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1)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1)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1)     

神箓1958 紀元之謎

白色熔漿化為火海,焚燒天地,熾盛可怖。
  轟隆隆~~
  一道又一道沖天火浪席卷,狠狠從四面八方沖擊陳汐。
  石禹等人臉色一變,就是陳汐也有些驚異,沒想到那瑞文和白遮的聯手,會顯出如此詭秘的威能。
  場中,竟是再尋覓不到對方蹤跡!
  嘭!
  陳汐劍芒無匹,竭盡所能,轟在那熔漿海浪上,激起滔天海浪,雖無法脫身,但也并未被圍困壓制住。
  “滾出來!”
  陳汐大喝,掌中劍箓迅猛劈殺,將那劍皇四重境的威勢發揮到極致,直似要將那一片熔漿海絞碎。
  哧啦!
  突然,兩條粗大漆黑的鎖鏈騰空而起,泛著神秘奇異的光澤,一瞬便將那一片區域籠罩,陳汐整個人也隨之被捆縛在其中。
  那是“破壞之鏈”,來自“血瞳魔巫”瑞文的祖傳大神通,破壞萬物!
  這等神通,擁有不可思議的破壞力量,稍一被沾染,便會遭受致命破壞,無法再修復過來,端的是可怖無比。
  轟!
  可惜,它遇上了陳汐,這兩條“破壞之鏈”甫一捆縛在陳汐四周虛空,就被一道紫金色神環擋住。
  那紫金色神環籠罩陳汐周身,乃是由終結之力所化!
  僅僅一剎那,毀滅之力和終結之力碰撞,產生出一股可怖的力量風暴,席卷八方。
  能夠清楚看見,那“破壞之鏈”竟是一寸寸斷裂、崩潰、最終化為虛無,徹底消失不見!
  顯然,在大道威力上,破壞之力根本不是終結的對手!無法媲美!
  這讓阿律耶一行人悚然,愈發意識到終結力量的強大,完全超乎了他們的想象。
  就連石禹他們也不禁咂舌,怪不得終結之力會被視作禁忌,的確堪稱是逆天,令天道都難以容忍。
  “殺!”
  陳汐威勢愈發強盛,終結神環繞體,渾身紫金氣蒸騰氤氳,儼然若不可戰勝的蓋世劍尊,一劍掃八荒。
  很快,那一片白色熔漿海便轟然爆碎,被徹底鏟平消失。
  與此同時,瑞文和白遮共用的那一副宛如魔神的軀體浮現,踉蹌倒退不止,神色皆都變幻不定。
  顯然,他們同樣沒想到,在兩人聯手之下,竟是依舊沒能奈何陳汐。
  轟!
  陳汐此刻根本沒有任何廢話,腳踏罡斗,身如鯤鵬,劍出如瀑,劈殺十方寰宇。e
  那等威勢,端的是蓋世無量,驚天動地!
  噗!
  沒多久,瑞文和白遮遭受重創,渾身千瘡百孔,血流不止,最終在一片不甘而憤怒的慘叫聲中,被陳汐一舉鎮壓,活生生擒下!
  “石禹,看好他們。”
  甫一取勝,陳汐就像做了一件再尋常不過的事情般,一腳將瑞文和白遮踹飛出巫靈祭臺,被石禹他們聯手囚禁。
  ……
  瑞文和白遮聯手慘敗!
  當這一場對決結束,阿律耶一行人神色已是陰沉到了極致,難以想象,驚疑萬分。
  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這么強?
  那可是瑞文和白遮聯手!居然最終也奈何不得一個剛晉級域主境的家伙?
  阿律耶他們打破腦袋也想不明白。
  氣氛死寂。
  從開戰至今,陳汐那邊陸續慘敗四場,被囚禁了四位同伴,可從第五場對決開始,陳汐便再沒有輸過。
  列浮羅、索林、嬰瀧三者被殺,應鸞、白遮、瑞文三者被擒……損失之大,已經比陳汐那邊更慘重!
  “下一個!”
  陳汐端立巫靈祭臺上,神色冷漠無情。
  熟悉的聲音飄蕩天地,可落入阿律耶一行人耳中,卻顯得如此之刺耳,讓他們神色愈發陰沉。
  寥寥三個字,不止一次地出現,可每一次所代表的意味仿似完全不同,直至此時,這三個字所代表的,更像是一種絕對的自信,一種欲要一人橫掃八方敵的決心!
  這讓阿律耶一行人感到憤怒,更有一種無比的恥辱,自尊心受到一種前所未有的踐踏。
  “你們一個個上去挑戰,哪怕無法擊敗此獠,也可以消耗其力量,若最終萬一真無法將其擊敗,也不必擔心,有這些人質在,他不敢對你們下狠手。”
  阿律耶深呼吸一口氣,強自讓自己冷靜下來,飛快傳達意念給其他古巫強者。
  “至于本座,會在最合適的時候出場,一舉滅殺此子,徹底結束這一場戰斗!”
  說到最后,聲音中已透著一抹恨意和殺機。
  那些古巫強者皆都一怔,旋即神色中皆都閃過一抹決然,點頭應允。
  他們似乎并不懷疑阿律耶的話,從一側也可以看出,他們對阿律耶的實力和決斷有著一種絕對的自信。
  誠然,前幾場戰斗中,他們這邊連連失利,可這一切都還未結束,最后鹿死誰手,尚未可知!
