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1959 萬巫圣劍

那清冽如夢幻般的大,自然就是大羅天;.。。
  被一舉捆縛其,百慕辰的身軀雖恢復過來,可任憑他如何掙扎,也根本無法從大掙脫。
  “啊——!”
  伴隨著大羅天不斷收縮捆縛,百慕辰終于感受到了驚恐,發出凄厲的大叫,透著濃濃的不甘。
  他嘗試著化為一道細小的水流,試圖從孔逃竄,可讓他絕望的是,這大宛如銅墻鐵壁般,密布可怖的力量,讓他一切嘗試都是徒勞。
  轟!
  最終,在一眾驚駭目光注視下,百慕辰身軀硬生生被那大捆縛為一團拳頭大小的水球,而后被陳汐狠狠丟了出去,‘交’給石禹囚禁。
  至此,百慕辰也慘敗!
  “下一個!”
  陳汐渾身殺機縈繞,已懶得掩飾自己的殺心,他衣衫獵獵,長發飛揚,雖立著不動,卻自有一股傲視天下的睥睨氣概。
  “陳汐,在這禁劫大淵,最終你也注定將暴斃,何苦再負隅頑抗下去?”
  伴隨著一道低沉而富有磁‘性’的聲音,又一名黑袍人掠出,身影一閃,就化為一名婀娜多姿,肌膚雪白,嬌‘艷’無比的‘女’子。
  她眉心烙印著一幅“青藤繞空,萬靈匍匐”的神秘圖案,像古老的圖騰刺青般,流動神霞。
  陳汐看出,此‘女’不簡單,周身彌漫的氣息比那瑞和白遮聯手都要強大一籌。
  “你應該不清楚,這一個紀元已走到了盡頭,末法之日終究將降臨天下,到那時,這世間一切都將覆滅,萬物崩殂,生靈不存,唯有我們古巫一脈方才能夠延存下去。”
  這‘女’人并未著急戰斗,而是以一種獨特的嗓音徐徐開口,“而你現在和我們對抗,明顯太過不明智。”
  阿律耶皺了皺眉,似有些不悅,但最終并未阻止這一切;
  “危言聳聽!”
  陳汐‘唇’角泛起一抹不屑。
  “不,你不懂,我們古巫一脈能夠從上個紀元的覆滅延存下來,自然比你更清楚這一切。”
  那‘女’子神‘色’認真而平靜,顯得很坦誠,“現在,我可以做主給你一個機會,只要投靠我們,不止可以讓你在這禁劫大淵活命,以后末法降臨,也可以避開紀元覆滅之劫,和我古巫一脈一起亙古長存下去!”
  陳汐怔然,有些意外對方竟在此刻會這樣勸降。
  “可笑!我的命運可從不會‘交’托給任何人!”
  陳汐冷冷道,“更何況,若不能殺盡你們這些‘欲’要為禍天下的異端,就是活著還有什么意義可言?”
  那名‘女’子搖頭嘆息“你錯了,你至今也沒能明白,紀元大劫有多恐怖,這是大勢!不可阻擋,在這紀元洪流面前,別說是你,這天下所有人都將無法脫身!到那時,你就不覺得我是在危言聳聽了。.”
  頓了頓,她繼續道“之前,你也看到了那一扇末法之‘門’,你可知道這一切意味著什么?”
  陳汐皺眉,他有些搞不懂這‘女’人究竟要耍什么‘花’樣了。
  “你說錯了,這紀元大劫并非無法抵擋!”
  便在此時,迦南肅然起身,沉聲道,“因為以往紀元沒有出現的終極之路,必將出現在這一紀元,只要有人踏上終極盡頭,便可以化解一切厄難,重塑全新的紀元之數!”
  終極之路!
  出現在這一紀元!
  聞言,不止是陳汐,連那些古巫異端都心一震,神‘色’各異,產生出各種心思。
  “哪怕你說的是真的……”
  那‘女’子深吸一口氣,道,“時至如今,整個上古神域也沒有一人辦到這一步,不是嗎?”
  迦南神‘色’不動“可這一切不代表以后沒人可以辦到,據我所知,帝域五極的一些無上存在,都已觸‘摸’到那一道‘門’檻了;!”
  “不可能!”
  這次開口的,卻是阿律耶,他神‘色’冰冷,透著不屑,“本座在上古神域游歷一萬八千載,早已確定那些所謂的無上存在根本無一人辦到這一步!”
  “你去過三界嗎?”迦南反問。
  三界?
  阿律耶一怔,嘿然嗤笑道“那等垃圾般的地方,連上古神域的萬分之一都不如,本座豈會把‘精’力‘浪’費在那里。”
  三界……
  這一刻,陳汐心也不禁一動,想起了太多秘聞。
  “你沒去過,所以,你不懂。”
  迦南說到這,便不再多言。
  “哼!”
  阿律耶不屑冷哼,認為迦南在故‘弄’玄虛,以此來‘蒙’騙他們。
  “陳汐,你可考慮清楚?現如今我在為你指點活路,你可要考慮清楚,這是你唯一的機會。”
  這時候,那名嬌‘艷’無比的‘女’子也是再次開口。
  “我考慮清楚了。”
  陳汐神‘色’漠然。
  見此,那‘女’子眉頭一皺,但還是問道“結果呢?”
  “先殺了你們這些異端,再去考慮那所謂的紀元大劫是否是子虛烏有!”
