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1962 輪回映現

沓!沓!
  寂靜的氛圍中,阿律耶抬腳,一步步朝巫靈祭臺行去。
  他雙手負背,身影挺秀,踱步時,一道燦然圣光在腳下鋪展而開,一片神圣浩瀚,瑞霞氤氳,映襯的他宛如戰神臨世。
  嗡~~~
  這片天地開始顫抖,似在向阿律耶臣服。
  這很超凡,就像阿律耶一剎那變成另外一個人,像蓋世圣王,君臨天下,有一種曠世風采。
  虛空顫抖,發出嗚嗚聲,無形的力場似大道彌漫,將這片巫靈戰境覆蓋,蒼茫而圣潔。
  石禹他們悚然一驚。
  在他們視野中,阿律耶的確變了,他的氣勢在不斷攀升,不斷蛻變,每一步跨出,就像提升了自身一個修為境界,太過不可思議。
  直至后來,阿律耶渾身都被圣光彌漫,超凡入圣,傲世無雙,有一種不容侵犯的威嚴。
  “圣巫之力!他是古巫一脈至高圣王的后裔!”
  迦南霍然起身,面容上泛起一抹驚‘色’,“至高圣王,便是上個紀元唯一一位達到主宰般地位的恐怖存在,比之帝域五極的執掌者都有過之而無不及!”
  至高圣王!
  唯一主宰!
  聞言,石禹他們臉上也是微微一變,哪會想到這阿律耶的身份竟會如此駭人?
  對于此,沒有引起陳汐一絲‘波’瀾,真正讓他心中凜然的,是此刻阿律耶所展現出的氣勢。
  如果說之前的阿律耶的威勢就像一位一星帝君境的域主,那么此刻的他,境界就像在不斷突破,不斷提升,直至如今,已經讓陳汐都感到一種壓力,再看不透其深淺!
  這太過驚人!
  陳汐雖早已猜測到阿律耶和那些古巫強者完全不同,可哪會想到他所擁有的力量,竟會如此可怖?
  “陳汐,這家伙太過危險,你可千萬小心,擱在上個紀元中,他也是如同主宰之子般的可怖存在,擁有著不可思議的威能!”
  耳畔傳來迦南的提醒聲,讓得陳汐愈發不敢怠慢。
  這已經是最后一戰,只要殺死對方,就等于殺死了對方所有人,在這等時刻,陳汐決不會讓自己出現任何一絲紕漏了。
  雖說阿律耶此時展現出的氣勢極為可怖,但陳汐夷然不懼,他同樣還有一些殺手锏沒有施展!
  咚!
  阿律耶踏上巫靈祭臺,這一刻的他,血袍獵獵,渾身每一寸肌膚都噴薄著圣光,隨意立在那里,就宛如天地之脊梁,萬物之支柱,有一種氣吞四海,雄踞八方的威嚴。[看本書最新章節請到]
  “起碼堪比九星域主層次的威勢,這一戰還如何進行?”
  一下子,迦南臉‘色’驟變,罕見凝重,判斷出此刻阿律耶的威勢竟已渾然不弱于九星域主!
  九星域主,便是帝君境層次中最后一道關卡,再往上,便是道主之境!
  而對比陳汐,才不過剛剛晉級域主境,哪怕他戰斗力再過逆天,可面對這樣一個對手,又怎可能取勝?
  太過懸殊了!
  彼此相差了可不止一個層次,而是足足八個層次!
  這還怎么打?
  這一下,石禹他們也終于明白了為何之前的阿律耶表現得如此之自信,如此之從容,原來他一直隱藏了真正的戰斗力!
  陳汐顯然也注意到了這一點,眼眸禁不住驟然一瞇,罕見地流‘露’出一抹凝重。
  他渾身氣機沸騰,體內星域轟然運轉,整個人都猶如燃燒起來,澎湃出萬丈紫金神輝,環繞周身。
  這一刻的陳汐,儼然已把自己所具備的所有力量都毫不保留地施展出來!
  可即便如此,面對那遠處的阿律耶時,依舊讓陳汐感受到一種難言的壓力。
  這是境界上的差距所造成的威壓,讓陳汐都難以將這一股壓迫之力完全化解。
  可想而知,一旦開戰,阿律耶又會發揮出何等可怖的力量了。
  “本座剛才已觀察過,像你現在擁有的戰斗力,擱在上古神域中已足可以和四星域主層次的強者爭鋒,若是拼命,甚至可以和五星域主進行角逐,絕對堪稱是曠世罕見,難得一見,放眼天下只怕都找不出一個可以和你比肩的。”
  阿律耶輕笑開口,聲音從容淡泊,“可惜,哪怕你再逆天,在本座眼中,也不過是土‘雞’瓦狗一只而已。”
  說到最后,神‘色’間已帶上一抹絕對的自信,威嚴睥睨,震懾心魂。
  “我的確沒想到,你隱藏了這么多力量,不過這一戰可不見得誰輸誰贏。”
  陳汐沉默片刻,神‘色’已是變得冷靜無比,哪怕對手驟然之間變得強大無比,可他夷然不懼。
  “不,你此次必輸無疑。”
  阿律耶神態平靜,一副勝券在握,主宰天下的模樣。
  轟!
  天崩地裂,鬼哭神嚎。
  阿律耶悍然出手,一拳轟出,圣光滔滔,這巫靈祭臺都顫粟起來,太強了,遠非其他古巫強者可比。
  這一刻的阿律耶,有一種絕世風采,自信而睥睨,僅僅一拳而已,就打出了一種無敵大勢!
