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1957 戰無不克

從孔悠然、夜辰、趙青瑤、雨九岳他們四人陸續慘敗被擒之后,就被酒勁在牢籠中,生死不知。
  按照阿律耶的說法,是要等這一切落幕,然后才會采取進一步行動,剝取他們這些上古神域修道者的命運。
  所謂剝取命運,也就是剝取他們身上的神道法則、精氣神、乃至于軀殼。
  不過當時,陳汐他們根本無法判斷,孔悠然他們究竟是死是活。
  而此刻,當聽到阿律耶拿孔悠然他們的性命來威脅時,陳汐這才敢確信,孔悠然他們的確沒死!
  這對他而言,無疑是一個好消息,可在這等情況下,這個好消息又談不上什么驚喜。
  因為就差一擊,那應鸞就將斃命在陳汐手中!
  在這時候被威脅,對陳汐接下來的戰斗而言,無疑顯得糟糕之極。
  ……
  最終,陳汐放棄了這一擊,只是冷冷看向阿律耶,道:“你確定要威脅我?”
  聲音平靜,并無感情波動,可聽在阿律耶耳中,卻令得他心中沒來由產生一絲悸動。
  但旋即,他就笑了笑,道:“不,這不是威脅,這只是一種交換。”
  頓了頓,阿律耶繼續道:“你應該也看到了,本座并沒有徹底殺死你這些同伴,在這等情況下,你若再對本座那些屬下起殺心可就有些說不過去了。”
  陳汐瞇了瞇眼睛,道:“這么說,你的交換條件便是,無論戰斗勝負如何,我都不能殺死你們這些雜碎了?”
  雜碎!
  聽到這個詞,令得阿律耶眼皮也不禁抽搐了一下,旋即就面無表情道:“不錯,你若是辦不到,本座……就只能殺了你這些同伴了!”
  “卑鄙!”
  “按照這巫靈戰境的規則,唯有分出生死,勝利的一方才能從這里脫困而出,若按照你說的辦法做,何時才能分出生死?”
  聽到阿律耶的威脅,石禹和秦心蕙皆都怒形于色,恨得牙癢癢,禁不住大叫出聲。
  這家伙實在太卑鄙了,不但在關鍵時刻打斷了陳汐的進攻,更是拿孔悠然他們的性命作威脅,簡直無恥到了極致。
  對于此,阿律耶卻似渾不在意,依舊慢條斯理道:“放心,戰斗到最后,生死定然是可以分出的。”
  “若是在接下來的戰斗中,陳汐萬一失敗了呢?”
  石禹禁不住道。
  “當然會被殺死。”
  阿律耶毫不猶豫道,說著他不禁又笑出來,“別忘了,這次對決本就沒有公平可言,若想殺死你們,早在外界時,你們已被抹殺了,焉可能有這等機會?”
  言辭不疾不徐,從容不迫。
  可落入石禹他們眼中,卻愈發顯得可惡和恬不知恥,簡直卑劣到了極致!
  甚至,都氣得石禹他們說不出話來。
  對方可以殺死陳汐,陳汐卻不能殺死對方?
  這他媽簡直太過分了!
  “好,我答應你!”
  一直沉默的陳汐忽然開口,用眼神制止住石禹他們,讓他們不必再多言。
  陳汐很清楚,對付這些卑劣無比的異端雜碎,再多說也根本無用。
  “哈哈,這個決定很英明!”
  阿律耶撫掌大笑,看見陳汐他們這般憋屈服從的模樣,他心中有著一種難以言喻的暢快。
  可下一刻,他就笑不出來。
  轟!
  只見那巫靈祭臺上,陳汐身影猛地一閃,掌指如電,在那應鸞猝不及防之極,就鎖住了她的脖頸,狠狠拎了起來。
  “陳汐你……”
  阿律耶勃然大怒,還以為陳汐要反悔。
  嘭的一聲,卻見陳汐隨手一拋,像丟垃圾似的把那應鸞丟到了石禹他們身邊。
  “看住她,待會用她的命去交換孔姑娘他們!”
  陳汐飛快傳音。
  這一下,石禹他們終于明白了陳汐的注意,顯然是要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囚禁這些古巫強者,令對方也不敢胡來!
  見到這一幕,雖然讓阿律耶他們又驚又怒,可最終卻是暗松一口氣,應鸞沒有死,這就足夠了!
  ……
  這一戰,應鸞慘敗被擒!
  算起來,這已經是敗在陳汐手中的第四位古巫強者,和應鸞不同的是,其他三位都已暴斃,化為虛無,再無法復生。
  不管如何,這一系列變故對阿律耶一行人而言,無疑是一個沉重無比的打擊。
  他們很清楚陳汐煉化了九座域境本源,也清楚他擁有終結的力量,可偏偏地,他們這邊出場的異族強者,卻都一一慘敗于陳汐對手。
  并非是他們不強,而是陳汐戰斗力太過無法揣度!
