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1952 下一個

不滅火巫!
  上個紀元中最為難惹的一個部落族群,擁有近乎不滅的生命力,兇名震世。
  夜辰雖不清楚這些,可當看到那列浮羅被擊殺之后,瞬間就復活過來,且氣勢愈發強大,頓時就明白了對方的可怖之處。
  轟!
  夜辰再次出擊,在短短不足片刻,便再次將對方轟殺十多次,可每一次,都似乎是徒勞。
  因為用不了一瞬,那列浮羅便會恢復過來,且每一次被殺之后,他的氣勢就會提升一籌。
  時至如今,列浮羅的氣勢簡直已達到一種駭人的高度!
  所有人都驚悚,這不滅火巫后裔也太可怖了,擁有這般不滅般的力量,誰還能奈何他?
  尤為令人心驚的是,他每一次被殺之后,氣勢也隨之節節攀升,這若一直持續下去,那還了得?
  夜辰明顯也意識到這個問題,他神色已變得凝重,不再著急出動,而是在仔細觀察對方,試圖尋覓其弱點。
  “不打了?那就換本座來出手吧!”
  列浮羅似看破夜辰心思,面容上泛起一抹森然。
  轟!
  下一刻,他身影如電,若鋼鐵般蘊含著爆炸性力量的身軀轟隆撞碎時空,直接來到了夜辰身前,抬起右掌,生出一朵嬌柔無比的刺青之花,朝夜辰籠罩而下。
  狂猛兇厲的體魄,卻施展出一朵嬌柔不堪風吹的刺青之花,兩種完全矛盾的氣勢,卻產生出一股強烈的視覺沖擊力。
  嘩啦~
  花瓣飛舞,一片片飄零,輕柔無比,粘在夜辰身上,卻讓他一瞬間就如被定住,整個人都僵硬在那里。
  能夠清楚看見,夜辰渾身氣血逆轉,竟被那一片片花瓣瘋狂吞噬,一瞬間,他渾身血液似被抽空,肌膚都呈現蠟白之色。
  而那一片片刺青花瓣,則呈現出嬌艷欲滴的嫣紅之色,被那列浮羅用手一拂,便悉數收了起來。
  嘭!
  也就在同時,夜辰轟然墜地,生死不知。
  目睹這一幕,陳汐等人神色已陰沉到了極致,這第三場對決中,連夜辰也敗了!
  這對他們而言,絕對是一個沉重無比的打擊。
  畢竟,夜辰如今所具備的戰斗力,可足可以和孔悠然比肩了,可卻依舊還是敗了。
  若接下來的對手都如此強大,后果簡直不堪設想!
  ……
  不管陳汐他們心中如何沉重、憤怒、憋屈,該來的總歸是要來的,在第三場對決結束后,第四個黑袍古巫出場。
  這是一名低矮瘦削,生著八只粗大臂膀的古巫,面孔卻是一副慈眉善目的模樣,詭秘之極。
  他名叫索林,來自上個紀元的“八臂鬼巫”一族。
  他的每一條胳膊,都猶如鋸齒般鋒利,堪比神兵利器,一旦全部掄動起來,殺傷力滲人無比。
  索林選擇的對手孔悠然。
  戰斗很快便展開,不過哪怕孔悠然已做好了完全準備,可當真正和這索林對決,依舊頓時陷入危境中,險象環生。
  這一場激戰足足持續了一炷香時間。
  一炷香后。
  孔悠然渾身已再無一寸完好肌膚,皆都被密密麻麻的刀痕所充斥,皮開肉綻,深可見骨,鮮血流淌。
  可孔悠然沒有退,她一直在戰斗!
  自始至終,都未曾發出一語,未曾皺一下眉頭,雖被殺得遍體鱗傷,可她自己卻像渾然不覺般。
  目睹這一場對決,陳汐等人皆都不禁心生一抹悲愴,不忍目睹,不忍看著如此風華絕代的一位曠世佳人,淪為這般凄慘模樣。
  太讓人憤恨!
  也太讓人揪心和憋屈!
  唰!
  最終,索林騰空,八條若鋸齒鋒刃般的胳膊齊齊舞動,寒光閃爍,撕破時空。
  動作快速狠辣,最重要的是帶著一股恐怖的異域大道之力,無堅不摧,無物可阻。
  那虛空都被他劈開,唯有雪亮的鋒芒閃爍,驚擾天地。
  太可怖了!
  許多人心中震動,目眥欲裂。
  可最終,孔悠然再無力躲閃,被這一擊劈殺在身,整個人轟然倒飛出去,倒在血泊中。
  全場寂靜,無人說話。
  怎會這樣?
  還是敗了,難道那些異端真的是無法戰勝的?
  這一刻,就連陳汐的神色也肅殺陰沉到了極致,快要抑制不住心中的殺意。
  他們眼睜睜看著孔悠然慘敗倒下,看著她被囚禁在牢籠中被索林像拎獵物般帶下巫靈祭臺。
  心中,已快要發狂!
  接連四場失敗,四位上古神域絕世耀眼的天之驕子,如今卻都生死不知,被關押在牢籠中……
  不甘!
  可現實如如此殘酷和血淋淋!
  這簡直讓人絕望。
  甚至,僅剩下的圖蒙、秦心蕙兩人都有些惘然,比他們都強大的人都敗了,還有希望嗎?
