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神箓196 天仙轉世


  “臭小子,原來你在這里!”
  那裴鐘和薛晨也看到了陳汐,裴鐘眉頭微微一皺,那薛晨卻是嘿然冷笑道:“上次讓你逃掉,這次我看你往哪里逃!”
  說話時,薛晨突然把手一揮,身上涌現出了九幅青玉色的畫卷,每幅畫卷,上面都幻化著不同的花紋,有煙霞、有山岳、有靈獸、還有許許多多扭曲的符文。但最多的卻是仙鶴,通體雪白,雙翅如刀,頂上的鶴頂紅也鮮艷得如一團火焰跳動,這些仙鶴在畫卷中振翅沖霄,仰首清啼,忽而化作一道道扭曲的符文,顯得神秘之極。
  最為奇怪的是,這九幅畫卷的中心,竟然都有一尊鶴發童顏的老者,在其中閃爍騰挪,居然在打拳,一招一式,蒼勁迅捷,如仙鶴振翅,如虬松盤臥,每一拳打出,就有千萬只仙鶴幻化而出,神異之極。
  九幅畫卷,一從薛晨身上飛出來,就好像星辰軌跡一般運轉著,一股巨大的鎮壓之力,頃刻之間,籠罩向陳汐。
  “九靈萬鶴圖!”
  “六大地階法寶,組成的大陣級別的無上法寶!”
  “這是中原云鶴派的傳承法寶,最難煉制,就是在云鶴派內,也少有人能夠煉制成功,傳聞這九靈萬鶴圖需要抽取數萬只紫府境的靈鶴的魂魄、精血封印其中、一旦煉制成功,在畫卷中央,就能凝聚出一尊眾鶴之魂,威力無窮!”
  “雖然還都不是天階法寶,但是這每一幅畫,都是地階極品法寶啊!威力比尋常的天階法寶都要厲害許多,憑借此法寶,他完全可以越級挑戰!”
  “厲害!這家伙肯定是中原云鶴派的核心金丹弟子,居然擁有了一套九靈萬鶴圖,真是大手筆啊!”
  在劍閣中購置劍器的修士有很多,原本大家各看各的,互不干涉,但是隨著薛晨突然祭出這九靈萬鶴圖,整個劍閣內頓時響起一陣驚呼之聲。
  “難怪薛晨師弟,一直沒有進階金丹圓滿境界,按照道理他的資質不在我之下,原來是祭煉這九靈萬鶴圖浪費了時間,擁有此寶,五年后的群星大會上,只怕也得有他的一席之地。”一旁裴鐘若有所思。
  “小子,你現在交出六翼血龍蝠的內丹,還來得及!然后再向我磕頭道歉,我可以饒你一命,否則的話,就是天寶樓的護衛出動,也救不了你!”祭出九靈萬鶴圖之后,薛晨渾身氣質一變,道袍飄飛,聲如洪鐘大呂,直逼陳汐。
  “那云鶴派乃是中原大派,其門中弟子個個都不是善良之輩,看來以后如果碰上了,千萬得小心。”
  “這黃庭境小子完了,不過能死在九靈萬鶴圖之下,他也足以自豪,畢竟他的對手可是中原云鶴派的一尊核心金丹修士,尊貴之極,遠非他一個黃庭境小修士能夠比擬。”
  “的確,那中原云鶴派家大業大,底蘊通天,天寶樓恐怕也不會為一個黃庭境小子出頭。”
  周圍眾人議論紛紛,都是朝陳汐投出憐憫同情的目光,搖頭嘆息不已。
  “六翼血龍蝠的內丹已經被我吞掉了,至于跪地道歉,只有蠢豬才說得出如此狂妄的話吧?”陳汐淡然道,心中卻是咯噔一聲,因為他發現,在那九靈萬鶴圖的鎮壓下,自己的身體竟然動彈不得了!
  “你一個黃庭境小雜碎,竟敢罵我蠢豬?找死!”薛晨頓時被氣得七竅生煙,身影一晃,大手已是朝陳汐腦門狠狠抓去,“在我的九靈萬鶴圖鎮壓下,你根本就逃不掉,給我死來!”
  嗤啦!
  薛晨這一抓,仿似九天神鶴沖霄而下,撕裂虛空,并且在其指尖,各蘊生著一層道意,五顏六色,符文閃爍,一抓之下,竟然封死了陳汐所有退路!
  九靈萬鶴圖本就威力不可思議之極,鎮壓得陳汐奮力掙扎,也是動彈不得,要是一幅畫卷,他可以憑借強悍的肉身,一舉避開,但是現在的畫卷有九幅,每一件都是地階極品法寶,組成了一個威力恐怖的大陣,這等鎮壓之力,簡直能硬撼涅槃大修士。
  在這種情況下,陳汐如何能反抗得了?
  所有人都看出,此刻的陳汐已經徹底被壓制住,下一刻就將命喪黃泉。
  不過身為當事人,陳汐的神色卻是平靜之極,甚至眼眸里泛起一絲冷厲之色,只見一只遮天大手,突然出現在陳汐身前,朝那迎面而至的薛晨抓拍而去。
  嗡!
  虛空迸濺,劍閣內的密密麻麻的劍器仿似感受到危險,都嗡嗡哀鳴起來。這遮天大手氣勢沖天,散發著蒼老、焊好、亙古的神秘氣息,正是星斗大手印。
  此刻的星斗大手印,雖只有七八丈范圍,但力量卻更加凝練,比之以前,更多出了太陰、太陽、風、雷霆等力量,甫一出現在空中,單單是那凜冽恐怖的氣息,都震得四周虛空破碎不堪,連那九靈萬鶴圖的鎮壓之力也變得呆滯緩慢起來。
  趁此間隙,星斗大手印硬撼薛晨,就勢一拍!