  “下一個!”
  很快,陳汐那冷漠無情的聲音再次響起,像催命的音符般,令阿律耶他們皆都慍怒,尊嚴受到一種前所未有的挑釁,但更多的卻是一種心驚!
  之前,陳汐已不止一次說過“下一個”,當時許多古巫強者對此嗤之以鼻,認為陳汐是在找死,狂妄無知。
  可現在則不同了,連續四場對決,皆都以陳汐戰勝而告終,這等沉甸甸的戰績擺在這里,誰還敢小覷?
  這絕對是一個可怕的修道者!
  “可恨,這獵物屢屢挑釁,儼然不把我等放在眼中,著實該凌虐處死!”
  那名擁有著一副宛如鋼鐵般泛著金屬光澤的古巫強者咬牙,森然出聲,他早先一直想動手,可現在明顯心有顧慮了,頗為忌憚陳汐。
  連應鸞這等云瀾圣王后裔都慘敗,著實震懾住了不少古巫強者。
  “只會瞎咧咧,卻不敢上臺應戰,明顯是被嚇破肝膽了!”
  遠處,石禹嗤笑,毫不客氣譏諷。
  確定孔悠然他們沒有徹底死去,再加陳汐陸續取得勝利之后,令得石禹也倍受鼓舞,不再像之前那般壓抑。
  聽到這等嘲諷,頓時之間,那些古巫強者臉色愈發陰沉。
  “被一只螻蟻般的存在如此挑釁,莫非你們真的懼怕了嗎?”
  阿律耶神色陰沉,渾然都彌漫出一縷縷黑霧,若黑暗中的魔神,話語冰冷漠然,并未大發雷霆,可卻讓人心驚肉跳不已。
  那些古巫強者皆都一個個神色變幻不定。
  “我來!”
  一名黑袍人踏出,整個人一陣幻化,竟化為了一尊足有兩丈高,通體健碩如山,青面獠牙,生著血色重瞳的怪物!
  他胳膊上纏著漆黑粗大的鎖鏈,脖頸帶著一個血淋淋的白骨項鏈,配上他那猙獰的面容,氣勢顯得懾人無比,宛如來自深淵之下的魔主般。
  尤其是他那一對血色重瞳中,呈現出尸山血海,宛如煉獄般的景象,幻滅不定。
  這是個高手!
  陳汐掃了一眼,并不懼怕,盡管知道,對方應該比那應鸞要厲害一些,但他依舊沉穩。
  “血瞳魔巫后裔!”
  迦南皺眉,飛快傳音,“陳汐,這家伙來歷不凡,掌控著一種不可思議的可怖神通‘破壞之鏈’,其中蘊含著屬于上個紀元的‘破壞巫道’奧義,你可千萬要小心,一旦被破壞巫力侵身,便再沒有恢復的可能!”
  破壞巫道?
  陳汐瞇了瞇眼眸。
  看見這面目猙獰,體型如魔神般的古巫強者走出,其他古巫皆都似松了一口氣,面露一抹輕松。
  仿似認為只要此人出場,便可以無憂般。
  唯獨阿律耶皺了皺眉,道:“瑞文,你一個人不夠!”
  嗯?
  那些古巫強者頓時怔住,不夠?難道阿律耶大人認為,最具破壞之力的“血瞳魔巫”后裔瑞文出場,都奈何不得那陳汐?
  就連石禹他們都有些意外,似渾然沒想到,阿律耶這一刻竟會變得如此保守謹慎,不像之前那般狂妄。
  被叫做“瑞文”的古巫強者沉聲道:“阿律耶大人,莫非你也看不起我瑞文?”
  阿律耶搖頭,漠然道:“不是看不起你,是這時候絕不容再小覷那陳汐!”
  說著,他抬手一指旁邊一名黑袍人:“白遮,你和瑞文一起去殺了那小子!”
  話音一落,頓時讓陳汐眉頭一皺,兩個人一起上?
  “卑鄙!依照規則限制,這巫靈祭臺上可只能是一對一的戰斗,你們難道要破壞規則?”
  石禹可忍不住,厲聲大喝起來。
  這時候,那被叫做白遮的黑袍人已領命而出,他慢條斯理摘掉頭上的斗篷,然后又小心脫下身上的黑袍,這才舒展了一下腰肢,點頭道:“既然阿律耶大人如此謹慎小心,我白遮也沒有不從之理。”
  白遮是一名面相俊美的少年,擁有著一頭燦然若太陽般的金發,皮膚白皙若玉石,唇角掛著一抹人畜無害般的笑容。
  他整個人看起來都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渾然沒有一絲高手的架勢。
  可當看見他出現,原本對這個頗有些不滿的“血瞳魔巫”后裔瑞文也頓時閉嘴。
  “破壞巫靈戰境的規則?呵呵,你可真瞧得起本座。”
  這時候,阿律耶似心中大定,輕笑出聲,“睜大眼睛看一看,他們可不是兩個人一起出戰。”
  說話時,旁邊的白遮也忽然也笑了笑,身影一閃,竟化為一道白光,倏然沖入到了那瑞文體內。
  轟!