  陳汐這一刻的神色已變得漠然之極,冰冷地注視著這一切,心中卻從未有過像現在這般憤怒、憋屈和……恨!
  那些異端很強大,不可思議的強大,但陳汐無懼,真正讓他恨的,是這種只能任人擺布的處境!
  像待宰羊羔,哪怕想要反抗,都由不得自己,而只能去等,等對方來選擇自己……
  這感覺太屈辱!太屈辱!太屈辱!!
  這一切,都被對面的阿律耶一行人看在眼中,唇角禁不住都掛上一抹冷笑。
  費盡周折把陳汐一行人帶入這里,他們要的就是這種效果!否則擱在以往,大可以隨時殺死陳汐他們,而不必等待現在。
  這些從上個紀元延存下來的古巫,就是要用盡一切手段,去羞辱陳汐他們,去激怒他們,用盡最殘忍的手段摧垮他們的尊嚴、摧毀他們心中的信念!
  唯有這樣,才能夠得到他們古巫一脈所想要的!
  “下一個……”
  阿律耶開口,要宣布下一場對決開始。
  可話還未說完,就被對面的陳汐冷冷打斷:“下一個,必須我來戰斗!”
  阿律耶一怔,嗤笑道:“怎么,已經開始著急送死了?可惜,這時候可沒有你陳汐選擇的余地!”
  “若如此,我保證他們也不會再登上巫靈祭臺!”
  陳汐冷冷開口,目光看向一側的石禹、秦心蕙。
  迦南也在一側,不過他身負重傷,早在開戰之初,陳汐他們便沒有讓迦南出戰的心思,故而并沒有把他算在內。
  陳汐話中內容很直白,阿律耶雖擁有各種手段殺死陳汐他們,可面對這等情況,依舊禁不住皺了皺眉。
  “大人,我愿和他一戰!”
  “讓我來!”
  “這家伙煉化了九煉星域的域境本源,是他們之中最棘手的一個,還是讓我來吧!”
  那些黑袍人皆都爭搶出聲,儼然一副把陳汐視作獵物的姿態,囂張之極。
  阿律耶見此,沉默片刻,卻是揮手道:“你們都退下,讓列浮羅出戰。”
  此話一出,讓那些黑袍人皆都愕然。
  連列浮羅也有些意外。
  “你們也知道這家伙棘手,本座可不想你們出現什么意外了,列浮羅身懷不死巫血,足可以應對一切。”
  阿律耶淡漠開口,“你們也不必爭奪,若能將這陳汐擊敗,他的命運只能歸本座所有!”
  一番話,頓時讓那些黑袍人熄滅了出戰心思。
  “那我便再出場玩一玩!”
  列浮羅大笑一聲,鋼鐵般健碩的身軀破空而起,倏然來到了那巫靈祭臺上。
  而后,他目光鎖定陳汐:“你不是要送死么?現在便如你所愿!”
  陳汐才不管出戰的是誰,這一刻只要讓他戰斗,便足夠了。
  故而當看見這列浮羅出現時,他幾乎是沒有任何遲疑,身影一閃,人已來到了戰場中。
  這一刻的陳汐,衣衫獵獵,神色漠然,一對黑眸中盡是冷冽無匹的殺機。
  “唔,瞧瞧,剛才發生的一切把咱們這個獵物氣成什么樣子了,那目光……可真嚇人呢。”
  列浮羅神色輕佻,對陳汐冷嘲熱諷。
  轟!
  陳汐根本沒有廢話,身影一閃,暴沖而去。
  這一刻,他那壓抑許久的沸騰殺機已控制不住,猶如熔漿般轟然爆發,讓得他渾身每一寸肌膚都像在燃燒。
  不過他的神色卻是愈發漠然,眼眸愈發冰冷,像沒有了感情波動,熟悉的人都清楚,這代表著……陳汐已恨到極致!
  殺!
  如電,如火,如奔雷!
  陳汐體內星域在沸騰,在轟鳴,在歡呼,似欲要飽餐敵人鮮血!
  目睹這一幕,那列浮羅眸子里不禁閃過一抹濃濃的不屑和可憐,這愚蠢的家伙,明顯被怒火沖昏了頭腦,他難道剛才沒看見,自己可是殺不死的?
  白癡!
  這就是列浮羅對陳汐的評價,他心中甚至有些失望,原本以為碰到一個足夠強大的對手,誰曾想……對方明知道自己是殺不死的,卻依舊愚蠢地沖殺上來,簡直無可救藥了!
  這一刻,列浮羅立在原地甚至沒有動彈一下,就這么看著陳汐暴殺而至,神色中盡是鄙夷和不屑。
  可當看到這一幕,阿律耶心中本能地升起一絲不妥,忍不住喝斥道:“小心……!”
  轟!
  聲音剛響起,甚至都來不及讓列浮羅聽到,列浮羅整個人就被陳汐一掌拍得爆碎,渾身筋骨血肉飛灑!
  “哈,這愚蠢的獵物,那列浮羅若怎可能會被如此尋常的手段殺死?”
  那些黑袍人皆都冷笑。
  可下一刻,他們的冷笑就僵固,因為列浮羅那爆碎的肉身,在短暫的沉寂后,卻并沒有恢復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