  陳汐踏步而出,一步步‘逼’近,地面劇烈震動龜裂,蔓延出一道道可怖的裂縫;
  “你真不再考慮一下?”
  那‘女’子繼續追問。
  陳汐用行動,回答了她。
  轟!
  一抹劍氣騰空,煌煌熾盛,果斷而無情。
  嘩啦啦~~
  那‘女’子裙擺搖動,倏然爆‘射’出一道道青‘色’蔓藤,瘋狂蔓延,每一根都猶如神箭般,刺穿虛空,朝陳汐那里覆蓋。
  這是她的天賦神通,青藤如天劍,足足千萬道,鋪天蓋地,狂暴無比,將這片虛空都炸開,徹底崩壞。
  陳汐劍箓旋轉,如抱太極,倏然形成一道劍渦,紫金氣蒸騰其,將所有破殺而至的青藤吞噬。
  原本那些青藤如天劍般可怖,‘洞’穿虛空,每一根都宛如神兵利刃,威勢無法想象。
  可現在甫一出現,就被陳汐破掉,密密麻麻的青藤皆都被劍渦絞碎齏粉,產生出可怖的爆炸。
  轟隆隆~~
  這里神輝漫天,景象駭人。
  “歷經這么多場戰斗,他戰斗力怎還會如此強悍?”
  阿律耶等人驚疑,心境愈發低沉。
  噗!
  片刻后,那‘女’子口咳血,身影踉蹌,遭受到創傷。
  陳汐踏空,威勢愈發熾盛,周身符隱現,如同從太古走來的一尊戰皇,不可阻擋。
  “咄!”
  那‘女’子紅‘唇’輕啟,驀地發出一聲晦澀嘯音。
  一剎那,虛空平靜,一切如常,眾人也都沒有感到任何異常,可陳汐卻感覺眉心一陣刺痛,靈魂猶如被一抹詭秘的力量沖擊,要被切碎般,身影也隨之一滯;
  “咄!”
  見此,那‘女’子嘯音愈發‘激’烈,一‘波’又一‘波’,像華為一柄柄無形的意念之刃,鋒利無匹,不斷沖擊陳汐的神魂。
  這等意念神通簡直太可怖,無形無質,詭秘多端,難以抵擋。
  陳汐皺眉,身影微微僵硬,停滯虛空,被外人看在眼,仿似邪了一般。
  “阿默韻的‘裂神巫咒’愈發強大了……”
  阿律耶他們見此,皆都不禁暗松一口氣。
  之前,陳汐戰斗力驚人,什么手段也奈何不得他,讓阿律耶他們都難以接受。
  而今看見陳汐在阿默韻的神魂攻擊下吃癟,阿律耶他們焉可能不振奮了。
  “咄、咄、咄……”
  阿默韻哪可能錯過這等絕佳時機,她乘勝追擊,‘唇’不斷發出晦澀秘音,擴散而去。
  石禹他們皆都‘色’變,雖無法感知到那阿默韻神魂攻擊的可怖,可當看見陳汐那呆滯僵硬的身影時,他們就清楚,陳汐眼下的處境似乎變得有些不妙。
  意念如刃,沖殺神魂,可怖的巫咒秘力像無形般,令人無法防御。
  動用這等力量,明顯讓那阿默韻也頗為吃力,隨著她不斷口發巫咒,她那一張俏臉也是變得煞白透明,渾身都被冷汗打濕。
  “阿默韻在拼命,要在這一戰一舉擊敗陳汐!”
  一名黑袍古巫飛快道。
  “若能如此,豈不是更好?”
  阿律耶眼眸已泛起一抹欣慰和炙熱,似已迫不及待要看到陳汐被鎮殺當場。
  沒多久,陳汐眉心倏然淌血,他渾身都僵硬,宛如石雕,一動不動;
  唰!
  當目睹這一幕,原本已快要支撐不住的阿默韻眼眸驟然劃過一抹亮澤。
  下一刻,她身影一閃,掌指浮現出一道燦然奪目的青藤,悄無聲息地朝陳汐襲擊而來。
  目標,直指咽喉!
  石禹他們心一緊,渾身都緊繃,禁不住大叫出聲,要提醒陳汐。
  轟!
  可就在這時,突然之間,陳汐猛地睜開了眼眸,掌劍箓不知何時已掠起,橫掃而去。
  嘭的一聲巨響,阿默韻掌青藤炸碎,她整個人更是如被風暴襲擊,狠狠倒飛出去,口咳血不止,染紅衣衫。
  全場愕然,難以置信。
  這個變故太突然,誰也沒想到在這等關鍵時刻,陳汐竟從那呆滯狀態反應過來,一舉重創了阿默韻。
  “這不可能!”
  場響起阿默韻的尖叫,透著無比的不甘和絕望。
  她根本就不知道,這一切都只是陳汐蓄意為之,她那等意念攻擊的確可怖,可奈何陳汐靈魂極為強大,且有禁道秘紋防御,根本就難以撼動陳汐一絲。
  甚至陳汐眉心那一縷血漬,都是陳汐施展出的障眼法!
  “滾!”
  這一刻,陳汐眉目如電,冷酷而無情,一劍劈出,硬生生將那阿默韻拍飛出去,跌落在石禹身前,渾身骨頭都不知斷裂了多少根,頓時就昏厥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