  這讓石禹他們面‘色’驟變,快要窒息。
  咚!
  陳汐哪怕竭盡全力與之對抗,卻硬生生被這一拳轟得倒飛出去,渾身骨頭都差點斷裂。
  這一剎,石禹他們渾身發寒,如墜冰窟,這……也太可怖了!
  “太弱了,有什么手段盡管施展出來吧,否則用不了片刻,你的命運可就屬于本座的了。”
  阿律耶笑容溫煦,眼眸中卻是圣光流溢,像旋轉著一方星域,神威無量。
  說話時,他在此踏步上前,掌指如刃,輕輕一拂。
  哧啦!
  虛空如畫布,被輕易撕碎齏粉,無匹圣光從中迸發,像橫跨無垠歲月而來,打破時空壁障,無可阻擋。
  鏘!
  陳汐咬牙,劍箓發光,紫金彌漫,猶如燃燒,億萬符文圖案凝聚,照耀九天,將劍皇四重境的威勢發揮到了極限。
  轟!
  可僅僅一剎那,他這一擊就被碾碎,猶如紙糊般不堪一擊,而陳汐整個人如遭十萬大山橫推,再次被狠狠震飛出去,口中咳血,臉‘色’驟然泛白,渾身氣血翻滾不休。
  太強了!
  這簡直就是絕對的碾壓!
  這一場戰斗還如何進行?
  石禹他們直看得目眥‘欲’裂,雙拳緊攥,恨不得沖上去和陳汐并肩作戰了。
  “還是太弱了,陳汐,你剛才的威風呢?就這點力量也敢和本座叫板么?”
  阿律耶笑容愈發燦爛,他步伐悠悠,宛如閑庭散步,聲音中卻盡是濃濃的戲謔和不屑。
  “傻‘逼’!”
  陳汐淌血的‘唇’中輕輕吐出兩個字,身影一閃,主動殺來。
  嘩啦啦~~~
  劍箓清‘吟’,裹挾紫金劍芒,滔滔若江海,從天而降,‘欲’要覆滅乾坤,斬盡魍魎。
  傻‘逼’?
  阿律耶狹長的眸瞇了瞇,手掌狠狠一劃。
  轟!
  一道若閃電般的圣光降臨,嘭的一聲擊碎陳汐攻擊,將他左肩都‘洞’穿出一個血窟窿,差點廢掉其左臂!
  “不急,慢慢來,本座這次會讓你明白,什么叫差距,什么叫生不如死!”
  阿律耶一字一頓,字字肅殺,震‘蕩’天地。
  轟!
  他踏步,腳下圣光迸‘射’,化為圣蓮圖騰,一朵朵蔓延,禁錮乾坤。
  這一刻的阿律耶,簡直若從神圣中走來的王,不可一世,統馭諸般大道,無法撼動。
  嗡~~
  這一刻,陳汐也終于意識到問題嚴重,渾身氣息驟然爆綻,一頭漆黑長發倏然變得雪白如霜,而他整個人的氣勢則足足比之前強大了一倍!
  爆氣弒神功!
  在這危機關頭,陳汐也不惜施展出這一部傳承自睚眥一族的天賦神通。
  唰!
  劍箓再次出擊,威勢已和之前變得完全不同,碾碎乾坤,破殺十方,一劍驚鬼神。
  嘭~~
  兩者硬撼在一起,在巫靈祭臺上大對決,彼此熾盛無比,光華將這里淹沒,塌陷了天地。
  這等對決,早已超出了石禹他們能夠想象的極致,已不屬于尋常域主境的對決,足可以令全天下修道者瞠目結舌。
  轟隆隆~~
  驚天動地的爆炸不斷響徹,這片天地如同燃燒,神輝席卷八方,直似末日降臨般。
  見此,石禹他們雖難以窺伺到其中究竟,可原本懸在嗓子眼的心還是稍稍放松,起碼目前來看,施展了爆氣弒神功之后的陳汐,已勉強可以和阿律耶抗衡。
  但還不等他們高興太早,就聽場中猛地傳來阿律耶一聲冷哼,下一刻——
  嗡!
  驟然之間,一柄圣劍從天地間浮現,仿佛可以滅殺萬古生靈,雪亮的劍鋒照亮歲月,崩塌天宇,太過驚人。
  它憑空出現,掌控在阿律耶之手,單憑威勢都簡直要毀滅日月乾坤,斬斷萬古之羈絆!
  嘭!
  僅僅一劍,陳汐整個人被‘逼’退,掌中劍箓顫抖不休,他‘唇’中更是咳血不斷。
  一股狂暴鋒利無匹的力量沖入他體內肆虐,差點讓他氣機紊‘亂’!
  “了不起的爆氣弒神功,能夠讓本座祭出‘萬巫圣劍’,著實很不錯,等剝奪了你的命運,本座倒是很樂意修煉一下此功。”
  阿律耶持劍,‘唇’角泛著一抹‘迷’人的笑容,燦然奪目,一派勝券在握的模樣。
  “傻‘逼’!”
  陳汐‘唇’中再次吐出那兩個字,他面‘色’雖蒼白,可眉宇間依舊充斥著一股執拗堅定之‘色’,渾然不懼。
  寥寥兩個字,令阿律耶眼皮不易察覺地‘抽’搐了一下,他不再多言,持萬巫圣劍,踏圣蓮圖騰,劍鋒直指陳汐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