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1950 宣泄

短暫的沉寂,趙青瑤邁步而出。
  “趙姑娘,一切小心!”
  陳汐深吸一口氣,認真叮囑,他知道眼下局勢已無法改變,唯有戰斗才是唯一的出路。
  “趙姑娘,一定要殺死這怪物!”
  附近孔悠然他們相繼出聲,真的很希望趙青瑤勝出,滅了那來自上個紀元的異端。
  對方太可恨,視他們這些上古神域的修道者為可以任意挑揀宰割的獵物,簡直無法饒恕。
  趙青瑤,來自上古道統真凰神宮的傳人,她修煉真凰一脈的無上法,如今又晉級域主之境,早已非以往可比。
  可陳汐心中依舊替她捏了一把冷汗,擔憂不已。
  這可不是論道對決,而是生死對戰,一旦失敗,便意味著死亡,殘酷無比。
  再加上對方乃是從上個紀元延存下來的古巫一脈,可想而知戰斗力會何等不尋常了。
  試想上個紀元都覆滅了,而這些異端卻可以延存下來,本身就太過不可思議,絕對不容小覷。
  這一刻的趙青瑤神色平靜,步伐從容,修長的身段搖曳多姿,一頭烏黑青絲飄舞。
  而在她那一對清眸中,正有一團戰火洶洶燃燒!
  “咦,此女神道法則如火賁張,蘊含著旺盛的真凰氣息,若能將其命運剝奪,絕對可以完滿融合我的力量!”
  忽然,那些黑袍斗篷人中,有人似察覺到什么,忍不住踏步而出,帶著一抹渴望。
  他竟似是要和那先前走出的“嬰瀧”爭搶趙青瑤為對手!
  “應鸞!這是本座的獵物!”
  嬰瀧一對殷紅蛇目中閃過陰冷之色,聲音中透著一抹威脅。
  “獵物只有七個,我們這便卻有十六人,這可要如何分?我可不想錯過此次機會!”
  那被叫做應鸞的黑袍人毫不退縮,顯得很強勢。
  此話一出,更是引起其他那些黑袍人一陣躁動,似也有些不甘人后。
  “應鸞,你回來!”
  見此,阿律耶眉頭一皺,神色變得漠然。
  “阿律耶大人,你應該清楚,這女人的神道法則、精氣神、甚至是所修煉的法門,無不和我最是契合。”
  應鸞不服,忍不住與之爭辯,“若有我出手,完全可以將她的一切全部剝奪融合了!”
  一番話,落入陳汐他們耳中,卻令他們心中升一陣震動,終于明白,這些異端所謂的“剝奪命運”,并不僅僅只是殺死他們這些人那么簡單。
  他們最根本的目的,竟是要剝奪他們身上的神道法則、精氣神、乃至于修煉法門!
  “閉嘴!你在質疑本座的意志?”
  阿律耶顯然也察覺到,應鸞的話泄露出不少東西,頓時臉色一沉,聲音中透著一股迫人的味道。
  “不敢!”
  應鸞渾身一僵,生出一身冷汗,因為古巫一脈等級森嚴,他可萬萬不敢招惹阿律耶。
  那些黑袍人也都沉默,不再躁動。
  轟隆~~
  阿律耶袖袍一揮,在那一道劃分黑白區域的筆直界線兩側,轟然涌現出一座黑色祭臺。
  那黑色祭臺染血,斑駁而古老,甫一出現,就彌漫出一股撲面而來的血腥殺伐氣息,甚至隱隱約約可以聽到戰鼓轟震,金戈交鳴的聲音,飄蕩天地。
  這黑色染血祭臺不斷擴大,幾個呼吸之間,就從十丈方圓化為十萬丈方圓!
  遠遠望去,直似一方古老戰場般。
  這的確是戰場,一半在白晝區域,一半在黑夜區域,地面染血,斑駁一片,似歷經了無數場驚世血戰留下的烙印。
  “接下來的戰斗,便會在這巫靈祭臺上進行,在其中對決,外人可是無法干預的,包括本座也不行。”
  阿律耶雙手負背,神色從容,唇角兀自掛著一抹勝券在握般的微笑,慢條斯理說道,“所以,你們大可以放心戰斗,拿出你們所有的手段去掙扎,可千萬不要留手。”
  這種傲慢話語,這種狂妄姿態,著實令陳汐他們心中慍怒,渾然不將他們放在眼中。
  就在此時,阿律耶猛地喝道:“嬰瀧,還不上祭臺戰斗?”
  唰!
  聲音還未落下,那個渾身鱗片密布,生著一顆猙獰蛇首,氣息陰冷而嗜血的異端身影一閃,便來到了那巫靈祭臺上。
  “美人兒快上來,本座可有些迫不及待了。”
  嬰瀧吞吐著血紅舌頭,面露一抹病態般的渴望,望向遠處趙青瑤的目光猶如盯著一道無上美味般,滲人無比。
  聽到這話語,就連陳汐這等心性,也禁不住生出一抹濃烈殺機,這些該死的畜生!
  “別急,我也迫不及待想割了你的蛇頭下酒!”
