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1968 驚世蛻變

那一道通道若虹橋,從混亂遺地外貫通而至,橫跨禁劫大淵之上,泛著虛幻迷離的光澤。
  毋庸置疑,這必然是帝域五極聯手所開辟出的一條通道!
  “各宗傳人聽令,現在速速返回!”
  通道中,傳達出道院院長柳神機那充滿威嚴的聲音,激蕩天地,擴散到禁劫大淵之下。
  ……
  唰!
  禁劫大淵底部,那十萬丈高的末法之門遠處,孔悠然、夜辰、迦南等人霍然抬頭,神色間浮現出一抹振奮,終于可以返回了嗎?
  但旋即,他們神色就變得有些猶豫。
  自打陳汐進入那末法之‘門’內,已經整整三年過去了,可至今依舊杳無音訊,生死不知。
  在這等時候,孔悠然他們又哪會丟下陳汐不管,就此離開?
  “你們若離開,現在便走吧,我在這里等候陳汐。”
  石禹深吸一口氣,神‘色’堅定道。
  他和陳汐有著過命‘交’情,從在三界時,兩人便是至‘交’,在這等時刻,他自不會獨自離開。
  “這次若不是陳汐,我只怕早已遭劫而亡,我暫時也不打算離開。”
  出人意料地,繼石禹之后,趙青瑤率先表達出自己的態度。
  “這次變數牽扯太多,生死已無關緊要,我唯求能夠目睹這一切完整落幕。”
  迦南開口,神‘色’古井不‘波’,顯然,他在這時候同樣不會離開。
  一下子,其他人面面相覷。
  他們皆都很清楚,石禹趙青瑤迦南三人絕非是胡鬧,也絕非是出于一時義氣才做出的決斷。
  之所以這么做,或許都是因為那進入末法之‘門’的,不是其他任何人,而是陳汐!
  單憑這個名字,便足可以讓他們不假思索地表達出自己的態度!
  “我也留下。”
  雨九岳道。
  “算我一個。”
  秦心蕙道。
  “眼下我們唯一能夠做的便是等待了,若連等待的權利都被剝奪,那即便安然返回,這輩子也終究也會倍終身。”
  夜辰道。
  一下子,其他人也都做出決斷。
  誠然,那一道返回上古神域的通道已出現,若能夠從這兇險莫測的‘混’‘亂’遺地返回,無疑是一件幸事。最新章節全文閱讀
  可相較于這些,對在場他們所有人而言,陳汐的安危無疑要更為重要。()
  因為他們很清楚,這一次之所以能夠從重重殺劫中幸存下來,離開了陳汐絕對不可能!
  這就是一種認可。
  在還沒有進入‘混’‘亂’遺地時,陳汐決然不會擁有這么大魅力,讓得孔悠然他們這些天之驕子們都折服。
  但如今不同,歷經了‘混’‘亂’遺地中的一切,陳汐早已在他們心中樹立了一種無可取代的威信。
  正是這種共患難,共生死的經歷,才讓得孔悠然他們在這一刻心甘情愿留下,而沒有任何一絲的怨言。
  “按照之前約定,這一條通道尚可以延續三年之久,與其等待這里,不如采取一些主動的行動,我去看看是否可以和等待在‘混’‘亂’遺地外的那些前輩‘交’流,若是可以獲得他們的指點,或許便可以更快讓陳汐返回。”
  忽然,孔悠然起身,徐徐說道。
  其他人紛紛點頭。
  唰!
  下一刻,孔悠然已消失在原地。
  ……
  三年前,當陳汐進入末法之‘門’之后,整個禁劫大淵便悄無聲息地發生了變化。
  最顯著的變化就是,密布在禁劫大淵每一處區域的禁道劫力開始逐漸消失不見。
  到得后來,大淵中分布的重重殺劫也都消失得無影無蹤。
  這種變化皆都是在陳汐進入末法之‘門’之后所產生,可卻無人清楚這一切究竟是為什么。
  但這些已經不重要,重要的是,禁劫大淵的變化,已足可以讓他們安然離開這里,不再像之前那般被困其中。
  可在這整整三年中,卻是無一人離開!
  哪怕此刻孔悠然閃身沖出大淵,也渾然沒有一絲要離開的意思。
  那一道通道如神虹,橫跨大淵之上,在那一片灰濛濛的天地中顯得異常醒目。
  當孔悠然的身影抵達時,目光第一時間便被這一條通道所吸引,但很快,她就整理了一下心緒,神‘色’變得認真。
  “晚輩‘女’媧宮孔悠然,見過前輩。”
  孔悠然躬身行禮,將自己的意念傳達進入那一條通道中,試圖和‘混’‘亂’遺地外的那些大人物聯系。
  通道中毫無反應,寂靜無聲,就在孔悠然有些失望之余,忽然,通道中響起了道院院長柳神機的聲音:“可是發生了意外?”
