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1960 天翻地覆

阿默韻被擒,也就意味著古巫一脈這邊,已連續有九人敗在了陳汐手中!
  九個!
  這個數字很尋常,可此刻卻像帶著一股魔力般,震懾全場。
  一時之間,這完全封閉的巫靈戰境中一片寂靜,所有人都望向場中,看著那個宛如戰皇般不可匹敵的男子。
  陳汐,連殺三名古巫強者,生擒六位,一人橫掃全場,戰無不克,神威蓋世!
  這若是發生在上古神域,絕對可以引起一場大轟動,震懾天下。
  “可恨!”
  有古巫強者陳咬牙,雙拳攥緊,指節發白,青筋爆綻,恨不得立刻抹殺陳汐。
  可是,殘酷無比的現實擺在面前,陳汐的戰斗力太逆天了,宛如無法撼動,再沒人敢保證對付他。
  石禹他們振奮,連迦南‘唇’角此刻也不禁泛起一抹釋然和輕松。
  “繼續!”
  這一次,陳汐的話語更簡練,不再說“下一個”,但話語中的冷酷和無情卻是一如往常。
  這聲音像鐵鑿般,狠狠戳進那些古巫強者耳膜,令得他們心中一顫,生出一股屈辱,更有一種難以抑制的憤怒!
  對手可僅僅只是一人,卻橫擋在那里,至今無可匹敵,這讓他們如何接受得了?
  面對這等場景,耳聽“繼續”二字,就顯得極為刺耳了。
  陳汐話語落下,眼眸便如冷電般掃視阿律耶一行人,神‘色’漠然,‘波’瀾不驚,但卻像一尊主宰在俯看,有一種徹骨的蔑視和冷漠。
  這一切讓得阿律耶都差點控制不住,眉宇間充斥上一抹‘陰’霾,神‘色’已是‘陰’沉之極。
  “怎么,是不是感到很憋屈無助憤恨?”
  陳汐‘唇’角泛起一抹冷冽,“就憑你們這點能耐,還敢妄言踏平這一紀元,藐視和踐踏所有修道者的尊嚴,著實可笑,不知死活!像你們這等雜碎,也活該像臭蟲般躲藏在這‘混’‘亂’遺地中,無法脫困!”
  聲音平靜,淡漠,喝斥全場,睥睨所有古巫強者。
  這一刻,陳汐心中忽然想起了逝去的炎冰帝君,想起了這些日子里所聽聞到的一切。
  “當你們成為域主,就會像獵物一般,被那些異端所抓捕!”
  “你們身上的神道法則,會被剝奪!”
  “你們身上的‘精’氣神,會被他們所豢養的巫獸吞噬!”
  “甚至就連你們的軀殼,也會被他們所利用,成為不人不鬼,不神不魔的怪物,永生永世無法徹底死去!”
  炎冰帝君那透著無比恨意和絕望的聲音,仿似再次回響在心頭,令陳汐殺機愈發熾盛。小說[站頁面清爽,廣告少,,最喜歡這種網站了,一定要好評]
  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這些從上個紀元中延存下來的古巫異端,生‘性’殘忍冷酷,視上古神域修道者為螻蟻,更試圖禍害天下,顛覆這個紀元!
  面對這等包藏禍心,唯恐天下不‘亂’的雜碎,陳汐焉可能保持平靜了!?
  他恨不能現在就將那些‘混’賬全部殺死誅滅!
  “陳汐!”
  聽到陳汐那充斥不屑的喝斥聲,阿律耶徹底怒了,須發飛揚,眼瞳中猶如火海蒸騰,直似要焚化九天。
  “不服就上來!”
  陳汐冷冷道,渾然不在意阿律耶那憤怒之極的態度。
  氣氛一下子肅殺到了極致,所有人都以為阿律耶按捺不住了,就將出手。
  然而下一刻,阿律耶也不知做出了什么決斷,沉默半響,竟是忽然冷冷大笑起來:“可笑!實在可笑!而今天運已成,大勢在我,無論是你,還是整個紀元,都將被粉碎,一切成空!”
  “什么天運,什么大勢,我統統不管,這一刻,我只要擊殺你們全部,便足夠了!”
  陳汐聲音決絕,強勢無比。
  “哈哈,螻蟻般的東西,還真以為可以扭轉乾坤了,等本座出手時,會讓你明白什么叫差距!”
  阿律耶大笑,聲音卻冰冷無比。
  說著,他袖袍一揮,霍然轉身看著身邊那僅剩的六名古巫強者:“按照本座之前說的,你們一個個上去戰斗,若真‘逼’到最后,誰也奈何不得此獠,本座……會不惜一切滅殺了他!”
  此番話一出,令陳汐眉頭皺眉,冷冷道:“一味讓別人送死,這就是你們古巫一脈的風格?”
  他想‘激’怒阿律耶,先徹底解決了這家伙。
  可惜阿律耶卻像渾然不覺般,這一刻顯得極為冷靜,都懶得爭執,不再多發一語。
  這讓陳汐心中隱約感覺,阿律耶這種做法透著一股蹊蹺的味道,難道這家伙在猶豫著什么?
  “我來殺你!”
  “我來!”
  不等陳汐思索明白,就陸續有大喝聲傳出,這些古巫一脈雖囂張,可并不畏戰。
  最終,一名通體如焰,赤紅若霞,宛如一輪太陽般的男子出場,十分燦爛,耀眼無比。
  “殺!”
