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1969 浩劫之地

那一抹血影出現在禁劫大淵底部。最新章節全文閱讀[站頁面清爽,廣告少,,最喜歡這種網站了,一定要好評]-79xs-
  他雙手負背,看著那遠處那十萬丈高的末法之‘門’,陷入了久久的沉思之中。
  “輪回居然真的出現了……看來,本王若想踏足終極盡頭,這一個紀元已經是最后的機會了……”
  “如此算來,也不算功敗垂成,這一切未嘗不是一個新的契機,只是可惜了阿律耶這個孩子……”
  “眼下,就只能等待末法之劫什么時候降臨了!”
  血影喃喃,聲音中透著一絲感慨的味道。
  下一刻,他整個人已倏然消失在原地。
  這一天,‘混’‘亂’遺地驟發大劫,天穹崩塌,星域爆碎,萬物陷入一場仿若無盡頭的‘混’‘亂’中。
  可怖的毀滅氣息猶如颶風,開始在整個‘混’‘亂’遺地中肆虐,宛如化作一片煉獄。
  無人再能夠踏入其中!
  ……
  ‘混’‘亂’遺地外。
  嗡~~
  星空一陣‘波’動,映現出一道‘門’戶,旋即,孔悠然石禹秦心蕙夜辰雨九岳迦南趙青瑤等一行人的身影魚貫而出。
  “回來了。”
  早已等候在那里的‘女’媧宮雪翎道主迎了上來,將孔悠然石禹秦心蕙三人接回。
  幾乎是同時,道院采崖道主將夜辰雨九岳二人接回。
  唯獨只剩下神衍山大先生巫雪禪太上教圣祭祀虛陀道主神院宣冥道主怔在那里。
  因為返回的傳人中,并無他們各自宗‘門’下的弟子!
  “這是怎么回事?”
  太上教虛陀道主的臉‘色’一下子變冷,透著一股迫人的威勢,他的目光看向了迦南趙青瑤二人。
  迦南古井不‘波’,沉默不言。
  趙青瑤略一猶豫,卻是開口道:“除了陳汐,其他人……只怕都已遭劫。”
  什么!
  聞言,虛陀道主和神院宣冥道主齊齊眼眸一凝,周身彌漫出一股可怖之極的氣息。
  唯有大先生巫雪禪怔了怔,若有所思。
  “通道已破碎,哪怕沒死,也難以返回了……”
  這時候,一道嘆息聲響起,道院院長柳神機那枯瘦低矮的身影浮現,隨意一立,便將虛陀道主和宣冥道主所釋放出的可怖氣息沖散化解。
  “這不可能!”
  虛陀渾濁的眼眸中盡是駭人光澤,像一頭被‘激’怒的遠古兇獸,聲音中透著無盡慍怒。
  他無法接受這個結果!
  此次他們太上教共有五名傳人進入其中,帶隊的還是冷星魂這等領軍人物,怎可能全軍覆沒?
  何止是虛陀道主,當得知這一切,宣冥道主的臉‘色’也是‘陰’沉下來,腦海中浮現出東皇胤軒燭千羽公孫慕等等傳人的身影,心中又是驚怒,又是難以置信。八零電子書(’)
  “究竟發生了什么?”
  大先生巫雪禪溫聲開口,朝趙青瑤詢問道。
  趙青瑤想了想,搖頭道:“其他人的死我并不清楚,我只知道,那王鐘的真正身份,乃是上個紀元古巫一脈的強者……”
  說著,她便把有關王鐘的一切和盤托出,甚至發生在禁劫大淵中的一切兇險,也都一一說出來。
  當然,有關陳汐掌握輪回之力的事情,趙青瑤卻是一字未提。
  上個紀元!
  古巫一脈!
  一場早已蓄謀已久的‘陰’謀!