  砰!
  薛晨一抓之力被瞬間瓦解,整個人更是被星斗大手印震飛,若不是他反應及時,差點就被抓住,捏爆成一灘肉泥。
  “神通!”
  “這小子竟然是走的是神魔煉體流?”
  “這是什么神通?掌紋中竟然運轉著億萬星辰,好可怕!”
  陳汐死里逃生,并且逆襲似的震飛薛晨,頓時引得四周眾人都叫了起來,一個個臉上寫滿了不敢置信。
  不過眾人都看得出,這薛晨畢竟還是大意了,以為憑借九靈萬鶴圖就能死死鎮壓住陳汐,任其宰割。如果他再謹慎一些,一上來就施展九靈萬鶴圖的全部力量,必然能在瞬間滅殺了陳汐。
  咔嚓!
  那星斗大手印終究還是抗衡不過九靈萬鶴圖的鎮壓之力,頓時粉碎一空,令得陳汐也是暗自嘆了口氣。
  他知道,這一擊殺不死薛晨,自己恐怕就再沒有機會了。畢竟在那九靈萬鶴圖的鎮壓下,他已經感到極為吃力,而在遠處,更還有裴鐘和卿秀衣虎視眈眈。可以說,他的處境已是岌岌可危!
  “我已經把煉體、煉氣修為雙雙臻至黃庭境界,本以為滅殺金丹修士也不再話下,卻不料被對方一套法寶就鎮壓得動彈不得,真是諷刺啊,也不知這次進入那瀚海沙漠中的年輕一代金丹修士,是否都如同這薛晨一樣,擁有此等強大的法寶……”這一刻,陳汐深深明白了法寶的重要性,也迫切渴望得到一些逆天級的大殺器。
  當然,他還沒有動用殺戮之鐮,以殺戮之鐮的鋒殺無雙,破掉這九靈萬鶴圖也應該不難,不過這殺戮之鐮乃是鑄造仙器的罕見材料,其內蘊積著天地之間的一縷殺機,殺戮之意沸騰如海,只能當做殺手锏來使用,否則一旦見光,恐怕就會引起無數人的垂涎搶奪。
  “想不到你隱藏的很深啊,竟然是煉體修士,不過我剛才只施展了三成力量,這次我再不會給你機會!”薛晨臉色陰沉如水,咬牙切齒道。
  話沒說完,他雙臂一振,九靈萬鶴圖驀地涌出無盡白霞,更有一陣陣鶴鳴聲響徹,聲音嘹亮凌厲,音波如刀,刺得人耳膜都要炸掉。
  陳汐只感覺周身的壓迫之力頓時暴漲了一倍有余,就像扛著一尊巍峨山岳,若非他剛把煉體修為提升至黃庭境界,只這一股壓力都能碾碎他的身軀。
  “該死!看來不把這可惡的九靈萬鶴圖破掉,今日自己就徹底完了!”陳汐眼眸中冷光一閃,就待有所動作。
  便在這時——
  一聲冷哼猛地炸響在劍閣中,這冷哼雖只簡簡單單一個音節,但卻蘊含著宏大、壯闊、浩瀚的無上神威,震得在場所有人都是一陣血液翻騰,氣機大亂。
  而那薛晨更是身形一顫,面色劇變,伸手抓回九靈萬鶴圖,再不敢輕舉妄動。
  “云鶴派的弟子什么時候敢在我天寶樓如此猖狂了?若非看在你家掌教面上,老夫早滅殺了你。”
  伴隨著低沉渾厚的聲音,一個蒼老高大的老者,倏然出現在劍閣中,他面頰削瘦,身形傲岸,頭戴黑色圓帽,服飾雖簡約質樸,但渾身卻流露出無上尊貴的氣息,正是天寶樓主人風君鶴。
  “竟然驚動了風老魔,他不是一直在閉關沖擊地仙境界嗎?”
  “風老魔?”
  “不錯,就是這殺伐狠戾的老怪物,當年戎狄草原一個名叫蠻枯的部落長老在天寶樓鬧事,被他一個人追殺至戎狄草原,全殲整個數萬人口的部落,那叫一個血腥狠辣,慘不忍睹。”
  看到風君鶴出現,周圍一些修士皆露出敬畏之色,甚至不敢交頭接耳,只敢以傳音的方式來交流,氣氛顯得寂靜無比。
  “走吧。”
  然而就在這寂靜的氣氛中,一直在冷眼旁觀的卿秀衣突然開口,旋即這個仿似從煙雨朦朧中走出的絕美女子,渾似沒有注意到風君鶴的出現,轉身離開。
  她走的很自然,很平靜,云淡風輕,仿似這世間沒有什么值得她留念的,也沒有什么值得她矚目,氣質變得愈發神秘飄渺起來。
  她仿似早已認定,那風君鶴根本不敢阻攔自己一樣。
  狂妄嗎?
  沒有人這么覺得,但正因為此,才顯得這女子是那么的與眾不同,宛如天上謫仙,不食人間煙火。
  “這女人,很厲害!”
  看著卿秀衣消失的背影,沒來由地,陳汐心頭浮起一絲從來沒有過的凝重,他隱隱約約覺得,自己若是參加群星大會,這女人肯定會是自己的勁敵!
  “抱歉,讓小友受驚了,這卿秀衣乃是一名天仙轉世,背后又有云鶴派和卿家為依仗,我也是無可奈何啊,還望小友能夠海涵一二。”
  耳畔傳來風君鶴的傳音,陳汐頓時如遭雷擊,什么?天仙轉世?
  ——
  PS:明天就要上架了,百般滋味無法一一細說,凌晨會發一個上架感言,還希望大家能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