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1967 渾濁水池

九,乃數之極?
  石禹一怔,旋即差點破口大罵,這是什么鬼理由?
  可當他看到迦南一臉肅然,并不像在開玩笑,最終還是硬生生忍住,沒有再糾結這個話題。
  “那我們該怎么辦?是跟陳汐一起過去,還是現在就離開?”
  一側的秦心蕙問道。
  這的確是一個問題,現如今阿律耶一行人都已伏誅,按照常理而言,眼下正是他們從這禁劫大淵中脫身的最佳時機。
  可此時卻因為陳汐的突然行動,頓時打亂了這一切,讓得他們進退兩難。
  “很簡單,等。”
  迦南說話時,已盤膝坐在地面,儼然一副打算長時間等待下去的模樣。
  “等?”
  石禹和秦心蕙互望一眼,皆都皺眉。
  “如今哪怕阿律耶一行人覆滅,單憑我們的力量也根本無法離開這禁劫大淵。”
  很快,迦南便沉聲解釋,“而我們同樣不能去靠近那末法之‘門’,其中的力量,也根本不是我們能夠抗衡。”
  這一下,石禹他們總算明白了,若真如迦南所言,眼下的確只有等待一路可選了。
  當下,石禹他們哪怕滿腹疑‘惑’,也只能暫且放下,和迦南一樣佇足原地,開始等待。
  在這個過程中,石禹查探了一下孔悠然他們的狀況,見他們已開始一點點修復傷勢,心中總算輕松不少。
  之前在那巫靈戰境中,孔悠然、夜辰、雨九岳、趙青瑤四人陸續慘敗被擒,生死不知,讓得石禹他們著實捏了一把冷汗。
  而今不止是他們所有人全部脫困,孔悠然他們四人也開始一點點修復傷勢,這個結果已經算是很不錯了。
  眼下唯獨讓石禹他們擔心的,就是那遠處的陳汐了。
  他靠近那一扇末法之‘門’,究竟打算要做什么?
  ……
  沓!沓!
  陳汐步伐不疾不徐,踱步虛空中,神‘色’‘波’瀾不驚,渾然看不出一絲的情緒‘波’動。
  很快,他來到那末法之‘門’前。
  和那十萬丈高大的‘門’戶相比,他整個人宛如一只螻蟻般,顯得極為渺小。
  轟隆隆~~
  灰‘色’的末法劫雷化為密密麻麻的電弧,在那末法之‘門’表面不斷流竄,釋放出可怖無比的氣息。
  陳汐佇足在那里,卻像對這一切危險渾然不覺,只是靜靜地凝視著,誰也不清楚他心中在想著一些什么。
  這一刻的陳汐,的確顯得太過反常,明明已渾身浴血,軀殼近乎支離破碎,可卻像引不起他一絲注意般。
  他的神‘色’同樣古井不‘波’,滿是血漬的面頰上,保持著一種極致的淡漠和冷酷。
  哧啦!
  陡然,陳汐手中浮現出誅邪筆,掌指用力,筆鋒猶如一柄破天之刃,深深刺進那一片密密麻麻的末法劫雷中。
  這一剎,注意到這一幕的石禹他們心都不禁揪起,皆都擔心陳汐會遭劫了。
  那畢竟是末法劫雷,又豈是尋常可比?
  可讓石禹他們意外的是,那些由末法劫難所化的密密麻麻的灰‘色’電弧,竟是輕易便被破開,就好像撕裂一塊布帛般輕松,根本沒能夠傷害到陳汐一絲。
  哧啦!哧啦!
  陳汐繼續動作,手中誅邪筆猶如鋒利的刃,正在披荊斬棘,將那末法之‘門’上覆蓋的末法劫雷撕裂,不斷潰散。
  最終,在那末法之‘門’表面,‘裸’‘露’出一個約莫三丈范圍的區域。
  “那是!?”
  石禹他們皆都渾身一震,赫然看見就在那一片三丈范圍的區域中,竟烙印著一行奇異無比的道紋!
  那些道紋猶如天然生成,浮現在末法之‘門’表面,呈現出灰濛濛的光澤,猶如‘混’沌之氣所化般,散發出一股無法形容的無上氣息。
  那是一種可怖的威壓,像鎮壓諸天萬界的無上法則,又像來自‘混’沌本源中的原始道痕,有一種無名的震懾力。
  當看見這一行奇異道紋的一剎那,石禹他們感覺就像目睹了天道的真正面容,道心都不禁顫粟,生出一股無法遏制的敬畏,直恨不得跪地去膜拜!
  這太可怖!
  要知道石禹他們如今可是域主境存在,放眼整個上古神域,都堪稱是巔峰般的大人物,一方域境的霸主巨擘。
  可如今,僅僅只是目睹一行奇異的道紋,竟禁不住心生敬畏,無力控制自己的道心,這何其驚人?
  “凡是為攻擊我而得來的力量,必將被摧毀;凡是在修行中違背我的意志,必將被定罪!”
  “我,無上,無極,大無量!”
  “故,無所不在!”
  這一剎,迦南衣衫獵獵,眼眸中爆綻駭人光澤,緊緊盯著那一行奇異的道紋,‘唇’中發聲。
  一字一頓,每一個字句都宛如有魔力,震‘蕩’心神,驚擾天地萬物!