  孔悠然心中一震,渾然沒想到,僅憑一句話,對方竟似乎已猜出了一些東西。
  但仔細一想,這也很好理解,按照常理而言,當看見這一條返回上古神域的通道時,只怕誰都不會廢話,就第一時間沖進去了,哪還會像孔悠然這樣再發出意念聲音的。
  柳神機或許正是看出了這一點,才會一語就打破了孔悠然他們的處境。
  聽到柳神機的聲音后,孔悠然也沒多想,在腦海中整理了一下思路,就將發生在禁劫大淵內的事情一一說出。
  ……
  一盞茶時間后。
  孔悠然返回,神‘色’間縈繞著一抹無法揮去的奇異之‘色’,自始至終不發一語,沉默不言。
  這一幕,很快就被石禹夜辰迦南他們注意到。
  “發生意外了?”
  石禹忍不住問道。
  “柳神機前輩說……”
  孔悠然猶豫了一下,說道,“陳汐若活著,一扇‘門’是困不住他的,若是他遭劫而亡,我們即便等上一輩子,也無濟于事。”
  頓了頓,她深吸一口氣道:“最重要的是,從現在開始的三年內,若我們毅然選擇留在這里,只會有一個下場。”
  “什么?”
  眾人心中皆都一緊。
  “死亡!”
  孔悠然‘唇’中輕輕吐出兩個字。
  頓時之間,眾人皆都怔住,陷入沉默。
  “陳汐不會死的。”
  迦南堅定道。
  對其他人而言,這明顯是一句廢話,他們心中同樣如此堅定地認為。
  可是,陳汐不死,不代表他三年之內就可以從那一扇末法之‘門’中返回!這才是問題的關鍵。
  “那怎么辦?不見陳汐安然返回,我這輩子都會寢食難安!”
  石禹皺眉道。
  “我們可以選擇再等上三年,若陳汐依舊沒能返回,我們就必須離開這里。”
  孔悠然雖然有些不愿提及這個話題,可這一刻她卻很清楚,必須得做出一個決定。
  “按照柳神機前輩的說法,三年之后,整個‘混’‘亂’遺地都會陷入一場大災變中,那時候我們若再不離開,只會埋骨在此地。”
  說到這,孔悠然目光一掃眾人:“你們認為呢?”
  其他人又是一陣默然。
  最終,其他人皆都接受了孔悠然的提議,心中卻都在無比期盼,期盼在這三年中,陳汐可以返回……
  ……
  時光無聲息流逝。
  三年后。
  禁劫大淵上空,望著那一道貫穿虛空中的虛幻通道,孔悠然一行人非但毫無一絲‘激’動,反而被無盡的失望所取代。
  時至如今,陳汐他……依舊沒有返回!
  “不能再等了,我們該離開了。”
  孔悠然有些艱難地開口,她知道這句話在這時候顯得有些殘忍,可卻不得不說出。
  “嗯,走吧,返回上古神域,我會選擇前往神衍山宗‘門’,繼續等待下去。”
  石禹怔怔道,“他一天不回來,我就一天不離開。”
  聲音蕭索而低沉,但卻堅定無比。
  其他人聞言,也皆都是心‘潮’起伏,無法平靜。
  轟!
  那一條通道驟然產生一陣劇烈的震動,開始變得不穩定,仿佛隨時都有崩塌毀滅的跡象。
  “快走!”
  孔悠然見此,當即神‘色’肅然道。
  其他人見此,也都不再遲疑,跟著孔悠然一起,閃身沖入了那一條通道中,消失不見。
  半響后。
  一道近乎虛無般的血影,倏然出現在禁劫大淵上空,渾身幾乎沒有任何一絲氣息,讓人都根本難以察覺到他的存在。
  可當他隨意立在那里,卻有一種難以言喻的恐怖威勢,就仿若這片‘混’‘亂’遺地的主宰般。
  “這些小東西,可總算離開了……”
  那一道血影喃喃,聲音蒼老淡漠透著一股無盡的滄桑,仿似來自上個紀元的蒼茫風‘吟’。
  轟!
  聲音還未落下,那一道宛如神虹般的通道驟然寸寸崩潰,產生出可怖的爆炸音,照亮這片灰濛濛的天地。
  突然,一只繚繞著濛濛清輝的大手,從那一道崩潰通道中伸出,一剎那化為遮天之狀,狠狠朝那一道近乎虛無般的血影抓去。
  轟!
  這一剎那,乾坤都被齏粉,萬物覆滅在那一只大手之下,顯得可怖到了極致。
  仔細看去,能夠看出那大手的掌紋都宛如大道所化,蘊含無上道諦,似可以囊括十方,有一種通天浩大之威能!
  “嗯?!”
  那一抹血影似有些驚疑,旋即就袖袍一揮,倏然沖入那禁劫大淵中,消失不見。
  那一只遮天大手竟是無法將他的身影阻攔!
  “哼!”
  一聲冷哼從那一道通道中傳達而出,但旋即,聲音便隨著那一道通道的覆滅而徹底消失不見。
  與之一起消失的,還有那一只遮天大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