  一剎那,瑞文那宛如魔神般的軀體上,暴涌出一股可怖無比的純白色火焰,直沖九霄,將附近虛空都焚化為虛無。
  與此同時,在瑞文那寬厚的肩膀另一側,竟硬生生長出一顆腦袋,面容俊美,金發燦然,唇角含笑,赫然是那白遮。
  遠遠望去,好仿佛瑞文生了兩顆腦袋一般,一顆青面獠牙,生著血色重瞳,猙獰若魔神,一顆俊美圣潔,人畜無害,透著一股純凈的味道。
  像代表著善惡的雙子星,共用了一副軀殼!
  難得的是,他們兩人的氣息竟完美融合在了一起,互不沖突,反而相互呼應,令得整個身軀的氣勢驟然暴漲了一大截。
  當看見這樣詭異的一幕,石禹頓時呆住,終于明白為何阿律耶敢說剛才那番話來。
  兩個古巫強者,竟在一瞬間合二為一!
  并且這還不是簡簡單單的融合,若不是知道,都讓人懷疑那那瑞文和白遮原本就是一個人,只不過是生了兩個靈魂!
  這也太不可思議,比上古神域中流傳的“合體”之術都要詭異懾人。
  就連陳汐看見這一幕,都不禁有些意外,他能夠感受到那瑞文和白遮的力量已經合二為一,宛如一人,可偏偏又不是兩個人那般簡單,透著一股詭秘的味道。
  但旋即,陳汐就冷笑道:“倒是沒想到,你們這些異端雜碎還能玩出這等花樣來,如此也好,來一個也是殺,兩個也是殺,本質上并沒有什么區別。”
  阿律耶一行人皆都怒目,面露殺機,這家伙真是越來越狂妄了,難道他還以為可以繼續取勝?
  “呵呵,有趣的獵物,阿律耶大人,提前可要說好,若是誅了此獠,他的命運將屬于我白遮的。”
  白遮的頭顱中發出一陣輕笑,旋即又扭頭看著近在咫尺的瑞文,“你有意見嗎?”
  瑞文神色猙獰呃冷厲,唇中輕輕吐出兩個字:“沒有!”
  “好!”
  白遮驀地仰天大笑出來,下一刻,就看見他們那一副宛如魔神般魁梧龐大的身軀大步而出。
  轟!轟!
  他每一步踏出,就蒸騰起一片熔漿般的白色火焰,將腳下虛空都焚化,化為一道道黑色窟窿,不斷蔓延擴散,破壞力驚人之極。
  當踏入那巫靈祭臺上時,白遮他們的氣勢已沸騰到了極致,驚得天地色變,經緯紊亂,一片混亂。
  “果然是一個不人不鬼的怪物。”
  見此,陳汐冷冷嘲諷了一句。
  一句話,令阿律耶他們的神色皆都一滯,心中怒火中燒,這該死的東西,簡直不可饒恕!
  “殺!”
  這一刻,白遮和瑞文都不廢話,發出一聲怒吼,撲殺而來。
  轟!
  就看見瑞文一對重瞳睜開,爆射出一片血色神芒,若一片赤云般騰起,像獻血在流淌般,破壞一切。
  這里的虛空被破壞,千瘡百孔,無法恢復,一切都呈現出一種大破壞、大崩滅的跡象。
  陳汐眼眸一瞇,這就是那“破壞巫道”的力量?果然正如迦南所言,一旦遭受破壞,便無法再恢復過來。
  不過,陳汐并不懼怕,他撐開自身星域,站在那里,頭頂紫金帝豪星普照,頓時萬法不侵,神光滔天,形成一道大道神環!
  那是終結之力所化!
  唰!
  與此同時,陳手持劍箓,身影驟然從原地消失,下一刻,便來到了對手身前,劍刃倒卷,劈殺而下。
  轟!
  瑞文施展的一片血色神芒被一劍硬生生破開,力量朝兩側潰散。
  可還不等陳汐這一招用盡,那白遮唇中猛地發出一聲大喝:“禁!”
  一剎那,瑞文的身軀化成了了一片沸騰的白色熔漿海,焚燒天地,形成白色的驚濤,拍打天穹,景象駭人之極。
  遠遠望去,猶如一片白色的熔漿汪洋,席卷九天!
  而陳汐,一剎那就被困在那汪洋火海中,被四面八方沖來的白色火浪夾擊!
  ——
  PS:四千字大章送上,本打算繼續寫下去,體力已明顯支撐不住了,大家先看著,明天會繼續努力寫。手機請訪問:http:m.feisu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