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1965 血影重現

誅邪筆!
  筆鋒如刃,泛著虛幻的光。
  當碰觸到那幽冥錄最后一頁的空白上,一股難以形容的力量從筆鋒下倏然暈染而開。
  一道筆畫潑灑而下,像閃電般,烙印在那空白頁上,釋放出一股獨特的氣息。
  這一筆,就像一柄鑰匙,開啟了輪回之門!
  一剎那,整個巫靈祭臺上陷入一種寂靜,一種無法形容的莊肅、威嚴氣氛中。
  天地失聲。
  時空凝固。
  一切都仿似在這一剎那靜止。
  阿律耶的大笑聲,也隨之戛然而止,他整個人宛如被束縛的木偶,呆滯在原地,眼瞳擴展,面容僵硬,眉眼之間盡是駭然。
  他想要發聲,卻已張不開‘唇’。
  他想要掙扎,卻發現周身所有力量都被一種神秘的域場禁錮,竟是連指頭都無法抬起。
  甚至,連意念都遭受枷鎖,無力沖出!
  這一刻,阿律耶只能眼睜睜看著遠處,而再無法主宰自己,仿似命運已不被他所掌控!
  他內心中陡然生出一股大恐怖,像寒流般席卷全身,讓他渾身血液猶如被凍結,陷入一種難以言喻的驚悸中。
  “這是……這是……不可能……這不可能!!”
  阿律耶內心咆哮,像瀕臨死境的囚徒,在無邊深淵中發出絕望的吶喊,透著無盡的驚恐和不甘。
  ……
  石禹他們同樣怔住,像失魂落魄,達到他們這等境界,早已可以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可現在……
  他們卻被一抹震駭牢牢占據了心神。
  他們也說不清楚這是為什么,只是感覺這片天地,就仿佛要在陳汐手中發生一場驚變!
  這種驚變,是他們修行以后絕對未曾體會過的!
  “來了,終于要應驗了……諸多紀元過去,無盡歲月流逝……它終于要映現世間了……九,果然是數之盡……佛祖誠不我欺……”
  迦南神‘色’似喜非喜,似悲非悲,奇異之極,他‘唇’中喃喃,連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說著些什么。最新章節全文閱讀
  嗤!嗤!
  在這一切靜止,一切寂靜的氛圍中,唯有陳汐在動,他掌中的誅邪筆,猶如被上蒼之手握著,在那幽冥錄最后一頁的空白上,劃下一道又一道痕跡。e
  那些痕跡干凈、尋常,卻宛如行云流水,有著一股獨特而無上的氣息,不像世間所能夠擁有。
  當它們一一呈現在空白書頁上,一幅幅異象也隨之開始映現。有火照之路,有沉淪苦海,有終結黃昏,有森羅六道司,有地獄十八重,有黃泉不歸路,有孟婆裁決殿……
  這些異象不斷‘交’疊、融合,匯聚在那一頁空白處,凝聚在那一道道由誅邪筆所書寫的筆畫中。
  而隨著這一切進行,這天地的氣氛愈發寂靜,愈發莊肅,給人心靈一種無盡的震懾。
  太可怖了!
  這一刻,沒有人能夠再動彈一下,石禹他們不行,迦南不行,實力堪比九星域主的阿律耶也不行。
  甚至,哪怕任何人在此,只怕都無力去做一些什么。
  這是怎樣一種氛圍?
  大恐怖中的大威嚴,大威嚴中的大氣象,無人敢褻瀆,亙古未有之!
  嗡~~
  驟然,陳汐手中誅邪筆一頓,從那幽冥錄最后一頁上收回,同一時刻,一股奇異而神秘的力量‘波’動擴散而開。
  一剎那——
  石破天驚!
  亙古歲月、萬物更迭、前生今世……一切都猶如進入一種重塑、衍化、蛻變的境地中。
  那種感覺,就好像屹立在歲月盡頭,正在俯看星辰月落、大江東去!
  “輪回!該死的輪回怎么會出現!為什么!為什么!”
  這一刻,也不知哪里來的力氣,讓阿律耶發出一聲驚怒恐懼到極致的大喊。
  可僅僅一剎那,他整個人就產生變化,猶如墜入了輪回中,周身的肌膚、渾身的‘精’氣神、乃至于所擁有的力量都在急速銳減!
  仿佛他所歷經的歲月,都在逆轉,他所掌握的力量,都在回溯,他所具備的生命,都像在回歸源頭……
  短短幾個呼吸之間,阿律耶整個人已變成一個宛如稚童般的小孩,面容上盡是惘然。
  他的經歷已不在,他的力量已消失,他的記憶也回到了太久太久以前……
  這一刻,他只是一個稚童,再記不得眼前的一切,由內而外都感受到一種惘然,一種空白!
  這何其可怖,明明大敵當前,他卻忘了一切,回歸到了稚童期,明明已擁有堪比九星域主的威能,可如今卻力量盡數流逝,變得孱弱不堪。
  他的榮譽、記憶、經歷、乃至于內心最深處藏著的秘密,都在這一場驚變中化為烏有!
  而這一切,又何其之可悲?
  還未達成所愿,轉頭已幻化成空!