  這男子名泰亙,來自“真焱靈巫”一脈,天生‘操’縱萬火,焚天煮海,威勢無窮。
  他甫一踏上巫靈祭臺,便悍然出擊,整個人化為一輪明晃晃的烈日,潑灑萬丈神焰,要將陳汐焚化。
  不得不說,這泰亙很強,比那索林阿默韻都不逞多讓,可碰上陳汐這等逆天人物,卻明顯差了一籌。
  盞茶功夫后。
  轟!
  一抹耀眼劍芒橫空,硬生生將那泰亙‘胸’腔‘洞’穿,chenil整個人都倒飛出去,慘敗被擒。
  “不自量力。”
  陳汐發出一聲輕語。
  接下來,阿律耶仿似徹底成為了局外人,冷眼旁觀,漠然不語,誰也不清楚他心中究竟在想些什么。
  而阿律耶旁邊那些古巫強者,也似下了決心,不再忌憚,依照著阿律耶的吩咐,一個個上前挑戰。
  ……
  第十一場。
  勒云霸,“金剛龜巫”后裔。
  他通體鎏金,背負一副青銅龜甲,龜甲表面烙印繁密的奇異巫紋,異常醒目,仿佛蘊含著無窮道韻。
  他雙臂如天柱,粗大堅硬,堪比神兵。
  但他最擅長的,卻是防御!
  換句話說,身為“金剛龜巫”一脈的后裔,勒云霸最強大的天賦神通,便其防御之力!
  在場之中,能夠與勒云霸的防御力媲美的,幾乎找不出一個來。
  戰斗爆發時,勒云霸的確將這一點發揮得淋漓盡致,令陳汐一切殺招皆都無功而返。
  不過最終,勒云霸依舊是敗了。
  被陳汐以劍箓刺殺千百次,每一次都刺在龜甲一個地方,最終硬生生在其破開一個窟窿,‘洞’穿其軀體,徹底無法掙扎。
  ……
  第十二場。
  旬無咎,一名來自“金鶴血巫”一族的強者。
  他體態峻拔,一頭金‘色’長發,渾身肌膚如同羊脂‘玉’石,生著一對漂亮無比的金‘色’羽翼。
  那一對羽翼表面覆蓋著一層若琥珀般剔透的血‘色’,在其中氤氳循環,像一縷縷血‘色’的閃電,‘交’織在羽翼表面,駭人心神。
  旬無咎的速度很快,攻擊更是凌厲無匹,那一對金‘色’羽翼擁有著一種不可思議的神通,能夠將一切攻擊滑開,根本就傷不到他絲毫。
  不過,才過去僅僅盞茶功夫,陳汐就將其擊敗,用的戰斗手段很簡單粗暴,先是用落寶銅錢禁錮住對方,而后雙手鉗住對方一對羽翼,硬生生將這一對羽翼給撕裂下來,血雨飛灑,旬無咎當場就慘叫昏厥了過去。
  ……
  第十三場。
  夜游痕,一名來自“冥‘陰’狂巫”一族的后裔。
  一炷香后,被陳汐劈斷雙臂,‘洞’穿腹部,半邊身軀都炸開,差一點就斃命,最終慘敗被擒。
  ……
  第十四場。
  ……
  隨著一場場對決上演,戰況越來越‘激’烈,那些古巫強者更是使出了渾身解數,甚至不惜拼命。
  可最終,他們陸續都含恨慘敗。
  并非他們太弱,而是陳汐表現得太逆天。
  誰也無法想象,歷經了一場場戰斗之后,陳汐依舊能保持著近乎巔峰般的戰斗力,渾然沒有一絲消耗過甚而衰弱的跡象。
  這讓那些古巫強者面對陳汐時,皆都不禁生出一種難以撼動的絕望感,無力之極。
  他們可是從上個紀元中延存下來的古巫!哪一個不是震爍古今的恐怖存在?
  可偏偏地,卻被陳汐一個人,一柄劍,殺得慘敗連連,若非親眼所見,連石禹他們都只怕難以相信了。
  畢竟,這一切都顯得太過驚世駭俗,超乎想象。
  而由此也可以看出,雖說才剛晉級域主之境,可陳汐的戰斗力卻早已達到了一種足以令人瞠目結舌的高度。
  ……
  第十五場。
  對手是一名只有三尺高,身穿火紅肚兜,面容似五六歲稚童的奇異古巫。
  他名叫萬水清,來自“云靈妙巫”一脈,掌控天生傳承“須羅萬象”神通,一身化萬象,一氣化萬法!
  當他出手,整個巫靈祭臺上到處都是他的身影,像萬千個身外化身,真真假假,虛虛實實,鬼神莫測。
  且他戰斗手段也極為驚人,掌控諸般無上巫道,絕對是陳汐戰斗以來所遇到的最難纏的一個對手。
  甚至在戰斗中,連陳汐也吃了一個不小的虧,被撕裂左臂,皮開‘肉’綻,差點斷掉。
  最終,憑借禁道秘紋的鎖定,陳汐方才抓住機會,一舉重創對方的真身‘肉’體,慘敗被擒。
  至此,古巫一脈十五名恐怖存在,皆都慘敗在陳汐一人之手,場中僅剩下阿律耶一人!
  這般戰績,已堪稱是彪炳千秋,顯赫萬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