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神箓1963 陳汐的異常

上一章的“傻逼”其實應該是“白癡”,碼字時候寫的情緒太燃,一下子用了個“傻逼”出來……
  ——
  轟!
  掌控萬巫圣劍之后,阿律耶的威勢變得愈發強大,宛如真正的不可匹敵,碾壓一切。
  而陳汐原本施展出爆氣弒神功所贏得的一絲優勢,也隨之蕩然無存。
  他不斷被擊退,震飛,像只能被蹂躪的螻蟻,咳血連連,無力掙扎,渾身都被鮮血浸透。
  那凄慘無比的模樣,讓石禹他們都不忍目睹,心中焦灼憋屈擔憂到了極致。
  阿律耶太強大了,原本就擁有堪比九星域主的威能,如今又祭出一柄神威莫測的萬巫圣劍,那等可怖的威勢簡直讓人絕望。
  不過,即便如此,陳汐竟似渾然感知不到痛苦和挫敗,每一次被擊潰,便再次毅然站起,與之殊死硬撼。
  他仿似早已將生死忘卻,那等堅韌卓絕的模樣,令得石禹他們又是心疼又是憤恨,心緒復雜到了極致。
  隨著戰斗持續,甚至連阿律耶都不禁感到有些意外,陳汐表現出的戰斗意志太強了,像無法被摧垮一般。
  但旋即,阿律耶就曬笑,不理會這些。
  正經是陳汐越這樣,就愈發‘激’發出他心中的狠戾之氣,他要一舉摧垮陳汐的意志,徹底將陳汐的尊嚴踐踏在腳下,讓其徹底崩潰淪落成為匍匐在自己腳下的卑微獵物!
  轟!
  轟!
  轟!
  在阿律耶的絕對碾壓下,一次又一次,陳汐被擊潰,血染虛空,傷痕累累,渾身竟都再無一絲完整肌膚。
  若按照這種局勢發展下去,陳汐哪怕不死,也會被徹底打廢了!
  怎么辦?
  石禹他們腦海中一片空白,惘然無措。
  誰也沒想到,陸續取得一場又一場勝利之后的陳汐,竟會在這最后一戰中,被阿律耶以一種絕對的姿態碾壓,這落差太大,讓人難以承受。
  “廢物!”
  “本座倒要看看,你能夠掙扎到什么時候。[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穩定很多更新還快,全文字的沒有廣告。]”
  “看到了么,這就是你和本座之間的差距,擁有河圖又如何?即便是道主前來,今日也必死無疑!”
  “放棄吧,這是禁劫大淵,是我古巫一脈的地盤,在本座的掌控下,沒有誰能夠幸存,你也不例外。”
  “還要掙扎?倒是有骨氣,不過本座最喜歡的就是你這種人,因為只有這樣,才會在剝奪你的命運之后,讓本座擁有那么一點成就感。”
  隨著戰斗持續,阿律耶不斷出言,對陳汐進行嘲諷挖苦,言辭極盡羞辱之能。
  這一些話語落入石禹他們耳中,氣得他們都快要炸掉,再忍不住對阿律耶進行喝罵。
  可對于這一切,阿律耶置若罔聞,他目光鎖定陳汐,仿似這一刻只有殺死陳汐這件事,才能夠引起他的興趣。
  戰況慘烈!
  這一戰從一開始,就注定是一場絕對不公平的對決,彼此戰斗力相差懸殊實在太大了。
  直至此時,陳汐面容都被血漬覆蓋,形象可怖,唯獨一對眼眸依舊堅定執拗,不曾搖動過。
  沒來由地,石禹他們皆都悲從心來,感受到一種悲壯莫名的情緒,恨得直‘欲’發狂。
  為什么?
  為什么會這樣?
  難道這一次……陳汐真的要遭劫嗎?
  石禹他們惘然,第一次感受到一種無助和絕望,第一次恨到一種讓自己都無措而惘然的地步!
  此恨,堪比滔天!
  場中,不時響起阿律耶的嘲諷聲,像一根根狠戾的尖刺,扎進石禹他們心頭,心都快要碎裂。
  可他們并不清楚,此刻阿律耶心中也泛起一抹煩意。
  他同樣沒想到,在自己的絕對碾壓下,陳汐明明已重創垂死,可居然能夠堅持到現在,這簡直就像個奇跡一般。
  可偏偏地,阿律耶卻不能在此時下殺手。
  倒并非是為了玩‘弄’陳汐,而是因為他若想要剝奪掉屬于陳汐的完整命運,就必須打破陳汐的道心防線,摧垮其意志,抹殺其尊嚴,讓其徹底成為一個廢物。
  這是唯一的辦法,只要辦到,就能夠順利剝奪屬于陳汐的‘精’氣神神道法則以及其掌握的所有力量!
  這就叫剝奪命運。
  可很顯然,此刻陳汐的意志并沒有被摧垮,他的尊嚴也并沒有崩潰,其道心防線甚至未曾動搖過!
  這讓阿律耶也不禁皺眉,感到有些棘手,心中也不可抑制地泛起一抹惱怒。
  一個上古神域的螻蟻而已,哪怕他成為這一個紀元的第九個河圖悟道者,乃是名副其實的紀元應劫者,可他終究太弱了!
  這樣一個家伙,在自己的絕對碾壓下,居然能夠堅持到現在,這讓阿律耶如何能接受得了?
