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1953 古巫王族

十個呼吸過去。
  列浮羅那爆碎的身軀血肉也沒有一絲融合的跡象。
  這讓阿律耶一行人的臉色一沉。
  又等了三十個呼吸,情況依舊如此。
  這讓阿律耶一行人頓時感到有些不妙。
  從陳汐踏上巫靈祭臺,再到出擊,才不過剎那時間,戰斗結束的不可謂不快。
  但阿律耶他們本就有所心里準備,清楚身為不滅火巫的后裔,列浮羅斷不會如此容易死了。
  相反,他每被敵人轟殺一次,氣勢就會提升一籌,這本就是不滅火巫所具備的威能。
  可誰曾想,這一次好像出現意外了!
  “怎會這樣?”
  不少古巫強者皺眉,驚疑不定。
  阿律耶的臉色也有些陰沉,他自是清楚,列浮羅剛才大意了,若他小心一些,斷不會發生這等事情了。
  真是個蠢物!
  阿律耶心中暗罵了一句。
  嗤嗤!
  一陣異響產生。
  阿律耶等人頓時看見,那列浮羅身軀爆碎之后所化的血肉,竟是在這一刻一點點消失,短短幾個呼吸之間,竟化為虛無,徹底消失不見,宛如從人間蒸發了一般。
  那些古巫強者登時眼瞳一縮,難以置信。
  何止是他們,連石禹、秦心蕙、迦南都差點不敢相信自己眼睛,才剛開戰而已,那列浮羅便已被抹殺了?
  他們可清楚記得,之前列浮羅和夜辰對決時,戰斗力何其之逆天,無論怎么殺都殺不死。
  可如今到了陳汐手里,卻竟似不堪一擊般!
  這也太不可思議!
  而自始至終,陳汐便屹立在巫靈祭臺上,神色漠然,孤峭峻拔的身影被無匹殺機所縈繞,像一個沒有感情的殺神。
  顯然,殺死列浮羅,并不讓他感到意外,甚至都引不起他情緒的一絲波動。
  他依舊在等,等下一個對手上場!
  因為他內心積壓許久的的憤怒和恨意,才剛剛被釋放,還來不及去宣泄!
  “終結!能夠殺死不滅火巫的,只有終結的力量!”
  似意識到什么,阿律耶猛地出聲,目光如一道冷電般爆射,鎖定巫靈祭臺上的陳汐,道,“你……竟掌握了終結的力量?”
  聲音中,已帶上一抹驚疑。
  不得不說,阿律耶的眼光毒辣之極,一眼就看出了問題所在,只不過陳汐可不會承認了。全集下載
  他只是冷冷看著阿律耶,漠然道:“我在等下一個對手,你最好別再耽擱時間,否則只會讓我以為你們怕了。”
  一席話,令阿律耶臉色驟然變得冰寒之極,凝視陳汐許久,忽然冷笑道:“不對,你若掌握了終結力量,那上古神域只怕根本容不了你!”
  說到這,阿律耶霍然扭頭,掃視身邊一眾古巫強者,最終落在了那生著八只臂膀的索林身上,道:“你去幫列浮羅報仇。”
  索林點了點頭,眸子中涌上一抹殺意。
  “列浮羅死了,但他是死在了自己麻痹大意上,本座希望你最好不要再犯下如此低劣愚蠢的錯誤!”
  阿律耶冷聲提醒道。
  索林又點了點頭,他自然也看出,列浮羅的死完全是被大意給坑死的,若真正戰斗,陳汐斷無法如此輕易擊敗他。
  嗖!
  索林身影一閃,就掠到那巫靈祭臺上,八只臂膀搖動,像八只鋒利無比的嗜血鋸齒,釋放出可怖的凌厲氣息。
  “陳汐,一定要殺了他,為孔師姐報仇!”
  石禹聲音中透著一股悲愴,剛才孔悠然簡直像被凌遲千刀萬剮般,渾身再無一寸完好肌膚,白骨隱現,淪落到那般凄慘地步,讓他也憤恨快要發狂。
  “好!”
  陳汐的回答很簡單,只有一個字,卻透著一股不容置疑的堅定問道。
  “就憑你?還妄想殺了本座,著實可笑!”
  索林嗤笑,話雖如此說,他并未小覷陳汐,因為他絕不會讓自己犯下和列浮羅同樣的錯誤。
  “對,就憑我!”
  這一刻,陳汐渾身精氣神猶如燃燒,滿頭黑發飛舞,如同一尊蓋世戰神,睥睨而兇狂,“今日,不止是你,你們這些古巫雜碎統統得死!”
  說到最后,一股鋪天蓋地的殺機沖出,席卷天地。
  在他周身更是浮現出一座座宏大的神箓圖案,貫通虛空,跟他的聲音共鳴,震爍九重天!
  這是一種威勢,不是在施展道法。
  這一刻的陳汐,的確和以往不一樣了,變得兇狂睥睨,殺機沸騰,令十方皆顫動,氣象駭人。
  他渴望戰斗,渴望殺盡眼前敵,宣泄心頭恨!
  “哈哈……”
  索林見此,卻是大笑起來,他并不懼怕,相反,他認為陳汐已被仇恨遮蔽理智,成了一個瘋子。
  “真是可笑,就在剛才,你們一個個上古神域的修道者慘敗于此,被囚禁抓捕,簡直不堪一擊,你竟還敢如此口出狂言,何其可笑無知!”