  當得知這一切,巫雪禪神‘色’也不禁變得嚴峻,眼眸中盡是幽邃的沉思之‘色’。
  就連盛怒中的虛陀道主宣冥道主都眉頭一皺,神‘色’微微變幻,陷入沉默中。
  他們同樣沒想到,那‘混’‘亂’遺地中竟還存在著如此多兇險,甚至還牽扯到了上個紀元古巫一脈!
  這可有些非同尋常了。
  畢竟,當初他們之所以聯手送各自宗‘門’下的傳人進入那‘混’‘亂’遺地中,目的其實很簡單,就是讓那些傳人能夠開辟出新的域境,掌握域境本源之力,從而踏足域主之列。
  另外一個目的,就是為了探尋‘混’‘亂’遺地中的那一片神秘區域,看一看其中究竟是否真的存在著終極道途的真正奧秘。
  可誰曾想,事態的發展完全超乎了他們想象!
  “不對!”
  忽然,虛陀道主冷冷凝視著趙青瑤,道,“按你所言,那阿律耶明明擁有不弱于九星域主的力量,為何卻最終敗在了陳汐那小子手中?”
  趙青瑤神‘色’一滯。
  “你在撒謊!”
  虛陀道主根本就不給趙青瑤回答的時間,厲聲大喝,聲音中所彌漫的殺機,讓得趙青瑤渾身一顫,俏臉煞白。
  這可是一尊道主境存在,才剛剛踏入域主境的趙青瑤又哪可能扛得住這等威懾了?
  “因為河圖!”
  一直沉默的迦南終于出聲,幫趙青瑤化解一場無形的壓迫,“諸位前輩應當都清楚,陳汐身上攜帶者河圖,而按照那些古巫異端的說法,河圖的力量,足可以威脅到他們。”
  河圖!
  寥寥兩個字,令在場那些道主都陷入沉默,這件寶物來歷神秘,曠世罕見,在很久很久之前,便曾引發了不知多少滔天殺劫。
  可自古至今能夠擁有它的人,卻是少之又少,這也讓得河圖顯得愈發神秘起來。
  故而,當從迦南口中聽到,陳汐是以河圖之力化解了一場來自阿律耶的殺身之禍時,不少人都已開始將信將疑。
  唯獨迦南和趙青瑤心知肚明,當時擊敗阿律耶的,其實并不是河圖……
  當然,這個秘密他們不會說,孔悠然夜辰他們同樣會為陳汐保守這個秘密。
  畢竟,輪回之力太過禁忌,一旦泄‘露’出去,哪怕陳汐能夠從那一扇末法之‘門’中返回,只怕也會瞬間成為諸天大人物的眼中釘,‘肉’中刺,那等后果可絕對無法想象。
  “既然如此,陳汐呢?”
  虛陀道主依舊有些狐疑,冷冷掃視迦南和趙青瑤,若非礙于在場還有柳神機坐鎮,他都直恨不得把這兩人抓起來嚴刑‘逼’問了。
  “陳汐進入了末法之‘門’!”
  孔悠然石禹秦心蕙在雪翎道主帶領下,也相繼走過來。
  顯然,在之前那段時間中,雪翎道主已經從孔悠然他們口中知道了一切。
  末法之‘門’!
  這時候,巫雪禪虛陀道主宣冥道主他們也都早已清楚這一扇‘門’戶的來歷。
  故而當聽到陳汐竟是進入其中,至今也未曾返回時,巫雪禪雙眉不禁緊緊皺起,泛起一抹憂‘色’。
  而反觀虛陀道主宣冥道主,則都仿若找到平衡一般,皆都暗松一口氣,如今通道已毀,那小子這輩子恐怕也回不來了吧?
  “諸位,你們可知道本座剛才看見了誰?”
  這一刻,見眾人都已了解了那發生在‘混’‘亂’遺地中的一切,道院院長柳神機這才開口道。
  誰?