  轟!
  幾乎沒有遲疑地,阿律耶發狠,戰斗手段愈發凌厲狠辣,不斷折磨陳汐。
  卑鄙!
  實在太過卑鄙了!
  石禹他們已氣得渾身發抖,殺人不過頭點地,這阿律耶卻以一種無比卑劣的手段不斷折磨和羞辱陳汐,這簡直不可原諒!
  可阿律耶又哪會理會他們的感受,他心中已被一團怒火燃燒,瘋狂對陳汐出手。
  直至后來,陳汐整個人都呈現出一副血‘肉’模糊,支離破碎般的狀態,凄慘的讓人不敢目睹。
  “嗯?”
  忽然,迦南似乎察覺到什么,眸子中驟然泛起一抹驚‘色’。
  和石禹他們不同,在戰斗持續時,迦南一直努力保持著冷靜,緊緊關注著陳汐的一切。
  他似乎要發現一些什么,可惜卻一直一無所獲,這讓他也不禁感到一種絕望,有些惘然。
  可就在此時,他卻猛地察覺到,陳汐的狀態有些不對!
  正常情況下,換做任何一名域主境存在,在受到如此打壓之后,只怕早已扛不住。
  可偏偏地,陳汐堅持下來了,一方面的確是因為他的戰斗意志堅韌無比,可另一方面,卻是來自一股無形力量的支撐!
  這一股力量看不到,‘摸’不著,也感受不到其具體形狀,但迦南卻很確定,它是存在的!
  不止如此,它在陳汐體內醞釀著,不斷匯聚,不斷壯大……
  仿似每一次陳汐倒下,都會讓它變得更強一分,也正是因為這一股力量的存在,讓得陳汐哪怕每一次被擊潰,剛才能夠一次次重新站起!
  這是什么力量?
  迦南吃驚,看不到‘摸’不著感受不到,未免也太過虛無縹緲了。
  哪怕是他,都有些不敢確定,因為這是他通過一些蛛絲馬跡推演出來,而非真正感知到。
  這究竟是什么?
  一下子,迦南心神都被吸引過去。
  戰斗依舊在持續。
  雖然陳汐一次又一次被擊潰,樣貌也一次比一次凄慘,可依舊未曾流‘露’出一絲挫敗放棄的跡象。
  這讓阿律耶心中的煩躁越來熾盛,原本從容而淡定的面容上也是流‘露’出一絲‘陰’戾。
  不對!
  很快,阿律耶似察覺到什么,猛地從那一股煩躁情緒中徹底冷靜過來。
  他倏然止手,目光中流竄著可怖的圣光,冷冷鎖定陳汐,仔細審視,像要窺伺一些什么般。
  這突然的變故,讓得陳汐石禹他們皆都一愣,這家伙要做什么?
  尤其是迦南,心中禁不住咯噔一聲,難道這家伙也察覺到了一些什么?
  不對!
  阿律耶雖最終沒能察覺到什么,可心中卻莫名涌出一抹不踏實的感覺,就好像用不了多久,就會有什么驚人的變故會發生在陳汐身上一樣。
  他深呼吸一口氣,掌中萬巫圣劍光芒大盛,威勢凌厲到了極致,驚擾八方風云。
  “看來只有先殺死這該死的東西,然后再剝奪他的命運了,這樣雖無法獲得完整的力量,可總比發生意外要強一些……”
  直覺告訴阿律耶,若再不殺死陳汐,必定會有不可預知的變故發生,所以他幾乎沒有任何猶豫,悍然動了殺手!
  轟!
  萬巫圣劍騰空,劍身浮現出一幅幅古老而神秘的圖騰,圣輝氤氳,將天地都染上一層神圣的光。
  一劍斬出!
  時空爆鳴,萬物崩殂,這一劍威勢如此之強盛,如此之刺眼,令得在戰場外的石禹他們渾身都一僵,血液仿似被凍結,整個人亡魂大冒,快要窒息。
  太可怖!
  這家伙明顯是要在這一擊中殺了陳汐!
  一下子,石禹他們臉‘色’驟變,已再也無法按捺心中的擔憂,瘋狂朝那祭臺沖去。
  這一刻,陳汐佇足原地,渾身浴血,軀殼破損,仿似也被這一擊所震懾,不再動作。
  只是他的目光,依舊明亮而堅定,望向了那劈殺而至的一劍。
  仿佛……是在等死?
  或者說,他已明知無力阻擋,故而放棄了掙扎?
  阿律耶不清楚,但這一切都不影響他滅殺陳汐的決心,這一劍擊出之后,更沒有收回的可能。
  轟隆隆!
  眼見這一道蘊含著無盡殺機,可怖到了極致的一抹劍氣就將覆蓋陳汐身軀。
  眼見石禹他們狀若瘋狂地朝那巫靈祭臺沖去。
  眼見阿律耶已‘露’出一抹勝券在握的冷笑
  眼見……
  時間猶如凝滯在這一剎那,無數光怪陸離的畫面在陳汐眼前閃過,他的眼眸驟然變得漠然冷酷再無一絲‘波’動。
  幾乎是同時,在他身前,悄然翻開了一部古老的典籍。
  像翻開了一頁紀元。
  像打開了一場輪回。
  這一剎,天翻地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