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1951 終結神道

蛇首鱗身,雙瞳嗜血。
  擱在上個紀元,這嬰瀧也是一名出身高貴的古巫,來自“魔吠蛇巫”部落。
  魔吠蛇巫最強大的本命神通便是魔吠之音!一種足可以吼斷乾坤,震碎星河的恐怖絕學。
  被這種魔音擊中,動輒就是神魂崩滅,身死道消的下場!
  剛才那一擊,便是嬰瀧所施展的“魔吠之音”,一舉擊傷了趙青瑤神魂,差點就遭劫。
  “趙姑娘!”
  外界,許多人大叫,心膽皆寒,恨不得立刻沖過去救助,可是那巫靈祭臺有規則限制,誰也無法靠近。
  再加上對面有一群異端在對峙,虎視眈眈,讓得他們不敢妄自行動。
  趙青瑤身軀顫粟,她唇角溢血,依舊在頑強堅持著,再次出擊,內心的尊嚴讓她已忘卻生死!
  轟!
  戰斗在持續,趙青瑤所表現出的頑強,讓那嬰瀧也微微有些意外,但旋即就冷笑不已。
  他清楚,對方是打著“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念頭。
  “吼!”
  沒多久,嬰瀧再次發出一聲魔吠之音,無形音波若十萬大山般,狠狠沖擊在趙青瑤身上,讓她大口咳血,渾身骨頭都斷了不知多少。
  她此刻已遭受重創,岌岌可危!
  但是,她強忍著,又堅持下來!
  這讓陳汐他們動容,心中震撼之余,愈發擔憂焦急,不少人都已恨得咬牙,雙目直欲噴火。
  “我要殺了這家伙,一定要殺了這家伙,欺人太甚了……”
  夜辰喃喃,眸子中盡是冷厲恨意。
  其他人也大都如此。
  “噗!”
  趙青瑤受傷太重,哪怕已堅持下來,可在嬰瀧的攻擊下,又不斷被擊潰,咳血連連。
  直至后來,她渾身骨頭都碎裂,渾身浴血,僅憑一股頑強的戰斗意志在支撐著。
  “還真是麻煩。”
  到了這一刻,嬰瀧也有些皺眉了,沒想到遇到這樣一個頑強之極的對手。
  他的確可以輕易殺死對方,但卻絕對不會這么做。
  因為這一場戰斗從一開始,嬰瀧就并不是為了殺死對方,而是要通過這種方式,一舉剝奪對方所擁有的一切,而后化為己用!
  而要辦到這一步,就必須用絕對的戰斗力擊垮對方,不止要在實力上碾壓,還要摧垮對方的信心、尊嚴和意志!
  唯有這樣,才能夠讓他獲得到對方最完整的力量!
  這種特殊的殺敵手段,也被他們古巫一脈叫做“剝奪命運”。
  這也是為何在戰斗時,嬰瀧連連出聲羞辱和嘲弄趙青瑤,便是為了刺激對方,在趙青瑤最為絕望暴怒的時候,一舉摧垮她的一切信念和意志!
  “哼!”
  嬰瀧咬牙,再次發出一聲魔吠之音。
  噗的一聲,這一刻沒有奇跡發生,魔音直接沖毀趙青瑤內心最后一道防線,讓得她渾身一僵,轟然墜地。
  “混賬!”
  外界許多人大叫,目眥欲裂,閃身沖過去,可卻被那巫靈祭臺四周的規則力量狠狠震退,無法靠近。
  嘩啦~
  嬰瀧袖袍一揮,一座由黑色奇異秘紋構建的牢籠出現,一瞬間就將趙青瑤身軀囚禁其中,而后被嬰瀧拎著,走下了巫靈祭臺。
  身死,也被囚禁!
  看到這,不少人悲憤,恨意難平。陳汐更是恨不得立刻上場,將那嬰瀧滅殺,將趙青瑤那染血的軀體搶回來。
  嬰瀧返回之后,就盤膝而坐,似要動用秘法,從趙青瑤的身軀中獲得一些什么。
  但還沒等他動作,就被阿律耶冷冷攔住:“嬰瀧,對面那些獵物還都未被擒殺,現在可不是徹底剝離她命運的時候!”
  嬰瀧似極為不甘,發出一聲低沉吼聲,最終卻并未再行動,而是長身而起,道:“那就再等一等。”
  “趙姑娘似乎并未徹底死去。”
  目睹這一幕,原本陷入震怒的陳汐忽然冷靜下來,飛快傳音。
  孔悠然等人心中一震,仔細一查探,果然就發現,趙青瑤雖渾身浴血,傷勢極重,失去了意識,可她周圍卻有著一絲若有若無的虛弱氣息在縈繞,并未死絕。
  這讓孔悠然他們皆都松了一口氣之余,卻禁不住怒火中燒。
  不錯,人的確沒死,可如今卻如獵物般被囚禁在牢籠中,這等羞辱人的手段,甚至比殺了趙青瑤都讓他們難受。
  “應鸞,這第二場對決便由你來挑選對手吧。”
  這一次,不等那些黑袍人爭搶,阿律耶便直接開口,決定了出場之人,正是那剛才和嬰瀧爭執的應鸞。
  “多謝大人!”