  趙青瑤神色冰冷,踱步來到祭臺上,衣袂飄舞,渾身流溢出一縷縷猶若實質的殺機,和對面的嬰瀧遙遙對峙起來。
  氣氛一時肅殺緊繃到了極致。
  哪怕對趙青瑤很自信,眾人這一刻也不免感到緊張,為她擔憂。
  須知,時至如今,他們雖可以判斷出對方戰斗力不弱于域主境存在,可究竟有多厲害,卻是無人可以看出來。
  “呵呵,來得好,來得好,美人兒你若乖乖獻上命運,本座說不定會留你一副好皮囊。”
  嬰瀧渾身氣息愈發陰冷,一對血瞳泛著妖異的光,話語中透著一抹狂熱。
  “廢話連篇,若你是來說話的,現在就滾出這祭臺!”趙青瑤很干脆的道。
  “找死!”
  嬰瀧血瞳爆綻一抹冷芒,身影一閃,一步就沖了過去,一條右臂竟似軟鞭般,狠狠抽向趙青瑤。
  唰!
  幾乎是同時,趙青瑤也動了,祭出一柄明晃晃的青色神劍,猶如化身一尊女劍神,殺機迸發。
  轟!
  戰斗爆發,這一剎那,整個十萬丈范圍的巫靈祭臺彌漫出一股無形的規則力量,將那里覆蓋。
  如此一來,戰斗余波無法外泄,同樣外界也再無法干擾到兩人之間的戰斗。
  神輝蒸騰,劍氣交錯,無匹劍氣猶如一輪輪青色烈日,斬碎虛空,擊殺乾坤,發出刺目的光,照耀天地。
  這一刻的趙青瑤,將自身所掌握的域主境力量詮釋得淋漓盡致。
  可令陳汐他們驚心的是,在這等攻擊下,竟無法奈何那蛇首鱗身的嬰瀧!
  嬰瀧的戰斗很詭異,鱗片密布的雙臂宛如一對軟鞭,刁鉆狠辣,凌厲可怖。
  無論趙青瑤施展出何等強大的攻擊,無不被他揮動雙臂,一一震碎化解,顯得游刃有余。
  “若這些異端都擁有這般戰斗力,可就有些危險了……”
  孔悠然喃喃,一對黛眉不知何時已緊鎖在一起。
  其他人也都面色凝重,這一戰讓他們對那些異端的戰斗力擁有了一個最為直觀的認知。
  啪!
  啪!
  啪!
  祭臺上,不斷產生驚天動地的爆碎聲,那是趙青瑤的一次次攻擊被瓦解時所產生的波動,顯得極為刺耳,讓得不少人聽得也是一陣心驚肉跳。
  趙青瑤危矣!
  陳汐心中涌上一抹焦灼。
  轟!
  片刻后,那嬰瀧猛地一踏步,掌指猛地一撕,竟硬生生將趙青瑤的攻擊撕裂,她整個人更是被震得踉蹌倒退,俏臉一白。
  一下子,陳汐等人皆都心中一緊。
  不過,嬰瀧并未趁機下狠手,相反他竟是放棄這個絕佳的滅敵機會,輕笑出聲:“美人兒,你的力量可太差勁了,若非本座憐恤你,不用三招,便可以將你擊殺了。”
  聲音中,透著一抹濃濃的蔑視和優越感。
  趙青瑤俏臉鐵青,心中升起一股前所有為的恥辱感,她猛地一咬牙,渾身釋放熾盛神輝,再次沖殺而去。
  轟隆~
  這片虛空被湮滅,化為火海,那是真凰一脈的力量,焚天煮海,狂暴之極。
  “不夠看,還是太弱了!”
  嬰瀧搖頭,似是頗為失望,說話時,他大手一抓,一片血雨傾盆而落,蘊含著驚人的腐蝕力量,一瞬間就將趙青瑤的憤怒一擊化解。
  趙青瑤臉色又是一沉,連連深呼吸一口氣,徹底釋放自己所擁有的極限力量,全力沖殺。
  她很清楚,一旦落敗,此次不止是會死,還會被對方剝奪走屬于自己的一切力量!
  這等下場,可絕不是她愿意看到的。
  轟!
  戰斗持續,激烈無比。
  “美人兒,有點力啊。”
  “呵呵,你這般能耐還想殺了本座,可著實有些可笑了。”
  “可憐,實在是可憐,難道你們上古神域中的域主境存在,都像你這般弱嗎?”
  戰斗中,不時傳出嬰瀧那透著濃濃嘲弄和不屑的聲音,刺激得趙青瑤臉色鐵青,心中憤怒到了極致。
  就連在外界觀戰的陳汐眾人,也一個個怒火中燒,這該死的異端,明顯是在羞辱人!在踐踏趙青瑤的尊嚴!
  反觀阿律耶一行人,則皆都一副優哉游哉的模樣,仿似并不驚訝那嬰瀧可以辦到這一步。
  “無趣無趣,既然如此,就結束吧!”
  忽然,嬰瀧張嘴,發出一聲大吼。
  轟!
  一剎那,趙青瑤如遭雷擊,身體劇烈搖動,大口咳血,體內星域都隱隱要崩潰。
  這吼聲很刺耳,充斥著一股噬魂奪魄的冰冷力量,乃是嬰瀧的真正手段,端的是可怕無比。
  只是一聲大吼而已,就讓趙青瑤堂堂一位域主境存在神魂受傷,體內星域差點裂開!
  手機請訪問: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