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1954 血瞳魔巫

血光沖霄,陳汐傲然而立,毫發無損。
  而索林面孔扭曲,發出痛吼,他一條胳膊被硬生生劈斷,血水飛濺,斷臂在一瞬爆碎齏粉。
  這何等駭人?
  身為“八臂鬼巫”后裔,索林的手筆號稱絕世之刃,堅逾磐石,不弱于任何先天靈寶,結果卻被一劍劈斷!
  “找死!”
  索林徹底動怒,他難以置信,對方戰斗力會如此逆天,一道劍氣都居然可以毀掉他一條胳膊。
  可目睹這一幕,阿律耶一行人雖微微一驚,但很快皆都流露出一抹不滿,皺眉不已。
  有人甚至大喝:“索林,這可不是你的風格,你難道打算認輸了嗎!”
  “閉嘴!”
  索林暴喝,面孔一陣扭曲。
  一瞬間,令人驚心的一幕發生了,那索林的傷口處,竟在剎那生出一條新的臂膀,鋒刃無雙!
  “這……”
  石禹等人臉色登時一沉,心中原本的激動被一抹驚疑取代,斷臂重生?難道他和那“不滅火巫”列浮羅擁有一樣的威能?
  “之前我便已說過,他們雖然和這一世的神魔不同,可這些古巫皆都算得上是煉體一脈。”
  迦南皺眉提醒,“煉體者,滴血可重生,一念可復活,斷的是強大無比,更何況,這些古巫還具備著不同的無上神通!”
  正如迦南所言,相較于這一世的煉體者,這些古巫天生具備一種種不可思議的強大威能。
  像“不滅火巫”列浮羅,便擁有“不滅之血”,幾乎殺不死。
  像“八臂鬼巫”索林,八臂如刃,堪比神兵利器,不弱于先天靈寶的威能。
  而這一世的煉體者,雖同樣可以修煉出三頭六臂、法天象地、掌中山河等等神通,可那是后天的功法,而非天生,相對而言,就和古巫一脈相差不少。
  這一刻,陳汐顯然也意識到了這一點,但他神色依舊淡漠沉靜,眼眸中殺機不減。
  “卑微的獵物,本座已動了殺機,我不會留情,一切到此為止!”
  冰冷之極的聲音中,哧啦一聲,索林身影電射而來,八條胳膊若破天之刃,輪轉翻滾,寒光片片,撲殺向陳汐。
  那刃芒太過密集,猶如刀陣,將乾坤都絞碎撕裂,天地哀鳴不休。那可怖的威能,直似要將一切都劈滅!
  可惜,這一切對陳汐而言,都已構不成威脅。最新章節全文閱讀
  唰!
  幾乎在索林出動的那一剎,陳汐掌中劍箓已嗡鳴掠去,輕描淡寫,似驚鴻一瞥。
  嘭!
  一聲驚天動地的碰撞,這里虛空塌陷,神光熾盛,亂象叢生。而那索林的可怖攻擊,竟是被一瞬碾碎瓦解!
  哧啦!
  鮮血飛灑,索林都來不及反應,兩條胳膊齊齊被斬斷,化為血雨爆碎,而他整個人更是被狠狠震飛出去。
  目睹這一幕,阿律耶一行人的神色終于變得鄭重起來,開始重新審視陳汐的戰斗力。
  “可惡!卑微的東西,你是殺不死本座的!”
  索林劇痛,發出驚天咆哮聲,神色都扭曲起來。
  嘩啦~~
  他那斷臂處,竟重新再次生長出兩條如刃胳膊來!
  這就是古巫一脈的可怖之處,他們擁有著不弱于域主境的力量,而他們能夠從上個紀元延存下來,本身無不是精銳中的精銳,高手中的高手。
  再加上他們那可怖的煉體修道方式,可想而知他們所具備的威能是何等之可怖。
  之前趙青瑤、孔悠然、夜辰、雨九岳他們連續慘敗被擒,便是因為他們才都剛剛晉級域主之境,自身戰斗方式、戰斗手段皆都發生蛻變,雖變的強大無比,可畢竟是一種全新的力量,而無法辦到嫻熟地掌控。
  而反觀那些古巫異端,可都活了不知多少歲月,甚至可以追溯到上個紀元,在這等情況下,趙青瑤他們也著實很難和這些古巫異端抗衡了。
  不過很顯然,陳汐并不包括在內。
  他煉化了九座域境本源之力,靈魂之上更凝聚出一顆獨一無二的紫金帝皇星。
  再加上他劍道修為的蛻變,雖然他修為依舊是一星帝君君水準,可整個人所具備的戰斗力早已超出同輩太多太多,簡直可以用逆天來形容!
  更何況,別忘了他身上還懷揣著一種禁忌般的力量——終結!
  ……
  殺!
  索林慍怒,再次暴殺而來,整個巫靈祭臺上,幾乎被他所釋放的鋒芒之光充斥,儼然一副滅殺萬物,無物不破的架勢。
  太可怖!
  像他這等存在,若是進入上古神域中,甚至可以碾壓許多成名已久的域主境存在!