  這簡直比殺死一個人都殘忍,起碼,死人臨死前還知道仇敵是誰,還有不甘,還有憤恨,還有牽掛。
  而如今,一切都仿似被蒸發了!
  這不是時間逆轉,因為時間也帶不走記憶和經驗。
  這也不是重塑自我的涅槃之路,因為涅槃之前,記憶和經驗早已封印保留下來。
  這是——
  輪回!
  一種由彼岸、沉淪、終結三大至高大道所構建而成的無上道途,一種令諸天神佛都忌憚重重的禁忌之力!
  無垠歲月以來,關于輪回已有著太多的傳聞,可真正見過輪回的,又有幾個?
  幾乎找不到。
  石禹他們同樣未曾見過,但這一刻卻敢確定,那就是輪回的力量!正發生在阿律耶身上的變故,便是輪回所留下的痕跡!
  多少歲月過去了,多少傳聞在一代又一代延續著,而在這一刻,輪回,終于顯現世間!
  這一切所造成的震撼力,已讓石禹他們徹底失神,腦海中空白一片。
  輪回!
  輪回!
  它原來是真的存在的……
  ……
  巫靈戰境外,禁劫大淵上空,天穹忽然支離破碎,塌陷墜落,大道崩殂,秩序不存。
  原本從天而降的火海、隕落的星辰都在這一刻像被一只無形的手攥住,轟然齏粉,化為虛無。
  幾乎是短短眨眼間,這里已‘亂’成一片‘混’沌!
  ……
  轟!
  這一刻,整個‘混’‘亂’遺地每一個區域中,都上演出歲月更迭、萬物興替、宙宇更迭、世事變遷的可怖異象。
  在這些異象蔓延之下,一切都變得模糊,扭曲。
  ……
  嘩啦啦~~
  禁劫大淵深處,那一座被累累白骨鋪砌覆蓋的十萬丈末法之‘門’,在這一刻開始劇烈顫抖起來。
  那些白骨尸骸,像失去了所有力量,紛紛從末法之‘門’上墜落,撲簌簌摔在地上。
  最終,‘裸’‘露’出了末法之‘門’真正的模樣。
  ……
  ‘混’‘亂’遺地外。
  無垠星域中,原本正在打坐的道院院長柳神機渾身一震,霍然睜開了眼眸,目光中宙宇漩轉,幽邃無垠,泛著懾人的光,仿似可以窺伺九天十地的奧秘。
  幾乎在柳神機睜開眼眸之后的一剎那,道院采崖道主、神衍山大先生巫雪禪、‘女’媧宮雪翎道主、太上教虛陀道主、神院宣冥道主等五位道主境大人物也霍然睜開眼眸。
  他們已在此靜修數年,只等十年之期抵達,便會聯手再次開辟一道通往‘混’‘亂’遺地中的路徑,接那些‘門’人返回。
  可此時,十年之期還未到,他們卻齊齊察覺到什么般,從打坐中醒來,顯得頗不尋常。
  “有驚變發生!”
  “究竟是什么?”
  “心神不寧,心血‘潮’生……多少年了,本座還以為再不會碰到這種情況。”
  “是福?是禍?”
  巫雪禪他們皆都沉默,紛紛在心中全力推演,可令他們吃驚的是,所推演出的內容一片模糊,‘混’‘混’沌沌,根本找不出任何線索。
  這讓他們神‘色’愈發認真,甚至微微有些凝重,能夠讓他們這等人物都難以窺伺到的秘密,這可是罕見之極!
  “莫非是終極道途的真正奧秘現世了?”
  采崖道主猜測道。
  其他人眼皮也微微一跳,若真是這樣,那可不是什么壞事。
  “不必妄加揣測,這一場變數牽扯太多,只怕從今以后,這上古神域可要發生大變故了……”
  柳神機長身而起,凝視遠處那一片‘混’‘亂’不堪的星域許久,最終喟然一嘆。
  他似乎察覺到什么,也似乎不敢確定,聲音中透著一股諱莫如深的味道。
  柳神機可是足可以和神衍山之主、‘女’媧宮主、太上教主、神院院長比肩的無上存在,連他都如此說,讓得巫雪禪他們皆都又陷入沉默中,各懷心思。
  “等那些小娃娃返回時,或許……便可真相大白!”
  柳神機撂下這句話,便又盤膝坐在星空中,進入打坐狀態中。
  巫雪禪等人面面相覷,心緒卻是久久難平,各自都在揣測柳神機剛才話中的含義。
  這一場變數牽扯太多?
  那一場大變故又是指代的什么?
  ……
  這一刻,遠在上古神域,封神之山上,同樣有異變發生!
  永恒籠罩在天穹‘混’沌中的封神之榜突兀發出驚世嗡鳴,映現諸天之上,釋放無量燦然盛輝,猶如被某種力量‘激’怒了般,久久不散。
  這一幕,頓時驚動了一直盤膝坐在封神祭臺四周的一道道偉岸身影。
  讓得他們紛紛從打坐從醒來,霍然將目光望向那封神之榜。
  最終,這些偉岸身影腦海中不約而同浮現出同一個念頭——有大變降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