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1)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1)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1)     

神箓1955 勢不可擋

只不過當時,阿律耶并沒有想到,陳汐對終結道意的掌控,竟已達到了這般地步。.
  終結道意和終結神道法則,是完全不同的!
  一個僅僅只是道意,一個是法則,并且還是神道法則,彼此雖同根同源,可威力卻有著質的區別。
  在阿律耶看來,陳汐所能掌控的,只可能是終結道意,因為上古神域決不允許終結法則這等禁忌般的力量存在的!
  阿律耶身為上個紀元的古巫,也曾在上古神域修行了億萬多年,對這一點極為清楚。
  所以他很難想象,掌握了這等力量之后,陳汐又是如何生存下來,并且還成為了上古神域一個極負盛名的絕世天驕?
  “紀元應劫者、河圖、終結……這家伙身上又藏了多少秘密,為何會和以往應劫者如此不同?”
  這一剎,阿律耶第一次感受到,原來自己以往對陳汐的認知,依舊顯得太過片面了!
  甚至認為陳汐簡直就是個讓人難以揣度的怪胎!
  ……
  終結!
  這等力量禁忌無比,落入石禹等人耳,也是在心不可抑制地掀起一片驚濤駭浪。
  但他們更多的卻是振奮,他們和那些以往的老古董不同,并不認為終結有多么可怕了。
  相反,對于陳汐能夠掌握這等力量,他們除了震撼,更有一種驚艷般的感受。
  終結啊!
  一種令滿天諸神都忌憚萬分的力量,想一想都讓人激動!
  當然,這僅僅只是石禹、秦心蕙的感受,若是換做上古神域那些老怪物在此,所產生的反應只怕就不會如此了。
  “末法臨大淵,輪回業劫生……”
  這一刻,只有迦南似深受觸動,望向陳汐的眸子里涌上一抹難以言說的復雜。
  ……
  死了,繼“不死火巫”后裔列浮羅死后,“八臂鬼巫”一脈的索林也戰死!
  氣氛死一般寂靜,阿律耶一行人都心驚,很難接受,他們這一邊實力很強的索林居然被屠了!
  石禹他們則振奮,激動無比。
  只有陳汐神色依舊沉靜,他立在巫靈祭臺上,腰脊筆直,如同一株蒼松盤踞大地,紋絲不動。
  之前的那一戰,他其實很早便可以殺死索林,但他沒有這么做,而是一次次在和對方廝殺,為的便是摸清楚這些來自上個紀元的異端究竟有什么特殊之處了。
  如今,他心已大致有了判斷。
  “下一個!”
  陳汐目光如電,掃視阿律耶一行人,聲音冷酷響遍天地。
  “狂妄!”
  阿律耶冷斥。
  “少廢話!不服上來一戰!”
  陳汐聲音透著一股睥睨強勢,言簡意賅。
  早先,這些異端趾高氣揚,蔑視他們這些上古神域修道者,還陸續囚禁孔悠然、夜辰他們,對他們極盡羞辱和嘲弄。
  故而這一刻,唯有以牙還牙,以血還血,次啊能洗涮恥辱,宣泄心憤恨不平意。
  “找死!以為掌握終結之力,便無人可奈何你了嗎!”
  還不等阿律耶反應,那蛇首鱗身,雙瞳赤血的“魔吠蛇巫”后裔嬰瀧大喝,身影一閃,碾碎時空,倏然沖上了巫靈祭臺。
  轟!
  嬰瀧身影一展,雙臂瞬間化為千丈軟鞭,表面秘紋流光,閃爍著奇異懾人的毀滅氣息。
  “死吧!”
  他大吼,直接出手,以最果斷的態度表達殺心,一瞬間,這巫靈祭臺上殺氣沖天。
  啪啪!
  軟鞭舞空,像上蒼主宰手的秩序之鏈,鞭撻乾坤,蕩除萬敵,兩條胳膊所化的千丈長鞭,硬是釋放出一股毀天滅地的末日景象!
  唰!
  陳汐并未閃避,表現得比嬰瀧還要強勢,劍箓橫空,潑灑紫金劍氣,煌煌無量。
  所有攻擊都被他破滅,一劍破萬法!
  “禁魔領域,鎮殺!”
  嬰瀧大吼,動用天賦神通,口誦咒語,一股恐怖的黑色音波擴散而出,將天地都染成漆黑之色。
  能夠清楚看見,這一股音波凝而不散,以嬰瀧雙臂所化的軟鞭為框架,一瞬便化為一道黑色領域牢籠,表面沾滿了血跡,
  領域牢籠內,音波如龍呼嘯,產生出神佛泣血、圣賢悲吼、萬物動蕩等等可怖異象。
  這便是“魔吠蛇巫”的天賦神通——禁魔領域!
  阿律耶一行人見此,皆都倒吸涼氣,嬰瀧這家伙竟甫一出動,便動用了其天賦的絕殺之術!
  禁魔領域,一種以音波所化的領域,殺死的敵人越多,領域的威勢便越發強大。
  嬰瀧修行至今,用這禁魔領域不知殺死了多少對手,其內早已積淀了太多神血、殘魂、怨念。
  此刻甫一施展,可想而知威勢何等可怖。
  轟!