  可此次他的對手卻是一個從來都無法用常理來衡量的妖孽,這一場對決也注定不會非同尋常了。
  唰!
  一抹劍氣蒸騰而起,陳汐身影巋然不動,而索林的這一輪攻擊已再次被破除。
  嘩啦~~
  斷臂飛空,血流如泉。
  這一擊,索林再次被殺一臂!
  殺!
  這一刻的索林,完全瘋狂了,雖被連連挫敗,可他斷臂不斷重生,完全沒有一絲負傷被鎮壓的跡象。
  這一幕足以讓任何人驚心,畢竟若如此下去,陳汐雖具備的優勢似乎也根本談不上優勢了……
  石禹他們看得一陣心驚膽顫,焦慮不已。
  阿律耶一行人則顯得極為從容,冷冷注視著這一切,渾然看不出任何情緒來。
  他們同樣看出,論及真正的戰斗力,索林的確差了陳汐不少,可索林所具備的煉體之道,可同樣也是陳汐無法比擬的!
  這就是他們古巫一脈的可怖之處,想要殺死他們,怎可能那么容易了?
  對于此,陳汐卻像渾然不覺,似乎根本沒有意識到這一場戰斗的不同之處。
  他手持劍箓,不斷破殺,不斷將索林擊潰,不斷將其臂膀斬落齏粉。
  甚至后來好幾次,索林的頭顱也被斬,咽喉被洞穿,胸膛被破開,雙腿被削平……
  可最終,索林一次又一次地恢復完整,簡直像殺不死般。
  “該死!該死!本座要殺了你!”
  一次次被擊潰,雖可以很快恢復過來,可依舊令索林暴跳如雷,陷入一種狂怒中,大吼不已。
  他無法接受這種局面,一個卑微無比的獵物而已,卻讓自己一次次如此難堪,而自己卻根本奈何不得對方,這等結果可不是索林能夠接受的。
  可令他憋屈無奈的是,陳汐的確太強了,讓得他根本無力去改變這種局面。
  嘩啦啦~~
  一時之間,那巫靈祭臺上,斷臂飛舞,血光迸射,觸目驚心,陷入一種僵持般的狀態中。
  “哈哈哈,你殺不死本座的,放棄吧,你的一切攻擊都對本座無用!”
  索林大笑,顯得癲狂無比。
  到了此時,索林也放棄了正面擊敗陳汐的念頭,改變戰術,要憑借自己那“殺不死”的優勢耗死陳汐!
  “這個家伙。”
  阿律耶啞然失笑,他附近的一眾古巫也都嗤笑,但盡管如此,他們對索林依舊充滿信心。
  “真的殺不死?”
  也就在此時,正在戰斗的陳汐忽然住手,身影立在虛空中,唇角泛起一抹冷峭的弧度。
  他這番舉動顯得很莫名其妙,甚至是突兀,要知道這可是在戰斗中,一個疏忽都可能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中。
  可陳汐……竟住手了!
  “殺!”
  見此,索林哪會放過這等絕佳無比的機會了,當即獰笑一聲,八臂揮舞,掀起一片滔天鋒芒。
  可他的動作,也就到此戛然而止!
  那一片滔天鋒芒還未釋放,索林整個人就像被定住,僵硬在虛空中,連表情都凝固。
  像一座雕塑。
  這一幕就顯得太詭異了,陳汐甫一住手,那索林剛出手竟也僵硬不動,讓得外界所有人都眼睛睜大,愕然不已。
  這是怎么了?
  這一切說來緩慢,實則皆都發生在一瞬間,在眾人還都來不及反應時,就聽咔嚓咔嚓一陣爆音響徹,密集如鼓點。
  旋即,他們就駭然看見,索林整個人猶如被萬千柄刀刃切割,胳膊、雙腿、頭顱、軀體……在一瞬間爆碎為模糊的血肉!
  對煉體者而言,哪怕肉身被毀,只要留下一個念頭,就能完全恢復過來。
  然而此時,索林那化作一堆的血肉卻非但沒有融合,反而竟在虛空中一點點消失,徹底化為了虛無!
  甚至,他的精、氣、神也全部消失不見,再沒留下任何一絲的痕跡!
  靜悄悄的,一位來自古巫一脈的恐怖存在,就這樣無聲無息的消失不見了……
  這詭異的一幕,直驚得阿律耶一行人睜大眼睛,徹底呆滯,難以置信。
  何止是他們,石禹他們也都倒吸一口涼氣,陷入一種前所未有的震撼中。
  那家伙……究竟是怎么死的?
  沒有人看清楚。
  也正因如此,才顯得格外震撼,驚心動魄。
  直至許久,那巫靈祭臺上依舊沒有一絲動靜,消失的索林也更沒有一絲再復活出現的跡象,這讓阿律耶一行人終于敢確信,索林的確死了!不止是軀殼,連念頭都被抹殺了一個一干二凈!
  “終結,果然是終結……這家伙不止掌握了終結道意,并且還把終結的力量演繹到了神之法則的地步!”
  阿律耶喃喃,眼眸中泛起一抹駭人無比的血色光澤。
  之前殺死列浮羅時,他便看出了這一點,只不過當時……
  手機請訪問: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