和白晝之間,是一道筆直的線,將這片世界化為完全不同的兩片區域。
  此刻,陳汐一行人便立在那黑夜般的區域中,身前十丈之地,便是那一條筆直的界線。
  界線另一側,白晝般的區域中,赫然站立著阿律耶一行人!
  這是哪里?
  陳汐等人神色陰郁,完全沒想到,僅僅一剎那,就中了對方的算計,被帶入到了這一片奇異世界中。
  若他們猜測不錯,這奇異世界應當就是之前那一塊神秘古老的獸皮所衍化!
  “兩儀化乾坤,黑白執生死,各位小心,這是上個紀元中最為著名的‘巫靈戰境’!”
  迦南出聲,透著一股凝重。
  巫靈戰境!
  對陳汐他們而言,這是一個完全陌生的存在,但很快,迦南就傳音告訴了他們一切。
  在上個紀元,古巫之間發生沖突和戰斗,為了避免戰斗毀滅力量波及外界,也為了避免被其他人打擾到,那些古巫便會選擇在“巫靈戰境”中進行對決。
  在這“巫靈戰境”中,有著極為苛刻的規則力量限制,處在黑白兩個不同區域中的古巫,必須殺死對面區域中的對手,才能從“巫靈戰境”中走出。
  換而言之,一旦決定在“巫靈戰境”中對決,必須以其中一方的死亡而結束,若無法辦到,雙方都會被永遠困在其中!
  阿律耶祭出“巫靈戰境”,將陳汐他們帶入其中,顯然已打定注意,徹底要滅殺他們。
  不過,陳汐卻對此感到有些疑惑,若僅僅只是殺死他們,似乎根本不必多此一舉。
  難道在外界就無法戰斗了?
  或者說,阿律耶擔心在外界戰斗,會波及到那末法之門,從而引發一些不可預知的變數?
  “你這和尚果然知道的不少,不錯,這便是巫靈戰境,我巫族一脈頂天立地,以戰斗執掌天下,如今雖來到了這一紀元,可一脈相傳的傳承卻是不會忘卻的。”
  白晝區域中,阿律耶儀態睥睨,眼眸若電,有一種氣吞山河般的傲岸之氣。
  來到這里之后,他似已徹底無憂,不再像之前那般保留。
  “多此一舉。”
  陳汐唇中輕輕吐出四個字,他已觀察過,這“巫靈戰境”中并無什么兇險。
  “不。”
  阿律耶斷然否定,直言道,“只有在這里戰斗,才不會觸動末法之門的力量。”
  頓了頓,他唇角泛起一抹冷厲,“最重要的是,才有足夠的時機去剝奪你們的命運!”
  依舊是這句話,但此刻被阿律耶再次說出,卻帶上了一抹直抵人心的殺機。
  鏘!
  陳汐祭出劍箓,隨意拎在手中,然后望著阿律耶,平靜道:“那就看一看誰最終能走出這巫靈戰境!”
  “先別著急。”
  阿律耶嘿然笑出聲來,“雖然你迫不及待找死,可本座卻必須好心奉勸你們一句,這巫靈戰境中的對決可有著一重規則限制。”
  “什么限制?”
  陳汐皺眉。
  “那就是每一場對決,只能一對一進行,怎么樣,這個限制是不是對你們很有利?”
  阿律耶嘆息道,“對你們有利,便意味著對我們不公平,不過這已無關緊要,反正最終你們都是要死的。”
  話雖如此說,他臉上卻泛起一抹詭秘的笑容,似乎的確并不在意這個限制對陳汐他們有利了。
  一對一戰斗!?
  當聽到這個限制時,陳汐他們的確有些意外,畢竟對方足足有十六人之多,若是一擁而上,絕對可以占據極大優勢。
  可他們卻偏偏放棄了這個優勢,而是選擇了在這“巫靈戰境”中進行一對一的戰斗,這讓陳汐他們甚至都有些難以置信。
  這世上……真有如此善良的敵人?
  顯然不可能!
  這其中必然藏著什么蹊蹺了!
  陳汐他們可不會因此而放松警惕。
  “怎么?讓你們占一些便宜,反而有些不敢接受了?哈哈哈……”
  見陳汐他們神色變得愈發謹慎,阿律耶禁不住不屑大笑起來,朝身邊那些黑袍斗篷人說道,“看見了嗎,這就是上古神域的修道者的德性!”