  黑色領域染血,異象驚世,轟隆隆垂臨而下,要將陳汐禁錮滅殺其。
  “什么破法術,也敢祭出來丟人現眼?破!”
  有了上次殺死索林的經驗,陳汐這一刻顯得異常霸道強勢,他一聲斷喝,渾身蒸騰紫金光,掌劍箓猶如染上一層紫金湖泊色,似玉非玉,瑩潤剔透,裹挾無上威力、
  唰!
  一抹劍氣迸射而出!
  嗡!
  在陳汐頭頂,浮現一方浩瀚星域,宙宇運轉,星辰流光。
  接著,他靈魂上空,紫金帝皇星大放光明,將他整個人的氣勢催發到極致。
  ……
  一眨眼時間而已,陳汐整個人猶如一柄被解除封印的太古神兵,釋放出一重又一重可怖威能。
  最終,只聽轟的一聲,那一方禁魔領域龜裂,而后被劈為兩半,伴著滂沱血雨,徹底崩潰瓦解。
  噗!
  天賦神通失敗,讓嬰瀧大口咳血,一陣踉蹌,臉色都煞白透明起來,他被這一擊反噬,受到創傷!
  唰!
  陳汐可不會再猶豫,更不會給對方一絲機會,早已沖過去,劍箓斬殺,萬道劍氣迸射,全面轟殺而去。
  “不——!”
  嬰瀧徹底驚恐,嗅到一股死亡氣息,他哪能想到,自己甫一踏入戰場,且動用了自己最強手段,竟依舊不敵陳汐?
  噗噗噗……
  最終,嬰瀧避無可避,在絕望被滅殺,整個人被萬道劍氣刺穿成了馬蜂窩,血肉模糊,染紅虛空。
  他同樣是煉體者,可顯然他沒有索林那么好運,陳汐都沒有給他一絲重生復活的可能,便直接被擊斃,而后整個身軀和所有念頭被抹殺,徹底化為虛無。
  顯然,這一擊,陳汐同樣動用了終結的力量!
  至此,古巫第三位強大存在被滅!
  一片安靜,鴉雀無聲,氣氛沉悶得讓人直喘不過氣來。
  相較于殺死列浮羅和索林,嬰瀧無疑敗的太快了,僅僅剛踏上祭臺施展出天賦神通而已,就被滅殺當場,快得簡直讓人都來不及反應。
  而這一切,就愈發映襯得陳汐戰斗力驚人,簡直像無堅不摧的蓋世戰神般,兵鋒所指,攻無不克!
  這讓人震撼,更讓川阿律耶一行人的神色都變得凝重起來。
  如果說列浮羅是死在了麻痹大意上,那么無論是索林,還是嬰瀧可皆都是在正面對決,被陳汐徹底鎮壓滅殺!
  而身為煉體者的古巫一脈,他們那近乎無法殺死的恢復能力,也在陳汐的終結力量面前徹底失去了優勢!
  “下一個!”
  死寂無比的氣氛,陳汐淡漠開口,強勢睥睨,說到做到,要一人滅殺全場所有異端。
  “真是囂張啊!”
  阿律耶一行人咬牙,神色陰沉,目光全部盯在了陳汐身上,充斥著慍怒。
  這一刻,他們也被陳汐那霸道強勢的態度徹底激怒!
  “怎么,一個個啞巴了?還是說,你們這些異端已經害怕了?”
  陳汐冷冷道。
  這一番對阿律耶一行人而言,簡直就是一種侮辱,曾幾何時,這些被他們視作卑微獵物般的存在,也敢對他們隨便譏諷了?
  “讓我來!”
  那一頭銀發,神色冷峻孤峭的應鸞踏步而出,修長嬌軀發光,飄灑出一縷有一縷銀色光雨。
  “應鸞你退下,讓我滅了此子!”
  一名黑袍人低沉咆哮,渾身衣衫倏然燃燒焚化,露出一副宛如鋼鐵般泛著金屬光澤的軀體。
  “特,還是讓我來吧!此子煉化九道域境本源,又掌握終結力量,正符合我的胃口,殺了他,足以讓我汲取到更完美的‘破壞巫力’!”
  幾乎同時,另一名黑袍人踏步而出,聲音冰冷而尖利。
  “這些卑微的螻蟻,竟敢威脅和滅殺我古巫一脈,當誅!”
  其他黑袍人也都出聲。
  顯然,他們已被徹底激怒,無法再像之前那般無動于衷。
  對于此,陳汐仿似直接無視,沒有其他話語,只是淡漠開口,重復著三個字:“下一個!”
  這種態度,這種話語,這種口吻,落入阿律耶一行人眼,卻成了最不可饒恕的挑釁,讓他們渾身殺機涌動,快要按捺不住。
  而石禹他們見此,皆都長出了一口氣,振奮無比。
  從交戰開始,他們這邊不斷失利,陸續被擒一個又一個同伴,十分凄慘,心里皆都憋屈之極。
  如今,陳汐連續勝利三場,簡直像撥云見日般,一掃晦氣和憤懣,令人熱血賁張。
  見此,阿律耶唇角不易察覺抽搐了一下,眼眸寒芒大盛,不再猶豫,做出了決斷。
  ——
  p:病情趨穩,明天會努力多更一些,大家也要注意防護,夏秋之交,寒暑交替,最容易感冒發燒,別和金魚一樣招了……手機: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