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神箓195 卿秀衣


  感謝兄弟“紅南京哥”投出的寶貴月票和捧場支持!
  ——
  轟!
  就在陳汐把所有的星魄石消耗一空,周身巫力達到最圓滿狀態的時候,其背脊上,九尊巫紋,化作九宮之勢,轟然成型!
  這一瞬間,無數玄妙的變化應運而生,五行、陰陽、風雷……各種天地奧義衍化變幻,層層疊疊,紛紛灑灑,似天道之軌跡,如混沌之紋理,宛如亙古圣者推究天機,俯仰之間,無窮妙相,自然而生。
  此刻在陳汐背脊上,戍土巫紋居中,西側為乙木巫紋,東側為庚金巫紋,北為壬水巫紋,南為丙火巫紋。這五尊巫紋,成五行相生相克之勢,周而復始,循環往復。
  西北、東北為太陰、太陽兩尊巫紋,居于九宮上兩極,陰陽運轉,交泰為半。
  西南、東南為風、雷霆兩尊巫紋,居于九宮下兩極,風雷交動,萬物萌生。
  而這九宮,又成八卦之數,恰如那《萬藏劍》八大劍勢,只不過多出一尊中宮,為戍土巫紋霸據,宛如中央皇者,厚德載物,號令天下!
  并且這九尊巫紋內,星竅開啟,華光內蘊,道道星橋縱橫交錯,貫穿彼此,遠遠望去,那九宮圖案就像一幅玄奧莫測,蘊含無窮天機的星圖,若隱若現,忽明忽滅,如同呼吸,神妙之極。
  九宮一成,陳汐頓時感覺,自己的身軀仿似無限高大起來,抬起頭,已來到那浩瀚無窮的星空之中,而自己的呼吸、氣機、念想……都仿似與億萬星辰遙相呼應,那感覺就像自己已化為星空之主,掌控整個宙宇乾坤,妙不可言。
  而在這種奇妙的狀態中,他周身血肉內鼓蕩的力量,更是以一種恐怖的速度節節攀高,每一尊巫紋都在蓄積、淬煉、孕化、輸送巫力,浩浩蕩蕩,那種不斷擁有力量的美妙感覺,簡直讓人沉淪,不可自拔。
  站起身子,一拳打出。
  轟隆!
  陳汐的力量,瞬間抽空四周空氣,直接震得虛空塌陷,意志貫穿于天地之間,一拳打出,仿似整個房間內都是他的拳影,十余種道意化作十余條虬結大龍,扭曲變化,震蕩爆破,有力拔山河,撼動乾坤的大氣勢!
  “陳汐,接我一劍!”一聲暴喝之后,靈白身化刺眼金芒,當頭朝陳汐斬去,這一擊,蘊含著無上寂滅劍意,無生無死,不亡不滅,乃是靈白修煉至今的巔峰一劍,別說黃庭境修士,連尋常金丹修士也不敢攖其鋒芒。
  不過陳汐卻是不躲不避,跨步上前,擰腰擺胯,一拳擊出,蒼涼、古老、浩瀚、恐怖的巫力凝聚在一點,單單是那股氣息,都崩碎虛空,震得四周墻壁砰砰震響。
  砰!
  拳勁如山岳所化的巨錘,一拳砸出,頓時震得那金芒嗡地一聲,劇烈顫抖著倒飛了出去。
  蹬蹬蹬……金芒瞬息化作靈白的模樣,他似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身體,在虛空中連續退出十余丈,這才勉強穩住身體。
  “好厲害!只這簡簡單單的一拳,已經足夠轟殺一些金丹修士了,若是再碰到那楚天駒,他也注定將慘敗在這一拳之下。”靈白驚嘆連連。
  對于這一拳,陳汐也很滿意,不過他卻知道,憑借自己如今的煉體修為,最多也只能轟殺一些初境金丹修士。畢竟那金丹修士也是分三六九等的,不能一概而論。
  “慢慢修煉,下一步就是煉體金丹境界,到了那一步,周身氣血甫一運轉,就能在頭頂形成精氣丹云,形似狼煙,對付一些尋常修士,只精氣丹云的力量,都足以嚇破敵膽,諸邪不能侵身!”陳汐拳頭一捏,展現出了強大的信念。
  煉體進階黃庭境界,他的肉身力量又暴漲瞥了數倍,而且周身氣機形似訓練有素的軍隊,一招一式凝練如一,輕輕一捏,就能抓爆玄階法寶,若是施展星斗大手印,滅殺金丹修士也不是不可能。
  總而言之,此時的陳汐,無論是煉氣修為,還是煉體修為,都達到了同階段中不可思議的高度,變態至極,也強悍之極,越境滅敵也并非困難的事情。
  “陳汐,咱們出發吧,今天就是瀚海沙漠進入蟄伏期的日子!”靈白一躍而起,跳上陳汐肩膀,興奮道。
  “什么?已經過去三天了?”陳汐訝然道,他倒是沒想到,自己只沖擊了一個黃庭境界,竟然過去了三天之久。
  “走,先去購置一些玄階極品劍器,黃階法寶已經無法發揮我的全部實力。”陳汐想了想,推門而出。