  眾人的目光齊齊落在了柳神機身上。
  “一個在上個紀元中堪稱唯一主宰的存在,稱號圣巫之王!”
  柳神機一字一頓,聲音有些低沉,“本座之前以意念和對方‘交’手,可惜,卻根本無法傷到對方一絲,依照此推斷,那家伙的實力……恐怕絕不遜‘色’于本座了!”
  眾人皆都心中一凜,無法平靜,唯一主宰,圣巫之王?這般通天大人物竟從上個紀元中延存了下來?
  就連孔悠然迦南等人聞言,也都心緒震動,驚悚無比,因為他們可是清楚,擁有九星域主實力的阿律耶,僅僅只不過是那一位圣巫之王的一滴血珠所化……
  這般大人物既然活著,為何在他們等待陳汐的那些年中卻未曾現身?
  一想到這,孔悠然他們心中皆都不可抑制涌上一抹寒意,他們清楚,當初若是那位圣巫之王出現,分分鐘都足可以滅殺了他們!
  可他偏偏卻未曾現身,這又是為什么?
  難道其中還藏有什么‘陰’謀?
  他們無法想象。
  “早在很久之前,本座便曾和一些朋友推演,一致認為,上古神域必將產生一場驚天變數,只是沒想到,這一場變數竟會是從‘混’‘亂’遺地中所引發……”
  柳神機神‘色’略帶復雜,喟然道,“時運命運氣運道運……最終敵不過一個‘變’字。從今以后,這上古神域恐怕就將陷入一場滔天變數中了,究竟是福是禍,誰也無法推斷。”
  這一番話落下,讓得巫雪禪等道主境存在都心生一抹震動。
  “那敢問前輩,這一場變數若是在上古神域中發生,第一個會產生變數的地方又會是哪里?”
  雪翎道主忍不住問道。
  柳神機沉默許久,‘唇’中這才輕輕吐出八個字:“封神之山,護道神族!”
  寥寥八字,卻仿佛蘊含著一股無上魔力,讓得全場沉寂,鴉雀無聲,久久無人出聲。
  許久,柳神機才搖頭道:“天命不可違,變數不可測,該來的終究是要來的。”
  頓了頓,他似有些意興闌珊,道:“走吧,再留在此地也沒有什么意義。”
  眾人又是一陣沉默,哪怕心中再多疑‘惑’和不甘,再多困擾和不解,最終也只只能如此。
  是的,離開。
  也到了該離開的時候。
  這些有關末法之‘門’上古神域圣巫之王驚天變數……等等一切的消息,都太過駭人聽聞,他們必須返回宗‘門’,為此做出提前的籌謀和準備。
  至于陳汐……
  巫雪禪只能希冀有朝一日,小師弟他可以完好無損地返回宗‘門’。
  因為面對這一場突兀的變故,身為道主境的巫雪禪,也只能選擇去等待,而無力去做一些什么……
  同樣,他也不能留在這里等待。
  因為還有虛陀道主宣冥道主在一側虎視眈眈,他甚至懷疑自己留在這里,還極有可能引來太上教主的報復!
  畢竟,當初他曾殺了那太上教摩臨道主,已徹底‘激’怒了整個太上教。
  最終,在巫雪禪在離開時,他的臉‘色’一直顯得‘陰’郁,是帶著一抹沉重的心緒離開的。
  不止是他,其他人大致也如此,所想或許不同,但心境皆都有著一抹揮之不去的壓抑。
  像虛陀道主和宣冥道主,皆都憤恨難平,對他們各自‘門’下的傳人之死充滿了懷疑和怒意。
  像孔悠然他們,雖已脫困而出,可一想到那至今生死不知的陳汐,心緒也是難以輕松下來。
  ……
  歷經十三年歲月,這一次‘混’‘亂’遺地之行就此落下帷幕,進入其中的三十名傳人,在返回時卻已僅僅只剩下七人!
  其他人死的死,失蹤的失蹤……
  ...