  索林聲音中帶著不屑,更有一種高高在上的驕傲。
  遠處,一些古巫強者也都嗤笑出聲,面露輕蔑,這陳汐還真以為殺了列浮羅,便可以無法無天了?
  “可笑嗎?”
  陳汐眼眸幽邃而駭人。
  “當然可笑!你們這一世的修道者,簡直卑微無比,根本不懂什么叫真正的強大!知道嗎,你如此狂妄的話語,就像一只被逼瘋的螻蟻在威脅主宰一切的圣巫,只會顯得荒謬而卑微,可笑而滑稽!”
  這種言辭刺耳辛辣,看不起這一紀元的修道者,簡直就是一種莫大的羞辱。
  讓得石禹和秦心蕙聽得都咬牙不已,這些該死的東西,居然把他們視作了卑微的螻蟻!
  “索林,少廢話,快拿下他!”
  一些古巫強者皺眉,有些等不及了,感覺索林和一個螻蟻廢話這么多,有些不可理喻。
  “莫急,本座會一點點將他的一切驕傲摧毀,踐踏,徹底失去所擁有的一切!”
  索林恢復冷酷,晃動八條宛如鋸齒鋒刃般的胳膊,遙遙指向陳汐,“卑微的獵物,你的命運從此刻起,已再無存在的任何意義!”
  他很自負,很鎮定,很從容,那是一種絕對的強勢姿態,并不小覷對方,但也不會因此而忌憚和保留。
  哧啦!
  話音還未落下,索林便悍然出動,一只臂膀揮舞,燦然若刀鋒,奪目無匹,向著陳汐斬殺。
  那一剎,如死亡之刃從地獄掠出,欲要收割亡魂!
  雖只使用一臂,可那等絕世鋒芒依舊迫人之極,似要將對面的陳汐立刻斬為兩半。
  當!
  陳汐掌指緊攥,裹挾著無匹紫金神輝,狠狠砸在那一只掠來的臂膀上,若兩件曠世神兵對碰,神輝爆綻,破殺虛空,這片天地都炸開。
  這一場對決,徹底爆發!
  唰!唰!唰!唰!……
  一擊之下,似讓索林確認了陳汐的戰斗力,信心倍增,睥睨而霸道,揮動八只鋒芒般的手臂,破空殺去。
  一時之間,漫天都是耀眼熾盛的芒光,雪亮無匹,凌厲若死亡之刃,將虛空都撕裂成粉末。
  之前,孔悠然便是被這等攻擊鎮壓,節節敗退,渾身留下了一道道觸目驚心的傷痕,最終倒地不起。
  喀嚓喀嚓~~
  巫靈祭臺上,可怖的爆碎聲響起,虛空崩塌,經緯紊亂,時空都被無匹鋒芒切成粉末,那索林的戰斗力的確可怖,所過之處,儼然一副所向披靡無可匹敵的架勢。
  這一刻的他,渾然似不可阻擋!
  因為索林清楚,對面那陳汐煉化了九道域境,和其他上古神域修道者皆都不同,且極有可能掌控終結之力。
  故而,他在這一刻已動用最強殺招,要一舉鎮壓陳汐!
  鏘!
  這一刻,劍吟徹空,陳汐祭出劍箓,渾身氣勢若沸騰之汪洋,同樣施展殺招。
  他已忍耐許久,要在此刻宣泄!要以敵人之血洗刷之前所受之屈辱!要撫平心中滾蕩不休的恨意!
  在他頭頂,浮現一輪渾圓光幕,一片又一片星空域境騰起,映現出無垠宙宇,億萬星辰,循環不休!
  此外,他體內精氣神徹底運轉,凝聚域主之力,衍化無窮紫金神輝,將他自我籠罩。
  遠遠望去,他整個人都被熾盛的神輝淹沒,璀璨不可直視!讓他看起來神圣浩瀚,散發主宰般的威勢。
  轟隆!
  這片區域扭曲,轟然炸開,來自索林的一切攻擊,竟都被陳汐所釋放出的威勢所磨滅!
  唰!
  幾乎是同時,陳汐斬出一劍。
  這是怎樣一劍?
  剎那萬法起,轉瞬萬道滅,似將一切光芒都覆蓋,無有與之能爭輝者!
  這就是劍皇四重境!
  是終極道途登堂入室的一種無上境地,非絕世劍皇,無法施展而出。
  這一剎,外界氣氛壓抑到極致,所有人都盯著戰場,一眨不眨,唯恐錯過什么般。
  噗!
  當這一抹劍氣消失,一片血水飛灑而出,一條斷臂在瞬間被劍氣齏粉,徹底消失。
  再看那索林,此刻已失去一條臂膀,神色驚怒,發出一聲憤怒痛楚的嘶吼。
  這一幕,頓時驚動全場,令那些古巫強者眼瞳齊齊擴張,完全無法想象,索林竟會在剎那間,就被斬落一臂!
  這怎么可能?
  那家伙怎會如此厲害?
  而原本內心緊張之極的石禹、秦心蕙等人則都在這一刻心生一抹無法遏制的激動。
  ——
  ps:凌晨3點半……為了不斷更,金魚也是拼了~大伙有月票記得投一下哈~
  手機請訪問: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