  在從流云劍宗離開時,他還是紫府境界,只能驅動黃階法寶,所以準備了數十柄黃階極品劍器,但在與韓古月戰斗時,這些劍器幾乎瞬間就被崩碎,差不多已銷毀一空,如今他已經進階黃庭境界,能夠驅動玄階法寶,再加上此去瀚海沙漠,兇險未知,自然要好好準備一些法寶防身。
  天寶樓背景雄厚,財大氣粗,匯聚天下奇珍異物,自然不缺玄階法寶,其實不止是玄階法寶,哪怕是地階法寶、天階法寶也都能夠在天寶樓內購買得到,也正因如此,才彰顯出天寶樓那驚人的底蘊。
  這天寶樓的大廳,看似只有百丈范圍,但其中門戶眾多,條條通道指向不同的地方,按照法寶、功法、丹藥、陣法、靈材……等類別分作不同的大殿,全部空間加起來,足有千里范圍,廣闊之極。
  而在法寶大殿中,又分作“劍閣”、“刀閣”等等地方。
  陳汐拒絕了侍女的指引,自己在天寶樓內七轉八轉,一路上見到許多尋常難見的奇珍異物,像產自東海的裂鯨鯊皮、赤血珊瑚、像產自北蠻的龍犸骨刺、玄幽寒絡果,甚至還有一些生活在化外之地的異族漂亮女子,被當做貨物在此販賣,這些異族女子棕發碧眼,皮膚雪白,身段凹凸火辣,很受一些有著蓄奴嗜好的修士喜愛。
  這一切都讓陳汐大開眼界,不過他也發現,今日的天寶樓,修士極其之多,大半都是來自南疆意外的修士,通過他們的交談,陳汐也漸漸明白,這些外來修士都是要購置一些丹藥、法寶,為進入瀚海沙漠做準備,以備不時之需,倒是跟他的想法一樣。
  這些外來修士的實力都很強,幾乎清一色的金丹修士,男女都有,個個樣貌年輕,朝氣蓬勃,并且其中的一些人所顯露出的強大氣息,連陳汐都感到一絲心驚,心中更是不敢小覷天下英豪。
  “這位道友,你看看這里的飛劍如何?這是一套劍陣,三十六口黃階極品劍器,魚鱗劍,還有一張陣圖,不僅能用來御敵,更可以布置成萬魚吞潮大陣,守護洞府,自動運轉殺敵。”就在陳汐思緒如飛的時候,一道清脆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定眼一看,原來自己已經來到了劍閣內。
  劍閣中正站著一個輕紗曼妙的漂亮女侍者,向自己介紹一套劍陣,語笑嫣然,禮貌恭謹,讓人如沐春風。
  這劍閣足有千丈范圍,成圓拱形,放眼望去,琳瑯滿目全部都是靈光逼人的劍器,置身其中,就像來了一處劍的海洋。
  陳汐甚至看到,在劍閣中央位置的一道光幕中,懸掛著三柄天階級別的劍器,劍刃薄如蟬翼,通體漆黑如墨,上邊布置著繁密玄奧的紋理,看似簡約古樸,然而遠遠一望,卻讓人感到一股刺骨的鋒銳之氣,仿似連渾身血液都被凍結了一樣。
  “不愧是遍布大楚王朝的大商會,連一套三柄的天階劍器都掛在這里賣,大手筆,真正的大手筆!”陳汐心中暗自贊嘆。
  “陳汐,這里的劍器都是制式法寶,遠遠比不上自己煉制的,或者宗門傳承下來的珍寶,我覺得這天寶樓真正的好東西,應該在拍賣大會上。”靈白傳音道,聲音中對劍閣內的劍器充滿不屑。
  陳汐笑了笑,對靈白的話不置可否。當然,他也想獲得一些強大的劍器,但可惜,以他現在的財力,也只能先購置一些普通貨色。
  “嗯?”
  然而就在陳汐準備問那女侍者,玄階極品的劍器在哪里擺放時,卻猛地發現,這女侍者丟下自己,竟然去照顧其他客人了。
  這并不算什么,令陳汐感到愕然的是,那女侍者旁邊立著的三名修士,其中兩個他都認識!
  這兩人,皆身穿繡著仙鶴圖案的風火道袍,仙鶴亮翅,逍遙直上九天,散發著一股凌云之意,襯得這兩人宛如人中龍鳳,蓋世天驕,正是中原云鶴派的裴鐘和薛晨。
  這兩人都是金丹中期以上的青年才俊,實力不容小覷,在之前陳汐還沒有進階黃庭境界時,因為一顆六翼血龍蝠的內丹,他曾與這兩人產生過沖突,若非逃得快,差點就喪命在兩人手中。
  當然,如今陳汐實力比之前暴漲不知多少倍,自是不懼兩人,令他看不透的是兩人中央的那個女子。
  這女子穿著一襲素凈長裙,眸似遠山含黛,容顏絕美如畫,漆黑如墨的長發披散而下,飄逸輕靈,整個人就像一個朦朧在煙雨山畫中的精靈,不食人間煙火,渾然氣息自然運轉,看似恬靜,實力卻顯得深不可測。
  在這女子身前,那裴鐘和薛晨都被奪去光芒,黯然失色。
  “難道這女子就是裴鐘二人口中的師姐,卿秀衣?”陳汐驀地想起,在叢林深處偷聽裴鐘二人對話時,兩人曾提到過這個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