  嗡!
  石禹他們如遭雷擊,腦海中一片空白,全部心神都被一股驚濤駭‘浪’所吞噬。
  這便是那一行奇異道紋中蘊含的意志?
  這又究竟是誰留下?
  凡是為攻擊我而得來的力量,必將被摧毀……
  凡是在修行中違背我的意志,必將被定罪……
  好狂!
  是誰,敢自稱無上、無極、大無量?
  又是誰,敢自稱無所不在?
  這簡直就是把自己比作天道了!
  無法想象,這一切言辭都宛如道諦,由迦南之口說出,蘊含著一種震‘蕩’神魂的魔力,令得石禹他們徹底呆滯那里,久久無法回神。
  恐怕就是任何人來此,當聽到這一番言辭時,只怕也都會無法平靜,難以自已。
  就連迦南自己,都陷入一種極致的驚悸中,他駭然發現,自己根本就不認得那些奇異道紋,可偏偏卻由自己說出來,甚至他都無法阻止自己去說這一切……
  這未免太滲人!
  ……
  就是在這一種震動無比的死寂氣氛中,誰也沒有注意到,陳汐拿著誅邪筆,將那一行奇異道紋一下子就抹除一空!
  變成了空白,再尋覓不到一絲蹤跡。
  然后,陳汐手腕發力,筆鋒轉動,竟是同樣書寫出一行奇異無比的道紋,宛如天然而成。
  轟!
  就在那一行奇異道紋甫一形成,這些道紋就驟然翻滾起來,倏然凝聚成了一個漩渦,出現在那一片空白地帶。
  然后,漩渦中釋放出一股莫可抵御的吞吸之力,在一瞬間,竟是把陳汐整個人都吞進去,消失在那末法之‘門’內,徹底不見!
  也就在這一剎那,石禹他們從那一股莫可名狀的震撼中驚醒過來,當再次望向那末法之‘門’時,哪里還找得到陳汐的蹤跡。
  甚至就連那一片空白地帶,都已恢復如初,被一片末法劫雷所化的灰‘色’電弧所覆蓋。
  “剛才……發生了什么?”
  石禹惘然。
  “我明明記得,剛才陳汐在那末法之‘門’上破開了一片空白地帶,怎會突然消失不見了?”
  秦心蕙有些驚疑不定。
  “他進去了……”
  迦南沉默許久,深吸一口氣,‘唇’中輕輕吐出幾個字,聲音中也罕見地帶著一絲惘然。
  “可是剛才我明明記得看見了一行神秘奇異的道紋,可怎么現在一點都想不起來了?”
  石禹皺眉,在苦苦思索。
  “對,我也看見了,可是……可是……我也忘了那一些道紋所蘊含的意義,這……”
  秦心蕙愈發驚疑不定,說話都有些期期艾艾。
  “你們也不記得了么?”
  迦南嘆了口氣,望著那遠處的末法之‘門’,喃喃道,“我們的記憶,只怕已經在無聲無息之間被抹除了。”
  是的,連他也同樣忘記了,剛才從他口中說出的那一番話,仿似根本就沒有發生過一般。
  可迦南清楚,那并非是虛幻的,而是他們腦海中有關這一切的記憶,都被一種神秘的力量所抹除!
  為什么會這樣?
  這一刻,他們都陷入一種難言的惘然和震撼中,這一切究竟一個無法探尋的謎團,讓他們感到一種深深的無力。
  “或許,那一切都是禁忌,非我等能夠窺探,歸根究底,還是我們的力量差的太遠了。”
  迦南已恢復平靜,輕聲說道,“現如今已不必再考慮這些,可以確定的是,陳汐已經進入末法之‘門’內,我們眼下要做的便是一個字——等!”
  石禹和秦心蕙默然,心緒復雜到了極致,但不管如何,他們最終也只能像迦南所說那樣,默默等待。
  等陳汐從末法之‘門’內返回……
  只是讓石禹他們都沒想到的是,隨著時間推移,足足一年過去之后,陳汐竟一點音訊也無。
  在這一年中,禁劫大淵中一片寂靜,再無任何變數發生,就連那十萬丈高的末法之‘門’也沉默屹立在那里,再無一絲變化。
  第二年。
  孔悠然他們四人相繼恢復蘇醒過來,可陳汐依舊沒有歸來……
  第三年。
  石禹他們皆都再無法保持沉默,因為這一年,就是他們進入‘混’‘亂’遺地之后的第十年!
  按照約定,帝域五極會再次聯手,在外界中開辟出一道通往這‘混’‘亂’遺地的通道,接他們這些傳人返回。
  可如今,陳汐依舊杳無音訊……
  怎么會這樣?
  難道陳汐在那末法之‘門’內遭受到了不可預知的變故?
  所有人的心中都帶上了一抹擔憂。
  轟!
  又過去了數月,這一天,‘混’‘亂’遺地中忽然裂開一道巨大無比的縫隙,旋即,一條熾盛燦然的通道,從那裂縫中鋪展而出,不斷蔓延……
  最終,這一條通道竟猶如擁有智慧般,來到了那禁劫大淵上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