  轟!
  一名黑袍人邁步而出,是一個瘦削如槍,鷹眼碧發,生著一對金色雙翼的男子。
  “金翎巽巫”后裔陰如風!
  唰!
  陰如風身影如電,甫一踏上巫靈祭臺便施展開身法,金色雙翼彌漫盛輝,在虛空中閃爍挪移,飄忽不定。
  他速度極快,不可思議,如電如風,每一次發出攻擊之后,便倏然閃避而去,儼然一派不求用功,但求無過的架勢。
  顯然,陰如風采取的策略很簡單,那就是采取閃避戰略,和陳汐打一場消耗戰!
  陰如風的天賦神通,名為“巽巫縹緲術”,這是一種無上身法,一經施展,單憑目光,都根本看不見其蹤跡,甚至連意念都無法鎖定他的身影。
  因為速度太快了!
  超乎想象的快!
  這也讓陰如風戰斗時倍感自信,在他看來哪怕正面無法和陳汐對抗,可若是采取閃避之術,可沒人能夠奈何自己。
  當目睹這一幕,讓阿律耶也不禁暗暗點頭,知道陰如風采取這樣的策略,無疑是最明智的選擇。
  可惜,陰如風這次卻是失策了,因為這次他的對手和以往都不同!
  的確,陳汐單憑眼睛、意念皆都無法鎖定對方,可別忘了,陳汐還擁有一種傳承自河圖碎裂中的神秘力量——禁道秘紋!
  在禁道秘紋的捕捉下,別說是對方身影,就連氣息、意念都會被纖毫畢現地鎖定住。
  轟!
  故而甫一開戰沒多久,陳汐便抓住機會,一劍斬殺而出,洶涌澎湃,浩瀚激蕩,齏粉一切阻擋,最終硬生生轟在了那陰如風身上。
  嘭!
  陰如風如遭雷擊,胸膛被破開一道血淋淋的窟窿,整個人竟是被那一抹劍氣硬生生給“釘”在了地上!
  “不堪一擊!”
  陳汐唇中輕輕吐出四個字,他探手一抓,就將對方抓起,甩手拋飛出去,囚禁起來。
  這一場對決,竟是結束在片刻之間!
  阿律耶等人這時候已不是震驚了,甚至感到一種驚悚駭然,死死睜大眼睛,猶自不敢相信般。
  “一個,兩個,三個,四個……唔,已經四個戰俘了,加上殺死的那三個雜碎,可足足有七人敗在了陳汐手中。”
  遠處,石禹慢條斯理出聲,聲音中透著一抹幸災樂禍,明顯是在故意刺激和羞辱對方。
  “我來!”
  這一次不等陳汐開口,就有一名古巫強者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憤然出戰。
  這是一名渾身猶如水流般的奇異生靈,整個軀體就像由水光凝聚,顯得極為詭秘。
  他是“萬澤水巫”后裔百慕辰,身軀完全由一種名為“孽水”的巫道力量所化,宛如水般生生不息,很難被殺死。
  轟隆隆~~
  百慕辰化為一道水光漩渦,碾壓時空而至,帶著可怖的氣息,席卷這片巫靈祭臺。
  轟!
  僅僅一剎那,他就被陳汐的劍氣轟碎,身軀化為億萬水珠,可很快就又融合在一起,繼續沖殺,頗為不可思議。
  這和那“不滅火巫”列浮羅的神通有著異曲同工之妙,皆都不懼殺伐,鬼神莫測。
  “該死的獵物,等我族這次計劃順利施展,你們整個上古神域便將淪為末法災難之地,所有修道者都將匍匐在我族腳下,生殺予奪,卑賤如豬狗!”
  一邊沖殺,百慕辰一邊聲音來干擾陳汐心境,挑動他的情緒,想激怒他,令他方寸大亂。
  “是嗎!”
  陳汐神色變冷,哧啦一聲,他人已消失在原地,下一刻,一道道紫金劍氣沖霄而起,神光萬道,籠罩八方**。
  “陳汐似乎怒了!”
  石禹吃驚。
  陳汐的確怒了,這些雜碎般的異端,直至此刻兀自在侮辱他們這些上古神域的修道者,視他們若豬狗奴仆,簡直不可饒恕!
  轟!
  不得不說,百慕辰的神通很強大,身軀雖被那些劍氣一瞬劈碎,可很快就又重新恢復過來。
  若是使用終結之力,陳汐自可以輕松解決這一切,可他為了孔悠然他們的安全,已無法再下殺手。
  這讓他的進攻終究受到了影響。
  “哈哈哈,終結的力量的確很可怖,可你卻偏偏沒膽子用,這就是自作孽啊!”
  百慕辰大笑,笑得很猖狂,認為在這等局勢下,陳汐想要擊敗自己已幾乎是不可能。
  嘩啦~
  突然,一張清冽猶如夢幻般的大網騰空而起,將四面八方都籠罩。
  這是?
  百慕辰眼瞳一縮。
  還不等他反應,整個身軀就被陳汐一劍劈成億萬水珠,還不等這些水珠融合恢復,就被那一張大網完全籠罩住!
  而后——
  大網狠狠一收!
  手機請訪問: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