  “混賬!來來來,老子和你先戰斗一場!”
  被一個異端連連羞辱譏諷,讓得石禹再也按捺不住,霍然踏步上前,大喝出聲。
  “你可不是我要的對手。”
  阿律耶以一種藐視的姿態掃視著石禹,像在俯看一只螻蟻,“你最好還是先退回去,和誰戰斗,只能是由我們來選擇,而你們……只能被動接受!”
  “那可不見得!”
  石禹臉色一沉,渾身氣息迸發,縱身踏碎時空,就要朝那阿律耶殺來,可他的身影甫一靠近那一道界線前,就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狠狠撞了一擊,整個人踉蹌倒退而去。
  眾人頓時心中一驚。
  阿律耶一行人并未動手,換而言之,石禹之所以被震退,是受到了“巫靈戰境”規則力量的沖擊!
  這也從側面證明,似乎阿律耶所言并不是夸口!
  “蠢貨,還是老老實實呆在那里等待被選擇吧,這就是命運,而你們的命運,將在今日便被全部剝奪!”
  阿律耶冷笑不已。
  石禹臉色頓時陰晴不定,氣得牙齒都快咬碎。
  “莫要置氣,最終勝敗還不好說。”
  陳汐傳音安慰了石禹一句,心中卻兀自有著一絲疑惑,總感覺對方用這種方式來和他們戰斗,顯得太過反常。
  剝奪命運?
  難道在這“巫靈戰境”內的對決中,不止是死亡那般簡單?
  陳汐忍不住傳音給迦南,欲要問詢更多有關“巫靈戰境”的消息,可迦南卻也搖頭表示不知。
  那畢竟是上個紀元的東西,迦南也僅僅只是在典籍上看到過其名字。
  不過迦南卻是可以肯定,在這“巫靈戰境”的戰斗中,哪怕就是阿律耶一行人,也都不能破壞規則。
  換而言之,若他們敗在了陳汐一行人手中,同樣必死無疑,而不可能幸存!
  這讓陳汐放心不少,哪怕不清楚對方這么做的真實意圖,可知道這一點,也已經足夠了。
  “你們誰先來?”
  這時候,阿律耶把目光望向了身旁一眾黑袍斗篷人。
  “我來。”
  一名黑袍斗篷人踏步而出,隨手摘掉了頭頂斗篷,將自己的真實面容露了出來。
  他竟生著一顆蛇頭!雙瞳如血,頭生漆黑獨角,唇邊倒豎著一對彎曲而鋒利的獠牙,細長殷紅的舌頭吞吐不定。
  轟!
  一瞬間,他渾身氣息擴散,將身軀上裹著的一襲黑袍也撕碎,裸露出一副布滿暗金色鱗片的身軀,泛著冰冷若金屬般的光澤。
  詭異的是,他身軀之下并不是蛇尾,而是一雙布滿鱗片的腿,這讓他整體看起來十分滲人。
  這個怪物般的古巫,一看就知道非常強,渾身充斥著一股陰寒冷厲,嗜血般的氣息。
  堪比域主境的氣勢!
  一瞬間,陳汐一行人就判斷出,這怪物般的古巫實力絕對不弱于他們這些域主境存在了。
  “嬰瀧,你要剝奪誰的命運?”
  阿律耶輕聲問道。
  顯然,那怪物般的古巫名叫嬰瀧。
  這一剎,陳汐等人皆都皺眉,心中有著一抹難以言喻的怒火,這感覺,簡直像囚徒般,被他們隨意挑選宰割。
  “怪物,有種和爺爺戰斗一場!”
  石禹嘲笑,發出挑釁。
  “我很想試一試,打爆這家伙的蛇頭是怎樣一種感覺,最好還是讓我來對付他!”
  夜辰冷冷出聲,殺機縈繞。
  對于此,那嬰瀧卻恍若不覺,一對陰冷血瞳一一掃過陳汐一行人,最終落在了趙青瑤身上。
  茲茲~~~
  嬰瀧吐動血紅細長的舌頭,聲音尖細而森然:“我喜歡這個女人的味道。”
  他竟是要選擇趙青瑤為對手!
  ——
  ps:思緒有些糟糕,憋到現在才搞定~更新有些晚了,抱歉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