  應鸞似迫不及待,聲音還未落下,便已閃身來到了那巫靈祭臺上。
  嗤嗤……
  一縷縷冰寒無比的銀色神輝彌漫,將應鸞周身籠罩的黑袍和斗篷凍結,而后轟然崩碎,化為一塊塊冰屑墜落一地,應鸞的真實面容也是隨之顯現在眾人視野中。
  她竟是一名女子,體態修長孤峭,一頭銀發筆直垂落,面孔美麗而冰冷。
  尤為令人心悸的是,在她那瑩潤雙耳上,竟掛著一對銀色雷霆電弧,像耳墜般,在那里閃爍,彌漫出毀滅般的懾人氣息。
  唰!
  她眼眸也如電般凌厲,一瞬就鎖定在雨九岳身上,而后唇角泛起一抹刀鋒般的弧度,輕輕吐出兩個字:“上來!”
  寥寥連個字,竟被她展現出一股睥睨傲岸之極的氣勢,像高高在上的女王在發布號令。
  比之剛才那嬰瀧,這渾身每一處都散發出一股冰冷凌厲味道的應鸞明顯要更可怖一些,惜字如金,毫不廢話。
  不過,當她選擇雨九岳為對手時,還是讓陳汐他們有些意外,更讓孔悠然、石禹、夜辰等人心中一陣憋屈。
  他們迫切戰斗,哪怕對手再強,也不愿眼睜睜看著這一切發生。
  可現實是,他們卻只能等候在此,像個待宰羊羔般,只能被選擇,而無法主動出擊。
  這何止是憋屈,更是一種恥辱!
  雨九岳的性情同樣是沉默寡言,聞言,他眼眸中爆射出一縷寒芒,下一刻,他人已來到了那巫靈祭臺上。
  轟!
  他祭出一桿黑色長矛,根本沒有任何廢話,很干脆地轟然出擊,已動用了憑生最強力量。
  通過剛才那一戰,已讓雨九岳徹底清楚此次的對手有何等可怖,故而他自不可能有任何保留了。
  身為道院傳人,雨九岳有著絕對不弱于夜辰的戰斗力,只因性情沉默,行事低調,故而威名會略有不如夜辰。
  但毋庸置疑,雨九岳哪怕是和在場的孔悠然、石禹、秦心蕙等人相比,也絕對不會遜色了。
  “殺!”
  雨九岳出擊,一桿黑色長矛裹挾無上偉力,將時空碾碎,橫掃而去。
  但可惜,這古巫一脈的應鸞太強了,比那嬰瀧還要可怖,這場戰斗甫一開始,雨九岳便被死死壓制住。
  那等場面,讓陳汐等人臉色驟變之余,心境變得愈發沉重。
  僅僅盞茶時間,在交手到不足三百招時,雨九岳動用一身所學,甚至不惜施展秘法,燃燒起精神,將所掌握的力量發揮到空前的極致巔峰,可最終……還是敗了!
  那應鸞銀發飄舞,身段修長,戰斗手法卻是干脆利落,凌厲果斷,她一步跨出,腳下生銀色雷云,右手撮刀,一斬而出。
  噗!
  一道凄美猩紅的血花綻放,雨九岳渾身僵硬在那,額頭眉心處浮現出一道血痕,而后身軀轟然倒下。
  應鸞眉宇間泛起一抹輕蔑,探手一抓,將雨九岳的身軀同樣囚禁在一道囚籠中,帶下了巫靈祭臺。
  “這獵物,勉強還算可以。”
  應鸞轉身而去,目光不經意掃視了陳汐他們一眼,盡是凌厲迫人的不屑。
  “可惡!”
  夜辰雙拳緊握,快要出離憤怒,倍感屈辱。
  其他人的臉色也好看不到哪里,自己同伴被重創垂死,囚禁帶走,還被人如此挑釁和羞辱,這讓他們快要控制不住心中怒意。
  可更多的,卻是沉重,連接兩場戰斗,皆都以失敗告終,這個結果未免太過殘酷。
  很快,第三個古巫后裔出場,選擇夜辰為對手。
  這古巫名列浮羅,**的上身若鋼鐵澆筑而成,肌肉賁張,充斥著爆炸般的力量。
  他渾身烙印繁密的刺青圖案,連臉龐上都是妖異的刺青,讓他整個人彌漫出一股令人心悸的詭秘力量。
  轟!
  甫一踏上巫靈祭臺,早已恨意難平的夜辰便悍然出動,聲勢浩大,駕馭無窮永夜之輝,施展無上大神通。
  嗡~
  列浮羅一動不動,掌指中卻浮現一朵妖異的刺青之花,悄然綻放,擋在了夜辰之前。
  可僅僅一剎那,那一朵刺青之花就被摧毀,連帶著那列浮羅整個人都被轟碎成血塊,飛濺虛空。
  一招,就被擊殺了!
  陳汐等人皆都一呆,有些難以置信。
  夜辰也不禁微微一怔。
  唯獨那阿律耶一行人唇角泛起一抹冷笑。
  嘩啦~
  下一刻,那列浮羅被轟碎為血塊的身軀,竟倏然蠕動融合在一起,重新恢復過來。
  和之前相比,他渾身的氣息非但沒衰減,反而竟是提升了一大截!變得愈發迫人和冷酷。
  “小心,此人極可能是上個紀元中最神秘的不滅火巫后裔!”
  這一剎,迦南似認出什么,神色動容,失聲驚呼。
  ——
  ps:明天要回老家一趟,今晚會熬夜把明天的更新搞定,凌晨1點前可以搞定第一更,凌晨3點左右差不多能搞定第二更。另外,求一下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